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黎民百姓
第048章、你是谁

再分辨华崽的神气舒张,赫然已内敛无形,虽表面上看不出修为境界,但这正是大成修士才能具备的手段。华崽却一脸错愕道:“虎娃,你在说什么呀?”

虎娃叹息一声道:“事到如今,你就不必再掩藏了,我是该叫你华崽呢,还是该叫一声蛊神大人?我是不是该恭喜你,终于得到了蚩尤传承!这个地方,就是传说中的黎山吧?九黎诸部一直在寻找与守护的圣地!”

华崽的神情仍很错愕:“你是怎知道这里就是黎山,又为何要叫我蛊神?你又不是不认识我,我就是华崽啊、养草华!我想你可能误会了,我是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变成了一只蝴蝶,飞到了这里、发现了这个地方,并且得到了传承。我根据梦境的指引,这才找来了!”

虎娃再度叹息道:“你以华崽的身份生活在养草村,这三年来,一举一动都在模仿华崽的言行,而且此前你已经观察了他多年。这世上应该没有人比你更了解他,甚至他的父母家人皆意外亡故,恐也是你的暗中安排。

知道什么是神魂反噬吗?并不一定是你融合华崽的意识可能遭受的冲击,更是你既然用了这个身份,在别人面前,就必须要把自己当成他才会不露破绽。既如此,这个新身份必然也会在有意无意间融合你,这就是修行中自然的反噬。

你以华崽的身份站在我面前,说蛊神是你梦见的一只蝴蝶,倒也可以这样去描述。但我通过你所认识的那个华崽,三年前就已经死了,在蛊神祭典上神魂消亡、被你所夺舍。你将自己扮作了华崽,但你并不是他。你终究来到了这里,为了成为牧使黎民的蛊神。”

“华崽”的脸色变了,站直身体握紧了手中的法杖,眯起眼睛道:“你是怎么发现破绽的,仅仅是因为那追踪蛊术吗?我不信,说实话吧!”

虎娃缓缓道:“其实我早该想到了,在我刚见到你的时候,就应该意识到,可是人总是会被见知所蒙蔽,也会犯错误,我也一样。那时的我还不了解你,也不了解蛊神,更不了解九黎诸部的情况……”

虎娃第一次见到华崽,是在荒泽中遭遇雷神之时。一个仅仅只有二境修为的孩子,就敢独自在荒野中穿行几天几夜,并且去打雷神宝藏的主意。如果虎娃等人没有从那里经过,华崽也准备好了烤肉以及雷神爱吃的果子。

这孩子可够胆大的,对于孩子而言,无畏往往源于无知。但回头看,胆大也可能使源于有知——华崽足够了解雷神。

雷神是飞黎部所供养的异兽,主要职责就是帮助蛊神搜集古战场上的遗物,一个孩子却能这么了解它,这就已经非同寻常了。而面对侯冈、太乙等能击败雷神的外来高人,华崽也一点都不慌乱,以一个孩子的身份很好地掩饰与解释了一切事情的发生。

而且出身于一个普通村寨的少年,居然能够察觉虎娃的破绽,指出虎娃才是他们这一行人中的首脑人物。他很聪明,胆大且心细,虎娃很赏识,甚至动了收徒之念。但现在回头想,这孩子未免太聪明了,很多方面的素质,都超出了其成长的环境。

真正露出破绽的,其实是那场蛊神祭典。华崽告诉虎娃,祭拜蛊神时要怀着最精诚的心念,丝毫不能有犹豫和怀疑,这才能获得赐福成功。从仪式本身来说,这并没有什么错,华崽本人在三年前也通过了这个仪式的考验,可问题恰恰就出现在这里。

华崽本人,三年前是怎么通过这个仪式的?

虎娃所认识的华崽,对蛊神的信奉并非是完全坚定、毫无犹豫与怀疑的,通过言行中的很多细节都能看出来。小香明明通不过那祭典仪式的考验,华崽却央求虎娃设法将她救下来,事后以另外的方式将其引入修行。

这件事情只能秘而不宣,假如传出出,可能会被很多虔诚的信徒视为对蛊神的亵渎,而此事的策划者就是华崽。

华崽为何要救下小香,也许是个很难说得清。首先是那无形中的神魂反噬,他既然用了华崽这个身份,就必须把自己当成华崽,言行之间也会受到以往那个华崽的影响。但小香后来向华崽吐露情愫的时候,却被他很冷漠地拒绝了。

或者他是用这件事来试探虎娃等人,不露痕迹地与虎娃等人接近、拥有共同的秘密,进而要求拜虎娃为师。他早就能看出来了,虎娃的身份来历绝不简单,而他也自信不会引起虎娃的怀疑。

小香之事且不说,至少这说明华崽并不是毫无保留地信奉着蛊神,这样的人,是不可能通过三年前的祭典仪式的,然而华崽却活着回来了。须知三年前的蛊神祭典上,可没有太乙出手救人,甚至还可能有蛊神暗中潜伏。

华崽若不能毫无保留地信奉蛊神,在祭典仪式上是必死无疑,可他如今有这样的言行,那只能说明相比三年前参加蛊神祭典的那个华崽,他必然已有所改变。是什么样的改变呢?有可能是信念的动摇或更透彻的明悟,但虎娃的判断是——华崽已被蛊神夺舍!

