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黎民百姓
第052章、南风(上)

虎娃离开养草村后,小按照虎娃的叮嘱就留在村寨中修炼。虎娃在村寨外的山中石壁上留下了很多刻画,也带着御神之念指引,只有小香能看懂。但小香一直不肯相信华崽已亡于山野,认为说不定他是困在了某处绝境,始终没有放弃寻找的希望。

小香突破四境修为后,也离开了村寨去寻找华崽,足迹几乎踏遍了九黎各地。在寻找华崽的过程中,她探访了各部黎民,做了救死扶伤、扶危济困之事。

她总在猜想,华崽当年会不会是失足摔落了山崖受了伤,或者迷路陷入了困境,救助这些黎民,感觉就像在寻回失踪的华崽。小香受到了黎民万众的敬仰,但她从不在哪个村寨中久留,总是像偶尔路过似地突然出现,不久后便悄然离去。

当年岁渐长,其貌不扬的小姑娘出落为一位美丽的女子,她的事迹渐渐也成九黎之地神秘而美好的传说。终于有一天,她在跋涉间看见了一座山峰,似拔地而起的巨大树干,小香停下了脚步,就在峰顶上结庐而居。

虎娃曾几次回到九黎之地找过她,继续指引这位传人修行,其师兄太乙来的次数比虎娃更多。其实小香在南荒中的种种行止,颇有些像巴原西荒神木族中的青先生。但无论是虎娃还是太乙,都没有直接告诉她——她所居住的这座山峰恰好就是黎山。

小香突破大成修为后,终于解读了师尊给她留下的神念心印,这才知道所居住的座山峰中有一处仙家洞天结界,就是传说中的黎山圣地,也清楚了当年发生在华崽身上的事情。她继承了黎山圣地,后来也历天刑而成就真仙。

小香成仙后仍留在人间两千年,她的足迹并不局限于九黎之地,又走过了更多的地方,终于找到了一个人。此人并不认识小香,也不知小香是一位仙人,平日里小香在他面前就是人间平凡的女子,却在梦中授以仙缘,后世修士亦称为梦蝶之法。

小香代师尊传法,待此人堪破生死轮回境后,她重新飞升仙界。当小香离去之时,此人终于知晓了她的身份,明悟了她的来处去处,鼓盆而歌,于世间号称南华先生。小香回到仙界后求证金仙成就,有人说她便是上古神话中的黎山老母。

再后世两千多年,有名风君子者,根据南华梦蝶之说,又创世间三梦大法……当然了,这些都是后话、后话的后话了,暂且不提。

……

虎娃带着太乙辞别小香,在养草村外居然又碰到了伯羿。伯羿是特意在等他,要同他们一起返回蛊神潭边,与丹朱、侯冈等人汇合。

丹朱南巡九黎,事情都办完了,却一直留在这里没走,就是为了特意等候伯羿返回。其实本没有必要一定这么做,伯羿想飞天与丹朱汇合,随便在什么地方都可以。

但这是重华的建议,丹朱不能就这么走了,必须要留在这里等待伯羿归来,并将九黎各部首脑、各村寨的巫公都叫来,让他们拜迎伯羿,就像迎接战场上凯旋的英雄,更是感谢救助黎民万众的恩人。

所以丹朱多留了几天,九黎各部的首脑都得恭恭敬敬地陪着他,而且各村寨的巫公也都领命赶到了。虽不知道这些大人们还有什么别的事情要处理,但是丹朱不发话,他们也都不敢离开。当然了,很多人是衷心地在此等候,他们也很想当面拜谢伯羿大人。

这一天,重华大人正在蛊神潭边抚琴。琴为古时太昊所制,刳桐木配五弦,以引和万籁之声、万民之风。只听重华抚琴作歌道:“南风之薰兮,可以解吾民之愠兮。南风之时兮,可以阜吾民之财兮……”

九黎各部首脑在蛊神潭边听重华抚琴而歌,皆露出敬佩之色,有的人比如飞黎望神情更是如痴如醉,一边轻声拍枫鼓为和。待重华大人歌毕,众人纷纷击掌称赞,而重华大人则微笑着一一点首为礼。这段时间,这是蛊神潭边最常见的情形。

丹朱却没有凑这个热闹,在亲卫用几座大帐围绕、闲杂人等不得接近的一小片空地中,他和侯冈正在下棋。

据说天子帝尧曾劝帝子丹朱,要多关注世事时局,注意观察、掌握错综复杂的中华各部关系。也有人说是帝尧劝丹朱磨砺性情,要遇事沉稳、从容应对,不急不躁尽掌变数。不知丹朱是怎么听劝的,总之他创出了棋,也有人说是帝尧为丹朱创出了棋。

