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黎民百姓
第046章、服常大比

伯羿举起了神弓,每位邪修看见的都只是一道金光向自己射来,而伯羿的神箭却是同时射向了九位邪修,其势威不可挡!这一切只发生在空间结界中,南荒中并没有又一轮耀眼的“太阳”爆发,众邪修殒落得无声无息,甚至不为外人所知。

伯羿收起神弓,望着白茫茫的虚空似是自言自语道:“重华这小子,真是好算计!”

斩杀妖邪,当然是伯羿的任务,除他之外没有人能完成。但怎么斩杀妖邪,却要看丹朱如何安排。而重华给了具体的建议,便是首先斩杀大妖,且将修蛇放在最后,然后再看众邪修的反应。

其实无论伯羿以何种方式去斩杀妖邪,都无法阻止众邪修的隐匿和逃窜。理论上倒是有一办法,那就是以仙家大神通化出二十道分身,同时去斩杀二十位妖邪,或可将他们一网打尽,但实际上这个法子是行不通的。

以某些妖邪的强大,比如修蛇、猰貐、九婴,就算是伯羿也不能掉以轻心,出手时务求保持在全盛状态。若是化出二十道分身分别去斩杀妖邪,力量就等于被分成了二十份,伯羿绝不能那么做。况且九黎诸部给的情报也不尽准确,伯羿事先也很难判断这些妖邪真正的实力。

重华给的建议很有讲究,不紧不慢地依次去斩杀那些大妖,实际上就是给了那些可能逃窜的邪修足够的反应与准备时间。他们可能在洞府周围布置陷阱,也会相互联络、聚众壮胆,集合起来企图共同对付伯羿——这几乎是一个必然的结果。

随着一个又一个的大妖被斩杀,众邪修会遭受一次又一次的惊吓,到最后连修蛇也让伯羿给宰了,众邪修是不会有勇气等着伯羿杀上门的,他们只会逃窜。

为了增强自保之力,他们十有八九会一起逃窜;为了躲避伯羿的威胁,他们很可能会找一个自以为安全的地方躲起来,等到风头过去之后,再结成一股新势力、以新的身份出现。而他们逃往的地方,很可能就是巴原。

重华预料的非常准确,众邪修真的就是这么做的。重华给了伯羿两个建议,那就是在斩杀修蛇后也隐身不出、等待这些邪修的消息。这些邪修如果流窜入巴原,那么伯羿就追到巴原将之斩杀,这也算是助巴君一臂之力,代表丹朱向巴君既示威又示好。

如果这些邪修没有出现在巴原,只要查探到消息,伯羿也可将之暗中斩杀,但没有必要再让九黎诸部得知,就让他们的下落永远成谜吧。只要这些邪修不知去向,九黎诸部就必然担心他们会再度出现,仍有求于伯羿与丹朱,不敢轻易做出过河拆桥的事情。

重华果然聪明,所有的事情都没猜错,但还有些情况是他事先无法料到的。比如重华并不清楚掌机知晓炎帝仙宫的秘密,而掌机带领众邪修进入乌云山脉企图夺占炎帝仙宫。重华更不知晓远在巴原彭山中闭关的虎娃,也在九黎之地安排了后手。

伯羿斩杀修蛇后并没有走远,只是谁也不知他在什么地方,但有两个人却有办法找到伯羿,一是飞黎赤、二是太乙,他们能找到伯羿,都是因为伯羿身边的那只飞蜈。太乙已经追踪飞蜈的气息很久了,再找起来也是轻车熟路,而飞蜈却不知太乙的存在。

