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黎民百姓
第058章、句芒(下)

虎娃赶紧又行一礼道:“那就请句芒道友相助!”

句芒很满意地点头道:“嗯,既然你看见我了又开口相求,我也不好意思不伸手,就帮你这个忙吧!……但我今天帮了你的忙,你将来也得帮我的忙。”

虎娃:“那是当然,请问句芒道友有何事需我效劳?”

句芒摆手道:“以你的修为,谈这些还为时尚早,等将来再说吧。我这就随你去王屋山中,帮你找到她。”然后又扭头看着在一旁发愣的沇里道:“你叫沇里,对吧?”

沇里刚才根本插不上话,听得也如同云里雾里,这才回过神来,赶紧点头道:“是的,沇里就是我,我就是沇里,请问句芒仙长有何吩咐?”

句芒:“你的神通大半都在水里,最擅长的就是控水之法,对吧?”

沇里:“是的,但不敢在二位仙长面前自称神通广大。”

句芒:“你受了下游村民那么多好处,还曾立志要当沇水之神,那我就给你一个机会。我与虎娃要去王屋山中解决旱情,而你就在这里等着。不久将有山洪暴发,你尽量减缓水流,使之不要冲毁下游河道。”

沇里一愣:“啊!这沇水都断流了,哪里来的山洪啊?”

句芒昂首道:“我说有就有,你就等着山洪到来吧。你这鱼妖今日能碰到虎娃,可是几世也修不得的福缘啊,好生珍惜吧……虎娃,我们走,带你去找人!”言毕不再理会目瞪口呆的沇里,催动坐下青牛,沿着河床向沇水源头的王屋山中而去。

虎娃也跟着这位莫名出现的仙童句芒,再次进入了深山之中。沇水没断流的时候,山中多有瀑布,如今只留下了层层断崖。山中并无路,很多地方牛是上不去的,可是到了难行之处,句芒坐下的青牛却不紧不慢凌空踏步而行,在虚空中就如脚踩实地一般。

虎娃虽动用不得神通法力,但修为境界和仙家眼力还是有的,能看出来此非这头牛的神异,就是句芒的大神通手段。当年善吒妖王乘车马行于云端,也曾这么玩过,而句芒的手段可比善吒高明多了。

每到断崖迎面之处,句芒手中的五色神莲一转,坐下青牛便不紧不慢地踏上虚空而行。但看这头牛的样子,仿佛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行走在虚空,仍自以为就走在缓坡之上。

有一次青牛登上高崖,句芒好像是收了法术,而牛为了吃身边的草,扭头看了一眼,发出了“哞”的一声惊叫,步子一乱竟一脚踩空。因为它突然发现刚刚走上来的“山坡”竟然消失了,身后是一片虚空,立时被吓着了。

这一脚踩空也不要紧,牛并没有从高崖上摔下去,脚下仍有法力承托就似实地一般。句芒用袖子拂了拂牛角,受惊的牛又恢复了平静。再往深山前行时,句芒好像也注意了些,没有再发生这种失误,至少这头牛并没有再受到惊吓。

虎娃跋山涉水尽量跟上青牛的脚步,一边问道:“仙童,您这头牛是从哪儿弄来的?”当只有他们两人时,虎娃也换了称呼。

句芒似乎对仙童这个称呼很满意,神情仿佛故作高深道:“这其实是你的牛啊,我借来骑一骑,回头就还给你。”

自己的牛?虎娃的反应倒挺快,随即就意识到是怎么回事了。济丘氏族人与侯冈氏族人曾因争夺水源发生村寨械斗,有一头牛在混乱中走失了,济丘氏还因此跑来找侯冈交涉。侯冈当场答应赔偿,却没有掏出来钱,是虎娃拿出一块金子赔给了济丘氏。

钱既然是虎娃出的,那么这头牛就算找回来了,也等于变成了虎娃的财产。想必那头牛跑到了荒野中,恰好被句芒遇到,于是便顺手牵来当坐骑。句芒很了解两个部族之间的纷争,应该早就在关注这里的事情,所以很清楚这头牛的来历。

虎娃又问道:“您说那人并非妖邪,又为何在南荒中被伯羿惊走?”

句芒淡然道:“当然是被吓的!伯羿闹出那么大的动静,别说是她,连我恐怕都会被吓跑了,那么厉害的人物,能不招惹就最好不要去招惹。再说了,她说自己不是妖邪,别人也得相信才行。她又不认识伯羿,怎知伯羿是怎么想的?”

虎娃:“原来如此!想必是仙童认为那人不是妖邪了,可是她本人却不得不避。可我想不通的是,她为何要给侯冈氏带来祸患?况且就算要躲避伯羿,天下之大,躲到哪里不行,偏偏要来到这王屋山中为祸?”

