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黎民百姓
第062章、心计(上)

这个建议也与卢张带回来的巴原情况有关。少务固然统一了巴原全境、恢复了往日的巴国,但在巴原一北一东两个方向,原蛮荒深处新出现的两股势力并不在少务治下,就是北荒中的山水城以及赤望丘脚下的仙城。

在历史上,并没有这两座城廓,而在现实中,它们又地处偏远自成一系,并没有真正纳入巴国的版图,在巴君的辖治之外。

既然崇伯鲧代表中华天子去册封属国,也不能只看到巴君少务,各部势力无论大小,中华天子都不应忽视,所以还应该册封山水城与仙城。至于是册封属国之君,还是部族伯君,要看具体情况而定,更重要的是山水城和仙城实际统治者自己的意愿。

重华这个建议,在朝堂上也人提不出任何反对意见来,得到了绝大多数人的赞同,天子帝尧已正式下令。册封巴君是已谈妥的事情,崇伯鲧去了就可以直接办;但册封山水城与仙城则是新出现的情况,须崇伯鲧到达巴原后自己去搞定。

这些就是帝都中最近发生的事情,虽商议已毕但还得做些准备,崇伯鲧启程当在三个月之后。句芒以一道神念皆告诉了虎娃,最后开口道:“此事刚刚商定,外人尚不知,却瞒不过本仙童……吃了一惊吧,你没想到自己也快当国君了吧?”

虎娃的确是大吃一惊,反问道:“我要当国君,哪一国的国君?”

句芒:“以你在巴原上的地位,只要肯点头,山水国和仙城国哪一国的国君都能做。莫说少务管不了,他就算想不答应都没辙!”

虎娃:“可是我为何要点头呢?”

句芒一撇嘴:“答不答应是你的事,你也可以拒绝君位另推他人,但你若想阻止此事,崇伯鲧就要吃瘪了。天子让他去册封三部君首,他若只册封一部君首而回,无论如何也算不得立下大功。但假如他真在巴原上册封了三位国君,弄不好会得罪少务,真是好算计啊!”

虎娃也不得不暗叹一声,这算计得的确太精了,几乎把一切能利用的因素全利用上了,重华真是个人才啊!

重华的眼光很准,很清楚山水城与仙城这两股势力代表的是谁。帝尧以及中华群臣皆认可这个建议,其实也看出了其中针对巴国的牵制之意。既然这么多人都能看出来,少务又不是傻子,心中不可能没有想法,假如崇伯鲧真的这么做了,恐不会得到少务的好感。

但崇伯鲧如果没这么做,不能直接说他违抗天子之命,但至少是没有完成使命,这对其声望也有很大的负面影响。

须知在那个年代,交通条件落后、信息交流不畅,各部族对某位首领人物的支持,往往也取决于他的威望,绝大多数民众都不可能亲眼见到某个人,只能听其传闻。

而这件事也等于给虎娃出了一个难题,句芒刚才开玩笑说他要当国君了,而实际上虎娃就是能决定此事成败的人。

中华天子派使册封山水国与仙城国之君,少务是绝不会反对的,哪怕心里有想法,表面上也只能公开支持。因为山水城和仙城本就在巴国治外,巴国既很难攻伐,少务本人也不可能去得罪这两股势力,阻止别人受天子册封,这不等于是结仇吗?

但以虎娃的特殊地位以及影响力,他只要站出来说一句此事不妥,相信就能够阻止。可是虎娃若真的这么做了则同样不妥,就算他本人无意成为国君,别人说不定想当呢,无论是山水城还是仙城都并虎娃所建,得看山爷与玄源的意愿。

假如山爷或玄源就想过一回当国君的瘾,虎娃却非要站出来阻止,虽然这两人最终也会听他的意见,但这事做得就有些不合适了。可虎娃若公开支持的话,实际上接受的是重华的“好意”,在少务面前则会很尴尬。

见虎娃沉吟不语,句芒又说道:“崇伯鲧还在帝都筹备,而另外两位使者已经出发上路了。一位是司徒大人重华,他前往九黎正式册封五位伯君;另一位使者也是你的老朋友,即将到达沇城来册封侯冈。”

虎娃在帝都平阳还有什么老朋友?以册封侯冈的规格,肯定不会派伯羿和丹朱,他下意识地反问道:“是历正宫的礼官卢张大人吗?”

句芒嘻嘻一笑:“猜对了,来使正是卢张,这几天就要到沇城了。他在巴原见过侯冈,派他来最合适不过。”

看着句芒神气活现的样子,虎娃忍不住又问道:“仙童啊,这天上地下的事情,还有什么是您不知道的吗?”

