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黎民百姓
第043章、邪修来犯(上)

修蛇渐感不支,它恐怕做梦也想不到,世上竟还有人敢于这样硬碰硬地与它“扭打”在一起,再这么打下去非得送命不可,它浑身已伤痕累累,那坚逾精钢的鳞片也快掉光了。修蛇奋起余力挣脱了伯羿的双手,身形化为一道光华飞射向远方的山脉底部,企图遁土而走。

伯羿迈出一步就已经赶到了山脚下,一只手握住了那道光华,蛇尾又重新显现了出来。伯羿双手抓住蛇尾奋力倒拽,硬生生地将那硕大无朋的躯从地底深处拔出,上方的那座山峰也随之崩塌。

伯羿这次没有继续以修蛇的身躯抽打大地,而是狠狠地将它向天空抛出,这是多么惊人的力量,简直就像一座山被扔上了云端。修蛇扭动着身子被扔向高空,而伯羿的身形又恢复了正常大小,手中出现了神弓,张弓射出了一箭。

一道金光穿过修蛇的身躯,并没有消失不见,而是将它从七寸处切为了两段。金光去势不减,继续射向天际,又化做一轮耀眼的“太阳”爆发。

修蛇已被伯羿斩杀,但它还能留下尸骸,可见其已将原身修炼得多么强悍。断成两截的修蛇遗骸还在天上飞,良久之后才轰然落地,化为了一座山丘。

这座“山丘”落在一座大湖的岸边,此湖处于云梦巨泽的水系边缘,丰水时与云梦巨泽连为一体,枯水时节则是一片独立的大湖,位于一条支流汇入大江之处。

蛊神潭边的丹朱等人并未完全看清伯羿斩杀修蛇的经过,因为那飞蜈没有停在伯羿的落足之地,它又往回跑了,到了很远之外才躲在一座山峰的后面窥探,但已经什么都看不清了。

看不清没有关系,天际那又一轮耀眼的太阳爆发,便宣告着修蛇已被伯羿所斩,这也意味着盘踞南荒中最强大的妖邪终于被消灭了。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而九黎各部村寨都不约而同地发起了各种庆贺活动。

当战场重新恢复平静后,飞蜈才扭动着身子从远处返回,伯羿一言不发地登上它的后背向西南方向飞去,并没有回头再看这片战场一眼。而太乙却听见伯羿的神念道:“南荒已无妖邪可斩杀,你们若只想开眼界,已不必再跟着我了。”

伯羿说的是“你们”而并非是“你”,说明他早已察觉了虎娃的存在。

修蛇是伯羿斩杀的第八位妖邪,而飞黎赤代表九黎诸部交给丹朱的名单上,足足有二十位妖邪,伯羿为何说南荒中已无妖邪可斩杀呢?

从猰貐到修蛇,不论其真正的出身来历如何,在那份名单上皆被视为大妖,而修蛇是最后一位被斩杀的大妖。名单上还有另外十二位邪修呢,难道伯羿就不理会了?

不是伯羿不想理会,按照结盟的约定,请他出手斩杀妖邪,九黎诸部得监视妖邪的动静、提供其的准确位置,否则让伯羿上哪里去斩杀?

先前的八位“大妖”都留在原地没有跑,等着伯羿上门,或许与其习性有关,或许另有原因。但剩下的一众邪修又不是白痴,看着天际那一轮又一轮的太阳爆发,他们当然知道伯羿是来干什么的,还会守在原地等死吗,只要是长腿的早就溜光了。

起初的时候,这些邪修还不甘心,或设下法阵陷阱、或彼此联络聚集在一起,企图抱团对抗伯羿。可是伯羿最终连修蛇都给斩杀了,这些邪修也意识到自己再怎么挣扎恐怕都无济于事,哪怕集合在一起布阵也不是伯羿的对手,那又何苦去硬碰硬找死呢?

伯羿将这些邪修暂时晾在一边,首先去斩杀大妖,随便他们去做什么准备,到最后是把他们都给吓跑了,也等于是不必动手就将这些邪修驱逐出了九黎之地。其实不论伯羿怎么做,都无法避免这种情况,该跑路的人总是会跑路的。

众大妖被斩,众邪修从九黎之地逃离,就是伯羿为黎民万众立下的大功德。

莫说这些邪修恐没有胆再回来,就算他们回来的话,九黎诸部也有力量将之斩杀或重新驱逐。那些最凶残、最难对付的大妖都已经被消灭了,剩下的已不难对付,九黎诸部也不能什么事都要依靠伯羿去解决。

接下来的这段时间,伯羿并没有返回丹朱的身边,而是乘坐飞蜈一一去了那些邪修原先的盘踞之地,甚至打开了很多邪修平日修炼的洞府,但那些人早已不见踪影。这也在伯羿的预料之中。

