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黎民百姓
第057章、沇水之神(下)

这鲤鱼妖的原身有五尺多长,脑壳呈淡红色,后背和体侧的不少鳞片都带着金光,化为人形后是个二十岁左右的后生模样,应已有四境修为。他观虎娃神气内敛,完全就像一个普通人,便心生怯意,态度很恭谨。

因为鲤鱼妖可不敢真的把虎娃就当成一个普通人,普通人怎会发现他的洞府并主动叫他出来相见?神气菁华内敛,恐至少有大成修为,他是万万不敢得罪的。

虎娃还了一礼道:“这位道友莫惊,打扰你的修炼了。我叫虎娃,受沇城城主之托来沇水上游查探旱情成因。你既享受村民供奉,也请帮个忙。”

鲤鱼妖说话却有些缠杂不清,答非所问道:“虎娃仙长,您刚才敲门的时候,叫我什么来着?”

虎娃:“沇水之神啊,怎么了,有问题吗?”

鲤鱼妖很激动地说道:“我曾立志,有朝一日要成为沇水之神,在自家洞府里也悄悄以此自居,但从未跟人说过,也从未以沇水之神的身份显灵。仙长啊,您真是太厉害了,这都能看出来!您特意找到我,呼我为沇水之神,是来点化我仙缘的吗?我愿随您修习仙家妙法,当个什么护法侍者也好啊!……仙长,请受我一拜!”

鲤鱼妖说着话便要倒身下拜,虎娃赶紧扶住他好气又好笑道:“离此下游十里,水边有祭坛,乃附近村寨族人自古祭水神之处。村民历年投入河中的祭品,被你悄悄享用了不少吧?有的东西还被你带回了洞府。人家祭的是沇水之神,躲在河中享用的却是你,我已知道你是谁。你是偷听了村民的祭神之语,所以才想着要当沇水之神吧?想得仙缘指点,倒不是不可。但如今沇水上游断流,你受了岸上民众那么多好处,也得想办法帮帮忙。”

上古风俗,人们相信神灵的存在,山有山神、水有水神,附近各村寨都会祭祀,大多非是正规的官方国祭,只是民间私下的行为。很多山神、水神其实并不存在,只是人们的想象,代表着对天地间未知事物的敬畏,同时也寄托了某种愿望。

但既有了这样的风俗与传说,有的地方渐渐就出现了山神和水神,比如虎娃家乡的山神理清水,还有更多的情况,则是一些精灵妖物以此自居。

虎娃来此之前,也打听过当地的很多情况,还曾找过不少民众询问,知道沇水上游一带的几个村寨历年都有祭水神的风俗。等他走到这里时,发现了这么一位水族妖修的存在,心中便大致有数了。

这只鲤鱼妖修行的岁月应该不短了,但没有听说过有什么劣迹。附近一带的村寨民众修建堤坝、开挖沟渠、引水灌溉进行得都比别处顺利,说明这只鲤鱼妖可能还暗中帮了忙,至少是未曾捣乱,所以虎娃才把他叫出来好言相询。

鲤鱼妖愁眉苦脸道:“仙长啊,若是河中水盛之时,我还能兴风作浪一番,可是如今沇水断流,我也只能躲在洞府中不出,哪有什么本事帮忙啊?您若有呼风唤雨的仙家大神通,不妨施展一番,我也在盼着呢!”

修士是否有呼风唤雨神通?理论上三境修为就有,但实际上这很难做到。最简单的手段就是施展摄物搬运神通,将湖泊和河流中的水卷到天上去,然后化为雨滴洒落大地。真想卷起足够的水量,在较大范围内施展此等神通,恐怕至少要有太乙那等修为法力。

可是这个办法不仅消耗极大,而且往往并不适用,如今到哪儿去卷起大水化雨洒地?更解决不了沇水断流的问题。况且想在百里方圆内施展一次,得卷起多么庞大的水量,以太乙的修为,恐怕都得神气耗尽。而对于每一小片田地而言,也不过是洒了几滴雨而已。

另一个办法就是施展仙家大神通,改变高空的风向对流,凝聚云汽而化雨。这种手段的难度又远远超出了上一个,想办到的话,对修为境界的要求就更高了。若是虎娃的本尊在此,或可勉强施展,但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连续为之,而且凝聚的雨量和覆盖范围也难以保证。

无论这两种办法可不可行,但都是治标不治本,解决不了沇水断流的问题。若是那天地灵息中弥漫的燥意始终存在,就算虎娃的本尊赶来,使出吃奶的劲下那么一两场小雨,回头旱情还会继续。

虎娃倒也没端架子,简单地和这鲤鱼妖解释了几句,所谓呼风唤雨大神通其实是怎么回事,效果并没有那么夸张,也解决不了此地的麻烦。

鲤鱼妖听得是目瞪口呆,他本就是随口一问,不料虎娃竟有心情跟他解释呼风唤雨神通之妙,看来真是遇到了的仙长。他恭恭敬敬地又问道:“仙长,您这么大本事,一定能想到办法的。而小的修为低微,不知能帮上什么忙?”

