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黎民百姓
第039章、活的宝藏(上)

这个推断也多少给了虎娃一些自信,前些日子见伯羿斩杀的那些妖邪,虎娃自忖都很难是其对手。如今看来,只要了解对方的手段,他也不是没有机会取胜。至于尾古若不用毒阵,而是选择面对面直接斗法相搏又会怎样,可惜已经没有机会再知道了。

虎娃还有一个发现,这片战场遗迹应该另有人来过。此人出现在伯羿走后、虎娃赶到之前,会是谁呢?南荒之中有胆量跑来亲眼观看伯羿斩杀妖邪者不多,能够准确掌握伯羿的行踪,还能及时追到这妖邪盘踞之地者更少,至少这个人来得比虎娃还快。

虎娃的修为虽刚至五境,但他绝非一般的五境修士,而且侯冈早就给他看过几位大巫公展示的地图,知道各位妖邪盘踞的准确地点,并在途中随时有太乙引路。别人想做到这些就太难了。但也不好说,南荒中对此事感兴趣的高人绝不止一两位。

因为在伯羿斩杀尾古的战场中耽误了时间,虎娃并没有赶上伯羿的下一场战斗。数日后南荒中又有一轮耀眼的太阳爆发,伯羿又斩杀了一位大妖,虎娃又不在现场。

虎娃这次学精了,没有再赶去那一处战场,而是直接来到了下一位妖邪占据的地盘附近。这位妖邪就是凿齿,器黎部的大巫公曾特意请求伯羿能留其一命。

凿齿占据的“领地”是一条山脉,绵延近百里,在如今器黎部各村寨分布范围的正南方。此处土壤贫瘠,相比气候温暖湿润的南荒其他地方,明显比较干旱。山中怪石嶙峋,几乎见不到什么大树,岩缝中生长的稀疏的灌木,模样和色泽都有些怪异。

这一路走来,天空的飞鸟都很少见到,灌木丛中偶尔能看见不多的啮齿类动物在活动,风貌亦与与周围其他地方迥异。

虎娃有些纳闷,这种地方根本就不适合安居,无论是建立村寨、开垦田地、划定猎场都不合适。假如那凶兽凿齿仅仅盘踞于此,又不会主动进犯黎民村寨,实在没必要跑来招惹它,彼此相安无事即可。

但虎娃随即就发现自己想错了,他在怪石之间发现了不少散落的骸骨,其中有不少是属于人类的,而且还不是普通人的遗骸。看这些骸骨的腐朽以及风化程度,大部分年头都不短了,但也有一些是近十年间留下的,遗骸旁还能发现衣物的碎片呢。

不仅有衣物的碎片,更有器物的残片,虎娃发现了九黎勇士所使用的各种武器,大多是残损的。其残损的痕迹绝大部分不是天然形成,竟像是被利齿咬断的,有些骸骨上也有类似的痕迹。

他们可能是遭遇了凶兽凿齿,而那凶残的凿齿一口就能连人带武器皆咬成两截。明知此地有凿齿盘踞、禁止外人侵犯它的领地,为何还是不断有人来到这里呢?他们显然不是迷了路或偶尔经过,应就是有目的地潜入此间。

虎娃还在隐蔽的岩缝里拣到一根完整的法杖,看样子竟是被大力硬生生地砸飞并插到了坚硬的岩石中。此法杖的品质很不错,应是九黎巫士所用,虎娃试了试,若以之施展巫术神通,相当于上品法器了。

这么珍贵的法杖,其主人的身份亦不简单,它遗落在此,说明其主人恐怕早已殒身了。这种宝物如果遗失,其他人肯定会设法将之寻找回,但这也不能解释很多人潜入此地、葬身凿齿之口的原因,因为这法杖的主人也不过是其中之一。

五境修为,已有御形之功,展开元神能与身外的世界交融,内景与外景一体,可感悟天地灵息之妙。虎娃又有些惊讶地发现,越往这山脉深处走,神识受到的干扰便越大,有些地方似乎被莫名地屏蔽与扭曲,那么这里的很多地方也适合藏身隐匿。

正是因为这个发现,虎娃才敢小心翼翼地从山脉的外围向内接近。尽管携带了侯冈所“借”的很多符纹秘宝,虎娃仍很谨慎,他可不想像自古以来的其他人那样,被凿齿发现并葬身其口。刚到这里的第一天时,虎娃只在山脉的外围缓缓向内潜行。

等到了第二天,伯羿到了,乘飞蜈径直向山脉深处飞去,太乙仍悄然尾随其后。虎娃这才加快了行进的速度,从山脉的另一侧跟进,并留意寻找着既适合观看又适合藏身的地点。

越过了几处峰顶和谷地,距离凿齿经常出没的洞府越来越近了,虎娃也渐渐解开了之前的疑惑。百年来总是悄悄潜入此地的黎民勇士与巫士,应该大多来自于器黎部,这一带土地贫瘠怪石嶙峋,不适合安居,岩层中却蕴含着多种丰富的矿藏,这条山脉也是矿脉。