虎娃远去九黎之地的化身,这些日子就和太乙待在一起,当他的本尊于闭关中被惊动之时,立刻通过化身转告了太乙。太乙以最快的速度,通过飞蜈留下的气息暗中找到了伯羿。

玄源和瑶姬尽量稳住众邪修以拖延时间,虎娃首先赶到了神民丘,一箭惊退众邪修。而伯羿得到太乙的消息,就在众邪修的逃亡路线上展开空间结界等着。

这也算是虎娃和伯羿联手布下陷阱,将众邪修都给坑了进去。常人很难体会仙家的算计手段,而虎娃在闭关中被惊动时,就已经算好了这一切。众邪修是被伯羿惊走的,但神民丘中射出那一箭者却不是伯羿:他们企图躲开伯羿的追杀,不料逃窜时却正好撞到了伯羿本人。

虎娃当然也懂兵法,虚则实之,实则虚之。

这其实是最好的结果了,比重华原先的两个建议都好。此事虽然没有惊动巴君,却惊动了巴原上的众高人,伯羿出手也算是向巴原众修示好。另一方面,他也如愿斩尽了名单上众妖邪,使其永远不能再为祸人间,且不被九黎诸部所知。

太乙就在战场下方等着,说是下方其实也不太准确,因为抬头只见晴空万里。伯羿斩杀众邪修仿佛发生在另一片不存在的天地中,那是他展开的随身空间结界。

太乙这一等就是一天一夜,他不知道斗法的结果如何,更不清楚伯羿为何要用这么长时间。整整一天之后,他突然收到伯羿发来的神念,这才松了一口气,眼前的天地一变,进入到一片虚无的空间内。

伯羿打开了随身空间结界,让太乙也进来了,两人之间所说的话包括这里发生的事情,便不被外界所知。太乙一见到伯羿,便行礼道:“伯羿大人,恭喜您尽斩妖邪!”

伯羿还礼道:“我也要谢谢你通知我这些邪修的行踪,请问是何方高人谋划了这一切?”

太乙:“是我的师尊彭铿氏大人,他亦有化身在九黎。是他让我告诉您,只要在此地守候,便可将众邪修一网收擒。”

伯羿诧异道:“你的师尊?倒也是个了不得的人物!你现在可以仔细说说,巴原那边究竟发生了什么?我昨日只斩杀了九名邪修,还有另外三人哪里去了?”

太乙也不隐瞒,详细告诉了伯羿他所知的一切,包括虎娃的计划和巴原众高人的准备。若是伯羿能将众邪修一网打尽,当然是最好不过,但虎娃也没有将宝完全押在伯羿身上,还是让玄源通知巴原众高人齐聚赤望丘,如此也算是有备无患。

伯羿笑道:“若有机会,我倒很想与你的师尊好好结交一番。”

太乙:“我师尊也是这么想的。其实您已经见过他了,而他也托我转告您另一件事,他将在南荒某地等您。在那里,您也会见到一直在寻找的人。”

伯羿纳闷道:“我一直在寻找的人?你师尊怎会知晓,他说的是谁?”

太乙摇头道:“我亦不知,师尊并没有告诉我,只说有些事不能言之过早,而届时自见分晓,他想约您到一个地方见一面。”

伯羿点头道:“好,我一定如期而至!……太乙,你跟随了我这么久,也帮了我很多忙,但我还想请你再帮一个忙。”

太乙:“伯羿大人太客气了,有什么事请尽管吩咐。”

伯羿:“众邪修已尽数斩除,我也算不辱使命。你可以把这个消息带回巴原,转告给齐聚赤望丘的众高人,好让他们安心,同时也请他们守秘……这其实并不是我的主意,而是重华的建议、丹朱的安排。”

太乙微微一怔,随即便反应过来道:“明白了,我代表巴原众修向您致谢,他们会守秘的,不会让九黎诸部知晓。”

伯羿一招手,虚空中浮现出一堆东西,件件宝光闪烁、皆非凡品。他指着这些东西道:“众邪修留下的器物,有的不适合再传承、已被我毁去,但剩下的这些东西对很多修士而言亦很难得,就当是一点谢意吧,请你收下。”

