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黎民百姓
第052章、南风(下)

丹朱身边还有一个重华,重华亦是颛顼后人。重华是帝尧特意擢升重用的,帝尧还将两个女儿嫁给了重华,重华本人也确有才干。也许重华只是帝尧安排的一枚棋子,有可能成为当年仓颉那样的角色,做一个短暂的过渡后再传位给丹朱。

这种打算,当然谁都不会说出来,但重华本人对此应该有清醒的认识。但他会甘心成为这样一枚棋子吗?从重华的出身来看,他应该是愿意的;可是就算重华愿意,也不可能与崇伯鲧相争。

这是侯冈看着这盘棋想到的事情,所以就很委婉地试问丹朱,可丹朱给出的却是这样的回答,侯冈也就没法再问什么了,反正这也不关他的事。恰在这时,有亲卫来报,伯羿大人回来了,随行的还有虎娃小先生、太乙先生。

丹朱起身道:“这盘棋就不必再下了,我们赶紧列仪仗相迎!”

在十多年之后,虎娃又一次被人称作“小先生”。在蛊神潭边亲眼见证黎山圣地中所发生的变故者,当然知道是虎娃揭穿了“蛊神”的阴谋,在场所有人都得感谢他。这件事如今秘而不宣,新赶来的各村寨巫公并不知情,但知情者绝不能失了礼数。

当伯羿走上山坡时,远方吹响了牛角,帝子丹朱列出了亲卫仪仗,五位大巫公带领各部首脑也迎到了营地外。除了帝子丹朱躬身行礼,其余众人皆跪拜在地。虎娃很自觉地向后退了一步,太乙则又退了一步,让伯羿走在最前面。

不料伯羿向后一伸手,将虎娃的胳膊给牵住了,与他并肩把臂而行,并以神念道:“彭铿氏大人,你当受此拜!”

伯羿的身形高大伟岸,而虎娃的形容只是个十四、五岁的孩子,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大人牵着一个孩子施施然走来,后面跟着一位随从太乙。知情者当然清楚是怎么回事,他们在拜谢伯羿的同时也在拜谢虎娃,不知情者尽管感到有些惊讶,但也不敢多嘴问什么。

当伯羿走到丹朱身前时,一手扶住丹朱,另一只手示意众人起身,然后又听枫鼓声阵阵,九黎各部首脑皆作歌赞颂伯羿,还有人围着他跳起了舞,这是黎民的礼节……

恭迎伯羿大人归来,又有一场盛大的饮宴。饮宴后丹朱单独见了虎娃一面,他已经知道了虎娃的身份,口称彭铿氏大人,并向他表示了感谢,同时也请虎娃向少务转达谢意。卢张前一阵子已经回来了,也带回了少务回赠的厚礼。

丹朱即将离开九黎返回帝都平阳,他邀请虎娃同行。虎娃此番也是立了大功,应受到中华天子的褒扬与赏赐,丹朱这是邀他去面见天子领功受赏。而且接下来中华天子还要筹备正式派使册封巴君之事,丹朱也请虎娃同去帝都好协商如何册封巴君。

虎娃很谦和地感谢了丹朱的好意,答道:“我此番斩出化身只是为了印证修行,路遇之事顺手为之。如今我已不在巴国为官,册封巴君之事也不便再参与了。九黎之事已毕,我还想远游中华各地。帝子大人既有使命在身,我也就不必同行了。”

虎娃拒绝了丹朱,但这也不算失礼。一位拥有九境地仙修为的高人,不受天子封赏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尽管来的只是一具仙家阳神化身,但在这种事情上与其本尊无异。另一方面,莫说虎娃如今已辞官,就算他还在巴国朝中,也不应该在未得到少务的意见时,绕过少务参与中华天子册封巴君之事。

丹朱这么说只是为了示好,并未强求。他又告诉虎娃,若是行游中到了帝都平阳,或者在中华之地遇到了什么事情,都可以去找他。然后丹朱又问侯冈有何打算,是否跟随他一起到帝都平阳受爵?

