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黎民百姓
第061章、问题娃(上)

沇里的心情就像这奔腾的洪水般欢畅快意,在这一刻,他就是真正的沇水之神,引领洪峰过境、接受两岸万民跪拜。他的感觉从来没有这么好过,也没有想到自己的神通法力竟会这般强大,绝对是超水平发挥了。

控水之法的诀窍在于借助水势,如此浩大水势也增添了他的神通威力,但越往下游冲,水势越来越大,沇里渐渐地感觉自己有些控制不了了。这是水族妖修的天赋神通,不需要谁来教,他在开启灵智的过程中就自然地掌握了,但还从来还没有像这般施展过,难免有些力不从心。

浩浩荡荡的沇水向下游奔腾,前方渐渐接近了沇城北门外,沇里突然暗叫一声不好。北门外有一座桥,是人们来往过河的要道,在桥下往上游的地方,河床上因断流留下不少大大小小的水坑和水潭,这段时间总有不少人在那里捕鱼。

照说上游的洪水冲下来,动静和威势不小,离得老远就能察觉,假如快速跑上岸还是能躲过去的,有很多人都已经跑到了安全地带。但还有少数人许是因为捕鱼太专心,或者恰好抓到了大鱼没舍得撒手,犹豫了那么一会儿,此刻已经来不及逃上岸了,还包括好几个乱跑的孩子。

沇里施法控制住洪水已尽了全力,已无余力再救起这些人,这样的大浪拍过去,普通人无论是再好的水性也得当场送命。恰在这时,沇里的元神中突然出现了一道法诀,就是如何施展控水神通的,究竟有多么玄妙,以沇里如今的见知和想象力都是无法形容的。

沇里这样的妖修,若想悟透这么玄妙的控水之法,将之掌握纯熟并助益自己的修行,恐怕需要多年时间,更需要高人的指点;而在这一刹那,他却根本来不及想太多,其中有能用的手段就好。

只见在那疾速涌来的浪墙中,突然射出了几道激流,又向上卷起了更高的浪头,竟然将河道中的十几个人都给卷飞了。浪花就像无形的大手,将他们扔到了岸上,众人落地时并没有受伤,只是给浪头拍得浑身湿透。

这些人本以为自己死定了,却只见那潮头上金光一闪,身形已被大浪卷起,却没有被卷入洪流而是被抛上了岸,等回过神来,他们纷纷跪在岸上感谢沇水之神。那几个吓傻了的孩子,也被冲过来的大人抱住,然后带着他们向着激流跪拜。

远在王屋山中的虎娃,此刻动用不得神通法力,当然察觉不到这么远的距离之外所发生的事情,但他很诧异地看了身边的句芒一眼。因为他的元神中,也同时印入了一道控水法诀,其精妙令人赞叹。

神通法术的精妙,并不仅在于施展它的境界要求有多高深,有时情况甚至恰恰相反,而在于它是否更容易施展、在同等修为法力的情况下效果能否达到最好。虎娃的修行是自悟大道本源,而他具体的修炼往往是将每一层境界都演化到极致,立刻就理会了这套控水秘法的高明之处。

句芒的主要目的显然不是将此法诀传授给虎娃,而是传授给沇里,却给虎娃发来了同样的神念心印。这位仙童做事还挺讲究,沇里应该算是虎娃的门下,就算暂时还不是正传弟子,将来也是门下传人。他传了沇里什么秘法,并没有隐瞒虎娃,这样不容易引起误会。

更重要的另一方面,这么精妙的控水秘法,沇里这个小鱼妖很难自行感悟透彻,虎娃也得到了秘法,将来自可更好地去指点传人。

而沇城北门外的沇里已救起了河道中的人,但他无论如何也躲不过横在河道上的桥了,就在撞上桥的那一瞬间,突然从潮头上飞身跃起。

潮涌瞬间冲毁了桥梁,发出轰然巨响,越过桥梁的硕大金鲤又一次落到潮头上,继续引领着洪流向下游奔腾,他对水势的控制已经娴熟了许多,仿佛瞬间就突破了某道修行关障。

沇里却无暇去思考这些,甚至根本没意识到这些。前方已到了沇水与南济河的交汇处,原先河道中是有水的,河床变得更宽,上游冲下来的水势也变得更浩大,他得尽全力继续约束洪流。

当骑着奔腾的浪涌远远地望见浑浊的大河时,沇里知道自己的任务终于完成了,从王屋山中倾泻而出的洪水已经填平了整条干涸的河道,到了下游水势已不再那么汹涌,汇入大河之后便不会再造成灾害。

但是沇里的情况却很糟糕,他施展神通法力时根本没有保留,此刻已神气耗尽,一旦收了法术松弛下来,便立时从浪头上翻身栽落水中,几乎已经都动不了了。幸亏他的原身是鱼,在水里淹不死,但这样他也会被激流裹挟着冲入大河,甚至随着奔腾的大河被冲进汪洋。