句芒瞟了他一眼道:“这你就别打听了!”然后又抬头朝前方望去,“那鲤鱼妖在等着我们呢。”

虎娃也搞不清,眼前的仙童句芒行走世间时,究竟谁能看得见他、谁又看不见他,但此刻显然沇里是能看见的。他们沿着河岸一路行来,那返回洞府的鲤鱼妖早就发现了。

沇里原先已经累趴下了,差点冲入大河被激流卷走,还好被句芒的大袖银丝又给钓了回来,歇了半天此刻终于缓过一口气。这鲤鱼妖也终于上岸了,就站在水边恭恭敬敬地迎侯,大老远便跪拜于地道:“沇里拜见两位仙长!”

沇里不知王屋深山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他今天可是大开眼界,只道是两位仙家高人解决了天地灵息的异变,并施展了呼风唤雨的大神通,雨下得那个大呀,浪拍得是真过瘾!

青牛停下脚步,句芒大大咧咧地摆手道:“小鱼儿,我说过给你一个机会成为沇水之神,你干得不错!……其实是不是沇水之神无所谓了,恭喜你修为破关!”

沇里的确修为破关了,已突破至五境初转,对于妖修而言,这至关重要的修为精进却来得莫名其妙,连沇里自己都说不清楚。它究竟发生在何时呢,是沇里骑在潮头带着沇水奔流而下、接受两岸万民跪拜时,还是筋疲力尽差点被冲入大河时?

沇里不知道,因为他当时的全部心神都在控制洪流,等累趴下被钓回洞府,好不容易缓过一口气又回过神来,才意识到自己的修为已突破了五境,而且是从四境七转直接突破到五境初转。

以他的鱼脑袋,恐怕要到很久之后才能想明白是怎么回事。想不明白也没关系,更令沇里高兴的是,自己真的完成了志愿,从今天起,他就是沇水之神了。

两岸村寨民众祭奉水神,是自古以来的习俗,表达了对天地未知事物的敬畏以及内心深处的某种寄望,无论那水神是否真的存在,甚至也没有具体的神灵形象。可是从今天起,民众心目中的水神,已与现实里的沇里合而为一。

今后民众再祭沇水之神,他们所祭奉的便将是今日所看见的沇里,而无论沇里会不会再出现,哪怕沇里在将来已离开此地。

沇里又叩首道:“多谢仙长成全,沇里今后愿为仙长效命,恳请指引仙缘!”

虎娃摆手道:“你起来吧,这既是你的缘法,也是你的功德。我受侯冈氏君首所托而来,今日之事也要代表侯冈氏部族以及沇水两岸民众感谢你……既有此缘,我自会指引于你,且在此地好生修行。”

沇里起身伺立一旁,句芒又说道:“虎娃呀,你也别只顾着门下的小鱼儿,这头牛也是你的。它陪你我走了这一遭,也算是有仙缘,你牵回去之后,可别把它做了牛肉汤、牛皮鼓,应好生关照……此间事毕,我也该告辞了,别忘了你的承诺,今天你有事我帮了你,来日我有事你也得帮我。”

虎娃上前一步道:“仙童稍候,这件神器是您的。”他取出了那枚旱魃所赠的红色晶石,托在掌心递了过去。

句芒坐在牛背上,低头看了那晶石半天。虎娃知道他在琢磨什么,假如把这晶石拿走了,旱魃就能发现他的存在并随时感应到他的位置。句芒好像不太情愿,但又想拿着这枚晶石。

又过了一会儿,句芒突然伸手握住了晶石,但这只手却没有拿开,依然握拳就放在虎娃掌心中。虎娃愣住了,或者说他在这一刻进入了定境,感受着所发生的一切。

求证大成修为,须堪破梦生之境,而梦生之境不仅是一种劫数考验,同样是一种修为成就,使大成修士能拥有推演神通。哪怕是在片刻的定境中,却仿佛已在元神世界里度过了多年,哪怕虎娃此刻对外动用不得神通法力,却仍然掌握这种定境成就。

虎娃入定体会近在咫尺发生的事情,连自己都说不清究竟过了多长时间,眼前的仙童不仅精擅菁华诀,同样精擅大器诀,且所施展的手段并不局限于大器诀,他竟在用仙家大法力现场祭炼这件神器。

而在一旁的沇里看来,不过是一顿饭的功夫,句芒便将手收了回来,而那枚晶石已在手心中消失不见。这是何等玄奇的仙家妙法,句芒就这么一伸手,便洗去了原先的仙家神魂烙印,重新祭炼了这件神器将之掌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