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黎民百姓
第060章、仙人指路(上)

虎娃所接触的各位仙人,脾气禀性各异,眼前的旱魃看上去是一位美丽婀娜的大姑娘,但却显得很单纯。而身边藏着的那位仙童句芒,倒显得像个小大人似的。

虎娃宽慰道:“我知你不是坏人,对别人也并没有恶意。当年在人间时,有人厌恶你而远离,又有人不怀好意地亲近,当然各有原因。你已有真仙成就,想必这些早就看透了。如今也不是没有人愿意帮你,否则我怎么会来到这里并找到你?只是不知怎样才能帮到你,若将来能见到仓颉先生,我一定会转告他的。”

旱魃突然想到了什么,又抬头看着虎娃的眼睛道:“你认识仓颉先生,对吗?能否告诉我,你是怎么认识他的,他究竟是位什么样的仙家?”

虎娃尽量详细地介绍了自己与仓颉先生结识的经过,这个过程中难免涉及到自己的修行,旱魃是越听越感兴趣。仓颉先生的修为,通过虎娃的转述当然讲不明白,然而旱魃更感兴趣的却是虎娃本人的修炼。

她不时开口发问,问的却渐渐不再是仓颉先生,反而是以请教的语气询问虎娃本人的修行经历以及所悟、所求,不时还以请教的语气探讨一番。虎娃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对方是一位修为远比他高的真仙,而且问的也不是什么秘传法术,他尽量知无不言。

听着听着,旱魃突然上前道:“我听从上真指引,设法来找仓颉先生。此刻方知,所要等的仙缘竟是您。虎娃先生,请受我一拜!”说着话便拜倒在地。

别看她只往前走了几步,虎娃的感觉就如一股躁动的浪涌卷来。他有句芒的仙家法力催动的五色神莲妙用护身,倒也无碍,见旱魃突然下拜,赶紧弯腰伸手欲扶。

可是就在手扶住旱魃手臂的那一瞬间,两人之间终于有了直接的身体相触。血肉之躯突然摸到通红的烙铜是什么感觉?旱魃的身体并非烙铜,仙家的存在与凡人不同,形就是神、神就是形,仙躯就代表着修为成就。

虎娃当即就感觉仿佛被另一片天地侵袭,形骸和元神中都有一种躁动弥漫。并非旱魃的元神在躁动,她很平静很自然,但虎娃身为凡人却受不了这种侵染,只能定住心神,这也等于同时定住了形神。

旱魃恭恭敬敬向虎娃下拜,虎娃想扶人家,不料手一碰到她的胳膊就动不了了,别说将人家扶起来,甚至再想把手拿开都办不到。假如真是这样,丢人可就丢大了,还好旁边另有高人猫着呢,及时给虎娃解了围。

虎娃只觉一阵清风拂过,自己又能动了,顺势扶起了下拜的旱魃。看上去这就是他扶的,其实是另有人伸出一只手托住了旱魃的胳膊,就是藏在旁边的句芒。

虎娃抽回了手臂,看着旱魃苦笑道:“您才是真正的仙家,修为远在我之上,何故如此?”

旱魃的眼神中充满希冀的光芒,很恭谨地说道:“虎娃先生,是您让我真正明白了什么是修行,而您的修行可以助我。”

虎娃纳闷道:“我?”

旱魃:“是的,就是您。您如今的修为尚浅,甚至尚未成仙,可是有朝一日,您应能助我。您的修行谙合大道本源,而仙家如我,就算修为千姿百态,亦融于大道之中。若真有我所期盼的、那玄妙无边的仙界,便在将来您所求证的成就之中。”

虎娃的神情有些古怪:“这谈的是何年何月的事情?”

旱魃的语气却有些固执:“已证长生之真仙,哪会在乎什么年月?我成仙时,少昊尚是凡人、高阳尚未出生,而如今他们二位已位列天帝,谁知数百年后又会如何?或许我能看到您的成就,若真有那么一天,恳请先生助我达成适志之愿!”

