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黎民百姓
第042章、修蛇(上)

飞蜈的异常动静以及那曾闪现的杀机,应逃不过伯羿的察觉;就算伯羿没有察觉,太乙事后也会提醒他的。

虎娃感到纳闷的是,飞蜈为何会对伯弈有杀机,照说不应该啊。伯羿斩杀妖邪、救助黎民,对九黎诸部是天大的好事,也是对万众黎民莫大的恩情。飞蜈感激他还来不及呢,干嘛还要对他不利?

飞蜈是一只本命蛊虫,它与主人的心神相联,那么唯一的可能解释就是,飞黎赤欲对伯羿不利。飞黎赤可能通过飞蜈察觉到了此刻的情况,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或者是他提前就对飞蜈有叮嘱,想寻找合适的机会谋害伯羿。

眼下确实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除了飞蜈之外,没有人知道山中发生了什么,假如伯羿不幸殒落,众人皆会以为他是在斩杀妖邪时遇难。九黎诸部都会缅怀这位英雄,但没有人会怀疑到飞蜈头上,更不会怀疑飞黎赤。

飞黎赤为何会有这种想法?可能是伯羿已经导致了某种威胁,对他或他身后的某个存在。实情不得而知,恐怕只有去问飞黎赤本人了,而飞黎赤也一定会狡辩的,因为飞蜈毕竟没有真的动手。也不知太乙的暗中阻止,究竟是好是坏。

若说是好事,疗伤中的伯羿没有受到惊扰,而飞蜈的异状也已经暴露;若说是坏事,毕竟没有抓到直接的证据,尚不能揭穿有些人幕后的阴谋。

伯羿在山巅一直坐到第二天凌晨,这才睁眼起身,而飞蜈则是老老实实再无动静。不知是否已经察觉到了飞蜈昨日的异动,或者已得到了太乙的暗中提醒,伯羿只是深深地看了飞蜈一眼,却没有说任何话,又踏上飞蜈离去。

伯羿走出了很长一段距离后,太乙才暗中动身跟随,虎娃也从藏身的乱石丛中走了出来。他看了伯羿斩杀凿齿的山峰一眼,然后又走到高处,前后遥望这条长达近百里的山脉,想了想,还是追随着太乙的踪迹离去了。

凿齿已死,此地就成了一座巨大的无主宝藏。器黎吞的洞府可能很隐蔽,更可能有诡异的禁制封印,除了凿齿之外别人很难发现并打开。但这条矿脉、凿齿二百多年来留下的“粪便”、散落山中的前人遗物,都有极大的价值。

按照九黎各部的协议,这个地方将被器黎部占据,而山中遗落的各种宝物应该是各部均分。很快就会有大批黎民赶到此处,首先就是要搜罗宝贝。伯羿什么东西都没拿,虎娃同样也没拿,甚至也没去寻找器黎吞的洞府。

可是虎娃先前查探伯羿斩杀尾古的战场时,就发现有人在他之前就赶到了,却不知是何方高人。虎娃很想知道,那人是否也能及时赶到此地,这片战场遗迹显然更有价值,假如悄悄留下来说不定就能看到那人。

但虎娃还是走了,他要追随伯羿的脚步,否则很可能就会错过下一场斩杀妖邪的战斗,对于虎娃而言,那才是更大的收获。

……

虎娃原本还担心自己跟不上,结果这次伯羿的速度并不快。

伯羿这次在路上走了十来天,赶路时大多是端坐在飞蜈的背上。虎娃察觉不到他的伤势如何,但很明显,伯羿的神气法力已渐渐恢复了巅峰状态。狮子扑兔亦尽全力,伯羿虽然神威无敌,但也足够谨慎,他不会在带着伤又法力未复的情况下去斩杀妖邪。

伯羿此番要斩杀的妖邪,据说是最凶悍的一位,名为修蛇。

妖邪是一种合称,指的是那些残害黎民的大妖或邪修。而伯羿已经斩杀的这些大凶,在飞黎赤提供的名单上皆被视为大妖,而非邪修。伯弈很明显就是按某种顺序来的,先斩杀大妖,将各路邪修放在了后面,而不是按妖邪所处的位置。

可是动手之后才知道,所谓的大妖未必一定真是大妖,比如猰貐、比如九婴,就各有特殊的来历,而尾古和凿齿则是古代大巫公留下的神将。但这位修蛇,却是名副其实的大妖,它占据的地盘,阻住了一个重要的路口。或者不能说仅是一条路,而是一片重要的区域。

或许是因为修蛇的凶名太盛,就连伯羿都有忌惮,特意暗中提醒太乙,到了地方之后千万不要离得太近,以免被斗法的余波所伤,太乙当然也提醒了虎娃。关于修蛇有多么凶残的传说,自古有很多,如今已是真假难辨。

