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黎民百姓
第044章、仙宫有主(上)

百岁童子一直以这副形容示人,看上去很有欺骗性。其实在多年前的巴原,也曾有一位象煞童子。太乙当年行走人间总以童子面目示人,显示的就是他的心境,与百岁童子截然不同。可见以童子形容出现在世上的高人未必就是天真烂漫,即可能是太乙也可能是百岁。

逃离到南荒藏身的众邪修,有的仅仅是被驱逐的,而百岁童子却是在追杀中一路逃出来的,亦可见其修为不俗。在这一行人当中,他也许并不是修为法力最高者,却是凶名最盛者。有时候不动手谁也不清楚谁更厉害,但这样的赫赫凶名,就足以令人忌惮了。

眼下进入巫云山脉的这十二人,皆在飞黎赤提供给丹朱的名单上,他们在伯羿到来之前都从原先的藏身之地逃走了。他们之所以聚在一起,是因为先前曾想合力对付伯羿,后来又感觉伯羿实在难敌,便又结伴逃遁,换个地方至少可以结成一股更强大的力量以自保。

这十二人看似结伴而行,但也明显分为两拨。百岁童子与一名修士并肩飘飞在最前方,后面十人都如侍从般跟随。与百岁童子并肩而飞者,名为掌机,他可能是这些邪修中修为最高、来头最大的,当年的身份也最为尊贵,自称炎帝后人。

末代炎帝榆罔归顺轩辕黄帝,被封缙云氏,其所辖的个各部族后来被统称为四岳部,四岳部中如今最强大的是共工氏。掌机是一个官职,职责与巴原上的城廓工师有些类似,此人在四岳部中担任掌机,后来就以此为名。

掌机出身四岳部,自称炎帝后人,他曾私下挑唆共工氏反叛中华天子。但谋事不利,消息被泄露出去了,引中华天子震怒。他因获罪被四岳部驱逐,但共工氏并没有要他的命,实际上是给了个机会放他逃走,但也永远不得再回。

百岁童子此刻正开口问掌机道:“前方那座山峰,就是传说中的神民丘,炎帝仙宫所在吗?”

掌机先生点头道:“是的,只有炎帝嫡传后人才知晓这个隐秘。据说仙宫中多精灵少女,既纯真又娇艳,童子您一定会喜欢的。”

百岁童子舔了舔嘴唇道:“如此仙宫,本该先生独享,如今却告诉了我等。您被四岳部驱逐到南荒,也有将近百年了吧,明知炎帝仙宫在此,为何不来占据呢?”

掌机先生赔笑道:“当年我修为尚浅,又有修蛇盘踞阻路,想来也来不了啊。五十年前我突破了化境修为,悄悄绕路来过此地,已查探到洞天结界所在,可是凭我的修为却无法打开,那是一座封闭的仙宫。

如今我已侥幸突破地仙修为,再集合我们众人之力,结阵施法费些功夫,总能以仙家神通炼化其空间门户、顺利占据这座仙宫。伯羿我们惹不起,但占据仙宫之后便足以自保,不必再过那四处躲藏、见不得人的日子。

占据仙宫之后,我们更名换姓以炎帝后人的身份出现,便是巴原上第一大势力,也可以结成一派宗门。听说如今有位巴君已重新一统巴原、恢复了往日的巴国。而我们在神民丘上建立宗门,享民众之朝拜,也可接受巴君的供奉。”

后面有一人奉承道:“以二位的修为,再加上我们的实力,在巴原上自然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那巴君敢不供奉吗?整个巴国,将来都会拜伏在仙宫脚下。”

掌机先生沉吟道:“将来的好处自然无尽,但眼下我们进入仙宫后,要暂时蜇伏一段时间等待风头过去。几年后再以神民丘仙家的身份出现,宣告炎帝仙宫重现巴原。届时谁也想不到我们是被人从九黎驱逐至此的修士,而就是世外仙宫高人。”

后面另有人附和道:“是的是的,我们先潜伏于仙宫修炼几年,然后再现身于巴原。届时以我等势力之强,巴原上谁能抗衡、谁不敬服?”

百岁童子毕竟是前辈高人,提醒道:“巴原上并非没有高人,亦有大派宗门传承。据我所知,就有赤望丘、武夫丘、孟盈丘等大派宗门最为强盛。特别是赤望丘中远有宗主白煞坐镇,其人当年虽无地仙修为,但神通手段绝不可小视,真放手相搏并不亚于我等。好在我听说白煞已修成地仙、飞升登天而去,继位宗主不足为虑。但我们要将巴原视为福地经营、长久安享大乐,就不能再被人视为邪修,以仙宫大派高人身份出现,以势服人,没有必要直接起什么冲突了。”

又有人附和道:“百岁前辈说的对,我们将来都是仙宫大派尊长,享受万民敬仰还来不及呢,又怎会被当成邪修?巴原上其他的大派宗门不足为虑,我们也不去攻打人家的护山大阵,若是在巴原上相遇,谁又能与我等争锋?”