众邪修已被伯羿所斩,他们留下的东西当然尽数被伯羿所得,有些淫邪之物若流传出去,可能会继续为害人间,都被伯羿给毁了。可剩下的还有不少好东西,各等神器就有十一件,另外还有很多珍贵的天材地宝、世间难寻的灵药。

众邪修逃亡时还随身带着的东西,没有哪件不是宝物。如果说这是一场战争,那么这些宝物就是战利品。就算伯羿看不上它们,也可以带回去交给丹朱,由丹朱再赏赐他人,但伯羿此刻却全都送给了太乙。

伯羿斩杀百岁童子等九位邪修之后,又让太乙等了一天一夜,就是在处理那十一件神器呢。

神器传承有两种情况:一种是留有打造者的仙家神魂烙印,后人得到传承才能使用;另一种是没有打造者的仙家神魂烙印,大成修士须祭炼一番、留下自己的神念心印才能掌控,但另一人再得到时,亦须先抹去原持有者留下的神念心印。

这十一件神器情况不一,都需要做一番处理。第一种情况比较麻烦,要想抹去打造者的仙家神魂烙印或者将其暂且封印,祭炼者的修为法力必须比这件神器的打造者更高,而且颇费功夫;第二种情况比较简单,对于伯羿而言很轻松。

不论这些神器最初的打造者或原先的使用者是谁,看来没有一个人的修为法力能超过伯羿,所以伯羿全部给处理好了,如此才好送给太乙,否则就算太乙拿到了也没法用。伯羿显然为此费了极大的心血,所消耗的大神通法力比斩杀那九位邪修更巨。

太乙赶紧推辞道:“伯羿大人,我怎么可以收下这些呢?不瞒您说,您斩杀修蛇之时,从战场里飞出来的那些东西,就已令我收获颇丰了!”

伯羿笑道:“这是一份见面礼,不是给你一个人的,既是谢意也是歉意。请你把它带到赤望丘,就说是帝子丹朱大人对巴原众高人的敬意。”

说谢意还好理解,因为伯羿托太乙带话,让巴原众高人也保守这个秘密,但说是歉意就有点突兀了。可太乙也是明白人,并没有继续追问什么。伯羿以丹朱的名义将这些器物送给巴原众高人,当然也有他的用意。

既如此,太乙也就收下了东西,沿着众邪修曾走路的路线,首先直奔神民丘而来,因为虎娃和玄源此时仍在炎帝仙宫中。

……

瑶姬早已隐去了神民丘上空的霞光屏障,炎帝仙宫仍不为世人所见。正如玄源所说,那第三击是绝不能轻易发出的,否则百年之内炎帝仙宫若再遭受攻击,洞天结界便会失去反击之力,只能被动地防守,将很难抵挡拥有九境地仙修为的高人进犯。

虎娃留在炎帝仙宫未走,也是在等太乙的消息,他还不能确定伯羿已尽数斩杀了邪修,还在防着那些人去而复返。另一方面,巴原各地得到通知的大成修士,仍陆续赶往赤望丘汇合。太乙的到来,终于让虎娃等人松了一口气。

炎帝仙宫中极少有客人到访,三百多年来曾经只有虎娃。外人也极少知道炎帝仙宫的位置,甚至根本就不知有炎帝仙宫的存在。且不说瑶姬好不好客,她这么谨慎自有理由,比如刚刚发生的事情就是个例子。

如今一次来了玄源、虎娃、太乙这三位访客,仙宫中已是前所未有的热闹,击退众邪修之后,精灵少女们也很兴奋,瑶姬特意设宴款待了三人。她在席间说道:“此次惊动了巴原众高人齐聚赤望丘,是为解除炎帝仙宫的危局而来,我理应隆重致谢。”

