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黎民百姓
第050章、上古仙界

丹朱窝心归窝心,但若仔细想想,如今的结果却也是最好的。蛊神且不提,飞黎赤是必须得死,更重要的是,重华大人根本没打算审问飞黎赤,他就这么死了,也等于把所有的罪责都背了,在场其他各部首领也就能放心了。

蛊神已死,没有人在暗中操控九黎诸部,而九黎五大部却已经完成了内部的整合,并通过丹朱向中华天子表示了臣服。

没有蛊神,这就是真正的臣服,扫清了结盟的障碍,五部大巫公除了忠心成为丹朱的盟友外已没了别的选择。在场的各部首脑人物对今日之事的内情心知肚明,他们今后也必须遵守盟约。丹朱心里是明白的,所以他才不会继续追究谁,就让重华这样处置。

丹朱离去后,重华俯身道:“诸位,尔等已看见了帝子大人之怒。但帝子大人念你等也是受飞黎赤与那冒认蛊神者的蒙蔽,所以并不想追究你等的罪责,你等要记住帝子大人的恩德。既然那所谓蛊神者已死,那就当他从来就没有出现过吧,诸位将来要尽好引领部众之责……好了,都起身吧!”

九黎各部首皆再拜而起,纷纷感谢重华大人宽仁。当天傍晚,飞黎赤就“不幸”离世了,当务之急,就是要再推选一位飞黎部的大巫公。既然各部最重要的首脑人物都在场,推选很快便完成了,新一任大巫公叫飞黎望,由重华大人提名,得到了众人的一致推举。

按照传统的仪式,飞黎部的每一位大巫公离世后,都要在蛊神潭边火化,若本命蛊虫与他同去,也要一起火化,并由继任的大巫公唱祭歌送行。

然后继任者率领各部首祭拜蛊神、请求蛊神的赐福与指引,通过着个仪式表示其身份得到了蛊神的确认,然后才能正式成为下一任大巫公。

可如今再像原先那样进行这一整套仪式,就连各位部首自己都觉得尴尬。“幸存”的例外四部大巫公想出来一个好主意,事急从权干脆就改改规矩。次日便在蛊神潭边举行飞黎部新部首的就任仪式,由帝子丹朱以中华天使的身份,代表中华天子赐福并册封飞黎望。

九黎五大部已向中华天子表示臣服,这么做倒很符合中华礼制。重华请示之后,丹朱点头了,出现在这个仪式上见证了新一位大巫公的就任。

飞黎望喜出望外,他根本没有想到自己竟会成为飞黎部权势最重的大巫公,还会成为中华天子正式册封的部首。这名义上需要族中众首领公推,可是在如今的形势下,只要重华大人点了他的名,谁又会反对呢?

飞黎望继位很顺利,顺利得就像做梦一般。当仪式完成之后,他以飞黎部大巫公的身份答谢各位部首,还私下里单独送了重华一份重礼。

重华大人当然用不着贪图飞黎望什么东西,但还是很高兴地收下了,和颜悦色地恭祝与勉励了他一番。飞黎望对重华大人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钦佩的五体投地,就差掏心窝子给重华看了。

丹朱的身份太尊贵了,而且在蛊神阴谋揭穿后不假辞色,就算飞黎望想巴结他也没法直接巴结上,倒是这位重华大人是如此平易近人又善解人意,通过他打交道感觉很舒服。

其实丹朱先前就送给飞黎赤一份重礼,用一枚空间神器存放。飞黎赤到手之后还没捂热呢,这些东西又都到了飞黎望手中。飞黎望当然不是将礼物原样送回去,而是换成了很多珍贵的黎民特产,还用那枚空间神器装着送给重华,他本人倒是一点都不吃亏。

重华这种人,收礼物并不是真的看上了黎民的东西,但肯在什么情况下收谁的礼,无形中便意味着谁是他的人。自古以来的官场规矩大抵如此,众人心照不宣。

黎民万众听到了最新消息,伯羿大人斩尽了南荒中的妖邪,欢庆之余也有个不幸的消息传来,飞黎部大巫公飞黎赤因连日操劳过剧、不幸亡故,在帝子丹朱大人的见证下,重华大召集各位部首主持仪式为他送行,同时推举出了新一任大巫公飞黎望。

飞黎赤究竟是怎么死的?据知情者透露,连日以来,伯羿大人每一次斩杀妖邪,飞黎赤大人都要施展神通,通过与本命蛊虫之间的心神联系在蛊神潭中显影,以供众人观看。这的确是一种极大的消耗,尤其是伯羿斩杀凿齿的那次,飞黎赤就快被累趴下了。

在伯羿最后一次斩杀妖邪的过程中,飞黎赤的本命蛊虫亦受波及不幸被斩,飞黎赤本人因此遭受重创、不治身亡。这些倒也算实情,飞黎赤的确是不治身亡,因为根本就没人给他治,他甚至连醒过来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对于最底层的村寨民众,重华的策略是以安抚为主;而对于知晓内情的九黎各部高层首脑,则是恩威并施,最终将他们掌控。丹朱出使九黎大获成功,这一切其实也要感谢另一个人,就是揭穿“蛊神”身份的虎娃。

