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黎民百姓
第049章、蛊神的计划(下)

虎娃却摇头道:“当年的你已经得到了这里的一切,但如今的你又如何?我已经来到了这里,你真以为我还能放过你吗?”

“华崽”皱眉道:“你想拒绝的提议,为什么呢?难道就因为那三年前被然夺舍的华崽,你根本就不认识他,也从来没有见过他!”

虎娃叹道:“不,我认识他、也见过他,你在养草村中就把自己当成了华崽,通过你,我也见到了这个孩子。说实话,我很喜欢这个孩子,也曾动了收徒之念。我不能放过你的原因,不仅是因为华崽,更因为你曾经做过的事与将要做的事情。”

“华崽”冷笑道:“就算你这具化身已突破大成修为,但在这里,能是我的对手吗?就算换做你有地仙修为的本尊至此,只要我封闭这黎山圣地,你亦无可奈何。你既得不到任何好处,甚至也不会再见到我,还会成为九黎诸部共同的敌人!”

观虎娃此刻的神气波动,亦内敛于无形,看上去普普通通,但对于他而言,这就是突破大成修为的标志。虎娃是何时突破六境的?就在他见到石台上的华崽,印证了自己此前所有的判断时。

但“华崽”这番话,倒也不是吹牛或威胁。就算虎娃这具化身已有大成修为,也对付不了面前的“华崽”。“华崽”依托仙家洞天中的禁制,完全能将他斩灭于此,就算虎娃拥有九境修为的本尊赶来,也已经晚了。

“华崽”完全可以封闭黎山圣地,躲在仙家洞天中不出来,虎娃恐怕也不能拿他怎样。而且“华崽”事后也没必要就留在这黎山圣地中,他可以潜伏到南荒各地,以他对这一带的熟悉,虎娃便很难再找到他。

假如虎娃坚持与“华崽”做对,将来还会成为九黎诸部共同的敌人,华崽可以调集很多高手反过来对付他。因为“华崽”是九黎各大部共同信奉的蛊神,就算虎娃揭穿其阴谋,但是对于九黎民众而言,他们是听从自己所信奉的神灵指引,还是会听信虎娃这个外人呢?

虎娃看着“华崽”的样子,充满憾意地说道:“我既然已经来了,焉能想不到这些?我是不会再给你机会离开这里的,虽然我这具化身没有那个本事在此地斩杀你,但你别忘了,应九黎之请,前来斩杀南荒妖邪的人并不是我。九黎各部提出这个要求,就是出于你的授意吧?你就是南荒中潜伏最深、威胁最大的妖邪,是你指使飞黎赤联合几位大巫公向丹朱提出的要求,派伯羿大人斩尽妖邪,那么今日就如你所愿吧!”

“华崽”突然又站了起来,右手紧握法杖、指节都发白了。因为随着虎娃的话音,伯羿穿过枫林飘飞而至,其坐骑仍是那只飞蜈。

飞蜈有些发懵,它可不清楚方才发生了什么事情,进入仙家洞天后,它和飞黎赤之间的心神联系就断了。但它看见这个地方,又看见了石台上的华崽,便露出了些许惊慌与兴奋之色。它终于找到并进入了黎山圣地,并且找到了一直隐藏在暗中的“蛊神”。

飞蜈落地,伯羿却没有像往常那样走下来,一只脚迈出后,另一脚顺势在飞蜈的后背上跺了一下,整个黎山圣地中都传出轰然的回音。飞蜈的身体有很多节,而且披着坚硬的甲壳,远比很多化境妖修都要强悍,但在伯羿的脚下却显得那么脆弱。

一股巨大的冲击力沿着飞蜈的身体一节节的传开,每一节都化为了碎片,听声音就像有人用一把砍刀沿着一根竹子从中间依次破开,竹节发出一连串的脆响。伯羿做事可真够干脆的,他看见“华崽”时便一脚跺死了飞蜈,让这蛊虫连半点反应的余地都没有。

……

通过侯冈祭出的感应神符,众人通过潭中显影都看见了这一幕。本命蛊虫猝然被斩杀,飞黎赤发出一声惨叫,七窍流出黑血,当即就一头栽倒晕死了过去。

飞黎赤所修炼的九黎秘术,大半修为都在那本命蛊虫身上,飞蜈被斩,飞黎赤也等于是去了半条命。可是蛊神潭边却没有人去救治飞黎赤,众人只是带着愤怒、嘲讽、绝望或惊慌失措的眼神看着这一切。

这时蛊神潭中的神通显影消失了,并非是封印在传讯神符中的仙家法力耗尽,而是虎娃主动断开了联系。让大家看到这些,已足以揭穿此事,否则虎娃也没必要和华崽废话那么多,直接带伯羿去斩杀那位所谓的蛊神便是。