虎娃说完之后,“华崽”皱眉道:“就这些吗?是不是有些太扯了,所有的事情并非不可以有别的解释,你若是这么得出的判断,恐怕连你自己都不敢相信吧?”

虎娃苦笑道:“当然不只是因为这些,这些都是我回头才想明白的。实际上真正提醒我的,是见证了伯羿大人斩杀南荒妖邪,否则我无法解释,你为何要夺舍华崽?”

“华崽”似是很兴致地追问道:“哦,你见证伯羿斩杀南荒妖邪,居然能怀疑到我夺舍华崽,还真是离奇啊,恳请指教!”

虎娃抬眼看着那土丘上笼罩的红色云气,似是自言自语道:“我在巫云山脉看见了南荒邪修百岁童子,不禁又想起我所认识的另一位邪修,他曾自称古天老祖。古天修邪法吸取他人的生机元气,与百岁童子有类似之处。

我虽不知百岁童子是如何修炼的,却得到过古天的秘法。我亲身参加了蛊神祭典上的仪式,看见了一个孩子死在了祭坛上。而传说中被百岁童子挑选到山中受其残害者,也都是那样的少年。

你曾经做的,是与百岁童子同样的事情,完全可能通过那场仪式吸取那些孩子的生机。我当时总感觉那场仪式上少了什么,后来发现少的就是那所谓的蛊神,因为你已经换了身份,是夺舍后重新开始修行的华崽。

这二百多年来,你不仅借此吸取他人的生机,而且到后来,你也在寻找最佳的夺舍对象。华崽拥有绝佳的资质,相信你早就看好了;飞黎与蛊黎两部每年都挑选出各村寨中资质最好的孩子参加仪式,而你也终于等到了最合适的。

你很了解南荒众妖邪,应该见过猰貐,清楚夺舍可遭受的神魂反噬的后果。所以你想尽最大程度避免它,甚至是毫无神魂反噬,你需要的是,全心全意将自己的身心毫不犹豫地奉献给蛊神的人,而且他的资质要也是最出众的。

曾经的华崽,就是这样一个孩子,被你很顺利地夺舍,几乎丝毫未损伤自己的不灭神魂,所施展的秘法本身并无神魂反噬,无意间的神魂反噬只发生在日常的行止中。

你也应该认识九婴、了解他的修行,知道他那条路是行不通的。在你身为蛊神期间,也应该见证过南荒众妖邪的各种秘法,加以借鉴取舍,最终才确定了这样做。让我猜一猜,是不是因为修至尽头前行无路,而天刑已将降临?

以不灭之神魂夺舍,相当于自斩重修,但你还是你。从头修行殊为不易,所以你需要最佳的对象、最好的身份与最适合的环境。仙家算计当真巧妙非凡,你把一切安排得都很好,如果我没有来到九黎,如果我没有遇见你,恐怕也不会有人将你的图谋揭穿。”

“华崽”忍不住插了话道:“哦,我有什么图谋?”

虎娃:“你想做人的并不是华崽,而就是那传说中的蛊神。帝子丹朱南巡九黎,却给了你一个机会,你利用了他,更是利用了伯羿大人。若是他们未至,你可能就在养草村一步步修行,对外宣称蛊神已沉眠,有朝一日修为重新变得足够强大时,才会重新现身。九黎诸部与丹朱结盟,何尝不也是五大部的联合结盟?五大部轮流执掌蛊神祭典,何尝不是蛊神同时驱使五大部?丹朱和伯羿不能永留南荒,他们走后,你就是真正能掌控黎民诸部的那位蛊神,无人识你真面目,而你却无处不在。现在可以告诉我,你到底是谁了吗?”

“华崽”反问道:“你不是已经看穿了我的身份,说我是蛊神了吗?”

虎娃摇头道:“你不是黎民传说中的那只蝴蝶,只是自以为能成为它。你当初的身份,可能与九婴或者凿齿相类,也可能是掌机那样了解某些传承之秘的修士。但我推断,你最有可能是飞黎部古时的某位大巫公。

蛊神祭典,是三百年前才出现的,脱胎于每十二年一度的巫神大祭。原先九黎诸部祭奉的是传说中的巫神姜央,可是飞黎和蛊黎两部迁居至此后,却渐渐变成了每年祭奉蛊神,而飞黎部当时的大巫公掌控了蛊神祭典。

如今人们已不知那位大巫公的名字,但我想他很可能就是你,这个祭典代代传承至今。你身为大巫公掌控祭典,没有谁比你更了解黎民对蛊神是怎样一种信仰,而你也清楚祭典上并没有真正的蛊神出现,于是你觉得自己可以成为它。