太乙道:“守护巴原,乃是巴原众修之责,瑶姬仙子能拖住并斩除两位邪修,其实巴原众修还得感谢您呢!大家这一趟也不白来,伯羿大人以丹朱的名义,将众邪修留下的器物都托我送往赤望丘,以示对巴原众高人的谢意。”

瑶姬却摇头道:“那只是他人的心意,炎帝仙宫也必须有所表示,几位请随我来。”

瑶姬离开了宴席,将虎娃等人带到了大殿后方,这里没有别的花草建筑,只有一株服常树,盘枝虬曲状若垂天之云。这株树都快赶得上太乙的原身了,虽没有太乙原身那么高,但是树冠展开所笼罩的范围却更大一些。

太乙一眼就看出了问题,诧异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不死神药服常树吗?我怎么觉得它有枯槁之兆,若人之元气受损?”

瑶姬答道:“这是因为我发出了那两击,使洞天结界中汇聚的天地灵息有损,若真是发出了第三击,这株服常树恐也难以保住了。如今倒无大碍,只是其生长会受些影响,再用百年时间,即可渐渐恢复元气。”

瑶姬化身一只火红色的鸾鸟飞上树冠,片片羽毛卷过,将已成熟的服常果尽数摘了下来,并现场炼化服常树的叶片将之封存,使其灵效不失。在通常情况下,服常果一旦摘下来就要立即服用,但虎娃上次就这么做过,瑶姬也掌握了保存它的手段。

服常树很大,但是服常果生长得极为缓慢,真正完全成熟的并不多,此番共得一百多枚。瑶姬将这些服常果都交给玄源道:“虽然邪修已去,但也不能让众高人白来一趟,此番齐聚赤望丘机缘难得,不如就召开一次服常法会。”

玄源有点傻眼道:“服常大比倒是个好主意,可是妹妹,你用得着拿出这么多服常果吗?我见你将已成熟的不死神药全部摘光了,难道炎帝仙宫中就一枚都不留了?”

瑶姬叹道:“若是此番炎帝仙宫被攻破,这些服常果同样一枚都留不下来,既如此,那我就以之为谢礼。服常树还在,假以时日,还会有新的服常果陆续成熟。此番惊扰了彭铿氏大人闭关,烦劳巴原众高人齐至,我也实在想不出还能怎样答谢了。”

瑶姬建议顺势在赤望丘召开一场大比,这些服常果,凡是赶来的高人皆有份。

虎娃笑道:“瑶姬仙子说的也有道理。阿源,你就收下吧,带到赤望丘让众高人分享。太乙,你另拿十枚带在身上,赤望丘大比之后,你返回九黎送给伯羿大人,也算是巴原众修的谢意与敬意,人情不能只欠不还。”

玄源问虎娃道:“太乙在大比之后将返回九黎,那么你呢,要返回彭山继续闭关吗?”

虎娃:“我就不回彭山了,大比之后,就在赤望丘秘境中闭关,务求行功圆满。”

瑶姬:“彭铿氏大人若是闭关修炼,就在这炎帝仙宫中倒很合适,您甚至可以就在这服常树上构建一处洞府。”

虎娃未语,玄源则笑道:“夫君,此处仙家洞天结界的守护之力,要到百年之后才能完全恢复,我们也应留下仙家传讯手段,瑶姬妹妹有事可及时通知。”

瑶姬见虎娃若有所思,又说道:“彭铿氏大人若不在仙宫中闭关,也可留一化身在此。您斩一化身远赴九黎,从初境重新开始修行,是一种印证方式;若更有所悟,再斩一化身于炎帝仙宫中修行,修为或可更进一层。”

虎娃笑了,终于开口道:“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我就留一化身在此吧,就在这服常树上。”

瑶姬、玄源、太乙一齐抬头道:“哪儿呢?”

虎娃抬手道:“就在那枝叶间。”

顺着虎娃手指的方向以及暗中的神念指引望去,虎娃所谓的化身竟然是一朵花,而且是一个刚刚结出的花骨朵。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