……

伯羿斩杀“蛊神”之后,并没有立刻离开,他和虎娃又回到了黎山圣地,坐在那满是骸骨碎片的石台上。飞蜈已经被宰了,太乙悄然现身,化身为扎根于岩缝中的一株树,就立在仙家洞天的门户外。

这不是伯羿与虎娃的第一次见面,他们初次相见,是在蛊神祭典上。但那时的虎娃只是跟随养草村民众而来的一位普通少年,伯羿注意到了太乙,却根本就没有关注人丛中的虎娃。今日算是两人之间第一次正式“会谈”。

伯羿首先向虎娃表示了感谢,不仅代表丹朱也代表他本人,更代表黎民万众。假如不是虎娃揭穿了“蛊神”的阴谋,伯羿斩尽妖邪后就这么走了,反而会让“蛊神”的阴谋得逞,伯羿当然不能容忍这种事情的发生,幸亏有虎娃的暗中提醒。

虎娃很谦逊地表示,伯羿大人不必如此客气,他也十分敬仰其斩杀妖邪的功业。在这位仙家前辈面前,虎娃也没有什么隐瞒,如实介绍了自己的身份来历,以及斩这具化身远赴九黎之地的缘起。他还从空间神器中取出了美酒,邀伯羿大人共饮,并不停地举杯相敬。

这酒是从巴原带来的、国祭大典所用最好的美酒,虎娃卸任巴国学正后,还私存了不少。如今这具化身已有六境大成修为,随身带的很多东西可以很方便地拿出来了。伯羿的修为法力、眼界见识都比虎娃高太多了,所以在饮酒之余,虎娃也有很多问题向他请教。

首先第一个疑问——这黎山圣地,究竟是什么地方?

伯羿端杯叹息道:“古时之事,如今已少有人知。当年涿鹿之战、蚩尤被擒,轩辕帝起初并不想杀他,而是命他开辟南荒。可是蚩尤不甘受制,到达云梦巨泽东岸时奋力脱枷、掷械于黎山,此后爆发了一场大战。

当时有蚩尤残部属下企图营救他,蚩尤因此才有机会脱困而战,但最终在围攻中落败,头颅被斩,自爆身躯发出最后一击。其幸存属下拼死将其头颅带出、葬在此处,就是眼前的这七丈高丘。后来九黎诸部远徙南荒,据说也是在守护这片圣地。

黎山圣地为追随蚩尤的属下所建,出现在九黎迁居至此之前。数百年前,九黎民众间还有一个传说,只要收集齐全蚩尤骨、蚩尤血,在黎山圣地中唤醒蚩尤魂,就可以复活蚩尤。”

虎娃惊讶道:“看来这里已经搜集到不少蚩尤遗骨,那池塘中的难道就是蚩尤血吗?”

伯羿反问道:“你说呢?”

虎娃皱眉道:“那不是鲜血,据我观察更像是一种罕见的矿物,蕴含着奇异的力量,但不应是人血,甚至不是任何一种生灵之血。”

伯羿点头道:“你说的不错,那不似任何一种生灵之血,但有人却说那就是蚩尤血。你看看这些骨骸,如果不分辨形状只看质地,可是你所知任何一种生灵的遗骨吗?”

虎娃倒吸一口冷气道:“也不是!它们简直就是一件件神器啊,而且还不是普通的神器,想打造它的机缘至为难得。那蚩尤也得到了大器诀的传承,难道他是走了另一条道路、以另一种方式修炼,真将自己的身躯修炼得如神器一般?”

伯羿长叹道:“也许吧,他的炉鼎就是活的神器,在人间简直纵横无敌……听说围攻蚩尤的那一战,他斩落了好几位下界而来的真正的仙人,就连修蛇当时也逃离了盘踞之地、避开了这场激战。可惜我生不逢时,未能迎战这样的对手!”

虎娃惊讶道:“斩落了真正的仙人?那么蚩尤本人又是什么修为?”

伯羿看了虎娃一眼:“与你一样,也是地仙修为,但按你的说法,应是九境圆满。”见虎娃露出不解之色,伯羿又解释道:“你以为像我这样的仙人,飞升之后再返人间,论神通法力就一定比九境地仙更强大吗?其实未必!

世间法不过出神入化,仙家既已超脱人间、求证长生,就不应再回,如果回到人间,所能施展的亦不过是九境圆满手段。有的仙家虽修为高超、能登天飞升而去,但未必擅长斗战之能,而蚩尤是那时的人间第一战将。

就算今日之我遇见了当年的他,若不手持神弓放手一斗,亦难言胜负如何。”

这番话透露了两个很重要的信息。一是伯羿本人确实已渡过天地大劫,早已成为长生超脱的真仙,飞升之后再返回人间。二是仙家回到了人间,同样会受到大道规则的限制,所能施展的手段与九境圆满的地仙无异,所区别的可能只是法术更加精妙、法力更加强大。

