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黎民百姓
第038章、飞舞的蝴蝶(下)

虎娃的神气收敛堪称完美,在场没有人能看出来,就算是五位大巫公以神识查探,也只能看出他是一位拥有二境修为的勇士。在这里突破五境,不仅有侯冈护法,小妖叽咕也给他提供了很好的掩饰,事情就是这么巧。

虎娃离开时,心中多少有些歉意,昨天夜里很多人都没休息好啊。他暂时没有再回养草村,而是深入蛮荒去追随伯羿的踪迹。虽然有太乙的远距离通感传讯,但有些仙家修为境界总是感受得不够真切,还是亲眼见证更佳。

五境修为,只要避开一些特别强大的妖邪盘踞的险地,在荒野中便足以自保。而虎娃的目的,偏偏是去亲眼观摩伯羿斩杀南荒中那些最着名的“大凶”。凭他现在的修为,很难去追踪伯羿的行迹,但也无妨,他只要追踪太乙即可。

观摩这样的场面,机会极为珍贵,但也很凶险,如果离得太近被斗法的威力波及,虎娃恐怕就得当场殒落。侯冈听说了虎娃的打算后,也这么警告过他,虎娃却笑着说无妨。他会保持足够的谨慎,再说了,就算损失了这具仙家阳神化身,也不至于损失修为根本。

虎娃此番斩化身远赴九黎之行,最初的目的如今已经达到,更多的都是额外收获。

侯冈不放心,给了虎娃一堆符纹秘宝防身,这些都是仓颉先生亲手所炼制,其中还有好几张神符。虎娃本推说不必,以他如今的修为也催动不了神符,侯冈却笑着说(,)他此去弄不好就修为大成了,带着神符有备无患,还是让他收下了。

带了这么多符纹秘宝,的确更有保命的底气,但虎娃毕竟修为尚浅,就算有飞天神器也动用不得,还是得老老实实地徒步跋山涉水,速度虽比普通人快多了,可也远远赶不上伯羿。还好伯羿是乘飞蜈在南荒中来回兜圈子斩杀妖邪,虎娃可以抄近路提前赶到其将要到达的某些地点。

可是这么走毕竟也有些慢了,虎娃还在半路时,就看见正南方的天际又有一轮耀眼的太阳爆发,那是伯羿斩杀了大妖尾古。

虎娃并没有及时赶到现场,通过太乙的视野,他看见尾古的样子十分怪异,大致是人形,双手却是蟹螯状,赤身裸体,还有一支长长的蝎尾。

这可能是一只变异的蝎妖,化形之后的外貌还保留了原身最强大的本命法器,这也是一些荒野妖修的习惯。联想到蝎子也是九黎巫士最常培饲的本命蛊虫之一,这大妖尾古很可能也是古时某位巫士留下的神将。

尾古对伯羿的到来并非没有准备,毕竟伯羿已斩杀了那么多妖邪,该惊动的早已被惊动了。它设的埋伏比九婴的手段更隐蔽、阴险,于山野中布下了明暗双重毒杀大阵。

肉眼可见的毒阵笼罩范围是好几座山,尾古毒杀了其中所有的生灵,鸟兽绝迹、草木皆凋枯。在其外围并无异状的山野中,尾古也布下了暗阵,与明阵虚实结合,非常难以防备。

尾古自己也没有待在平常修炼的洞府中,而是不知蜇伏于山中何处,伯羿要想找到它,就必须要先走进毒阵。

飞蜈同样精擅用毒,自身的毒抗性当然也相当强,它接近这片山野时,竟本能地感觉到畏惧,不敢再向前行。尾古布下的毒,居然连飞蜈都害怕,只能选择退避,此阵几乎可在悄然间毒杀世上的一切生灵。

伯羿让飞蜈停下,他自己落地后继续迈步前行,似乎根本没有察觉到暗阵的埋伏。远方的太乙在元神中却突然听见了伯羿的声音:“前方布满剧毒,随时可以激发,你勿再前行。”

伯羿提醒太乙不要再往前走,他自己却毫无顾忌地大踏步闯了进去。自他踏入毒阵时起,潜伏在山中的尾古就开始全力运转毒功、激发了毒阵。伯羿所过之处,身边的花草树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地枯萎、朽化,就像受到了可怕的腐蚀。

伯羿却似视而不见,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待他穿过了原本毫无异状的暗阵,来到内部草木早已凋枯殆尽的明阵中,尾古更是将毒功运转到极致。黑雾聚集升腾,不断地袭向伯羿的身形,周围的岩石、泥土、空气皆带着可怕的剧毒!