九黎迁居之地,先前有不少从中华之地流窜至此的邪修,当然也和九黎诸部发生过冲突。据说三百年前,各部大巫公集合族中强大的巫士与勇士,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围剿。付出了很大的伤亡代价,也斩杀与驱逐了不少邪修。

邪修不像很多大妖那样,会盘踞在领地中等着人上门斩杀,他们见势不妙当然也会逃窜。当时就有位大巫公亲眼看见,一名邪修驾驭飞天神器逃到了修蛇盘踞的地盘上空,只见一道红光射上云端,那名邪修就不见了。

百年之前,还有位大巫公驱使已有化境修为的本命蛊虫,飞天查探修蛇所在的地盘,因为那时已有好几十年没人见到修蛇出没了,当然也是因为没有人敢接近那一带,他想看看修蛇还在不在了。

也是一道红光射向天空,本命蛊虫就断了心神联系被当场斩杀,那位大巫公也身受重创去了半条命……

有了这么多惨痛的教训,知情者谁也不敢再去招惹修蛇了。不知修蛇已在此地盘踞了多久,有人说是几百年,也有人说是商千年。在这么漫长的年月中,总偶尔有那么一些不知内情的高人,飞天经过修蛇盘踞的地盘,往往就成了修蛇猎杀的对象。

修蛇又称巴蛇,如今已难说清其因何而得名。而巴国的图腾,看上去就像一条旋舞的大蛇,后来仓颉先生根据这个图腾创出了“巴”字。有人说巴国的图腾来源于青帝氏系,因为青帝的图腾就是蛇;也有人说巴蛇的巴就是巴国的巴,但已不可考证了。

修蛇与巴国确实有点关系,它盘踞的地方,切断了从大江以南前往巴原的道路,原本从这里应该是最好走的一条路,虽然也有崇山峻岭的阻隔,但不像别处那么艰险。

盐兆与武夫率领族人迁居巴原之时,却没有从这里经过,而是选择从北方渡过了云梦巨泽,不知是否是为了刻意避开修蛇。

丹朱此番派卢张出使巴原,在天上特意绕了个大弯,就是为了避开修蛇盘踞之地。凭借轩辕云辇以及那两条九境神龙,卢张未必不能安然通过,但又何必去冒那个险呢。神通修为强大到一定程度,假如起了冲突,不论胜负结果如何,付出的代价往往都不小。

而今天伯羿来了,他乘坐着飞蜈不紧不慢地进入了这片自古以来的禁区,目的就是斩杀修蛇,后面还跟着太乙和虎娃这两个尾巴。估计除了太乙和虎娃,也没有别人敢跟来看热闹,至少在已确认伯羿真的斩杀了修蛇之前不敢。

刚进入修蛇的领地时,沿途的山并不高,大多是起伏的丘陵和平原谷地,这一带气候温暖、雨水充沛,植被异常茂盛,密林下有着厚厚的腐质层,晨昏时林中多有疠瘴。

并不是气候温暖、土地肥沃、坡度缓和的地方就一定适合开垦田园,条件太过了也不行,至少对古人来说是如此。

比如这一带就比较麻烦,首先是植被生长的速度太快,往往是花了很大功夫平整好土地,没过几天又会变得杂草丛生,既然是这样,还不如到密林里去采摘天然的食物。其次常现洪水泛滥、多有蚊虫和疫病滋生,环境若不经过彻底改造,也不适合居住。

越过大片丘陵与谷地后,远望前方是拔地而起的高山,山峰间有坳口,那是通往巴原最好走的道路。伯羿不说话,飞蜈只得小心翼翼地慢慢飞,无声无息地穿梭在密林里,尽量避开疠瘴飘荡之处,速度并不快,走了整整一夜。

他们是从东朝偏西方向进发,黎明将要到来之时,背后的天际已晨光微吐。前方起伏的丘陵尽头,群山的轮廓影影绰绰。伯羿突然命飞蜈停下,他自己脚踏虚空继续前行,太乙随之也停了下来,在林中化身为一株参天巨树远远地观望。

虎娃的位置更特别,他和太乙汇合了,就藏身在太乙化身的树冠中,视野非常好。

前方有一座看似孤零零的山峰,随着伯羿的到来,山顶上突然出现了两堆火光,就像有人燃起了火炬。再仔细一看,那不是火炬,竟是一对硕大的眼睛,而那座山也不是真正的山,而是一条盘起的巨蛇。

巨蛇睁开眼睛抬起头时,虎娃才看清它的身形,这座“山”动了。难以想象,世上竟有体形这么巨大的怪物,虎娃曾见过的、唯一能与之相比的,就是太乙的原身。太乙是一株超乎想象的巨木,而眼前的修蛇以是一条超乎想象的长虫。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