虎娃:“你只要详细地告诉我此地发生的种种变化即可。”

沇水上游到底发生了什么变故,应没有人能比水中修炼的鱼妖感应得更清楚,但这鲤鱼妖也答不出什么要领来。他只记得自去年入冬之后,上游一带就没有下过雨。冬季本就水枯,起初也没觉得有什么异常,后来沇水的水量却越来越小,直至断流。

鲤鱼妖开启灵智已有百余年,在他的记忆中,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他还特意提到了一个情况,引起了虎娃的注意。

去年刚刚入冬时,沇水的流量还很正常,某天他在洞府中修炼,突然自定境中被惊醒。天地间仿佛有一股无处不在的威压,让他觉得很难受、很烦躁,但随即就消失了。

等他游出洞府来到河中,发现方才并非错觉,河中水族皆被惊动,纷纷逃向了下游。好像就是从这一天开始,从源头来的水流越来越小,渐渐露出了河床上的碎石。

鲤鱼妖本可顺流而下,跑到大河中去,但他的胆子小,远方汹涌的大河不是他的地盘,更兼舍不得离开经营多年的洞府巢穴,所以仍然留在了原地。在他想来,沇水一时因上游旱情而断流,迟早还会恢复的。

虎娃闻言突然想起了伯羿。来这里的路上,虎娃就隐约有种预感,伯羿曾说侯冈归乡后可能会遇到麻烦,指的应该并不是部族内外的纠纷,而就是沇水上游的异状。而出现这异状的时间,恰恰就在伯羿于九黎之地斩尽妖邪后不久。

难道此事竟与伯羿有关?所伯羿说那番话时,语气中才会带着歉意。或者南荒中的妖邪并不止那二十位,伯羿惊走或放跑了什么人,结果对方却逃到了这里,由此引发了这场旱灾?

伯羿如今应该已随帝子丹朱返回帝都平阳了,是否要去平阳找到伯羿问清楚,他当初那番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可是转念一想,伯羿如果想说应该早就说了,这个麻烦好解决也许顺手就解决了。

既如此,再去找伯羿求助恐怕只会令其为难,看来还得虎娃自己想办法。

虎娃又问道:“我已经去沇水源头的山中看过了,那里天地灵息有异,若查不出成因并将其解决,旱情是不会结束的。你这洞府虽深,但总有一天也会干涸,发现不对后你就猫在这里面躲着,也没有出去查查情况吗?”

鲤鱼妖很腼腆地答道:“我生来胆小,一身神通大多也都在水里,轻易不敢上岸,弄不好被哪位高人捉去了,假如炖成鱼羹可怎生是好?而且我修炼之处荒僻,几乎很少见到外人,有生以来,虎娃仙长还是第一个与我说话的人呢!”

这鲤鱼妖的修炼之处可算不得荒僻,其实离人烟繁华处很近,还能躲在水底偷偷享用村民们的祭神之物,他突破四境修为后能化为人形、还能口吐人言,也是这个原因。而虎娃曾遇到的一些妖修,甚至根本就没见过人。

能在离人烟这么近的地方修炼成妖,还不被人发现,这也是占了身为水族的便宜。这鲤鱼妖自以为地处荒僻,其实是缺乏见识,而且他也的确很胆小。

虎娃哭笑不得道:“你倒是有自知之明,你叫什么名字?”

不料鲤鱼妖却答道:“小的无名,还想请仙长赐名。”

虎娃微微一怔,随即便又释然。这鲤鱼妖根本就没和别人打过交道,也用不上什么名字,这种情况倒也正常。他微微皱眉道:“赐名之事,往往由赐生、赐养、赐成之尊长位置,你我今日才初次相识,你还是自己起一个吧。”

鲤鱼妖却贴过来道:“不不不,您就是我的尊长。我在此修炼百年,仙长您终于把我从洞府里叫了出来,这就是我的仙缘啊!”

妖物的思维方式往往与常人不太一样,这鲤鱼妖说话有些纠缠不清,虎娃只得苦笑道:“你既曾有志成为沇水之神,又居住在这河底水潭深处,就叫沇里吧……待我解决了此地麻烦,你若肯听从我的嘱托,倒是可以指引你修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