就在这时,沇里突然感觉浑身一紧,在水中被很多道银丝缠住了。这些银丝汇聚成一道细线,竟然从沇水汇入大河的入口一直延伸向远方的王屋山中。

王屋山中的高崖下,句芒骑在牛背上一挥衣袖,银色丝光蔓延而出,就似在手中汇成一道长长的鱼线,将数百里外的沇里给“钓”了起来。句芒并没有将沇里给钓出水面,无形的银线顺着河道蜿蜒,又将这鱼妖拉回了上游。

沇里被无形的法力牵引着逆流而上,又回到了自己洞府所在的水潭边,此刻水潭入口已经淹没在河面下。沇水的水流已渐渐恢复平缓,只是流速还比平日快一些,河水也比平日更浑浊。这道银线别人是看不见的,只有沇里和虎娃看到了或者说感觉到了。

沇里回到原地,银色丝光便消散于无形。句芒扭头朝虎娃道:“此间事了,我们也该下山了。”

王屋山上空雷声渐止,云开雨歇,阳光重新洒落,句芒骑着青牛离开山洞,如闲庭信步般走在充满泥淖的深野中。刚刚下了那么大的雨,从高处冲落了很多残枝断木,陡峭的山地中异常泥泞湿滑,没有神通法力只能凭着身轻力健的虎娃,再度下山可是吃了不少苦头,还好勉强跟上了那青牛的脚步。

待到终于走出深山,来到地势较为平缓的沇水上游岸边时,虎娃这才松了一口气。他身上几乎全是污泥,手上和脸上都沾着不少泥块,干脆跳进水中洗了洗,又浑身湿漉漉地爬上了岸。

句芒骑在青牛上看着虎娃地笑了,这笑容有些调皮甚至还带着些许炫耀之意。因为虎娃弄了满身泥巴,而句芒身上可连一个雨点都没有沾上,就连那坐下青牛的蹄子都是干干净净的。

虎娃也是哭笑不得,暗道这有什么好炫耀的?他现在的状况就相当于一个普通的凡人,而句芒的修为应远远超出了普通的真仙,在他面前又有什么好得意的呢?

句芒挺有趣,仿佛总能看出虎娃心里在想什么,也不说话只是一挥衣袖,又有一阵清风拂过,虎娃的衣服瞬间就干了,就连头发都已被梳理整齐。然后只见这位仙童顺势将衣袖向身后一挥,虎娃又看见无数道银丝飞起,落入他们刚刚走出的深山。

虎娃这回又是大吃一惊,因为这个场景他很有些眼熟。假如是本尊在此,虎娃借助琅玕枝神器施展菁华诀,应该也是差不多的情形。句芒的大袖上飞出的丝光,酷似虎娃的琅玕枝神器化为拂尘时的妙用,而且他施展的亦是菁华诀。

虎娃自忖若是换做自己,断没有对方这么轻松从容,笼罩的范围也不可能有那么大,不是手段不够精妙,而就是修为法力的差距,忍不住问道:“仙童,您刚才施展的是菁华诀吗?”

句芒拽拽地点头道:“眼力不错,你挺识货呀!王屋山中让旱魃盘踞了整整一个冬天,又刚刚经过暴雨山洪的侵袭,很多草木凋枯、飞禽走兽迁离,我助此地重新恢复生机……谁叫我来了呢,春天就要到了!”

虎娃追问道:“您既精擅菁华诀,想必也去过九重天仙界,是否认识武夫大将军?他老人家在仙界可好?”

虎娃在仙界的“熟人”不多,但相比其他的修士也不算少,可是除了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仓颉先生,其他的人都只是听说过却没有见过,包括步金山中的几位上古仙家祖师,其中最重要的,当然武夫丘的祖师武夫大将军。

据说武夫大将军当年已飞升登天,若传闻为真,那么武夫大将军飞升的去向就应该是太昊天帝所开辟的九重天仙界,而且他当年应该是以地仙修为脱去凡蜕飞升的。以往的虎娃还不了解仙界的情况,当然也不知和谁打听,如今遇到了“下界”的真仙,难免会有所关心。

句芒却皱起了小眉头,似是在回忆什么:“九重天仙界可没有什么大将军,武夫我倒是认识,他就是九重天仙界的仙人,但他却不认识我,因为我从来没有去过九重天仙界。”

虎娃纳闷道:“您不是下界的仙家吗,竟然没有去过九重天仙界?”

句芒:“谁说我是从帝乡神土下界的仙家?其实我连任何一处帝乡神土都没去过,武夫当然不可能见过我。至于九重天仙界,现在想去也去不了了,那里关门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