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黎民百姓
第045章、谁先动(上)

掌机不紧不慢地介绍起各种情况,不论有用没用的都说了一大堆。从瑶姬前身殒落后开始,讲述了炎黄之争、榆罔臣服、蚩尤反叛,以及如今中华之地的形势。涉及到个人的情况,他又从童年的经历开始讲起,讲到了自己的出生、成长,从小经历的人和事,听闻的各种隐秘以及得到的传承,以及后来被驱逐的经过。

可以说除了他本人与众邪修在九黎之地的恶行和侵占炎帝仙宫后的打算,掌机该说的都说了,没有一句假话。很多事情是掌机编造不了的,确实也涉及到了炎帝族人的传承隐秘,如此足以证明他的炎帝后人身份了。

说句实话,相比百岁童子,掌机的恶行并不多;相比他说的这么多内容,隐瞒的事情也很少,显得非常地坦诚。这么多事情,就算伴随着神念,也不是一时半会能介绍完的,掌机足足介绍了两个多时辰。

说完之后,掌机向瑶姬躬身行了一礼道:“瑶姬大人,您应该能够确认我的身份和处境了吧?我请求带领随从受炎帝仙宫的庇护。”掌机刚才并没有详细介绍百岁童子等人是谁,只说是追随自己而来、寻求仙宫庇护的修士。

瑶姬长叹一声道:“我已能确认,你的确是炎帝后人,知晓一些传承隐秘……”

随着这声叹息,百岁童子等邪修皆感觉到原先锁定自己的那股危险气息消失了,看来瑶姬确实解除了戒备,不禁都心头一松。不料瑶姬的话音未落,那霞光中的身影便抬起手臂遥遥地一指掌机。

掌机忽觉不妙,但连惊叫都没有来得及发出,身形就化为了一团耀眼的火球,瞬间灰飞烟灭。

百岁童子等人皆大惊失色,随即后撤结成阵式,惊呼道:“掌机先生明明是炎帝后人,你为何出手袭杀?”他们原以为瑶姬既然认可了掌机的身份,就算不让这么多人都进入仙宫,至少也能让掌机一人先进去,已准备好了趁机一哄而入。

瑶姬冷哼道:“别以为我不清楚你们的身份!掌机既为炎帝后人,却引邪修欲谋占炎帝仙宫,罪不容赦!……我既能当场将之斩杀,也可以轻松斩杀你等。既然已经来了,那就不用走了。谁先动,我先取谁的命。我不愿多造杀业,请诸位在此立誓,不再图谋炎帝仙宫,就此止步永远不进入巴原,也不再于人间为祸,我便可放你们十一人中的十人离去,最后一位立誓者,将被我斩杀于此。”

瑶姬很干脆地先杀了对仙宫威胁最大的掌机,然后以不容商量的语气下了两个命令,一是不让他们动,二是让他们立誓。谁先动杀谁,谁最后一个立誓也杀谁,借刚才一击斩杀掌机之威,将众邪修都给震慑住了,这就是方才玄源的建议。

众邪修真的被吓住了,一时谁都没敢乱动,但也没有人率先立誓。他们也不是傻子,不会莫名其妙地就按着瑶姬的吩咐办,只要不是最先动的和最后立誓的就行。

百岁童子暗中以神念道:“大家别慌,若她真有本事能将我们尽数斩杀,也不必啰嗦这么长时间了。方才那一击之力虽然强大,但也不是随意发出的,我估计她已经不能再来第二击了,只是在吓唬我等。”

不愧是九境地仙,转念间做出的判断就非常靠谱,可是谁又能保证实情就是这样呢?这时又有一人上前道:“诸位不必担忧,我方才已观察大阵禁制许久,它依托洞天结界而设,这一击倒是让我发现了破绽。

方才那一击过后,你们看这漫天霞光顿减、天地灵息有变,就连她凝聚身形的光影都黯淡了不少。由此可推知,刚才那一击,她最多可发出三次,洞天结界的禁制也只剩下两击之力,然后便再无还手余地。

瑶姬仙子,你的手段已被我看破,何不好好谈一谈呢?我们若想强行占据仙宫,你也是根本挡不住的。但我等与掌机不同,他是炎帝后人,您尽可责罚于他。而我等只想寻求容身之处,也可发誓进入仙宫之后绝不会对您不利……”

说话者二十出头的形容,眉清目秀容颜俊朗,漆黑的长髯飘浮于胸前,看上去卖像极佳。他的名字叫钩诸,向来自命风流颇有魅力,碰到瑶姬这样的绝色女子,便忍不住站出来显露一番,此刻上前更重要的另一个原因,是掌机已死。

此番聚集的十二位邪修中,实际上有三人已有九境地仙修为,钩诸就是其中之一。但是相比掌机和百岁,钩诸修的炼时日尚短,无论是凶名还是神通法力皆不及与这二人,所以刚才很自觉地走在了后面。

