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黎民百姓
第047章、黎山

见众人都有些发愣,虎娃笑着解释道:“服常果能助人脱胎换骨,乃天地间灵性所化生的不死神药。我斩一化身为此花,开花结果便是修行,待到服常果成熟之日,便是此化身脱胎换骨之时。若有朝一日此化身修行圆满,也意味着我在世间的修行圆满。”

瑶姬惊叹道:“我已渐渐恢复前世见知,自古以来,从未听说有谁如此斩化身修行,就连历代天帝恐怕也没有这般尝试过。”

虎娃:“若仅仅是为了九境九转圆满,其实不必如此。这只是我的一番印证尝试,不到见分晓之时,亦不知能否成功。”

两人说的都是大实话,自古九境地仙斩化身修行,从来就没有像虎娃这么做的。白煞曾斩化身到彭山中与虎娃做个了断,虎娃曾斩化身完成了巴国学正的职责,这些都是很常见的情况。虎娃的巴国学正化身,如今已修行圆满了,所以他的修行才能更进一步。

后来虎娃又斩化身随侯冈远赴九黎之地,却是刚刚离开北荒来到巴原时的少年模样,且并无修为在身,这样的化身就很罕见了。就因为这种情况实在出人意料,所以就连伯羿都没认出来,谁都把他当成了一个普通的少年。

若是另一位九境地仙,未必需要这么修炼,同样也有希望走到世间法的尽头。而虎娃这么做,其实是为了印证大道之本源。每一境中的修炼,虎娃并无师尊指引,所追求的也不是突破境界本身,而是将境界领悟并演化到极致、与大道本源相合。

此番闭关虽然被惊扰,但正如虎娃所言,他并非没有收获,至少又斩出了一个令人感到匪夷所思的化身。仙家阳神化身,不是想修就能修成的,那相当于自己的另一个身份,须有缘法并能领悟其境。像服常树上的这个花骨朵,很多九境地仙恐怕根本就做不到。

虎娃今天却做到了,所斩出的仙家阳神化身有了另一种“原身”,它修炼的过程就是在服常树上开花结果,若一切顺利,服常果的成熟就意味着脱胎换骨,此化身继续修炼圆满,也意味着虎娃能以各种不同的方式走到世间法的尽头。

当然了,虎娃内心深处还有一个想法没有说出来。他已见证了天刑之威,知道自己迟早也有一天要面对天地间那毁灭的力量,不到真正去承受的时候,谁也不敢说自己一定有把握能渡过。

虎娃斩此化身,实际上也是在炼化一种不可思议的灵药,它比已知的各种不死神药更加神奇。此化身的圆满便意味着虎娃已修至世间法的尽头,若是虎娃的仙身被毁、但阳神仍在,或借此留下一线生机。

但就目前来说,这只是虎娃的想法而已,也是前人所未有过的尝试,至于能否成功,虎娃现在也没有把握。

……

巴原众高人齐聚赤望丘,凡是玄源能通知到的大成修士,都放下手中的事情赶来了。武夫丘宗主剑煞亲自带着二长老和三长老赶至,是来得最快的;孟盈丘新任宗主青黛镇守宗门道场,而烟衫与虹影两位长老都来了。

云起、古令、贤俊这三位好友联袂而至。长龄先生与已辞官归隐的伯劳大人结伴而来,途中又与从众兽山方向出发的羊寒灵汇合。步金山宗主三水先生带着敖广赶到。还要炼枝峰宗主瑞溪、大足山宗主本寂、附灵宗宗主苗蒙、甚至竹山派宗主顾采奇也都赶到了。

还有些人没有来,是因为玄源根本联系不上,但此番赤望丘上也算是高人齐聚,巴原各地的大成修士,包括虎娃、玄源、瑶姬、太乙在内,共出现了二十八位。

这二十八人若结阵对敌,应足以抵御进犯炎帝仙宫的邪修,但如今已用不着再斗法了,赤望丘上只是一场相聚的盛会。

到场的二十七位高人,分享了瑶姬所赠的一百一十枚服常果。这当然也不是完全按人头平分,首先每人都分到了三枚,其他的则是聚会的彩头,有人下场演法切磋、有人登台讲述交流修炼心得,都可以多得一枚,最后剩下的还是留在玄源手中。

伯羿托太乙转送的十一件神器,则是按宗门分配的,除去若干散修高人之外,来到赤望丘的大成修士正好代表了十一派宗门,这还真是巧了!没必要争抢挑拣,各依缘法取走吧。除了神器之外,还有其他很多宝物,在场人人有份。

至于被斩杀于神民丘外的掌机、钩诸、乌冬,其随身的其他东西都被毁了,但也留下了五件神器。这五件神器瑶姬未取,都给了虎娃,因为除了虎娃,这里暂时没人能抹去打造者留下的仙家神魂烙印,就由虎娃将来再慢慢处置吧。

借着这场服常法会,虎娃向各位高人介绍了卢张到访巴原、帝子丹朱出使九黎、伯羿斩杀妖邪等情况。卢张到访巴原,很多人都已经听说了,毕竟他在巴原各地转了快三个月,但是九黎之地发生的事情,很多人并不了解,皆惊叹不已。