百岁童子面色一沉道:“我没有告诉过你吗,不要叫我前辈!”

那人赶紧道歉道:“一时失语,请童子您千万不要介意。”

百岁童子的脾气很怪,不喜欢别人把他叫老了,就偏好童子这个称呼,他又问掌机道:“掌机先生,此番能否顺利打开炎帝仙宫,您究竟有几成把握?”

掌机答道:“若仅是我一人,并无把握,但得童子您之助,再布阵集聚众人的修为法力,只要耗些时日、以水磨功夫,总是可打开炎帝仙宫的……占据仙宫之后,将来若以神民丘宗门大派面目出现,我愿推童子您为宗主。”

百岁童子笑道:“掌机先生是炎帝后人,炎帝仙宫也是您掌握的传承隐秘,您理所当然是仙宫之主。我只想像当初在凉花川一样,做一个闲散的供奉长老,享受人间大乐即可。仙宫隐于世外,乃仙家洞天结界,倒也不必再担忧被人惊扰了。”

掌机先生仍然谦让道:“我为仙宫之主,执掌炎帝仙宫这座仙家洞天结界。但我等今后若以神民丘这派宗门修士的身份出现在巴原,还是应奉您为宗主。”

这两人表面上谦让客气,其实心里各有各的盘算,其余众邪修亦心怀鬼胎。刚才听百岁童子提到白煞飞升登天时,掌机先生心下就有些黯然,他如今亦求证了九境地仙修为,却不得踏过登天之径、登临帝乡神土。

百年前掌机被四岳部放逐,曾特意跑到南荒潜伏于器黎部村寨中,想得到大器诀的传承,可惜未能如愿,后来还暴露了身份被大巫公聚众追杀。如今欲占据炎帝仙宫,他也是想在仙宫中得到大器诀传承,借此受指引飞升神农天帝开辟的帝乡神土。

这当然是最佳的打算,若能如愿倒也不必在乎别的了。若是不能如愿,那么占据炎帝仙宫掌握禁制中枢,就掌控了这座仙家洞天结界。以百岁童子为首的其余众邪修,尽管实力强大,在炎帝仙宫中诸事仍得以他为主,这是退而求其次的打算。

但在眼下,掌机还得借助众人之力打开仙家洞天结界,所以他在百岁童子面前表现得很谦虚,一直在尽量捧对方。

这些邪修为伯羿所迫逃离九黎之地,聚在一起是为了合力自保,尽管内部也可能有勾斗分歧,但为了将来的共同利益,也有理由继续聚在一起,就看以谁为主了,百岁童子心中未尝没有同样的打算。

终于远离了伯羿的威胁、看到了美好的将来,遥望神民丘,众人皆露出了轻松与兴奋之色。恰在这时,神民丘上一道霞光升起,沿着附近的山脊漫延而开,很显然是有人开启了禁制屏障,这是一种警示。

百岁童子变色道:“怎么回事,掌机先生,你不是说炎帝仙宫早已无主吗?”

掌机先生亦惊讶道:“五十年前我来过这里,尝试以各种手法打开仙宫门户,当时仙宫里并没有任何动静,亦没有人开启禁制大阵阻拦。但我听说仙宫中自古有精灵侍女打理,想必其中有人发现我等到来,便触动了洞天禁制。区区精灵侍女不足为惧,也拦不住我等脚步。占据仙宫之后将她们尽数收服,由童子您处置便是。”

话虽说得轻松,但他们的反应也很谨慎,缓缓向神民丘飞近的同时,以掌机和百岁为核心,已经布成了阵式。这时神民丘上的霞光汇聚,出现了一个女子的身影,开口问道:“来者何人?神民丘乃炎帝仙宫所在,请止步!”

这是汇聚光影形成的镜像,瑶姬出现在霞光中,宛若整座山峰都化为了她的身形,光影的动作表情语气都和她本人别无二致,而她本人则在仙宫楼阁里。

众邪修在南荒中也有一些门人弟子,还通过种种隐秘手段在各村寨潜伏了一些耳目,消息已经算很灵通了,但他们并不认识瑶姬,更不知她已是炎帝仙宫之主。巴原的消息通过种种途径传到九黎,总是有些滞后,而瑶姬在巴原上第一次公开露面,是卢张到访巴都城之时。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