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黎民百姓
第042章、修蛇(下)

修蛇目露凶光,看上去就像黑暗中的火炬,如山般盘踞在的身躯也动了,它显然是被伯羿惊动并激怒了,毫无保留地展开了威压。这使远处的虎娃也能更好地观察与感应它的生机律动特征。

修蛇或者说巴蛇,并不是寻常的异兽,也不是某种其他的蛇类变异而成,更像是诸犍那样天地所化生的瑞兽。自古各地都曾有过类似的神话传说,将龟和蛇视为长寿甚至是长生的象征,从而形成了各种图腾。

龟长寿自不必多言,然而蛇又为何会给人留下这样的印象呢?

蛇会蜕皮,而且是在生长过程中多次反复地蜕皮。当体形长大到一定程度,蛇就会蜕去旧皮,从蛇蜕中钻出新的身体,宛如一次次新生。人们根据自己观察到的现象,便认为蛇在这个过程中又获得了新的生命,重新变得年轻与健壮,这种想法也是寄托了人们自己内心中的渴望。

修蛇是一种瑞兽,拥有天赋神通,成长的过程中自然能开启灵智修行。这条蛇的气息很强大,比伯羿先前所斩杀的妖邪都要强大,至少也有九境地仙修为,且修行岁月长久、神通法力深厚。

虎娃悄然对太乙道:“看清这条蛇了吗,它的原身如此惊人,这般修炼,与你当年的想法不谋而合。”

太乙答道:“可是它比我幸运,人家就有这样的天赋神通,能够不断地经蜕变而更强,不仅脱胎换骨成功,还和师尊您一样突破了九境修为。”

虎娃:“也许是比你幸运吧,但这是一条没有尽头的路,无论修炼得再强大,也无法修至世间法的尽头,它迟早会到达极致、毁灭于天地之间。”

太乙:“它已经快到极致了!”

普通的蛇,当然和人们的传说不同,但是修蛇就有这种天赋神通,它能通过一次次蜕变而仿佛得到新生,修为也变得越来越强大。这条修蛇显然是过于依仗自己的天赋神通,一味如此修炼,这就有点像当年的太乙了。

妖物的原身并不是越庞大就越好,比如太乙的原身,世间罕有妖灵可比,但他并不比虎娃更强。修为到达一定的程度时,都会化形修炼,平常并不显现出庞大的原身。

而修蛇显然对自己的天赋神通极为自恋,这也是很多天地所化生的瑞兽灵禽的毛病,它认为自己异常庞大的蛇躯就是世间最完美的,姑且视之为某种独特的审美情趣吧。

照说以它的修为,完全不必再进普通的血食,而是盘踞于此吐纳天地灵息。可是强大的修士和妖物的气息,对它来说仍有很强的吸引力,将其吞食也是大补之物。多少年来,修蛇还从未见过谁像伯羿这样大胆地闯入它的领地,而且直接走到了自己的面前。

修蛇看见伯羿,便抬起身子发出呲呲的怪鸣,这并不是吼叫声,却能使人元神恍惚,若是修为不够当场便会失去知觉。虎娃和太乙同时感受到了元神所受的冲击,赶紧收摄心神不再以神念交谈。而飞蜈一扭身子晃着尾巴飞快地跑走了,它逃出的位置比太乙还远。

相比修蛇山峰般的身形,伯羿显得是那么渺小,可他仍一步步向修蛇走去。被激怒的修蛇张口吐出一道红光,并不是射向天空,而是自上而下俯射伯羿。虎娃这次看清楚了,那是道血色的蛇信虚影,末端还带着剪形的分叉。

红光射中了伯羿,能感应到一阵澎湃的法力爆发。伯羿并没有被击杀,而是随着法力的爆发身形不断地膨胀,每走一步便长高一丈,百步之后已化为顶天立地的百丈巨人。

修蛇好像见不得对手的体形也能变得这么大,或者它想阻止伯羿继续变大,张开血盆巨口凌空扑了下来,欲将伯羿一口吞入腹中。伯羿伸手一把掐中了巨蛇的脖子,使它的毒吻不得再近;而修蛇甩尾缠住了伯羿的身体,企图将其生生绞杀。

伯羿一只手抓住蛇颈,另一只手顺着蛇身用力向下一捋,竟将修蛇的上半身给抻开了,而蛇尾则重重地抽在了他的后背上。伯羿纹丝未动,法力激荡间卷起一片飞沙走石。

虎娃的视线一阵恍惚,他已经看不太清伯羿与修蛇斗法的场景,神识也无法清晰地窥探。恍惚间,伯羿化身的巨人似是奋力将修蛇给抡了起来,就像握住一根鞭子朝着周围的山峰上抽打,崩碎的巨石如箭轰然四射。