这也是查探周围环境总会受到干扰的原因,因为表面上看起来相似的土层与石壁,神识能侵入的深浅程度却有很大的区别,天地间的物性气息也很复杂紊乱。

器黎部因继承了蚩尤的炼器秘法而得名,擅于打造各种用具与兵器,也懂得冶炼矿石造就五金,并以巫法修为辅助。而那些九黎勇士或巫士潜入此地,不应是来开采矿脉的,恐怕是为了搜集另一种更重要的东西。

此物虎娃在山中也发现了,多分布于暴露于地表、富含矿藏的岩层附近。令他略感无语的是,那看上去像是一种异兽的粪便,应该就是于来自凶兽凿齿。

凿齿的“粪便”外形有点像牛粪,也是一坨坨的,但比牛粪大得多,每一坨至少都有十几斤重。它的成分也与普通的动物粪便完全不同,竟含有炼制精纯的各种矿砂。

在虎娃生活的年代,人们虽然初步掌握了原始的冶金方法,但还难以大规模地开矿冶金,民间所大多是石器、木器、骨器、陶器,金属器物很珍贵也很少见。

虎娃是武夫丘弟子,武夫丘传承的技艺中,就包括开采矿藏、冶炼金属、打造兵甲器具,因此他能发现此地的异常,也能分辨出这凿齿“粪便”的特异之处。

普通人很难成规模地冶炼出各种金属,不仅是因为工艺的落后,那也意味着人力、物力的巨大消耗。而修士以炼器之法将各种材质提炼精纯,可以炼化出有各种特性的材料,但这些东西往往都是修士自用,在民间是不可能被推广的。

因为修士掌握了炼器之法,可以帮助民众打造很多用寻常手段打造不出的器物,所以在炎帝时代,才出现了“共工”之职。这种制度在如今的巴原上仍有保留,但相比古时已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而在如今的中华之地,共工氏已经成为了一个强大的部族。

虎娃在凿齿“粪便”中发现的矿砂,其实都是高纯度的细小金属颗粒,与周围的矿脉相比,它们已被提炼精纯,比如其中有一些就是纯净的金砂。

假如将这些粪便拿回去,经过淘洗、筛选,再入炉熔炼,就可以得到各种金属,然后再去铸造或锻造各种器物。矿砂是什么成分,金属就是什么成分,很多都是各种合金。

若是碰到了高品质的合金,那就是天大的运气;也可以将不同的金属放在一起进行熔合,得到另外的合金。以当时的工艺水平,普通的工匠是很难将合金中的单质金属再分别提炼出来的,而他们直接得到的是哪一种金属或合金,全看粪便中的矿砂成分。

而粪便中的矿砂成分,要看是凿齿吞食了哪条矿脉中的岩石后拉出来的,每条矿脉附近的粪便应该都有区别,也有各自的分布规律。凿齿已在此盘踞了二百多年,想必器黎部的族人已大致掌握了这些规律。

九黎是蚩尤后人,亦是神农天帝的后人,在最精擅炼器的器黎部中,很可能仍有大器诀流传。就算没有完整的大器诀传承,他们也必然掌握和总结了很多炼器秘法。巫士们得到凿齿的粪便,不仅可以直接熔炼出各种金属或合金,还可以施展炼器神通,炼化出其他的各种材质。

凿齿的存在,不仅对精通炼器的巫士,对普通人而言也相当于一座巨大的宝藏啊,它可以源源不断地提供这些珍贵的东西。可是凿齿不允许别人侵犯它的领地,而且也占据了这片富含各种矿脉的山脉。九黎族人不仅很难得到它的粪便,而且也不能再在此处采矿了。

所以各部大巫公才会请求伯羿来镇压凿齿,却又让伯羿留凿齿一命,不要杀它而是将其收服,然后再交给九黎各部处置。

然而虎娃并不关心九黎各部想怎么驱使凿齿,他只是想弄明白,凿齿为何能拉出这样的粪便?还没碰到凶兽,却先研究起了凶兽的粑粑,这也令虎娃颇有些哭笑不得。

据虎娃所知,一般巫士以精血培饲的本命蛊虫,其寿元都不长,想令其存世都需要消耗巫士本人的生机寿元。在主人辞世后,蛊虫通常也不会活下来,侥幸能成为神将者,除了当年已开启灵智,其修为至少也已脱胎换骨、突破至化境了。

七境修为,就可以采炼天地灵息而辟谷不食了,至少有化境修为的神将,还会去吞食石头吗?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爱好,这些坚硬冰冷的矿石绝不会很可口。而“消化”这些矿石,将其在体内提炼精纯,又是怎样一种诡异而强大的天赋神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