后来你隐于幕后,历代飞黎部的大巫公都受你的暗中操控。他们中有的人或许心中有疑问,有的人或许真的把你当成了蛊神。

从此之后,蝴蝶只是传说,而祭典上的蛊神却出现了。至到三年前,据说蛊神陷入沉眠,却下仙家神念心印,让飞黎部大巫公遇事可聆听蛊神的指引,并等待他的回归。

帝子丹朱南巡至此,九黎五大部争夺对蛊神祭典的掌控,最终达成了轮流执掌的盟约。表面上看,这是飞黎部失去了独掌蛊神祭典之权,但对于你而言却是更大的收获,今后五大部都会祭奉你。

妖邪斩除后,黎民各部可以向南疆深处迁徙扩张,而他们亦将成为信奉你的子民、成为你的奴仆,甚至成为你吸取生机、修炼神魂法力的源泉。

夺舍重修,本属迫不得已,但却是你所寻求的新生与超脱之道。修为全失、仙身不再,修行又须从头开始,当然艰辛异常,但你却可以做得比当年更完美,也做了多年的安排。可你为何没有选择飞黎大部村寨的孩子,应当是心中也有所忌惮吧?

你选择了养草华,在蛊黎部的养草村,既避开了飞黎大部、不引人注目,此村寨又足够强盛、能保证你的安全,至少在你拥有自保之力前不会有什么危险。就算众黎民不了解蛊神的内情,但有一个人很可能会起疑心,因为你所做的很多事情,都必须通过他。

他就是飞黎部的大巫公飞黎赤,他了解蛊神的存在,多年来一直在主持蛊神祭典,也知道祭典上发生的变化。他或许会对所谓的蛊神沉眠之事心有疑虑。他受被你的暗中操控,一切事情也都听从你的安排,但若看穿了其中内情,未尝不会起别的心思。

那份妖邪名单是你给飞黎赤的,通过什么方式我尚不知,也是你本人或授意飞黎赤将名单泄漏出去的,所以那十二名邪修才能恰好聚到一起。你的谨慎也是有道理的,至少夺舍重修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你都很弱小,远没有当年那么强大。

若是飞黎赤知晓了这一切,难免会滋生野心,你能做的事他也同样能做,除掉你便可取而代之。实际上他还真是有所猜疑,派本命蛊虫飞蜈跟随伯羿大人,恐也是在寻找你的踪迹,他不仅趁机想除掉你,甚至还想找机会谋害伯羿大人。

但飞黎赤应该和我一样,对你这位蛊神的身份只是猜测,待真正找你时,才能确认。”

……

蛊神潭边,很多人脸色铁青,道道目光如利剑般的盯向飞黎赤,而飞黎赤已满头冷汗。

伯羿斩杀修蛇之后,一直没有露面也没有返回蛊神潭,所以众人也只能在此等着,期间只有卢张从巴原返回拜见丹朱,又奉命前往帝都。

原本几位大巫公利用结盟后斩杀妖邪之事,将丹朱稳在了这里,这未尝不是蛊神在暗中操控的结果,好完成他进一步的图谋。但伯羿迟迟不归,丹朱也没有流露出着急的意思,又等于把五位大巫公和各部首脑人物都拖在了这里。

能转达伯羿消息者只有飞黎赤,通过与本命蛊虫之间的心神联系,借助蛊神潭中的显影向大家展示。但这段时间,伯羿并没有什么动静。伯羿在蛮荒深处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休息,曾经短暂的离开了一天多时间,却没有将飞蜈带在身边。

众大巫公并不知晓,就在那一天时间内,名单上剩下的十二位妖邪已尽数被斩,此事发生的无声无息、并不为外人所知。

今天并不是飞黎赤召集大家来到蛊神潭边的,而是侯冈突然去找了丹朱,然后丹朱将众人召集至此,说是伯羿找到了南荒中潜伏最深的妖邪,请众人到场见证。飞黎赤大惊失色,同时也暗暗担忧。

飞黎赤与飞蜈之间有心神联系,伯羿那边发生的事情,他可以有选择的转告在场众人,不想让大家知道的就不说。但此刻丹朱突然来了这么一出,说明除了飞蜈之外,还有人能传回伯羿那边的消息,那么事态就超出了他的掌控。

侯冈的修为不如飞黎赤,但他能施展的手段却更加精妙与强大,站在潭水边祭出了一道神符。这是仓颉先生亲手炼制的仙家传讯神符,两枚为一套,虎娃与侯冈各持一枚,哪怕远隔千里之外,也能及时传送各种信息。

普通的传讯神通,是不能隔着仙家洞天结界联系的,只进入了洞天门户,哪怕是飞黎赤与飞蜈之间,也只能感应到对方最后消失的位置,却很难再传达清晰的信息,或许只有仓颉先生炼制的传讯神符才能做到这一点。

有些话,虎娃并没有告诉“华崽”,他能找到黎民洞天,并不仅仅是因为华崽曾给他施了追踪蛊术,他同时也动用了仓颉先生所炼制的一枚能感应气机联系的符文秘宝。

侯冈在蛊神潭边祭出传讯神符,众人通过谭中显影,所看到的就是黎山圣地中的景象。那奇异的高丘、赤潭、石台,还有石台上站着的华崽,更重要的是虎娃与华崽所说的话,包括话语中伴随的神念,都随着潭中显影传了过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