战场上的动静宛如天崩地裂,四周的山峰倾颓、气浪冲击,无数参天巨木被连根拔起,又不知被狂风卷往何处。其中有一棵大树也在狂风中拔地而出,随着很多碎石和折断的树干一起飞出了很远,那是太乙的原身。

这是太乙带着虎娃主动后撤了,等到伯羿与修蛇真的动了手,他才发现所处的位置还不够远,仍然会被斗法波及。他赶紧又往远处跑,到了差不多安全的地方再扎根,而那飞蜈好像已经逃得没影了。

尽管又后撤了很远,烟尘弥漫的战场方向还是不断有各种东西飞射而来,但对太乙已造成不了多大的威胁,他也能护住树冠中的虎娃。站在这里观战,其实已经没什么好看的,因为什么都看不清,只知伯羿和修蛇还在激斗。

太乙突然咦了一声,枝条一展卷住了空中飞过的一件器物。这似是一把刀,但样式好奇特,刀柄在中间,两端都有雁翎状的刀刃,就像是两把同样的刀接在了一起。太乙纳闷道:“这居然是一件神器,还有飞天妙用。可惜有仙家神魂烙印,未得传承便用不了。”

虎娃道:“你没听过修蛇的传说吗?曾有邪修被九黎诸部驱逐,御飞天神器不小心经过了修蛇的领地上空,突然被一道红光击落。那邪修应该是被修蛇吞食了,可是他的神器应该留下了来,可能就落在了修蛇盘踞之地。嗯,炼化此神器者,修为应只有九境初转。以我本尊的手段,只要肯花一些功夫,便能将其神魂烙印抹去、重新炼化这件神器,你且收着吧。”

尽管太乙来时并没有拣便宜的打算,但看热闹居然能拣到战场中飞出来的神器,当然也很高兴。暂时用不了也没关系,师尊虎娃自有手段将其重新炼化,他便将此神器收入了大道宝瓶中。

战场方向仍不断有各种东西四处乱飞,大多是被斗法激起的土石和树木,又过了一会儿,太乙所化的树木枝条像藤蔓一般延伸而出,从烟尘中卷回了一个大家伙,竟是一具巨象的骸骨。

这局骸骨还很完整,每一根骨头都晶莹如玉、带着奇异的纹理,皆是罕见的天材地宝,尤其是那一对足有两丈长的象牙,更是可以打造神器的材质。这应是一位原身为巨象的妖王留下的,其生前应该已突破了化境修为。

虎娃和太乙也搞不清这是怎么回事,只能推测这位巨象妖王可能是很久前被修蛇所吞食的,血肉消融之后,修蛇又将它的骨架给吐了出来。好东西啊,太乙也将它收进了大道宝瓶。

又过了不久,虎娃突然以神念提醒太乙摄取飞过的一物,太乙以枝条将其卷了过来。虎娃喊道:“其封印已毁,立即将之重新封存。”

此物竟是一枚妖修的玄牝珠,这种东西也能从战场中飞出来?大成妖修的玄牝珠在有形与无形之间,寄托着天赋神通以及化形之妙。很多妖物会将它当成本命法宝攻敌,但妖物一旦被斩,祭出的玄牝珠就会随形神一同消散,除非在那一瞬间将其封印。

可能曾有一位大妖无意中闯进了修蛇的领地,在遭遇修蛇袭击时祭出玄牝珠想搏命一击,结果瞬间就被修蛇斩杀,其玄牝珠也被封印了。联想到刚才飞出来的那一头巨象妖王的骸骨,这枚玄牝珠也有可能就是它留下的。

难道伯羿在激斗中已经将修蛇的洞府给摧毁了,法力激荡间将各种东西都给崩飞了出来。尚未损毁之物被太乙和虎娃拣到,这也算是万幸了。由此亦可知,战场中恐怕损毁了更多的宝物。

这枚玄牝珠的封印已被破坏,在下一瞬间就要消散。太快的原身上及时飞出几枚叶片将之包裹,现场炼制成了封印收存的法器,又将这枚玄牝珠收入大道宝瓶。

双刃神器、妖王骸骨、玄牝珠这些东西飞出来,恰好都被虎娃和太乙得到,也不知是凑巧还是伯羿有意。除此之外,他们还拣到十余片修蛇完整的蛇鳞,每一片都有盾牌大小,这些也是宝物啊。

虎娃这具化身的修为只有五境,就算有空间神器也动用不了,所以都让太乙先收着,等以后有世间再慢慢处理吧。

伯羿和修蛇的激斗已接近尾声,那一片山川的地貌已彻底改变,所有地方都像被犁了一遍。经过这么一番无意间的“平整”,将来这里倒是个建造城廓村寨的好地方。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