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黎民百姓
第060章、仙人指路(下)

虎娃又接过那第二枚晶石道:“若有机会,我一定会将此物转呈。”

第二枚晶石与第一枚晶石不一样,虎娃只是拿到了这件神器,却并没有得到仙家神魂烙印传承,也就是说他本人根本动用不了,亦融入不了形神,只得揣进了怀里。就算事后他将此物给了句芒,句芒也得以仙家大神通法力重新炼化,然后才能掌控与使用这件神器。

说来也玄妙,虎娃将旱魃所赠的第一枚晶石融入形神后,便感觉就算没有仙家法力催动五色神莲的妙用护身,仿佛也不会受旱魃的气息所伤。那么换一个角度看,假如此物落到了真正的仙家高人手中,弄不好也会成为一种克制旱魃的手段。

旱魃以此物相赠,足见其答谢的诚意了。句芒的声音又在虎娃耳边说道:“你先别给我,否则她就知道我在这里了。这姑娘倒是有心啊,先送你这样一枚晶石,就想好了再转送我一枚,既能察觉我所在,又想试探出我的修为。”

旱魃既能通过第一枚晶石随时感应到虎娃的位置,当然也通过第二枚晶石感应到句芒的位置。以虎娃的修为,当然无法重新炼化旱魃打造的神器,所以旱魃直接将神魂烙印传承给他了,但第二枚神器却没有授予传承。

假如句芒真拿到了,在重新祭炼神器的过程中,旱魃必然也能有所感应,还能由此推测出句芒的修为境界究竟如何。

虎娃一时无语,感觉正话反话都让句芒自己给说了。旱魃没有拿出第二枚晶石时,句芒在那里嘀咕怎么不送他一枚;等旱魃真的拿出来了,句芒又在那里嘀咕旱魃“有心”。

旱魃却听不见句芒在嘀咕什么,又向虎娃行了一礼道:“既然已经见到了您,我不介意再等数百年。我这就离开此地,也请您代我向侯冈氏致歉,并提醒他们注意洪水将至。我离开之后,天地灵息瞬时异变可能导致天象突变,这一带说不定将有暴雨汇成山洪。”

句芒又在一旁嘀咕道:“不是说不定,简直就是一定的。幸亏本仙童已早有预计,就看山下那条小鱼儿的本事了,那也是他的造化!”

虎娃就站在旱魃对面,突然看见虚空中有一只手莫名伸了出来,拨弄着旱魃的头发,还将一缕发丝卷在手指上绕了一圈又荡开。这仙童就是个孩子,可够调皮的。旱魃不可能没有感觉,特意扭头向身侧望了一眼,却什么都没发现,就似是一阵清风拂过。

虎娃也不敢乐,尽量严肃地问道:“旱魃道友,您打算去哪里啊?”

旱魃答道:“自此往西,自有高原荒漠,苦寒之地并无人烟。”

虎娃:“高原苦寒之地,或许并不适于道友修炼。”

旱魃释然一笑:“不适之地修炼如常,或许亦是一种修行磨砺。我期待着见证道友成就,于真仙而言,若是愿意,数百年亦可如弹指定境。”

说完话旱魃的身形一晃,就如舞动的火焰升空,消失于天际不见。又过了一会儿,句芒骑着青牛的身影就像一幅立体画缓缓地浮现,望着旱魃消失的方向探头探脑道:“嗯,果然干脆,说走就走了,并没有留下来偷看。”

虎娃忍不住回道:“就算她想偷看,也得看得见你才行!……人家送你的东西,你是否现在就拿着?她方才猜测,在南荒指引她来此的人就是你,没错吧?”

句芒嘿嘿笑道:“你干嘛这样看着我,就是我又能如何?我也是好意嘛,可没有算计谁的意思,既是帮她也是帮你。是你自己找来的,为了调查旱灾成因,又主动向我求助,所以我才帮忙的。”

旱魃离去之后,虎娃突然回过神来,心中忽有种很古怪的、难以形容的感觉——自己好像是被人算计了,眼前这一切应该都在某些人的预料之中!

伯羿斩杀南荒妖邪,可谓惊天动地,仓颉先生不论身在何处,恐怕也不会注意不到。那么旱魃被伯羿从南荒惊走,却跑到了王屋山中,从而造成了沇水上游断流、将给侯冈氏部族带来灾祸,仓颉先生应该也不会不知。

