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黎民百姓
第043章、邪修来犯(下)

仙城附近有赤望丘,而山水城附近亦有树得丘。山神理清水已去,如今树得丘的主人是盘瓠和少苗。山水城的基业继承自清水氏,这座树得丘也是理清水的道场福地,严格说起来,盘瓠的确就是清水氏唯一的继承人。

盘瓠与少苗在树得丘上的日子过得很滋润,他们也经常去山水城以及附近的北荒各地玩赏。山爷和水婆婆同样在树得丘上建立了修炼洞府,平日甚为逍遥。盘瓠不想再理会巴原上的烦心事,平日只与各派高人往来,他的修为已突破了七境。

除了仙城和山水城,巴原还有一片治外之地,隐于秀丽奇瑰的群山深处,是一处仙家洞天结界。洞天中有很多美丽的鸟儿每日无忧无虑地飞翔,落地时化为妖娆的精灵少女。这里炎帝仙宫,仙宫如今的主人是瑶姬。

就在这天午时,空中飞翔的鸟儿纷纷落地,化为娇美的少女。这些精灵少女从未离开过炎帝仙宫,不知人间险恶,除了少昊天帝及虎娃也没有见过外人,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上起就一直无忧无虑、心无杂思,但此刻却露出了惊恐不安的神情,仿佛感受到了某种莫名的凶险与邪恶气息。

宫阙上方若垂天之云的服常树冠中,飞出了一只火红色的鸾鸟,进入大殿后的高阁化为瑶姬的身形。瑶姬的神色罕见地凝重,此高阁是整座炎帝仙宫所有禁制大阵的阵枢,她一挥衣袖,以炎帝仙宫所在的神民丘为中心,洞天结界之外的连绵山脉上空升起了一片霞光。

……

有人来了,一行共十二人从西偏南方向飞天越过崇山峻岭,进入了巫云山脉。他们背后的崇山峻岭之外,就曾是伯羿斩杀修蛇之地,到达这里,已远离了南荒九黎部族的地界。他们这一路都小心翼翼地收敛气息,飞天时也是隐匿身形擦着树梢而过。

进入巫云山脉后,他们终于松了一口气,现出身形在峰峦间结伴飘飞,纷纷展开了强大而诡异的神气威压。这些人明显也有主次,飞在最前面的竟是一位形容十五、六岁的少年,看身形已接近于成人,可长得却细皮嫩肉、肌肤宛若婴儿,只是脸颊显得有些消瘦,目光也很妖异。

此人早年的名字如今已无人知晓,但同伴都叫他百岁童子。百岁童子的年纪可远不止百岁了,两百多年前,他就是中华之地一位受万民敬仰的修士,修为高超、驻颜有术,年过百岁形容却宛如童子。百岁童子是民众对他的敬称,他也很乐意接受这个称号。

百岁童子曾是一大派修炼宗门的长老,独居在一座山峰上,潜心修炼不问世事。以他的修为地位,已没有什么俗务需要亲自去操心,宗门以及附近各部族的民众每年都会供奉大量的财物,还有很多人希望能拜入其门下修习仙家秘法。

百岁童子告诉众人,欲结仙缘须斩断尘缘,拜入他门下就要在山中清修,恐怕一辈子也不能再下山或返回人间。他越是这么说,就越受众人的敬仰,很多人都希望自家子弟能有这份仙缘。特别是一些大部族中的贵人,若有子弟能拜入百岁童子门下,就算在山中清修不露面,也是一种荣耀和潜在的势力。

百岁童子收门人却不拘出身来历,他挑选的都是十岁出头的孩子,男的模样俊俏、女的形容秀美。每年都会有那么十几个孩子幸运地被百岁童子挑中,被他带上山修炼秘法。百岁童子每次出现时,身边服侍他的也都是一批俊俏美貌的少男少女。

对于百岁童子挑选门人侍者的这种偏好,也有人私下笑谈,他是不是用这种手段蓄养美色以供享乐?但这种说法只是私下开玩笑,谁也不敢公然说出来,也没人会当真。因为百岁童子本人的形容就一直是少年模样,身边的门人侍者也是少年,看似也很正常。

起初时,没人怀疑百岁童子是一位邪修,就算他好美色、在山中行欲乐,以他的修为地位,享受这些也没人能管得着。可是又过了六十多年,渐渐地终于有人感觉到不对劲了,首先揭穿百岁童子妖邪行径的,是该宗门的宗主。

