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黎民百姓
第064章、历史发明家(上)

河树平日的营生,就是带慕名而来的贵客去深山中找“真正的百岁泉”,因此选择的路必须要有讲究,既不能太难走让贵客们到不了、或不小心在路上滑跌摔伤,又要足够偏僻,让人相信是找对了地方。

七弯八绕翻过两道山梁走了一个多时辰,终于离开山路进入了树林,穿过树林又是两山间一条杂草丛生的小径,但地势并不险峻,就连那头青牛都能很轻松地跟上。河树放慢脚步问大家是不是需要休息一会儿?旁边就有一眼泉水,可以解解渴,但那还不是百岁泉。

常年穿行于野地里的山民,走这段路当然不算什么,只是出了一身汗而已,可是外来的贵客们未必受得了这个累,到这个地方通常都得休息一会儿。但此刻五位客人却连汗都没出,摇头说不必休息,让河书尽管继续带路便是。

河树有些惊讶,于是便继续赶路,地方其实已经不远了,又走了不到半个时辰,进入了高处的一片清幽谷地,山崖上有一道清泉倾泻而下,汇成了一个浅浅的水潭,周围树木参天,茂盛而浓密的树冠将这个地方遮挡得严严实实,的确够幽深僻静,没有人带路很难找到这里。

水潭中有一块大石头,表面很平滑,一看就是被人踩出来的,站在石头上面恰好可以用手掬住泻落的清泉。

河树擦了把汗,指着那泉水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百岁泉,假如不是我带路,外人根本找不到地方。你们没在山下买水就对了,我们当地有个说法,要在山中现场饮泉水才有最好的灵效,假如将水打到山下,百岁泉的灵效便失了一半……几位贵客,快尝尝这百岁泉吧,可甜呢!”

卢张在心中暗骂了一声刁民!直接付了赏钱给他,摆手道:“回去的路我们已认识,你拿了钱久可以走人了。”

河树很吃惊也很失望,赶紧上前道:“几位贵客,这山里可不能乱走啊,万一迷了路,那可就危险了……这天色也不早了,你们也没有带干粮,从这里再走不远有一座庄园,就,那里有山中野味供来往贵客享用,也可在那里休息住宿一夜,临走时给几个赏钱即可,等明日玩赏够了再下山。”

好不容易揽了这五位贵客的生意,河树想赚的可不仅是带路的钱,绕过这处泉水往前走走,不远处还有一座河间氏部族修建的庄园,那里可以提供食宿,是更赚钱的生意,河树把人领过去还能得到双份的赏钱。

卢张却摇头道:“不必了,我等自有主张,你拿了钱便可走人,不必再在眼前烦扰。”

卢张嫌他烦、让他赶紧走。以卢张的修为展开元神,其实已将山中的情况查探得很清楚。沿着眼前这道泉流再往上,深山高处另有瀑布深潭,潭边有荒废的建筑遗迹,可能是几百年前修士的洞府。

有意思的是,那潭水边凿开了五道引水渠,在山林中呈扇面形散开,分别引向低处不同的地方,于下方不同的坡谷中造出了五道小型的泉流,他们来的地方就是其中之一。更有意思的是,看另外四处泉水边的痕迹,也是经常有人去的,此刻还有两处正有游人。

那两处的游人也是被当地的向导带上山的,而那两个向导对游人所做的介绍,几乎与河树方才所说是一模一样的话。

这山里面有很多地方都是所谓的“真正的百岁泉”,可是眼前的泉流从出现至今恐怕也不到二十年。看来这就是当地山民的一种营生,每个村寨几乎都各寻了一处泉水,没有寻到的也自己造了一处,然后带着慕名而来的游人进山“寻找”。

假如只因以讹传讹,当地人误以为哪眼泉水是百岁泉便罢了,但这么干,不是摆明了戏耍客人并蒙钱吗?以卢张的身份当然不可能跟这些村寨山民计较,但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河树很意外,他带过很多客人寻到此地,来者见到这处泉流,往往是带着惊喜和虔敬的心态立刻去饮水。而眼前的几位客人却根本没有要饮泉水的意思,那他们大老远花钱跑到这里来干什么?别说是人,就连那头青牛都没有低头喝水!