丹朱与九黎结盟,或者说他代表中华天子重新接受九黎诸部的臣服,又派伯羿斩杀了威胁到九黎诸部生存的妖邪,虽然发生在巴原之外,但对巴原亦有深远影响。邪修进犯就是其后果之一,众高人便是因此相聚,目前这个问题解决了,但还有其他的事情。

眼下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巴原与外界的道路被打通了。在伯羿斩杀修蛇之后,实际上九黎之地与巴原之间就可以有交流往来了。也不能说道路就此完全打通,因为中间还隔着巫云山脉,山外更有崇山峻岭,可是假以时日,未尝不可修筑来往的通道。

就眼下而言,普通人想在九黎之地与巴原之间来往,仍然险阻重重,但如果派大队人马并有高手护送,也不是不可以交流互通,只是代价比较大。既如此,虎娃便托长龄先生回去转告少务,趁早做好谋划准备,巴原可不再像以往那样几乎完全与世隔绝。

这场法会之后,虎娃与玄源送别了师尊剑煞等各路高人,进入赤望丘秘境再度闭关。

……

九黎之地,虎娃独自穿行在蛮荒深处,他这具化身的修为已至五境九转圆满。他正在寻找着什么,也许是一个人、一种存在,也是他突破六境大成的契机。

如此斩化身修行,确实很罕见,假如唤作另一名九境修士,只要神通法力足够强大,斩出的化身自然就有九境修为,相当于另一个自己。就算为了特殊的目的斩出的化身,比如虎娃的巴国学正化身,那也是为了了断某种世事因果,完全没必要像他这样修行。

可是虎娃既然这么做了,此化身的修行就要寻求相应的机缘。他行走的位置在原先九婴与凿齿的地盘之间,数月之前,这里还是荒僻的禁地,没有任何人会经过。

哪怕没有凶兽的威胁,黎民打猎、采药、开垦田地、发掘矿藏,都没必要跑到这么偏远的地方来。有了两位大凶的存在,先前有人只要靠近这一带,那更是有去无回。

如今东边的九婴已被斩杀,木黎部占据了那片土地肥沃的河谷,正在修建新的村寨,开垦更多的田园,还有人在河畔造船结网。而西边的凿齿被斩杀后,器黎部占据了那条富含矿藏的山脉,正组织人手搜集山中遗落的各种宝物。

恰恰是虎娃所经过的这片荒野,依然不见人迹。穿过原九婴和凿齿盘踞之地,再往前行,就是原掌机的洞府所在之地,而掌机如今亦已被斩杀在神民丘外。

在虎娃看来,九黎各部大巫公提供给丹朱的那份妖邪名单中,凿齿和掌机是最特别的两位。首先是凿齿,它根本就没离开过盘踞的那条山脉,也离不开那条山脉,也从来不会去袭扰九黎村寨。如果说凿齿杀了不少黎民,也都是那些黎民主动潜入了它的地盘。

凿齿困守在那么荒凉的乱石山上,根本没有对黎民造成威胁。九黎诸部的目的是想收服它,可以说是因为利益。可是九黎诸部又为何要杀掌机呢,这就有点解释不通了。严格地说起来,掌机并非妖邪,他更像是一位在深山中清修的隐士。

在神民丘外,掌机是对炎帝仙宫威胁最大的人,所以瑶姬第一个要斩杀他。可是在南荒之中,掌机的恶行不彰,至少没听说过他做过什么残害黎民的事情。看他的洞府所在,也和黎民各部村寨之间远隔着九婴与凿齿的领地,平时根本不会有什么交集。

四岳部放逐掌机,当然有其理由。他曾挑唆共工氏反叛中华天子,谋事不秘为中华天子所知,四岳部也不得不做出处置,仅是放逐已经算手下留情了。掌机后来带领众邪修企图夺占炎帝仙宫,这是取死之道,所以瑶姬第一个杀了他。

可是在此之前,掌机在南荒中并没有做过什么坏事,至少没有凶名流传。身为炎帝后裔,掌机甚至对黎民也是持同情态度的。而且以掌机的九境地仙修为,也无须和那些贫苦的黎民争夺什么,他更像是一位隐居清修的高人。

与这样一位高人之间,九黎诸部完全不必发生冲突,以礼结交便可。九黎诸部要斩杀掌机是令人不解的,更令人不解的是,掌机为何知道伯羿会来杀他,从而联系其他各位邪修聚在了一起,最终带着大家一起跑路了?

九黎各部大巫公提供给伯羿的名单上,共有二十位妖邪,伯羿先斩了八位,剩下的十二位邪修又都聚在一起跑路了,恰恰一个不多、一个不少。有些问题如果没有意识到,可能也就忽略了,但若仔细去想,就会发现不对劲。

这些邪修怎么知道自己在伯羿欲斩杀的名单上?就算有人作恶太多、自知难以幸免,也不可能大家同时都猜到了,而且都猜准了!除了这些人,九黎之地应该还有别的妖邪吧,为何他们就没有和这些人聚在一起?