从百岁童子初次挑选门人时算起,每年都有十几个,六十多年过去了,山中累计应有近千人,就算有人修炼不成已亡故,那么也能留下六、七百号吧?可是丝毫看不出山峰上有这么多人生活的样子,百岁童子每次现身时还是原先的模样,只是身边换了一批少男少女。

就算众人都在山中清修不问世事,有些人就是专门侍奉百岁童子的侍者,但其他人总归会被当成正传弟子。这么多年、这么多人,却不见谁修炼有成、在宗门露面或出山行走,外界的猜疑也越来越多。

但碍于百岁童子本人的修为地位,也没人能去一探究竟或当面质问,每年还是不断有人向百岁童子“进献”童男童女。

当这一年百岁童子走下山峰,又去挑选所谓的门人时,他的师侄也是这派宗门的宗主率领一批心腹潜入山峰,不仅带走了山中的一批侍者讯问,而且还对山中各处洞府进行了一次彻底的搜查。虽然有些隐秘的、有禁制守护的秘地未能进入,但也足够揭示真相了。

真相竟是如此骇人!

百岁童子好色,恣意淫邪超出常人的想象,且男女通吃,他挑选上山的童男童女,其实都是其私蓄的性奴。刚上山时,谁也不知百岁童子的真面目,这些十岁出头的孩子在仙家高人的面前皆是毕恭毕敬,被调教几年后,很多人都成了他的采补对象,进行所谓的双修。

这些孩子根本不知道什么是仙家秘法,百岁童子说什么就是什么,他告诉他们这就是修炼仙家秘法。山中众门人满足的不仅是百岁童子的性奴,而且其生机元气也被百岁童子所夺。可悲的是,很多门人在这种环境下还会互相争宠,以得到百岁童子的“重视”为荣。

他们被百岁童子“修炼”得欲仙欲死,很多人的神智已被迷惑,就相信百岁童子是真正的仙家,教会了他们怎么享受真正的仙家妙欲,死心塌地地侍奉百岁童子。百岁童子也会挑选资质出众者教他们修炼,但教的都是供其淫乐的媚功。

久而久之,也会有人察觉不对,但山中男女没有人能活过十八岁。他们的生机元气早已被百岁童子采取一空、难逃夭折的命运。但是在百岁童子只说这些人是进入秘境闭关了,欲求证仙道少说也要百年时间。

更骇人的是,百岁童子不仅是通过这种所谓的双修之法采炼生机。有时他会把人带到秘室中,直接活剖其血肉炼制秘药,或者当场以邪法采炼生机夺其性命。他挑选的都是十几岁的孩子,通过调教与培养,正处于生命力成长最旺盛的时期。

消失的人,山中其他“弟子”都以为他们是进入秘境闭关了,包括有些偶尔察觉到百岁童子邪恶真相者,皆会因此莫名失踪。山中所有人都接受了百岁童子洗脑式的蛊惑,认为这些失踪者是将身心献给了仙尊,而他们也准备着将身心献给仙尊。

这些童男童女在十岁出头时被挑选入山,几乎活不到十八岁,大多只在山中生活七、八年,不断有人消失,又不断有人来到,百岁童子身边的少男少女总保持在百人左右。他将这些人控制得很严密,如果不是外界有人起疑而潜入查探,这些隐秘还很难泄露出去。

宗主带人潜入山中洞府时,不慎触动了某处禁制,正在山下挑选童男童女的百岁童子被惊动了。他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并没有回山查探究竟,当场就远遁而去。

真相被揭露后,宗门中以及附近各部族一片哗然,该宗门负责监察弟子行止的长老亦因此羞愤自裁,百岁童子也受到了中华之地的通缉追缉。此事在当时虽然轰动,可传扬的范围并不广,毕竟是一桩人们羞于提起的丑闻。

后来当地还有流言传出,说百岁童子无辜,他是一位真的仙家高人,只是受到了污蔑和抹黑,是因为宗门中的权势争斗,因其超然的地位而受到宗主的妒忌与陷害。甚至有些被“解救”出来的少男少女,也持如此说法,他们相信百岁童子是真正的仙家高人,善良而无辜。

受害者为害人者辩解、受骗者为骗人者洗脱,这是最令人无奈的情况,他们要么是真的被迷惑了,要么就算心里已明白过来却不愿承认这样的事实。这就是世间万象吧,但无论如何,百岁童子一百八十年前受到了宗门的追杀和中华之地的通缉。

他修为高超,数次在追杀中逃脱,但也无法在中华之地继续立足了,连躲都没地方躲,所以逃到了南荒深处。如今很多人早已将其忘记,或者认为他已经死了,但他却是南荒中最凶名最甚的一位邪修。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