可是伯羿还是在大踏步前行,尾古尽力运转毒功发动毒阵,反而使伯羿感应到了它的位置,径直翻过一座山,又从低谷中向高处走,就冲着它藏身的地方来了。

尾古简直都快疯了,伯羿刚刚踏入毒阵时,它的心头还一阵狂喜,可是越来越觉得不对劲。照说无论什么样的高人,此刻也应该快中毒了,这么一路走过来,至少也得运转神通全力驱毒,怎能这般若无其事?

伯羿一定是装的,他可能已身中剧毒,就算没有中毒,也在全力运转神通法力驱毒,走到这里,也应该差不多就快神气耗尽了,再加一把劲就能把他毒倒!——尾古对自己的毒功非常自信,它就是这么想的。

伯羿走得越近,尾古便越癫狂,想着再加一把劲就能将伯羿毒倒了。到最后,它已经现出身形站在高崖上,额头青筋乱跳、面目异常狰狞,长长的蝎尾呈绷紧的弧形从身后高举过头顶,尾钩向着走来的伯弈疯狂地直接喷毒,已不在运转毒阵了。

尾古将毒功运转到极致、甚至已超出了极限。伯羿在高崖下方终于站定了脚步,尾古心头又是一狂喜,暗道他终于走不动了吗?

不料伯羿只是抬头冷冷一笑,缓缓取出神弓道:“尾古,你其实应该放手与我一斗,虽仍难逃一死,但至少能死得好看些。你偏偏不该对我用毒,毒功是你最大的依仗,但对我却半点用处也没有!原本我还想问问你有何话要说,但看你在此地为布下这座毒阵,就知已毒杀了多少生灵,我想也不必再问了。”

尾古狂喜之后旋即又是大惊,刚想说话便觉眼前一黑,口吐白沫从高崖上一头栽了下来。它是自己把自己累趴下的,伯羿在毒阵中走了多久,它就尽全力运转了多久的毒功,到最后已经进入到疯狂的状态,神气法力耗尽、终于难以为继。

伯羿未等尾古落地,也没管它是晕过去了还是死了,手中神箭已经射了出去。一道金光没入尾古的前胸消失不见,尾古的身形仿佛化为了箭矢、朝着高空射去,片刻之后又有一轮耀眼的“太阳”于天际爆发。

这样的威势,不仅是震慑与宣告,其实也是不给所斩杀的妖邪任何逃生的机会。哪怕拥有九境修为、不灭之神魂,在高空随着那一轮太阳的爆发,元神所及的范围内也不可能找到可夺舍的生灵,皆被直接斩落轮回。

但是今日这一轮“太阳”却显得比较特别,它并没有直接在高空碎灭,而是带着燃烧般的金光又缓缓落回了大地。待它消失时,尾古在挣扎时所留下的余毒也被焚灭无存。当伯羿提着神弓走回落脚之地,飞蜈也感到惊骇莫名,他竟然丝毫不在乎尾古之毒!

怎么会这样呢?蛊神潭边的五位大巫公也是疑惑不解,他们同样精通很多种用毒手段,诡异难防至极,却从来没有遇到过伯羿这样的人。若说伯羿神通强大,可以对抗毒阵并斩杀尾古,也并不令人意外;可伯羿的样子,却分明在毒阵中丝毫无碍,这就令人难以理解了。

没有赶到现场,通过太乙看到这一切的虎娃,却已明白是怎么回事。伯羿不是人,或者说他的存在早已超脱了凡人的概念,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已不等同于世间的生灵。

尾古并不清楚这些,它布下的毒阵虽可毒杀世间的一切生灵,伯羿却已跳出其外、成为另一种存在,所以丝毫不受影响。看来给真正的仙人下毒,是个蠢得不能再蠢的主意了。

虎娃自忖,以自己的九境修为,也不能对这毒阵视若不见,稍有不慎也会中毒。看来所谓的“地仙”只是一个称号,并非是真正求证了超脱的仙人;自古还有人称八境修士为飞仙呢,那也仅仅是个称号而已。

虎娃与伯羿,眼下仍是不同的存在,伯羿才是真正的仙人。观伯羿斩杀尾古,这一点是虎娃最直观的感受,只有见证了,才会有真切的体悟。

在伯羿离开之后,虎娃也来到了这片战场遗迹中。虽然尾古布下的毒阵已尽数被焚灭,但在某些特殊的地方,比如尾古当时的施法之地、它平日藏身修炼的洞府之中,还能感受到些许残留的气息。虎娃据此推测,假如换做自己身处毒阵之中,又会是怎样的情形呢?

虎娃得出了一个结论,假如是本尊至此,凭借九境五转修为,暗中施法以五色神莲护身,也能像伯羿那样穿过毒阵走到尾古的面前来,只是会感觉很费力。最终也不必再动手斗法,因为届时尾古已经自己把自己给累倒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