侯冈则笑着答道:“我离开家乡已有十余年,此番陪同彭铿氏大人行游,来到九黎之地只是顺路,接下来打算先回部族。至于受爵之事,由族中上报天子,再待天子之使。”

侯冈将要接受爵位,其实就是接受天子册封。因为他十五岁那年就被仓颉带走了,虽然已经成为部族公推的首领,但并没有留在部族中掌权,在形式上还差一个天子正式册封的仪式,然后亦可称“伯君”。

虽然各部首领通常都是内部推举的,天子册封只是一种名义,但这个名义也是必不可少的。侯冈没有打算跟随丹朱去帝都直接接受天子册封,而是按照自古的传统,先回到部族中,再由部族上报,然后由天子派使册封确认。

上古各部族的习惯,如果已立誓尊侯冈为首领,就算侯冈远行离开,亦得虚位以待,族中事务自有其他首脑以及众长老共同打理。这在后世可能是难以想象的,但在当时却是很自然、很常见的情况,部族民众皆遵守效忠的承诺。

侯冈要回部族领地,虎娃则带着太乙和叽咕与之同行,反正此番游历是为了印证修行,解决了九黎之事,不妨在中华之地多走走看看。

见侯冈如此决定,重华便劝丹朱赐予侯冈信物,派人先行上报天子帝尧侯冈在九黎所立之功,另派人将其功业事迹传至部族之中。也就是说,要以官方的名义先派人去侯冈氏部族打好招呼,宣布侯冈即将回来,并宣扬其在九黎之地助帝子丹朱立下大功,让族人们准备好迎接君首,不久之后天子便会正式派使册封。

这个安排很妥当也很贴心,就算重华另有用意,以显示侯冈与丹朱之间的亲近关系,或者暗示侯冈与丹朱已结盟,但只要话不明说,就挑不出来任何毛病,也符合国中礼制。侯冈并没有拒绝这些,他接受了丹朱的信物,也向丹朱和重华表示了感谢。

丹朱在九黎之地耽误的时日已经够久了,次日便率亲卫随员启程离开,乘坐的是轩辕云辇。五位大巫公率领各部首脑一直将丹朱送出百里之外,沿途九黎民众皆望云辇而跪拜。渡过大江之后,虎娃等人与丹朱在共工氏的地盘上分开。

丹朱要往北行返回帝都复命,而虎娃则想沿江东去,去看看真正的大海汪洋。在巴原上,海其实是大湖之意,比如虎娃家乡的花海和鱼海,又比如大江被巫云山脉阻隔,在巴原上形成的东海。但大江最终流入之地,却是真正无边无际的浩瀚汪洋。

侯冈虽说要返回部族,但也不着急,干脆先陪虎娃顺江而下到达海岸,然后再沿海岸北上兜个大圈子回部族。临别之时,伯羿特意对虎娃道:“你既是此身、既是此行,那就不必称你彭铿氏大人了,还得叫你虎娃。”

虎娃微微躬身道:“那是当然,伯羿大人是否有所赐教?”

伯羿道:“你随侯冈回部族,可能会遇到一些事情。你虽修为不俗,但有些事情还是会超出预料,有些麻烦,就算你的本尊至此也对付不了,连我都觉得棘手。世事并非都像在南荒中斩杀妖邪那般简单,不是一张神弓便尽可解决。”

伯羿显然话中有话,好像在暗示什么,但他既然不愿说破,虎娃和侯冈也不便追问。更奇怪的是,伯羿大人说这话的时候,语气中竟带着歉意。

……

虎娃与侯冈脚踏波涛、顺江流而下,太乙也以大神通携叽咕同行,为了不惊动两岸民众,他们都注意隐匿了身形。此时已经入冬,气候渐冷,正是云梦巨泽的枯水季节。想那奔流村的奔流杠与奔流通父子应该已率族人离开重辰氏部族的地盘,悄然迁往九黎之地了。

如今九黎五大部完成了内部整合,又消除了外部威胁,正是可以向南荒深处迁徙扩张的大好时机,也有足够的地盘能够安置奔流村一族。从他们原先所在的位置往南行,首先接触到的应该是蛊黎部,或许最终会被蛊黎部吞并融合。

哪怕是在枯水季节,脚下这条奔流的大江很多河段仍有数百丈宽广,虎娃从大江入海,终于见识了真正的浩瀚汪洋。哪怕御神器飞上高空,东望仍是茫茫无尽,依稀可见岛屿错落分布,云霞飘渺间宛如蜃景。

他们沿着海岸线北上,又到了滚滚大河的入海口。大河比大江浑浊,从远方的高原上携带来大量的黄色泥沙,竟将近陆的海域也染黄了一片。四人又沿大河西行,边走边逛,两岸多见人烟城廓,比巴原很多地方更为繁华富庶。

据说羲皇太昊最早就是在大河下游一带建立了中华之国,附近各部族臣服,太昊开创了青帝世系。后来,生活在这一带的众部族也被人称为东夷部族,而九黎诸部的祖先也曾生活在这里,在蚩尤战败后才远徙南荒。

太昊立国之后曾率部沿河而上,定都在中原一带,后世的炎帝、黄帝也定都中原。中原既是一个地理概念,也是一个政治概念,历代所指的区域虽有所重合,但也有所差异。侯冈出身的侯冈氏部族,就生活在东夷和中原交界处,大河以北的沇水岸边。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