棋是一种游戏,双方各持黑白子相为,似是对阵厮杀,又似是一种智力博弈,落子的每一步都充满变数,一盘棋往往要下很长时间。

两人下棋,又被称为对弈或手谈,是种很文雅的爱好,看上去也确实能磨砺性情,无论棋盘上的对局多么惊心动魄,落子者都显得风轻云淡。

丹朱很喜欢下棋,更喜欢手谈时这份清静,这几天就经常邀侯冈一起下。两人都有大成修为,但谁都没有使用推演神通。其实普通人若和大成修士对弈,往往是很吃亏的,因为大成修士以推演神通算计的速度实在太快了。

当然了,也不是仅凭推演神通就能赢棋,但在棋艺相当时便占据了绝对的优势。侯冈和丹朱都很自觉地没有使用推演神通,这只不过是休闲娱乐,没有必要因此而消耗寿元。

假如是九境以上的地仙或真正的仙人,没有寿元之限,若用推演神通下起棋来,简直就等同于作弊,落子看上去只是片刻功夫,可实际上可以想好几年。但若是两位仙家如此对弈,最终比的还是棋艺高低。

仙家推演神通用以手谈对弈,看似每落一子都能推演出各种可能,但妙就妙在,只要对方尚未落子,这一切尽属未知,仙家推演神通也解决不了所有的问题。若以天下世事为棋局,棋盘可就不仅仅是这么点大了。

侯冈落下一枚黑子道:“帝子大人,您平日无事只好手谈,在这棋盘之上看见的又是什么呢?是两军对阵,还是天下各部相合相争,又或是整个中华之国?”

有些话从侯冈的角度不好直说,如此也算是一种委婉的试探了。丹朱轻轻叹了一口气,淡淡道:“我看见的只是棋子,只要落在这棋盘中便是身不由己。若有选择,我宁愿做那盘外观局之人。”

侯冈也轻叹了一口气,没有再问什么。正在下棋的这两个人的身份很有意思,表面上看,似乎如今的帝子丹朱远比侯冈更为尊贵,但实际上仔细想想,他们有着很相似的出身,差距也许并没有那么大。

仓颉也曾暂摄中华天子位,是高辛氏帝俊到陶唐氏帝尧之间一个短暂的过渡,同时也是天子嗣位之争中的一个小插曲。按照黄帝世系约定俗成的传统,后世中华天子并不能直接传位给自己的子嗣,而是在少昊和昌益后人之间轮流。

少昊传天子位给昌益之子颛顼,颛顼又传天子位给少昊后人帝俊,帝俊之后又由颛顼后人仓颉继天子位。但仓颉仅仅执掌人皇印几个月后便辞天子位,继位者又是帝俊之子帝尧。

其实在仓颉之后,登天子位的本应是帝尧的兄长,可是最后帝尧却取兄长而代之成为中华天子。这已经是很久远之前的事情了,其内情如今也没人能说得清了。

仓颉也曾为中华天子,侯冈是他指定的继承人。没听说仓颉本人有子嗣,侯冈是他的侄子又是他的传人,更是部族公认的下一位伯君。侯冈也可称仓颉之子,这有点类似于骁阳和大俊的关系,但也不完全是这种关系。

上古时称谁为某某之子,并不一定就是某某的儿子,也可以是其后人,或者是部族中的继承人。侯冈虽不是仓颉的亲儿子,可他是仓颉指定的继承人、更是其唯一的传人;而丹朱不过是帝尧众多子嗣中最出色的一位。

小妖叽咕甚至私下里嘀咕过,侯冈氏部族中那么多人,为何仓颉就只偏爱侯冈,不仅立他为部族伯君,还收为传人将他带到身边培养,难不成侯冈是仓颉的私生子?当然这种话也只能私下说说,没人会当着侯冈的面谈论。

如今天子帝尧已年高,有人希望丹朱继承帝位,毕竟其父帝尧也继承了其祖帝辛之位。可是根据天下各部共推的传统,这次应该轮到颛顼的后人,最有力的竞争者当然是崇伯鲧,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

说起来,同为颛顼后人还是仓颉继承人的侯冈,从身份上来讲也是有资格争这个天子位的。但实际上这不可能,侯冈本人也没这个心思。

仓颉本人都放弃了中华天子位,怎么可能还有心思让其传人争位,否则也不会在侯冈少年时就把他带到了巴原。从侯冈远离部族领地之日起,就注定他远离了这场纷争,可是待他回来的时候,首先见到的人却恰好是丹朱。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