句芒的声音在适时在虎娃耳边响起道:“你就答应她了吧。”

虎娃不禁愣住了,看旱魃的样子绝不是开玩笑,她的态度是认真的,虎娃也不得不认真考虑起这个问题来。只要他点头答应了,侯冈氏的危机就能解决,但对于他这种人来说,这样的承诺绝不是一种敷衍,而意味着修行中的发愿。

这对于虎娃能否修炼成仙,影响并不大,却直接影响到他成仙后的修行。

也就是说,有朝一日虎娃的修为若突破真仙极致,不可能重走轩辕天帝的道路,恐也不能重走任何一位天帝的道路,或者干脆说他不可能去求证已知的天帝成就,而须去追求超越历代天帝成就之上、蕴含在大道之中、尚属未知的玄妙境界。

其实成就真仙,就是凡人一世修行的极致了,届时虎娃可以去任意一位天帝所开辟的帝乡神土中永享长生,也可以自如出入甚至返回人间。成仙之后的修炼,不是人间修士所考虑的问题,假如真到了那一步,甚至也没有必要再追求更高境界的修为了。

但虎娃此刻只要答应了旱魃,就意味着他在尚未成仙之前便已发愿,成就真仙之后仍会继续前行,一步步达到正仙境界的极致,最终求证超越天帝之上未知的境界。或许那样的境界未必超越天帝之上,却是另一条真正谙合大道本源的道路。

旱魃的存在,让列位天帝看到,有些境界尚是他们未求证的,虎娃当然也看到了。旱魃这个要求似乎是强人所难啊,但是虎娃转念一想,这不正是自己的修行所求吗?

虎娃当然也想长生成仙,但他是自悟修行,修炼本身从来不是以成仙为目的,而是在感悟与求证大道本源,长生成仙只是这个过程最终的结果。否则的话,虎娃早在突破地仙成就时,就可登天飞升而去了,任何一位天帝开辟的帝乡神土皆可选择。

假如虎娃最终没有历天刑成就真仙,那么一切休谈;可是若有朝一日他真的成仙了,那么成仙之后的修行呢?对虎娃而言好像也没有什么改变,他并不刻意追求某一种境界、某一种神通秘术,而是在体悟每一层境界中大道规则的演化,法于自然。

今日既然见到了旱魃,旱魃的修行也是大道演化之一,境界已在成仙之后。那么虎娃将来的求证的道路,同样也应能指引或容纳她的成就。就像虎娃第一次见到太乙时,虽然太乙当时的修为远远超出了他,但也心甘情愿拜他为师,想必太乙也很清楚地看到了这一点。

虎娃转念的过程,可能是在定境中思考了很久,但在旱魃面前,他随即便点头道:“若有朝一日,我真能求证那等成就,愿引道友飞升你所愿见的仙界。”

这一句话就是修行发愿,能不能做到虎娃无法保证,但若真走到了那一步,虎娃就要那么去做,这就是他的修行,明晰了成仙后与成仙前所求并无不同。

旱魃再度下拜道:“多谢先生!”

虎娃这次没有伸手去扶了,反正扶也扶不起来,就站在那里受了旱魃之拜。行礼已毕,旱魃起身道:“今日见到了先生您,方知仙缘如此,原来世上有您这样一位修士。我也要感谢那暗中指引我的上真,他让我来找仓颉,原来却见到您的缘法所在。可是先生毕竟尚未成仙,世间修行难免凶险重重,若是有事召唤,旱魃当尽力相助。我当年历天刑时险些殒落,凡蜕凝炼成此物。先生请持一枚在手,我便能感应到您的位置,您若有事,也可以通过它随时召唤我赶至。”

说着话,旱魃递上一物。它是一枚红色透明的晶石,呈标准的正十二面体形状,且被仙家法力炼化成为了神器。此物有诸多妙用,若是神通法力足够,亦可凭之施展旱魃的诸般神通。

更重要的是,旱魃可以通过它随时感应到虎娃在哪里,甚至能感应虎娃是否遭遇了危险;虎娃若觉得有必要,也可以通过它随时召唤旱魃赶来相助。

虎娃将此物接在手中,同时印入元神的还有掌控它的仙家神魂烙印。虎娃虽动不得神通法力,但修为境界仍在,将其融入形神倒没什么问题。这时又听见句芒的声音在耳边道:“好东西呀!……怎么只有一个,就没有我的份吗?”

虎娃闻言哭笑不得,如果句芒也想要这宝贝,倒是亲自现身啊。

不知旱魃是不是听见了这句话,或者是猜到了、想到了什么,随即又取出一枚晶石道:“虎娃先生,我在南荒中得高人指引,才能在此事时此地遇见你,而是你也是得高人指引才见到了我。指引你我的,想必应是同一位仙家高人。若您还能见到他,请将此物转赠,这也是我的一点心意!”

这样的晶石,不知旱魃当年在历天刑时总共凝结了多少枚,总之应不会太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她成仙之前形神的一部分,如今炼化成了特殊的神器,赠予他人显得十分恭谨与郑重。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