卢张却没有理会还傻站在那里的河树,已转身绕过泉流向山上走去,其他人也跟在了后面。那个方向原本无路,高崖陡峭,却丝毫阻挡不了这几人的脚步,就连那头青牛都显得步履轻健,很快便消失于密林之中。

以这几人的脚力,登这样的山根本不算什么,就连没有神通法力的虎娃都觉得很轻松,遇高崖陡峭之处青牛难行,太乙便顺势以大法力托它一把。

几人一边走一边说话,侯冈道:“卢张大人不必生气,其实那山民也未必是骗人。百岁山中自古就没有什么百岁泉,只是传闻越来越邪乎,这山中的泉水便成了百岁泉。在当地人想来,其实哪一眼都是一样的。”

太乙也说道:“高处有瀑布深潭,潭水边有建筑遗迹,可能就是百岁童子当年的修炼洞府所在。若定要找一处地方说是百岁泉,应该就是那里了。方才的泉流就是从那里引下来的,也颇需费一番功夫,算不得做假骗人啦。”

卢张冷哼一声道:“我生气的并不是别的事!那百岁童子的底细,我等亦不是不知,乃是恶贯满盈的淫邪之辈。可是两百年后,这里却成了仙家风光圣地,号称百岁山,百岁童子又被传成了神仙人物。邪魔被美化与赞颂,当年揭穿与追杀邪魔的凉花川宗主,却被说成了嫉贤妒能之辈!”

卢张当然知道伯羿斩杀妖邪的事情。掌机先生和百岁童子带着一伙邪修窜入巫云山脉,企图夺占炎帝仙宫,被瑶姬、虎娃等人击退,玄源因此还紧急召集了巴原上的众高人齐聚赤望丘。

卢张在巴都城见过瑶姬,对这位仙子充满仰慕之意,曾欲去炎帝仙宫做客而未得,没想到后来竟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怎能不怒?

这两百年来,百岁童子其实没死,在南荒中也是作恶多端,只是不敢闹出太大的动静而已。但在他的家乡凉花川,其人竟被美化成了这样一位神仙人物,就连当年修炼洞府所在的山峰都成了各部族传说的仙家圣地。

虎娃叹息道:“当年之事,人尽皆知,时过境迁之后,事实并未被埋没,只是被刻意扭曲。并非民众无知,而是有人刻意为之,凉花川宗门尊长以及洨城一带各部族君首,与之不无关系。”

当地传说对百岁童子的美化,真的是因为人们已经渐渐忘记了事实、从而以讹传讹制造了这个误会?虎娃认为当然不是这样,而是有人刻意引导的结果。

两百年来,此地没有经历战乱,凉花川宗门传承仍在,各部族也都没有覆灭断代的情况,历史是延续的。凉花川宗门的尊长,怎会不知事实,继承各部族首领地位的君首,怎会不清楚当年曾发生了什么?

他们都是清楚的,此时当年轰动一时,山中发现了大量百岁童子残害各部少年的证据,中华天子都被惊动了。就算大家不愿意见到这样的事情发生,但是铁证如山,也不可能给百岁童子翻案。

如今编造的谣言竟成了传说中的历史,不顾事实仍在,那当然是有人刻意引导的结果,至少凉花川这派宗门以及附近各部君首保持了沉默,他们不仅不去澄清,反而默许谣言成为了传说;而这样的传说,最早很可能就是他们中的某些人可以制造的。

有些人并不在乎,自己纵容民众在美化与赞颂怎样一位恶魔,只在乎自己的目的能否达成。百岁童子之事,对于凉花川来说是一件惊天丑闻,若想消除此事的影响,重新恢复宗门在当地民众中的威望,只好由早已作古的当年那位宗主来背锅了。

百岁童子原来不是恶魔,而当时的凉花川宗主却是嫉贤妒能之辈。出了一位嫉贤妒能的宗主,当然不是什么好事,但相比百岁童子在长达百年时间中残害各部民众的骇人惨剧,影响就要小得多了。

更何况在今人看来,那位宗主好似已是无关之古人,把锅甩给他背也不算大不了的事情,只要凉花川当代众尊长仍受人敬仰就好。

各部君首的心思也是差不多的,事实早已不可改变,但后人可以去“发现”所谓的历史真相。在百岁山的神话传说中,他们都不是愚昧无知的受害者与帮凶,而且还可以得到现实的好处。有人保持着沉默,而像河树那样的普通山民,则从中获利。

这让卢张觉得恶心,而虎娃等人对此当然也不会有什么好感。不要以为随意编造的历史与自己无关、反正都是早已过去的事情,虎娃等人可是刚从九黎之地而来,曾与百岁童子打过交道。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