旱魃原先要等的人就是仓颉,仓颉却没有露面,反而是虎娃来了。虎娃来此完全是自己的意愿,没有受到任何人的干涉或干扰,但显而易见,这也早在某些仙家高人的预料之中。

侯冈氏部族中发生了什么、有何内忧外患,仙家高人若有心自能看得清清楚楚,很容易推测出最终会是谁来到王屋山中调查旱灾成因。

旱魃是受句芒的指引而来,而虎娃也是受句芒的指点而见到了她。前后诸事因果勾连,回头来看,句芒仿佛是有意促成了一种结果,他就相当于某种幕后推手的角色。

但是另一方面,句芒又做得十分巧妙,在这个过程中,并没有任何人勉强虎娃去做任何事,最终却见证了虎娃的修行发愿。

假如虎娃自己不愿意答应旱魃的要求,句芒再怎么做都是没用的,可是句芒好像也很了解虎娃的修行,清楚如果旱魃见到了虎娃会发生什么,于是便促成了这个结果。那么并未露面的仓颉先生呢,弄不好他正以一种虎娃所未知的方式,也在观察和见证着这一切。

虎娃心中的这种感觉,句芒好像也看出来了,因此才会说那样一番话。虎娃瞅了他一眼,有些没好气地说道:“这晶石,你到底拿不拿走?”

句芒嘻嘻一笑:“不着急,先放你这儿,回头再说。我们赶紧找个安全的地方,一会该打雷了,你现在的状况,还是得好好躲起来。”

就在他们说话间,深山上空风云有变。笼罩方圆百里之内的燥意突然消失,高空中的气流瞬间就乱了,自上而下狂起了狂风,紧接着云层汇聚涌动。句芒骑着青牛,与虎娃一起在山中找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是一处高崖下向内凹陷形成的天然石洞。

他们刚刚在洞口处站好,高空中便传来了滚滚雷声。云层涌动越来越低,渐渐笼罩了附近的各座山头,电闪雷鸣也越来越震耳,不断有闪电劈中山中枯木,大雨倾盆而下。

……

鲤鱼妖沇里一直在水潭中等着,忽然感应王屋山方向天地灵息有变。虎娃曾问过他,为何不去调查旱灾成因?其实不仅是因为沇里胆小,像他这样的水族妖修,本能就畏惧旱魃的气息,又哪有胆子去靠近那一带呢?

旱魃走了,沇里莫名感觉一阵轻松舒畅,就像某种无形的威压突然消失了。紧接着他听见山中传来了滚滚雷声,跑到洞府外望去,只见深山上空风云涌动,豆粒大小的雨点已经砸了下来。

这雨让沇里感到格外亲切,看来两位仙家高人终于解决了沇水断流的麻烦,深山之外的雨点就这么大,山中的雨势恐怕会更惊人,洪水很快就要来了。沇里化为原身,直立着身体站在水潭表面,已做好了施法的准备。

最初的雨滴并没有形成水流,立刻就被干燥的地表吸收了,但随着雨越下越大,水渐渐从高处汇聚到低谷,再由低谷汇入溪流,从沇水源头冲刷而下。

沇水上游渐渐有了水,水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抬高,已淹没了沇里洞府所在的水潭,这鲤鱼妖又来到了河道中央。

他向深山望去,断崖上的瀑布又重新出现了,就像一道道白练,天地间好似泛起了白芒,河中的水流刚刚恢复不久,高处的浪涌已经出现了,潮头就像一堵高墙拍了过来。沇里并没有去阻挡洪水,而是甩尾跃上了潮头,卷起浪涌就像指挥着千军万马向下游冲去。

山洪暴发,往往都是因为短时间内雨量太大,水汇集到一处来不及向下游宣泄,水位升高冲毁河堤、漫向两岸,从而导致大面积的灾害。沇里身为鱼妖,也清楚这样的水势几乎不可阻挡,就算勉强去遏制迎面拍来的浪流,也只能使洪水冲上河岸。

如今沇水上游早已断流,下游的水量也很小,整条河道几乎是空的,其实可以容纳山中汇流的这些洪水,只是需要足够快的流速,所以他化出原身带着浪涌往下走,同时施展控水之法,使洪水不越过两侧的河堤。

到了有人烟村寨之处,已经离开了云雨笼罩的范围。沇水两岸的民众听见了远方传来的滚滚惊雷,纷纷走出了屋子,望见王屋山方向密云笼罩、云层间电闪连连,紧接着有很多人有看见了令他们终身难忘的一幕。

伴随着浪潮呼啸声,滚滚洪水从上游奔涌而下,潮头上有一尾金光闪烁。人们看不太清清沇里的身形,只见一尾金光引领着洪峰奔腾而过,而随后的滚滚洪流也像是平原上的一条巨龙。

洪水所过之处,河面也呈现出奇怪的形态,河道中央的水位隆起,明显高出了河岸,却好似被无形的力量控制着不向两岸冲击,极速朝着下游呼啸宣泄。

是沇水之神显灵了吗,那河道中奔腾的是一条蛟龙吗?看见这一幕的民众不由自主地皆跪了下来,向着奔腾的河水、向着潮头上的那一尾金光叩拜不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