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黎民百姓
第062章、心计(下)

旱魃一定会有感应,她能感应到这位仙家高人的修为超出了自己的想象。而虎娃也有感觉,这件神器被句芒重新祭炼之后,除非离得特别近,否则旱魃便很难再感应到它的位置了,它最后消失的地点就在虎娃的掌心。反倒是句芒能通过这件神器,随时感应到旱魃的存在。

这位仙童真是好神奇的手啊!未等刚刚从定境中回过神来的虎娃再开口,他已收起了那件神器晶石从牛背上消失不见。

虎娃不知句芒去了哪里,甚至搞不清他是否真的离开了。这位仙童真是来无影、去无踪,宛若一阵清风。虎娃又叮嘱了沇里一番,给这鲤鱼妖留下了神念心印,让他暂时就在洞府中好生修行,接着便返回了沇城。

……

凉花川果然派了一位修士来到沇城,此人叫凉黄。“凉”并不是出身的族姓或者部族氏号,只是民众习惯的尊称方式,冠在名之前,表示他是凉花川中的修士。也许在很多年后,这样的称呼也会演化成某个姓氏。

比如凉济能,在其未入凉花川修炼之前,人们叫他济能,能是其名,济是因他出身于济丘氏,在那个年代,有身份的人其称呼往往很复杂。

凉黄的修为并不太高,四境六转。所谓修为不高当然是和虎娃等人相较,但在绝大部分民众眼中,其修为已经相当不错了,破四境即可出师离山。凉黄是凉济能的亲传弟子,前段时间已离山回归部族,却被宗门紧急召回,派到沇城来询问凉济能之事的详情。

凉花川本可以派别人前来,比如门中更有地位的长老,却偏偏派了一位凉济能的亲传弟子,当然也是多留了一个心眼。

根据传闻,侯乐昌勾结凉济能企图谋害族中君首,结果事情败露,自己也被擒下,自觉无颜见人于是自寻了断。假如传闻是真,确实不好公然兴师问罪,但保不齐此事别有内情。部族君首之争,往往有各种阴谋不为外人所知,说不定凉济能只是无辜被卷了进去。

凉黄就是来询问究竟的,但好言好语也许问不出来什么,态度太软弱也会有损凉花川的声誉。假如凉黄当众质问侯冈或者直接问罪,把关系搞僵了甚至挑起了冲突,回头还可以推说他是因师尊之死而悲愤,所以一时冲动,尚有回旋余地。

而且凉黄的修为不高不低,假如真在悲愤之下突然出手发难,侯冈既能拿下凉济能,当然也能拿下他,不至于造成无可挽回的大乱子,同时还可以借此试探出侯冈身边究竟有什么高人、是用什么手段拿下的凉济能?

凉济能是如何失手被擒的,到现在仍是一个谜,让人看不清侯冈的底细与底气。

凉黄确实是心怀悲愤而来,听说噩耗之后便有给师尊报仇的心思。在他看来,师尊凉济能当然是个难得的好人,恩怨分明、敢作敢当、有情有义,一定是死于侯冈氏部族内斗中的阴谋陷阱。

侯冈氏部族本来好好的,乐昌城主与凉济能也是至交好友,假如侯冈不回来,则什么事都没有。侯冈离乡十余年,一回来就为了坐稳君首之位弄死了侯乐昌和凉济能,在凉黄看来,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必是心狠手辣之辈。

凉黄甚至动过念头,在与侯冈见面时暴起发难宰了他为师尊报仇,大不了事后赔上自己这条命就是了。可是凉黄来到沇城后,一连好多天,却根本没有机会见到侯冈。这倒不是侯冈有意怠慢无礼,实际上这位修士被接待得很好,诸般礼数也很周到。

侯冈氏部族以及沇城官方都派专人每日陪同凉黄,日常用住安排的规格也很高,暂代城主的侯师基还抽出时间请凉黄饮宴,并与他深谈到大半夜。

侯冈氏祖地中发生的事情,侯师基是亲眼见证者,当时还有很多侯冈氏族人也都在场。无论是听人转告还是自己私下打听,凉黄也大概搞清楚是怎么回事了,说起来,还真没法把账算到侯冈头上。

有时候事情往往没什么道理可讲,假如凉黄刚来沇城就见到了侯冈,说不定就会当场动手报仇。可是他带着悲愤憋着这股劲而来,打听到的事实却一再印证了传闻,时间一长,人也就渐渐恢复了冷静,原先的那股心气也就散了。

