《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黎民百姓
第065章、敌我(下)

百岁童子只是一个尊号,其人当然也有名字,当年在宗门中叫凉介芳,如今已极少有人知晓。坏就坏在这个称呼上,“凉”既非族姓又非氏号,冠在名之前,只是表示凉花川弟子的身份。

百岁童子早就被逐出宗门,是万万不能再称呼他为凉介芳的,提到此人时怎么也得叫一声孽贼介芳。凉岩大身为宗门长老,在这个场合称呼百岁童子为凉介芳,其隐含意就是仍将其视为同门。

在这个年代,有地位的人之间的称呼是很讲究的,每一个字都可能代表某种礼法以及门第渊源。普通民众可能不在意,但卢张是历正宫礼官,这在他看来便是不可容忍的错处。

凉岩大既然这么叫百岁童子,那么从称呼上就等于默认了身份是其同党。百岁童子是虎娃等人的敌人,也是中华之地通缉的邪魔,邪魔的同党当然也是邪魔,应该被当场拿下。卢张是说翻脸就翻脸,一点都没客气,而侯冈等人也很配合。

凉花川三位修士被吓出了一身冷汗,他们平日高高在上、接受各部供奉,被人当神仙一样捧着已习惯了,何曾有过这样被挑刺、找茬、不给面子的经历。

卢张敢翻脸,他们可不敢啊。尽管离宗门道场这么近,但此刻他们只来了三个人,召集大批弟子已经来不及,想斗法也不是对手,再说了,真要在这种场合袭击伯君以及天子礼官吗?凉耳旺赶紧摆手道:“卢张大人息怒,岩大长老方才只是口误,一时口误而已!”

卢张当然没想真动手,方才只是吓乎人、出一口恶气。别看这位礼官驾着轩辕云辇跑到巴都城好像是吃了瘪,但来到这里官威可不小,随即摆了摆手示意众人收起法器、神符,冷冷道:“说是口误,不如说是心思有误。彭铿氏大人,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您想怎么办呢?”

说卢张的官威大,但与虎娃的官威比起来,那还是差得太远。虎娃在巴原上可是统领过千军万马,只是平时将气息收敛于自然。此刻他背着手不说话,只是冷眼看着对面的三位修士,虽感应不到一丝神通法力在身,却看得这三位大成修士心里直发毛、浑身冷汗直冒。

最终还是宗主凉耳旺躬身道:“彭铿氏大人,是我等行止有失,在此向您赔罪!方才已承诺,凉花川必守当年之誓,感激宗门大恩,将尽全力拜谢!容我等先回归宗门宝库取来谢礼,也请彭铿氏大人或卢张大人将凉花川的谢礼转呈伯羿大人,不知这样可否?”

虎娃仍然冷眼看着他,不紧不慢地说道:“你等不必向我谢罪,而应向当年的前辈尊长谢罪。伯羿大人会贪得凉花川当年的悬赏吗?他回到国都后甚至没有提及此功!你当我是携恩图报,特意来敲诈财货的吗?我不贪求凉花川的谢礼,但有些事,必须由你们来做……”

到达百岁山之前,虎娃本不知道凉花川当年有公告悬赏之事,也没有想找这派宗门的麻烦,可是此时此刻,很多事却不能视而不见了。

凉花川别再想着掩盖事实、蒙混过关,打算私下里说声谢、再送份礼就完事,这是万万不可的!伯羿那等英雄人物,会在乎凉花川谢他什么东西吗,恐怕人家连正眼都不会看一下。可是不论伯羿等人是否携恩图报,凉花川必须端正自己的态度。

首先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再度以宗门的名义公告四方,感谢伯羿等人斩杀了当年的邪魔百岁童子,这是对凉花川的大恩。那么百岁童子究竟是什么人、当年又做过哪些事,也必须随着这样的公告说清楚,不能再让当年的先人无端受人非议。

虎娃不要凉花川的东西,至于伯羿稀不稀罕,那是伯羿自己的事。但虎娃也同时提醒了几位凉花川尊长,既然按照两百年前的承诺、举宗门之力谢恩,那么就去赔偿炎帝仙宫的损失。

炎帝仙宫为阻击百岁童子等邪修的进犯,付出的代价很大,在百年之内,仙家结界的禁制守护只剩下最后一击之力,瑶姬为了答谢从巴原各地赶来相助的高人,还将仙宫中已成熟的服常果尽数摘了下来,于赤望丘开了一场服常法会。

炎帝仙宫的损失,原本追究不到凉花川的头上,虎娃也没想要找他们算这笔账,可是凉花川既然要信守承诺,举宗门之力报恩,那就好好去赔偿炎帝仙宫。这些事情都是要公开做的,拿出来什么宝物赔偿倒是其次,更重要的是要让大家都搞清楚,凉花川为何会那么做?

