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黎民百姓
第040章、与谁结盟(上)

本命蛊虫所承受的痛苦可想而知,其实器黎吞也承受了同样的痛苦,因为二者是心神相联的,这就是一种反噬。长年累月地这么干,居然没把本命蛊虫给炼死、从而导致自己身受重创,简直就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奇迹。

更不可思议的是,随着灵智的开启与修为的增长,蛊虫便渐渐拥有了这种天赋神通,无需器黎吞主动去运转神通法力,蛊虫就能自行吞食碎石并将之炼化精纯。这不仅是天赋神通,也成为了根植于神魂深处的一种本能,就像一个普通人需要呼吸般的本能。

器黎吞晚年突破了化境修为,本命蛊虫也一样。但蛊虫脱胎换骨的经历,与一般的修士又不相同,并不是完全根据自己的意志,而是服从器黎吞的指引。蛊虫练成了大器诀,或者说是以器黎吞让它修炼的方式,练成了类似于大器诀的秘法,真的将自身炼成了一个活的矿炉。

器黎吞晚年就在此地潜修,亦坐化于此,临终散形并没有留下尸骸。本命蛊虫在主人殒身后成为了神将凿齿,凿齿也是器黎吞给它起的名字。又过百余年,凿齿突破了九境修为,超越了当年的主人。

求证九境修为须堪破生死轮回境,外人很难测度凿齿是如何堪破生死轮回境的,一定是凶险万分,同样也是不可思议的奇迹。但不要把正常人的情绪、思维方式、心念意志与一只蛊虫相比,因为根本没有可比性。

但无论是什么样的修士,堪破生死轮回境之后对此生此世所经历的一切皆已明晰,哪怕是普通人根本不可能拥有的记忆,亦尽数被唤醒。比如虎娃突破九境后,山神理清水曾经隐瞒的往事,他本人也都清楚了,只看想不想点破而已。

对于一个人而言,这一切还好说,无非是涉及到身世来历的隐秘。可是对于一只变异蛊虫而言,它会清楚自己的出身是多么残酷与可怕。就算突破了九境、拥有了地仙修为,也离不开最初的修行根基。而凿齿的修行根基是有问题的,一切都是按照器黎吞的意志。

每个月,它都要“饱餐”一顿,啃食山中富含矿藏的岩石。运转大器诀将各种材质的物性提炼精纯,对于一位地仙而言并不困难,可是将冰冷而坚硬的岩石吃到肚子里,运转天赋神通去“消化”,绝对是世上最痛苦的煎熬。

这就是凿齿所修炼的秘法,也是仿佛与生俱来的本能意志,但它已不是懵懂的蛊虫了,当然能感受到这是一次又一次、几乎永无休止的折磨。凿齿当然会痛恨器黎吞,这一切都是拜器黎吞所赐,可器黎吞已经不在了。

凿齿遵守心神契约,不会进犯九黎部族,但它仍然守护着洞府与禁地,这里已是它的地盘,它不允许黎民闯入,若有发现甚至都不会驱逐,而是直接杀人。凿齿控制不住杀意,它是器黎吞创造的怪物,何尝不也是黎民创造的怪物。

最早器黎部族人来到这里,可能是想取得器黎吞的遗物。虽不知器黎吞留下了什么,但他是器黎部有史以来最天才的大巫公,其遗物肯定很有价值。后来有人发现了凿齿的“粪便”,这是一个宝藏,便总有人潜入此地想窃取,枉送了不少人的性命。

二百多年来,葬身于这里的人越多,这里就越有吸引力。此地不仅有器黎吞的洞府遗迹、凿齿留下的“粪便”,众多葬身此地的先人遗物也是非常珍贵的。当然其中最珍贵的还是凿齿这个怪物本身,它简直就是一个活的宝藏啊。

并非所有的神将都是大凶祸患,大多数神将还是愿意受九黎诸部驱使的,只是不会再像当初那样无条件地效命。它们会占据洞府与领地,接受九黎部族的供奉,在满意的时候才会出手。如果将神将视为当世高人,以它们的修为和实力,这么做也完全正常。

但凿齿是个例外,它绝不愿意再为黎民效命,也没有任何打交道的兴趣,只要擅自闯入此地的黎民,它发现了都会杀掉。明明看见宝藏在此,却无法拥有,别说控制凿齿了,就连这处矿山都不能继续开采,九黎诸部当然会把它视做大凶妖邪。

伯羿板着脸面无表情,却叹了一口气道:“你修炼的大器诀,并非真正的大器诀,只是器黎吞一次疯狂的尝试,他想要炼成这样一只本命蛊虫。他成功了,而你却受困于此,你的身躯就是矿炉,你的修炼便是不停地运转着本命神通,哪怕突破了地仙修为,也不可能再进一步了,除非舍去此身,亦舍去此生。”