十二位邪修全部闻风而逃,飞蜈也及时将消息反馈给了几位大巫公。大巫公再派附近的黎民部族进入这些地盘查探详情、搜集遗留器物,但这已不是伯羿关心的事情。

九黎部族还抓住了一些人,比如那些邪修的弟子传人、身边的侍从,他们在邪修走后也四散逃离隐藏于蛮荒,有的还是被发现了,大多也自称是受害者。通过审问,确定了那十二位邪修皆已逃遁,而且他们事先曾聚在一起商量怎么对付伯羿,最后还是决定放弃了。

但伯羿仍没有立刻返回蛊神潭,他乘坐飞蜈继续向蛮荒深处进发,谁也不知他究竟去了哪里。有人猜测伯羿是在斩杀妖邪时受了伤,寻找隐蔽的地方去疗伤了,也有人认为伯羿是在追踪那些逃走的邪修。

因为飞蜈的缘故,飞黎部的大巫公飞黎赤应该知道伯羿的位置,伯羿停留在南荒某处,但飞蜈也搞不清他是为什么。伯羿想做什么事情,用不着向飞蜈或几位大巫公解释。而就在这个时候,卢张回来了。

卢张不知伯羿已斩杀了修蛇,他驾轩辕云辇从巴原返回,还特意兜了个大圈子,打听到丹朱正在蛊神祭坛附近、与几位大巫公在一起,他便直接赶到营地中向丹朱复命。

卢张很惭愧,他驾云辇持圭而去,却没有完成直接封巴君的使命,也就是说,巴君少务尚未正式与丹朱结盟。但卢张同样立了大功,至少他是代表中华之国第一位与巴君正式接触的使臣。巴君已经答应接受中华天子的册封,只是要商谈具体的细节,卢张还带回了巴原各地的详细情报。

卢张是丹朱南巡的随行官员,他的功劳就是丹朱的功劳。既然丹朱率先和少务搭上了线,那么以后在中华之国与巴国打交道的时候,丹朱也能掌握主动,相比他人更有优势。

卢张汇报了此番巴原之行的经过,又呈上了他记录各种信息的蜃光珠。丹朱嘉勉了他一番,粗略看过蜃光珠中的内容,又由重华仔细看了一遍。为了尽早落实册封巴君之事,他随后又命卢张携带蜃光珠赶回帝都平阳。

卢张的新使命,就是在朝中向天子帝尧报丹朱之功,重新收服九黎诸部、并派使与一统巴原的巴君少务接洽,使其皆归于中华天子治下,这当然都是莫大功勋。九黎诸部的盟约已定,但巴君那边的事情未完,天子帝尧还要正式派使商谈册封细节,并举行仪式。

……

卢张走后,巴原无事,巴君少务正在等待中华天子正式派使前来。虎娃于彭山幽谷中闭关,而玄源返回赤望丘主持宗门。如果新年来巴原上说有什么新变化,主要出现在两个地方。

其一是赤望丘脚下的仙城,它已经不仅是每年才有一次朝圣者到来的荒谷,而渐渐发展成了一座真正的城廓。在少务击败帛室与樊室两国的国战中,有很多人都逃离了受战争波及的家园,更有民众未等大军犯境便提前迁走了。

白额氏各部的民众,纷纷从各地汇聚到一起,拖家带口携带着各种物资,跑到了仙城。他们不是为了朝圣,而是为了躲避战祸。仙城远离巴原腹地,路途遥远崎岖,就算有大军进犯,也很难到达这里。而且仙城离赤望丘很近,赤望丘也能为白额氏族人提供安全的庇护。

大规模的迁徙是艰难的,付出的代价也很大。巴原国战结束之后,这些人也好不容易在仙城一带站稳了脚跟,重新开垦田地建造村寨,便不想再迁徙回去了。仙城所在的地方足够大,依托原先每年举行朝圣的宫阙,渐渐形成了一座城廓。

城廓之外是大片新开垦的田园,周围山中又出现了一些新的村寨,迁居到这一带的白额氏民众,总计有八千余人。这座城廓并非处于少务的治下,它太偏远又太特殊,巴国管不到这里来,基本上是依附于赤望丘的。

另一个地方是山水城。

山水城与仙城不同,它早年是被相君相穷封建,后来又得到了巴君少务的册封确认,已建成了多年。可山水城又有与仙城类似之处,它们皆远离巴原腹地,不论城主名义上是否由巴君册封,但实际上却是独立行事,巴国管不到这里来。

若山已担任城主多年,其地位已相当于山水国的国君了,而山水城一带也日渐繁华。加上周围的部族村落,如今常年生活于此的民众已超过万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