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黎民百姓
第063章、百岁山(下)

它还是一头普通的牛,并没有开启灵智成为妖牛,却显得比一般的牛聪明多了,就连眼神也充满灵性。虎娃骑在牛背上,只要轻轻地拨弄牛耳,它就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走得是快还是慢,令虎娃想起了当年为自己拉车的那两匹白马。

这头青牛在王屋山中可是见过大场面的,那场面一般的修士一辈子恐也见不着。此番渡大河时,是太乙施法,让它驮着虎娃脚踏滚滚波涛而过,这头牛也只是哞哞叫了几声,表现得非常淡定。

凉花川一带,虽然与侯冈氏的领地只隔了一条大河,距离也仅有两百里左右,气候却有些不同,至少这里的春天来得更早一些。山野中能见到不少常绿的树木,一场春雨过后,冬季落叶的枯木也纷纷发出了新芽,放眼郁郁葱葱。

凉花川从地势上看,是呈半圆形排开的连绵山峰怀抱一片平原,各座山峰之间皆有泉流,大大小小的泉流在平原上汇成了一条洨水,向北汇入大河。山脚下的洨水边生活着好几个部族,而山上则住着“神仙”。

这些部族的规模都不大,各部的人口都在千余左右,远不能与侯冈氏或济丘氏相比。平原上有一座城廓叫做洨城,其辖境内有近十个部族,其规模倒与沇城相当甚至还稍大一些。虎娃等五人从平原上穿洨城而过,来到了住着“神仙”的名山脚下。

这一带的山势,和大河北岸的王屋山差不多,但风景更秀丽,草木葱郁泉流清澈,而且离人烟稠密的平原很近,低处的缓坡上就建有不少村寨。他们沿着山间的幽谷向上行,脚下这条路竟然很宽阔平坦,沿途能见到不少行人,除了牛车还见到了好几辆马车。

马可比牛娇贵多了,能乘马车出行的,几乎都是各部的贵族。在一片风景秀美的山谷中,几人意外地发现这里居然有一个小型的集市,就地取材以竹木和石块搭建了不少房屋,路边开了十余家商铺,还有供人休息的客馆与食肆。

虎娃下了牛,走到一家商铺前打听道:“大叔,这里是什么地方,为何山中会有集市?”

那卖东西老板应已见惯了南来北往的客人,很热情地招呼道:“这位小贵人,您也是慕名而来的吧?往前走就是大名鼎鼎的百岁山了,附近各部贵人的春游踏青之地。山中有不少清修庄园,只是您要想寻找百岁泉的话,那可是在险山深处,车马难行、常人难至……”

老板介绍了半天,虎娃才搞明白是怎么回事,感觉颇有些无语。近几十年来,这一带竟成了附近各部族口口相传的仙家圣地,而这一切竟与去年刚刚被斩于南荒的百岁童子有关。

二百多年前,百岁童子是凉花川的长老,也是当地各部族中流传的一个神话。他在此地修炼百年,呈现的始终是童子形容,被民众视为长生不老的神仙。可是百岁童子选择传人的方式过于诡异,终于引起了当时凉花川宗主的警觉,后来揭破了他修炼邪法、残害各部民众的隐秘。

百岁童子逃走了,当地各部族一片哗然,凉花川也是声名大损。凉花川派出门中高手,一路追杀百岁童子至南荒,却始终没有得手,反而折损了好几位。其实就在百岁童子修炼邪法事发之后,当地民间就有不同的说法。

有人不愿承认这个事实,私下宣称百岁童子是受到了同门修士的陷害。凉花川中有人嫉贤妒能,妒忌百岁童子的修为和地位比他们高,在民众中的声望和影响也更大,是这一带首屈一指的神仙人物。

很多人是先知百岁童子而后知凉花川这宗门,所以凉花川中有人栽赃陷害,将这位宗门尊长给逼走了。

百岁童子每年下山挑选传人,只看资质不看出身,附近各部族都有少男少女受其残害,但有人却不愿意承认这些,也不想去正视。他们宁愿相信百岁童子是受无辜陷害的,如此也能证明自己并非无知的帮凶,族中子弟并没有受到残害,族中尊长也不用受到嘲笑。

这在当时只是民间的私议论,但百岁童子修炼歹毒邪法的事实,是确凿无疑的。但是两百年的岁月,已足以改变世间太多的东西,当年的流言传到今天,已经变成了另一番既带着遗憾感觉又很美好的神话传说。