另一方面,虎娃建议卢张回帝都后禀明天子帝尧,派出采风官到达各地,尤其是洨城一带,专门向民众宣扬伯羿大人斩杀百岁童子的功绩,凉花川必须派出弟子配合。

其实不必特意去澄清什么谣言,只要行事光明磊落即可,赞颂伯羿斩百岁童子之功,自然能够扭转百岁山一带乌烟瘴气的乱象。把该做的事情做好,不该发生的事情便可以避免。

凉耳旺问虎娃想怎么办,虎娃并没有说自己想怎样,而是指出凉花川应该怎么做。不论凉花川众尊长情不情愿,恐怕也不得不照办了,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如果还继续默许和纵容当地各部族美化和赞颂百岁童子,就是想和帝都中的伯羿大人为敌了。

假如真是激怒了伯羿大人,凉花川这派宗门恐怕都保不住。其实都不必伯羿大人亲自动手,只要中华之地其他势力不阻止,虎娃从巴原叫一批高手过来,就能灭了凉花川。

凉花川三位尊长黯然良久,也不知私下里以神念在商量着什么,最后还是宗主凉耳旺长叹一声道:“我等亦不是不明事理之人,只是世事纷杂,有时并不那么容易分辨与决断,只得顺势而为。既然今日如此,就按卢张大人与彭铿氏大人的意思办吧,只可惜我等三人恐成宗门罪人了。”

一直没怎么说话的侯冈终于开口道:“你等为宗门罪人已久,今日之举,不过是赎前人之罪,以正自身,怎可不为之?”

虎娃示意道:“太乙,将凉花索还给这位宗主吧。”

凉耳旺连摆双手道:“不不不,这件宗门神器,就算是我凉花川的赔罪之意,请太乙先生转呈炎帝仙宫吧。”

虎娃却摇头道:“贵派如何补偿炎帝仙宫,那是另一件事,我等亦可代为转送。但凉花索件神器要先归还凉花川,接下来该怎么处置,那由你们自己。否则的话,难免有人非议我等扣住神器未还,所以耳旺宗主必须先将此物取走。”

太乙当场将神器凉花索还给了凉耳旺,打发走了这三位修士。凉花川中今日一定会很热闹,很多弟子恐会震惊不已,他们也将有很多事情要忙着处理。虎娃等人又在山中留了一夜,次日天明才走出百岁山,在洨水岸边的开阔地带,见到了列队迎候的凉花川修士。

凉花川将山中弟子以及居住在附近一带的传人全都紧急召集来了,按照两百年前的宗门承诺来拜谢大恩。远远地看见虎娃等人走来,凉耳旺便率众门人跪拜行礼,虎娃走下青牛携太乙上前还礼。

此事为什么不在那瀑布深潭边进行,并不是因为地方不够大,而是必须公开,不能私下里偷偷摸摸做贼似地道个谢就算了,必须要拿出公告四方、坦然示人的态度。这么大的场面,当然也吸引了附近各村寨闻讯赶来的民众围观。

看见平日高高在上的凉花川仙家们这么齐整地跪伏于地,各村寨民众也都惊呆了,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纷纷在私下里打听,而他们很快就明白了究竟。

凉花川宗主代表宗门赔罪并致谢,奉上了三件空间神器。谢礼分为三份,一份是给虎娃和太乙师徒的,一份是请虎娃转送炎帝仙宫的,还有一份先拿出来做个表态,接下来将派专人去帝都呈送给伯羿大人。

凉花川众弟子昨日晚间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很多人到现在还没回过神来,有人的眼神中带着困惑、不甘甚至是怨恨之意,但不论他们怎么想,事情已经发生了。凉耳旺拜谢虎娃和太乙,并当众送上礼物时,当然要把话说清楚,围观的民众也都听见了。

围观者的反应则更精彩,有人惊叫,有人当场傻掉了,还有人拍着胸口差点没晕过去,更有人表示坚决不敢相信,甚至有人在小声咒骂着什么,有骂凉花川修士的,有骂虎娃等人的,但都不敢太大声。

虎娃等人并未在此停留太久,接受凉花川众弟子拜谢并接过谢礼之后,便继续北行离开了此地,凉耳旺率众门人恭谨相送。虎娃等人走了,凉花川的麻烦事才刚刚开始,不知后来该怎么应对这样的局面。

走在荒野中,见四下已无人,太乙苦笑道:“师尊,您方才听见了吗?有人咒骂你多管闲事。”

虎娃淡淡道:“我只是遇上了这件事,有人怨恨我并不奇怪。比如我们在山中遇到的那卖水的商铺老板,还有领我们进山寻找泉水的乡民,此举等于是断了他们的一条财路,心中难免有怨恨……叽咕,你又如何看呢?”

叽咕一怔:“又问我呀?在我看来,那些营生不做也罢,也不想想赚的是什么钱?于世无益之事,空耗心智劳力,有用之身不如去做点别的。慕名而去的那些游人,耗费钱财时日去取那无用之水,却是白白被人戏耍。”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