虎娃本人也转身离开了黎山圣地,虽然伯羿是他约来的,他也知道伯羿会做什么,但那所谓的蛊神毕竟是华崽的样子,虎娃也不想亲眼看到其人被伯羿斩杀的情景。

时间没过多久,南荒深处的天际,又有一轮耀眼的太阳爆发,它是那么高、光芒是那么耀眼。而且伯羿这一箭,特意是朝着千里之外蛊神潭的方向斜射而出的。

很多黎民抬头望见这一幕,皆发出欢呼之声并朝天跪拜,他们可不清楚发生了何事,只道是伯羿又斩杀了一位妖邪,由衷的感谢伯羿也感谢蛊神。

这一箭并非是在黎山圣地中射出,而是伯羿斩杀“蛊神”后走出洞天结界,站在黎山顶上空射出了惊天一箭。

蛊神潭边,众人良久无语,谁都不知道该怎么应对这做梦都想不到的突发状况。丹朱不开口,谁也不敢轻易说话,很多人连大气都不敢喘。

丹朱终于轻轻咳嗽了一声,重华大人站起身道:“飞黎部部首飞黎赤大人,连日施展神通传递伯羿斩杀妖邪信息,邀帝子大人以及九黎诸部众大人共见,因其年事已高、损耗过巨而终于不支,斯为憾事!飞黎赤逝后,飞黎部不可无首,应另举贤才立为新部首。”

另外四位大巫公以及在场的九黎各部首脑人物,这才反应过来,一齐拜倒叩首道:“我等感谢帝子大人之德、感谢诸位大人之恩!今后若有差遣,九黎诸部无不誓死效命!”

重华说出这番话的时候,飞黎赤还没死呢,他只是身受重伤晕厥了过去。在场有这么多高人,凭借九黎各部神奇而诡异的巫术,就算去了半条命,也能把他救回来。可是重华的话,也等于宣布了飞黎赤是非死不可,没有人会救他,也没有人敢救他。

“蛊神”的阴谋已被揭穿,飞黎赤这样死,对在场其他人而言也是一种解脱,已是最好的结果了。想当初伯羿揭穿九婴的身份时,山黎部的大巫公山黎狻还曾恳求丹朱等人保守这个秘密,不想使它成为黎民的丑闻。

可是如今又出了“蛊神”之事,在场的几位大巫公却没脸再提出这种要求了。此事关系实在重大,“蛊神”不仅算计了黎民万众,同样也算计了丹朱与伯羿等人,在场的各部大巫公无论是有意无意,都是受到“蛊神”的利用、多多少少成了“蛊神”的帮凶。

丹朱不治他们的罪,已经算是格外开恩了。

假如此事泄露出去,可想而知会引起怎样的哗然和混乱,好不容易联合起来的九黎诸部,恐怕转眼间又得分崩离析。各部黎民会怎么看待这件事、有多少人会相信、相信之后又有多少人会承认,则很难说,但在场的几位大巫公以及各位首脑人物绝对会威信扫地。

重华的话也算是给在场的九黎各部首领都解了围,只说飞黎赤是“年事已高、损耗过巨而终于不支”,就表明了不打算公开内情的态度。

重华这么做,无疑也是明智的,公开了对谁都没好处,还会引发九黎各部的混乱。而如今掌握了这个隐秘,就等于掌握了在场所有黎民首脑的命门,保守这个秘密而不公开,就是对他们的恩德,九黎各部首脑皆得感激涕零。

丹朱看着拜伏在面前的众人,并没有还礼,也没有像以往那样仍大家赶紧起身。他一句话都没有说,面无表情地转身拂袖而去,把这些人都晾在了蛊神潭边。

丹朱很生气,能够忍住不当场发作,已经算修养很好了。如果没有虎娃揭穿“蛊神”的图谋,并且由伯羿去解决了这个最深的隐患,那么丹朱此番出使九黎就算是彻底失败了,却还自以为大获成功。

蛊神利用丹朱,整合了九黎五大部,完成了内部的结盟共同祭奉他,并且除掉了南荒中的威胁,真正成为黎民万众的主宰。那所谓的盟约,其实只是一个笑话,因为与丹朱结盟的只是五位大巫公,而五位大巫公都是受蛊神的暗中操控。

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的感觉当然不好受,更何况是以帝子丹朱的身份。在座的几位大巫公,其实都算得上是“蛊神”的帮凶,甚至除了飞黎赤之外,还另有人曾受“蛊神”的直接指使,但如今也不适合再继续追究。

丹朱不得不放过他们、在公开场合就当做没有过这回事,但看着他们就窝心,甚至不想再多说一句话,所以干脆就走了。剩下来的事情,就让重华去处理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