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黎民百姓
第064章、历史发明家(下)

半个时辰后,他们来到了高坡上的瀑布深潭边。天色已近黄昏,天边有一片云遮住了夕阳,树木环绕下的水潭,气息显得有几分阴森。假如是普通人来到此地,说不定会莫名连打寒战,直觉背后发毛。

水潭边有一片平地,明显有古时建筑的遗迹,如今已化为碎石淹没在荒草间。太乙皱眉道:“那林中山崖内,有洞府遗迹,但入口早已塌陷被封死,若非展开元神仔细查探,几乎已发现不了。”

叽咕皱眉道:“那被封死的洞府,应该就是百岁童子当年修炼邪法的秘室所在,当然不能让它再见天日。如果一定要说山中有百岁泉,那么源头就应是这座深潭,只是不会有谁把客人带到这里来。”

这个地方真不是一般人来得了的,就算身手矫健可跋山涉水,普通人至少也要走一天一夜才能到达,而且环境很瘆人,感觉就像随时会闹鬼一般。虎娃背手望向远方道:“我们就在这里等着,若凉花川想取回宗门传承神器,那就来这里见面吧,过时不候。”

百岁山中还有不少建筑,大多都是不高的山腰上错落分布的庄园庭院,都是洨城一带各部族所修建,也是所谓的清修之地。在开春之时,各部贵族子弟往往都会来这里小住一段时间、玩赏游乐一番,顺便沾沾传说中的“仙气”。

而这些庄园庭院,其实都是在两百年前的建筑遗址上修建的,当初百岁童子每年都会挑选一批少男少女入山“修炼”,他们也需要有住所。虽然那些住所很难保存到两百年后,但大多选址很好、建筑地基仍在,如今又有了房舍。

百岁山中唯一被荒废的、几乎没有人再来的遗迹,就是虎娃等人过夜的地方,也是百岁童子当年修炼邪法的秘室所在。

他们点燃了一堆篝火,在潭水边席地而坐,入夜后只觉阴风阵阵,风声水声似带着哭嚎之音。百岁山就在凉花川的宗门道场范围内,其宗门祖师殿在相邻的另一座山峰上,在那里很容易就能看见此地夜间亮起的火光,百岁山弟子也会知道是谁来了。

侯冈并没有派人通知凉花川,但太乙事先已经让凉黄带话,他们将至凉花川一带行游,若凉花川还想寻回传承神器凉花索,就请宗主带着众长老前来拜见。几人虽然换了便装,但行踪必然瞒不过凉花川中的高人。

侯冈算是自己送到门口了,但并没有登门拜山的意思,显得极有底气。他此刻的身份也有了微妙的变化,已是受天子正式册封的二等伯君,身边更有历正宫礼官卢张大人。

虽然在人家的地盘上,倒也没什么好怕的,以侯冈和卢张的身份,凉花川还敢公然动手不成?就算对方想动手,恐怕也未必是这几人的对手。几位高人或不能与整个宗门的修士为敌、去攻打人家的护山大阵,但想脱身而走是毫无问题的。

次日天明,凉花川终于来人了,只见对面的山峰上飘出一朵祥云,飞过半空冉冉而落。当云彩潭水边散去,显露出三位修士的身形。叽咕上前喝问道:“来者何人?”

正中间的那位修士收起随身神器,上前拱手道:“我是凉花川宗主凉耳旺,这两位是凉花川长老凉岩大、凉库全,见过卢张大人、见过侯冈大人!”

侯冈与卢张皆拱手还了一礼,虎娃则淡淡开口道:“请问三位道友,今日为何而来?”

三位修士微微一皱眉,神情似有些不悦。他们主动驾云赶来见面,姿态已经放得很低,而对面先开口的并非侯冈或卢张,只是两个看似不起眼的小人物。

侯冈归乡的诸多情报,凉花川已经搜集得很详细了,就算以前没见过面,一眼也能认出侯冈和卢张。来者也清楚侯冈归乡时是一行四人,身边除了一位化境高人太乙,另有一名妖修护卫和一名少年仆从。

虎娃和叽咕都属于被忽略的人物,尤其是虎娃,在这个场合更显得可有可无,他虽只身去王屋山中解决了沇水断流的大患,但此事并不为外人所知,民间都传说是因为沇水之神显灵了,凉花川众修士则猜测可能是太乙出手。

见有陌生人来到,先开口喝问的是叽咕也就罢了,那本就是护卫的职责。可这边都已经自报身份行过礼了,接下来进入双方的正式交涉阶段,开口发问的竟是这毫无修为在身的少年。而且虎娃的神情语气,根本就不像是一名仆从。

若是侯冈有意如此,那架子也太大了,分明是故意羞辱凉花川众尊长。长老凉岩大面色一沉道:“我等来见侯冈大人与卢张大人,你是何人,哪轮得到你插话?”