伴随着神念,伯羿还向虎娃介绍了两个令他目瞪口呆的情况。其一是仙家回到人间,同样要再度面临天刑的考验,在天地间所做的一切,天地仍会相还。这就是伯羿为何在斩杀凿齿之后,会迎来天刑的原因。

其二是仙家已求证真正的长生、超脱了生死轮回,可被称为真仙,其成就当然与地仙不同。若是地仙被斩,只要不是形神俱灭,仍有机会再入轮回托舍新生,但真正的仙家是不会有这种机会的,若是不慎被斩就是真正的斩灭了。

因为他们已经超脱生死轮回,当然不会再入轮回之中。如此看来,仙人下界也是存在凶险变数的,虽然在人间已难遇敌手,但若出了意外,便有可能因此失去永恒的生命。如无十分必要,实在用不着如此,要有多么难得的福缘,才能修成真仙飞升而去,又何必再回来呢?

虎娃吃惊之余,却又想到了另一个问题,指着那高丘道:“既如此,这是真有人想复活蚩尤,或者说,蚩尤真的有可能被复活吗?”

他之所以会这么问,是因为刚刚见到了“蛊神”。那位“蛊神”便是自斩后夺舍重修的,若蚩尤也是一位九境地仙,被斩后是否也有可能夺舍重修呢?其追随者想通过诡异的秘法,以某种方式重新复活蚩尤?

伯羿却答道:“你怎能将蚩尤与那冒牌的蛊神相提并论?蚩尤岂是偷生之人!”

这一句话便打消了虎娃的疑问。蛊神夺舍华崽,名为新生实为偷生,以蚩尤的脾气,怎么可能做出此等偷生之事?如果蚩尤想好好活着,当末代炎帝榆罔归顺之时,蚩尤就不会自立炎帝起兵反叛,更不会在南荒中来那么一场大战。

且不说在那样的战场上,蚩尤恐怕根本就没有夺舍的机会,哪怕有,他也不会有那样的偷生之念。他倒有可能是再入轮回了,甚至有可能在激战中引发天刑、形神俱灭了,但无论如何,世间已无蚩尤此人。

可是这黎山圣地以及黎民的传说又是怎么回事呢?那恐怕是有人需要有这样的传说,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力量为支撑,才能带领各部黎民经过百余年时间,迁徙到南荒这片艰险之地。这有可能是黎民不甘臣服,也有可能是黎民的各部首领不甘屈于人下、不甘属于自己的势力被吞并。

但黎山圣地和传说的存在,却启发了找到它的那位“蛊神”。莫说不可能复活蚩尤,就算真的能够复活蚩尤,“蛊神”恐怕也不会那么做,他想的只是取而代之,成为黎民万众从精神到肉体上完全的主宰。他要成为传说中蛊神,想“复活”的人也只是自己。

黎山圣地的来历大抵如此,其年代久远,更多的情况伯羿也不是很了解,只能通过只言片语的古时传说去推测。

虎娃又问了一个很关心的问题:“伯羿大人,您为何要回到人间呢?少昊天帝所开辟的帝乡神土,又是什么样子?”

伯羿却没有着急回答,而是看着虎娃道:“当年的列位天帝,包括蚩尤,还有我,甚至我此番在南荒中斩杀的好几位妖邪,都与你一样走了同一条道路。突破地仙修为、拥有不灭神魂后,并没有飞升帝乡神土,而是留在人间继续修行。有的人是迫于无奈、无处飞升,而有的人是主动做出了这个选择、面对天地大劫。那么我想问你,假如在突破地仙修为后就飞升了帝乡神土,你又会是怎样一种存在呢?”

这个问题虎娃回答不了,因为他根本就没有飞升,而伯羿可是去了帝乡神土之后又回到人间的。现在虎娃已经清楚,只有渡过天地大劫再修成真仙,才有可能回到人间。但是帝乡神土的玄妙,正是他要向伯羿请教的问题。

伯羿也没有为难虎娃,这番话是自问自答,提问中就带着仙家神念介绍。而虎娃听完后是良久无语,实在是没有想到啊,同时也为列位天帝的大功德、大神通成就惊叹。

巴原的上古时代就有传说,古有地仙却无登天之径,成仙之后无处飞升。后来太昊天帝开辟了帝乡神土,留菁华诀为指引,众地仙才能飞升登天、永享长生。帝乡神土的玄妙,最早还要从太昊天帝的修行说起。

太昊拥有九境修为时,不像后世的地仙还可以选择飞升登天,因为当时没有帝乡神土和登天之径的可言,他只能选择继续前行。九境修为圆满后渡过了天刑,太昊求证了真仙成就,飞升而去,他去了什么地方?

他去了一无所有之处,就像证入了万物诞生之前的虚无,甚至连时空的概念都没有,在那种状态下,他的存在是永恒的,又仿佛是寂灭的。太昊差一点就迷失在永恒的虚无中,等回过神来他又返回了人间,此时人间已过去了数年。

仙界本不存在,或者那飞升之后的所谓仙界,就是万物诞生之前的混沌,而非我们抬头所能看见的星空宇宙。那完全就是另一个时空,或者无所谓时空,太昊去了时空诞生之前,他称之为无边玄妙方广世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