凿齿亦叹息道:“我明白,但哪有那么容易?我根本不会自我了断!这些年我已经吃够了这些石头,也杀够了黎民,真的是不想再继续了,可是我停不下来,也没人能让我停下来。今天你终于来了,那就不要再废话了,也不要让我失望。”

这番话是什么意思?至少虎娃是勉强听懂了。伯羿说凿齿此生无法解脱,还不如早点了断,它的修为就算已突破至九境,但根基也是有问题的,难以继续精进了。

而凿齿却说,它根本不会自我了断。一只本命蛊虫如果发了疯自己寻死,其主人也得去半条命,所以世上不可能有这样的蛊虫。另一方面,如果有一名修士能够突破九境修为,尽管有各种缺陷,也不太可能愿意就此舍弃。

当然了,也许不能从一个正常人的角度去理解凿齿,因为思维方式可能完全不同。

伴随着叹息声,凿齿抬起左手握拳一叩,身前出现了一面厚重的盾牌;右手一挥,手中出现了一根长矛。盾牌和长矛都是九黎族人常用的武器样式,但它手中的却是神器。

听凿齿的语气,它好像很希望伯羿能够斩杀自己,但它也绝不会束手待斩,而是要尽了全力与伯羿相斗。三丈高的怪物向前踏步,山峰在震动,长矛瞬间已刺向伯羿的前胸。在伯羿此番所斩杀的种妖邪中,凿齿还是第一个硬碰硬地正面放手斗法。

伯羿挥拳,拳面打在了矛尖上,天地间的光影都在扭曲,远处却听不见任何声音。长矛并没有刺破伯羿的拳头,却在凿齿的手中一抖,沿着拳面扭曲延伸,像一条盘旋的蛇绕住了伯羿的左臂。

这是神器的变化,假如手臂被这长矛绕住,也等于锁住了伯羿的神通法力。伯羿大喝一声,手臂上呈蛇状缠绕的长矛突然炸开了。他的法力并没有波及周围,而于远处观看的虎娃,感觉自己的头发也随之炸开了,差点就用出了一张护身的符纹秘宝。

凿齿就算有神器之助并占了先机,也仍然锁拿不住伯羿。长矛炸开的同时,伯羿挥出了右拳,正打在凿齿的盾牌上。两人的动作没有任何花哨可言,就像战场上硬碰硬的肉搏格斗,伯羿并没有取出神弓,而是直接挥出了拳头。

虎娃的元神中只听见一声闷雷般的轰鸣,然而若有鸟兽经过此地,却不会察觉到一点声音。时间仿佛静止了,天地间的画面似有瞬间的定格,远方摇曳的树叶在风中垂下,因为风也同时消失了……

这一切又仿佛只是瞬间的错觉,随即便看见那面盾牌在膨胀,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厚,就像一面立起的山崖,然后这面山崖轰然炸裂,凿齿巨大的身形被砸向了空中。伯羿手中出现了神弓,拉弦凝箭朝着飞向半空的凿齿射出……

伯羿做出这一系列动作时,双脚未动,一直就站在飞蜈的背上。那飞蜈很焦急,却无法做什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和预想的不一样,伯羿根本就没有按照几位大巫公的意思去办,九黎诸部是想镇压与收服凿齿的,并不希望伯羿杀了它。

一道金光射中了凿齿,那怪物的身形炸开成一片血雾,骨肉皆化为飞灰。这和伯羿先前斩杀妖邪的情形都有些不同,虎娃此前所见都是一道箭光入体消失,然后是妖邪化为箭矢飞向半空,最终是一轮耀眼的太阳爆发。

可是这一箭,直接将凿齿的身形射为飞灰,箭光穿过凿齿继续射向天际,天边出现了一轮耀眼的太阳。

离虎娃的藏身处不远,稀疏的灌木间有一个岩洞。一只白兔蹦了出来,以一对前爪抱着脑袋,似乎很痛苦地在地上打滚,片刻之后才渐渐安静,又突然跳了起来,竖着耳朵望着方才斗法的山顶,然后头也不回地跑掉了,在嶙峋的怪石中消失不见。

这一带草木稀疏,没有大型的兽类出没,但偶尔也能见到小型虫兽。有一只兔子受惊蹦出来,倒也是正常情况。可虎娃却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古怪感觉,并不是他感应和查探到了什么,只是一种莫名的感觉而已。

刚才逃走的那只小白兔,很可能已被凿齿夺舍。伯羿先前斩杀别的妖邪时,根本就没有给它们夺舍逃生的机会,然而刚才那一箭,却分明给了凿齿这种机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