侯冈向旁边让了一步,很恭敬地介绍道:“这位是来自巴原彭铿氏大人……”声音中带着神念,介绍了虎娃的身份来历,倒没说眼前的人只是一具仙家阳神化身,重点是其地位及修为,顺带着也介绍了太乙和叽咕,这两人皆出自虎娃门下。

虎娃的身份之尊,不在当场任何一人之下,况且他还是一位九境地仙。三位修士大吃了一惊,赶紧向虎娃行了一礼并表示了歉意,宗主凉耳旺道:“请恕我等方才眼拙,巴原上有高人至此,请问彭铿氏大人有何指教?”

虎娃不紧不慢道:“我去年出巴原至九黎,曾见证南荒邪修百岁童子被伯羿大人斩除。我听闻百岁童子两百年前出身于凉花川,故此随侯冈道友归乡之后,又随卢张大人来探访遗迹,打算顺便给凉花川送个消息。此人作恶三百余年,直至不久前方才伏诛。我也很想看看,他当初究竟出身于何处,此等邪修恶魔,是否还有余害未清?我等寻到他当年洞府遗迹时,三位道友不期而至,请问你等是因何而来?”

虎娃丝毫不提凉济能以及凉花索之事,因为该说的在沇城早就说过了,没必要再啰嗦,反而扯出了百岁童子之事,这让对面三位修士脸色都有些不好看。

凉耳旺硬着头皮岔开这个话题,言归正传道:“我等为沇城之事而来,凉花川长老凉济能,为侯冈氏部族中奸人所利用,不幸铸下大错。他已自尽、以身家性命谢罪,令人扼腕长叹。但其所携神器凉花索,为宗门传承之物,恳请侯冈大人赐还!”

这话说得倒是一句都不错,侯乐昌确实是个奸人,凉济能也确实是被利用了,但听这个味道,怎么就有点不对呢?

侯冈没说话,卢张却不悦道:“恳请赐还?凉济能这事,的确与宗门无关。但你等跑来欲寻回传承神器,就与凉花川这派宗门有关了。有歹人持械行凶,被受害人将其拿下,又有人跑来说那凶器是他家之物、想要回去,几位觉得不得给个说法吗?”

三位凉花川修士对望一眼,凉耳旺取出一物双手递过去道:“我等今日就是代表凉花川来致歉的,侯冈大人受惊了,我等深感歉意!万幸并未酿成大错。这些东西,是凉花川对侯冈大人与侯冈氏部族的一点补偿,清单在此,凉花川会尽快将东西收集齐全,派专人送到侯冈大人府上。”

本还以为那是一件空间神器呢,结果只是一枚记录信息的玉箴,其中列出了凉花川欲补偿之物,小妖叽咕接了过去,又交给众人传看了一番。清单上的东西已经足够多了,其中并没有多少修士用得到的灵药及天材地宝,大多是世俗间的财货,主要是补偿给侯冈氏部族的。

侯冈本人倒不缺什么,让凉花川拿出另一件神器来换凉花索,当然也没必要,所以凉花川补的偿都是对普通人而言很有用的财货。这么大的数量也足见其诚意,只是一时无法筹备齐全,所以暂时列出一份清单,回头再给送过去。

侯冈手握玉箴微微点头道:“我并不贪得凉花川之物,但此事总得给族人一个交待,几位道友倒是有心了!”

虎娃却眉头紧锁道:“世俗物产财货,非凉花川所出,需各部族供奉。不知几位道友向各部族索求这批财货供奉之时,又会以什么名义、私下里搞出什么说法来?

是否会扬言凉济能为侯冈氏部族中奸人利用、抱憾自尽身亡,如今侯冈氏部族拉拢卢张大人,依仗权势上门追究、勒索这一大批财货?

洨城各部民众拿出这批东西供奉凉花川赔给侯冈氏,又是否会怨声载道,有人在民间挑起对侯冈氏的敌意,纷纷斥责侯冈大人种种不堪?”

若是修士所用的法器灵药、天材地宝,凉花川自能拿得出来,可是世俗间部族民众所需的财货,凉花川中也不出产,肯定是需要供奉它的附近各部民众提供。虎娃并不在意凉花川赔了什么东西,而在于它怎样赔偿、在公开和私下里的场合又会给出什么说法。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