有时候令人费解之事,其实想通了,原因往往很简单,便是那份名单已经泄漏出去了。南荒中的邪修都已经知道伯羿要斩杀谁,所以才能那么巧地恰好聚到了一起,一个都不差。

这究竟是谁干的?让众邪修不仅知道了自己在名单上,还知道名单上的其他人都有谁。这份完整的名单是绝对的隐秘,知情者只有五位大巫公、丹朱、伯羿、重华,再加上暗中的虎娃与太乙。

若是重华泄漏出去的,倒也未尝没有可能。因为按照重华的算计,本就是要让伯羿先斩杀大妖,让众邪修有时间聚在一起商量对策,最终被伯羿一网打尽。但这种可能性很小,重华跟随丹朱初到九黎,也没有能力派人及时将消息送到各路邪修那里。

若是五部大巫公泄漏出去的,这种可能性也不大,他们既想除掉妖邪,将其列在这份名单上就是结了死仇,又何必通风报信呢?

究竟是什么人泄漏了这份名单,其人又是如何知道这份名单的,这也是虎娃此番要寻找的答案。

虎娃并没有前往掌机的洞府,他来到了一片以往根本不可能有人涉足的地方。这里原先在掌机、九婴、凿齿占据的地盘中间,三位“妖邪”的洞府所在的位置,呈等边三角形将此地包围,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冲突,连他们自己都不会来。

前方有一座山峰,四面都是斧削般的峭壁,远望就像一根顶天立地巨大的残存树干,峭壁上长满了苔藓、岩隙中也生出郁郁葱葱的野花与灌木,四面的山谷里全是高大而茂盛的枫树。虎娃尚不会飞,只能施展御形神通,徒手攀援陡峭的山崖。

虎娃登上了这座山峰,爬到快接近峰顶的位置,身形却在崖壁中消失了。他并不是钻进了哪一条岩缝,而是直接就没入了岩石之中。

假如有外人在此,看上去仿佛是虎娃消失了,但虎娃本人却进入了另一片天地,这里是一座仙家洞天结界,他方才穿过了门户,这有点像巴原黑白丘仙家洞府入口的情形。

山还是那座山,但空间已不同,风景也不一样,虎娃行走在长满枫木的幽谷中,沿着一条依稀可辨的小径,前方望见了一座奇异的小丘。此丘高七丈,上空有红色光霞笼罩,光霞如云、如旗、如飘帛。

小丘前有一个数丈方圆的池塘,池塘中却不是清水。虎娃曾见过巴原民众凿井煮盐,池塘中的水有点像煮盐的卤水,浑浊不透明,卤色正赤。哪怕离得很远,也能感应到其中蕴含着一股奇异的力量,若凝神查探,恍惚间不由自主,心神便能被其所夺。

池塘前有一个青色的石台,高数尺,方圆丈余,既像是祭坛又像是一个法座。此刻石台上坐着一个人,手持一根雷击木制成的法杖,法杖中镶嵌着一根小臂骨。

这根小臂骨虽然只有半截,却比寻常人的整根小臂骨都要粗长,石台上还散落着很多其他的骸骨,其中就有另外半截小臂骨,和法杖中镶嵌的那半截恰能拼凑完整。看形状能分辨出这些东西应是骸骨,看质地却晶莹如玉、带着奇异的纹理。

石台上既已有人,说明他比虎娃先来到了这里,并且打开了这仙家洞天的门户,否则虎娃也进不来。虎娃走出枫林时那人即有感应,很惊讶地站起身来道:“怎么是你?……你怎么会找到这里来?”

看那人的形容,只是个十四、五岁的孩子,眉宇间稚气未脱,赫然竟是华崽。

虎娃并没有走近,就在枫林边站定脚步道:“当然是因为你找到了这里、打开了门户,我才能跟来。”

华崽瞪大眼睛道:“你是怎么找到我的,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虎娃:“我更好奇的是——你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华崽似是来了兴致,眉飞色舞地解释道:“我听说伯羿大人在南荒中斩杀妖邪,就想跑过来看热闹。我赶到的时候,凿齿和九婴都已经被伯羿大人杀了,掌机也吓跑了,我却碰巧发现了这个奇怪的地方……你还没告诉我,你怎么也找来了?”

虎娃淡淡道:“我能找来,当然是因为你在我身上施了追踪蛊术,好随时知道我的位置。可是你下蛊术的时候,刚刚突破四境修为,手段虽精妙却不甚高明。我亦精通九黎秘术,后来去蛊神潭找侯冈,突破五境时发现自己中了追踪蛊术。

当时我不知是何人所为,曾有过很多猜测,但还没有想到竟会是你。后来我见证伯羿大人斩杀南荒诸路妖邪,经历了很多事,直到看见众邪修进犯炎帝仙宫,才突然反应过来。我能找到这里,是因追踪蛊术的感应,我寻找的是当初的施术之人。

而你也一定知道我来了,所以才故意开着门户等着我进来。亲眼见到了你,终于我解开了心中的很多疑惑,也印证了此前的猜测,我早应该想到的!……短短时间不见,你居然已突破了大成修为,否则也进不来,对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