钩诸虽不像掌机那样掌握了某些历代炎帝的传承隐秘,但他精通阵法,毕竟亦有九境地仙修为,率先看出了瑶姬这一击的破绽,并当众将其揭破。掌机已死,他也动了别的心思,想站出来取而代之,就算不能与百岁童子相争,但至少也会成为众邪修的首脑人物之一。

众邪修经他这么一提醒,也都注意到了刚才惊骇中未曾留意的变化,看来钩诸的判断是对的,对方并没有本事格杀他们所有人,顶多只能再发出两击便会失去还手之力。钩诸此刻已经以首脑的身份,代表众邪修与瑶姬商谈,企图逼迫瑶姬妥协。

反正无论瑶姬答不答应,他们都能攻占炎帝仙宫。若是瑶姬主动打开门户,众人便承诺不会对瑶姬不利。至于不会对其不利,这句话可就有讲究了,待众人占据仙宫之后,瑶姬恐怕再也无法控制与约束他们,很多事可以通过别的手段去做。

仙宫楼阁中,瑶姬暗语道:“姐姐,被他们看穿了,现在怎么办?”

这些邪修的确神通广大,不可能那么简单地就被糊弄住,瑶姬那一击虽然威力十足,但也露了底细。玄源却很干脆地说道:“再杀一个!”

瑶姬:“谁?”

玄源:“就按先前所说,谁先动要谁的命。”

那边钩诸刚刚走出来,面带得色微笑着说完那番话,正等待着瑶姬的答复。那范围收拢了不少的霞光中,身形已明显比方才黯淡的瑶姬突然又伸手向他一指。与方才一模一样的场景,钩诸突然化为一个火球爆开,瞬间灰飞烟灭。

只听瑶姬冰冷的声音道:“我方才的话,诸位没有听清吗?谁动先杀谁,居然还真有人主动蹦出来找死!还是刚才的话,我要么杀了第一个动的,要么杀了最后一个发誓的,你们自己选吧。”

这第二击之后,漫天的霞光再度收拢,此刻只罩在神民丘的上空,霞光中瑶姬的身形也更显黯淡,仿佛随时都会碎散消失。场面陷入了奇异的僵持,众邪修谁也没说话,更是谁也没敢先动。

钩诸刚才的判断很准确,而且他还“挺身而出”消耗了瑶姬的第二击,此刻只剩下了最后一击的威胁,但众邪修谁也不希望自己成为那第三个被斩杀者。

而在仙宫楼阁中,瑶姬很紧张地问道:“姐姐,只剩下最后一击了,第三个杀谁?我们每杀一人,便可将他们的实力减弱一分。仙家洞天禁制虽不能再发起反击,但我们依托仙宫固守,也可以支撑更久……”

玄源却摇头道:“这最后一击,不到万不得已绝不可动用。只要还有这一击之力,炎帝仙宫就是安全的,一旦动用之后才是真的陷入险境。他们还有十个人,至少有一半修为在化境之上,更有一人有九境地仙修为,你我两人难以力斗。且等着吧,只要他们不动,我们就不必理会,现在害怕的是他们。”

假如局面就这么僵持下去,等接到通知的巴原众高人在赤望丘集结完毕,那么玄源就能控制住形势。可是局面并没有僵持多久,半个时辰之后,百岁童子突然开口道:“瑶姬仙子,你只有最后一击,又如何再对付我们剩下的十人?”

神民丘上寂静无声,瑶姬根本就没再搭理他。百岁童子自顾自又接着说道:“我等方才差点被你吓住了,就算你还能发出同样的一击,也未必能再斩一人。掌机与钩诸,都是不慎被袭杀,他们脱离了大阵。而我等十人此刻结阵不散,神气法力攻防一体,亦足以承受你那一击了。”

仙宫楼阁中瑶姬不禁微微变色,百岁童子真的看出了最重要的破绽,其实若给他足够的时间,这位高人迟早能看破,可是现在的时间显然太快了,对方却已经反应过来。

瑶姬击杀掌机时,掌机是毫无防备的。瑶姬击杀钩诸时,钩诸是主动走出来了,在那一瞬间脱离了众邪修的阵式,玄源抓住机会很果断地让她动手。

但此刻十位邪修在半空结阵,神气法力融为一体。如果瑶姬真的发出最后一击,这一击之威将由十人共同承受,阵中有些人比如百岁童子这位九境地仙未必会真的害怕。

其实这仙家洞天结界的守护禁制,威力也并没有那么夸张。在寻常情况下,遇到外来攻击时会自动发起反击,力量很分散,瑶姬只是控制仙宫阵枢将其集中了起来。她方才不是不能同时攻击所有邪修,可那样的话威力同样是分散的,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

可是现在的局面,对方十指已握拳,最后一击未必能奏效,而且她也只剩下了最后一击。这时玄源轻轻拍了拍瑶姬的手臂,示意她不必担忧,且静观其变。瑶姬微微一怔,随即亦露出惊喜之色。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