侯冈暂时不见凉黄,却嘱咐城廓官员以及族人好生接待,也许就是料到了这个结果。但侯冈绝非刻意,他本人最近确实很忙,真的没功夫理会凉黄。

侯冈最近在忙什么呢?在解决了侯乐昌之后,首先要消除部族内部的纷争隐患,以后世的话来说,就是统一思想认识,团结在以侯冈为核心的部族领导集体周围,开创一个取得更大发展与进步的新时代。

这不是官样空话,而就是整个部族正在做的事情。具体要解决的问题还包括,组织人力物力尽快修复沇水上被洪峰冲毁的桥梁,并安排好即将到来的春耕生产。除此之外还有一件更重要的大事,那就是中华天子所派的册封使臣来了,正是历正宫礼官卢张大人。

侯冈这几天都着卢张呢,在附近一带吃吃喝喝、游山玩水,并吩咐属下接待好卢张大人的众多随员,整个部族以及城廓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比这更重要了。

对于使者而言,被天子派出去册封部族君首,其实就相当于一场游乐,由于当时交通条件的限制,谁也料不准路上会遇到什么事情,往往期限放得都很宽。卢张在半年之内回去复命就行,时间很充裕,所以一点都不着急。

卢张有化境修为,亦有飞天之能,自行来去很方便,但身为天子使臣,当然不能一个人在天上飞,还得带着仪仗以及随员,这样走得就慢了。像这种事情也是个捞油水的好机会,受封的君首不仅会恭谨接待,且都会给使者送上重礼,还能顺带着游山玩水。

卢张前段时间立了大功,派他走这一趟,也算是某种意义上的嘉奖。虎娃、太乙这几天也一直在陪着卢张游玩,他们在巴都城中就见过面,都是老熟人了。

整个侯冈氏部族从上到下,都在为接待卢张大人而忙碌着。每到一地都受到了热烈的欢迎和热情的款待,搞得卢张都有点不好意思了,他私下对侯冈等人道:“我当初奉丹朱之命远去巴原,就是你们几个接待的我,如今我在中华之地奉君命办差,又是你们接待的我。照说你们从巴原远来中华之地,我应是主人才对,今日却还是受诸位的款待,实在不好意思啊!改日有机会你们到了帝都平阳,一定要让我好好做东,千万不能跟我客气。”

侯冈笑道:“卢张大人到了侯冈氏部族,就当回家一般,也不必与我等客气,我们不仅是在招待天子使臣亦是在招待老友。待册封典礼之后,卢张大人也不必着急回去,我们可以离开侯冈氏部族的领地,到附近一带的名山大川中再去逛逛。”

卢张赶紧点头道:“好啊,我一点都不着急。就我们几个出去逛逛最好,不用再带着仪仗随从,轻装简行、来去方便,也不耽误时日。”

通过卢张,虎娃也从侧面打听到了天子朝堂上发生的很多事情。果如仙童句芒所言,重华大人近日也已奉命出使九黎,去正式册封五位伯君了。崇伯鲧大人已确定为中华天使,将代表天子去册封巴君少务,同时还要册封山水国与仙城国之君。

崇伯鲧出使巴原的准备时间就比较长了,足有三个个月,到达巴原还不知要用多长时间。好在崇伯鲧有轩辕云辇,只是到达巴原后要办的事情很多、很复杂,天子帝尧命他在一年内回帝都平阳复命。

卢张也听说了侯冈归乡之后遭遇的意外变故,站在他的角度,当然大骂侯乐昌和凉济能。侯冈陪着卢张在部族领地中各处玩赏,同时也在处理部族事务,很多事该怎么安排,族人都要跑来向他请示,而他也没有回避卢张。

卢张又听说凉花川只派了一名普通弟子来“询问情况”,而此人是凉济能的亲传弟子,也深感不满。他对侯冈道:“凉花川这是什么意思?若说此事只是凉济能的个人行为,与凉花川宗门无关,那么凉黄就不应该代表宗门而来。既有人代表宗门而来,首先就应致歉,难道还想质问什么吗?伯君大人也不必担心,若是凉花川真想因此事找您什么麻烦,我倒想当面问问——他们究竟想干什么?”

小妖叽咕插话道:“听说凉花川一带风景不错,待您册封侯冈大人后,我们也可以到那里去逛逛。”

在侯冈氏的领地中玩了十来天,侯冈不仅好好招待了卢张、虎娃、太乙等贵客一番,也算是借此机会巡视了自己的领地以及族中子民。册封仪式最终在侯冈氏祖地举行,场面十分隆重。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