句芒:“她是怎么想的,得由你去问她本人。以你如今的修为,肯定不是她的对手,哪怕是本尊来了也不行。但她并无恶意,应该就是在等人来找,可惜先前你没有见到她。我倒是看得清楚,你在山里面转了三天三夜,已经找到她的藏身处了,有好几次差点都钻到人家怀里去了。可惜你根本看不见她,而她也没想到,此番要等的人是你。”

虎娃是越听越糊涂了:“您说她是来此等人的,为何等的就是我呢?若她有什么事情,凭我的修为,恐怕也难以解决吧?”

句芒又歪着脑袋看着虎娃道:“她等的就是来者,你为她而来,那么她所等之人就是你,这便是仙家缘法!”

虎娃:“仙童,您也来了呀,为何她等的人就不能是你呢?”

句芒有些尴尬地摸了摸后脑勺,轻咳两声道:“虎娃呀,我是帮你的忙,让你能看见她、找到她、和她说上话。至于你们两个怎么谈,就不关我的事了。待会你见到她的时候,一定要记住,她是看不见我的。”

虎娃纳闷道:“您不想让她看见您,只是让我能找到她,这又是为何呢?”

句芒:“其实吧,我也有些不好意思见她。她可能是想找人帮忙,你就看看能不能帮她的忙吧……和她好好聊聊,有些忙我帮不了,说不定你将来是可以的,这也算是帮我的忙了。”

虎娃一时无语,这些仙家高人个个神秘莫测,包括那欲言又止的伯羿,眼前莫名出现的句芒,还有躲在王屋山中给下游带来灾害的神秘来者,一个个都是怎么回事啊?

句芒见虎娃的神情有点古怪,又有些歉意地说道:“你也别失望,我倒不是故意不露面,这样吧,我就透露一点她的来历。此人五百年前已历天刑而成真仙,后来奉轩辕天帝之命下界,在围斩蚩尤之战中,她可是出了大力的。照说她应该回到昆仑仙界永享长生,不料后来却被轩辕天帝放逐,不得已又回到人间。仙家当然希望能登临仙界,永留人间也不是那么回事,可是没地方收她呀。所以就连伯羿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不想来找她的麻烦。”

虎娃:“那仙童您呢,为何也不好意思见她?”

句芒:“这个嘛,其实我也说不清,就是莫名觉得如此……虎娃呀,你今年多大了?”看其神情语气应不是作伪,好像就是说不清楚原因,这位仙童甚至故意岔开了话题,又问了一个很无聊的问题。

虎娃答道:“快满一岁了。”这倒不是胡说,他就是以这具仙家阳神化身行走中华之地,而这具化身在世的时间迄今接近一年。

句芒亦道:“嗯,和我差不多,我也刚刚一岁出头。”

虎娃又很无语,看来这仙童句芒的来历确实很玄妙,若说是哪位下界的仙家,也不可能刚刚一岁出头啊。究竟是怎么回事,以虎娃的修为尚难尽解。见虎娃在那里发傻,句芒又一指前方道:“不聊这些了,前面就快到了。她只能看见你,看不见我的。”

句芒手指的方向,是一片岩石裸露的山壁,岩缝间杂树丛生,但如今皆已枯黄。这个地方,就是方圆百里天地灵息中燥意笼罩的中心,虎娃已来往搜寻过多次,但先前没有任何特别的发现。

句芒说话时手中的五色神莲一转,似有一道清风拂过虎娃的形神。而虎娃形神中的五色神莲仿佛也有感应,无形中旋转,展开神通妙用护住了虎娃。

虎娃此刻动不得神通法力,这是句芒以仙家法力激发了五色神莲的妙用,手段异常巧妙,因为虎娃形神中恰好亦有五色神莲。

再往前方看上去,山壁下坐着一个人。她仿佛一直就坐在那里,虎娃曾经就在她所坐的位置来回走过很多次,却丝毫没有察觉,仿佛那人根本就不存在。

虎娃看见她的时候,她也有感应,立即就站了起来。两人视线接触的一瞬间,虎娃就感觉到一股弥漫的燥意袭来,直接侵入形神之中。难怪虎娃先前看不见她,这也是对方出于善意的保护,假如换做普通人,看她一眼恐怕就要被烤焦了。

这股燥意并不是特别炙热,却令人觉得格外干渴,而且不仅是身体的感觉,心意中也莫名充满躁动。还好虎娃有仙家法力激发的五色神莲护身,形神被一股清凉之意包裹,才能安然无恙。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