据说两百多年前,此山中住着一位善良的神仙,在上百年的时间内,每年都会下山给民众赐福,并挑选资质出众的少年带回山中赐予仙缘,人们看见的他总是童子模样。可是后来这位既善良有亲民的神仙却受到了妒忌和陷害,不得不离开了这里。

有人说他去了远方,也有人说他已飞升仙界。人们为了纪念他,便将此地称为百岁山。

百岁童子虽然离开了,但他修炼的遗迹还在,深山中有泉水,常饮之能益寿延年、消灾祛病,使人长命百岁甚至能返老还童,又被称为百岁泉。山中的泉水其实很多,百岁泉究竟是哪一眼,反正没人能说得清。

于是就有人跑到山中汲取泉水,带回去给亲人治病。你还别说,真有不少人饮了山中泉水之后病就好了,这更增添了传说的神奇色彩,于是渐渐来的人就更多了。

精通灵枢诀的虎娃当然明白,人们的很多病患其实都源于身体机能的失调,想恢复主要依靠人体的自愈能力,而药物往往只起辅助作用。很多病人就算不吃药,只是好好休息调养一段时间,也会渐渐自行恢复健康。

可是在这个过程中,假如喝了所谓的百岁泉,那么人们难免就会认为是这神奇的泉水治好了他们的病,这也让百岁山的美好传说越传越广。

一开始人们只是跑到山中去汲取泉水,后来又有传言说百岁山中有仙灵之气笼罩,很多贵族便在山中修建了庄园,当成闲暇时清修之所。他们所谓的清修,并非一定是指修炼仙家秘法,更多的就是休息调养,包括游玩小憩,这也导致了更多的人慕名而来。

来往的人多了,尤其是有身份的贵人多了,便有了做生意的机会,在山脚下的必经之路旁,这片谷地里便自发形成了一个集市。

虎娃搞明白原由后,又皱着眉头问商铺老板:“大叔,你这里是专门卖盛水器具的吗?”

商铺里三面都放着架子,架子上都是各种盛水的器皿,有陶罐、竹筒、还有石头雕成的壶、另有各种形状与大小的葫芦。

商铺老板摇头道:“我不是卖水具的,就是卖水的。只要您买了我的水,盛水的东西白送。”然后看了看周围,又凑过来神神秘秘地压低声音道,“山中的泉水很多,但真正的百岁泉却很少有人知道在哪里,那里很不好找也很难到达。我这儿卖的都是费尽千辛万苦取来的、有神效的百岁泉水……”

原来这家商铺是专做这种生意的,百岁山中泉水很多,谁也说不清真正的百岁泉是哪一眼,有人只是找了一处泉水带回去。但当地人又制造了另一种传说,只有他们才知道真正的百岁泉所在,高价出售这种传说中的泉水。

虎娃清楚百岁童子的底细,所谓的传说只是扯淡,但如今扯淡还能扯出这么多花样来。可他又能和面前的商铺老板说什么呢,只得摇头离去。那老板见虎娃等人皆谈吐不俗,还走出商铺拉着他们兜售了半天,最终却没做成生意,也难免有些失望。

前走不远就出了集市,后面又有一个汉子追上前来道:“几位贵人,你们也是慕名来找百岁泉的吗?刚才没在商铺里买就对了!百岁泉在深山之中少有人知,那老板卖的水谁也不知真假,要想得到真正的百岁泉水,得亲自去才行。”

叽咕问道:“听你的意思,好像是认识那眼泉水所在?”

那汉子笑了:“我当然认识,每日待在这里的营生,就是领贵人上山寻找百岁泉。没有当地人带路,外人来了是根本找不到的,只需几位贵人给点赏钱就好。”

搞了半天他是做向导的,守在集市上,以带人上山去找传说中的百岁泉水为营生,虎娃和侯冈对望一眼,神情都有些古怪。卢张也不得不苦笑,冲二人道:“既然来了,我们也去领教一番吧!”又冲那汉子摆手道,“好吧,就请你带我们进山去找那百岁泉。”

那汉子叫河树,听名字应该出身于附近的河间氏部族,他领着几人进入了百岁山。山中有路,比普通的野径好走多了,蜿蜒而上,沿途还有不少岔道口,显然是来的人多了踩出来的。

草木翠芽抽出,有很多花朵绽放,在草谷与花岗间穿行,时而驻足远望,放眼一片好风光,尤其在这个时节,更令人心旷神怡。虎娃也不禁暗叹,当年的百岁童子倒是挺懂享受的,确实挑了一个好地方,只可惜这个人不是好东西。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