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黎民百姓
第038章、飞舞的蝴蝶(上)

有意思的是,它的话语中还伴随着神念——

蝴蝶的前身是毛毛虫,形象笨拙、丑陋、令人厌恶。可是等到蝴蝶破蛹而出时,又是那么美丽而轻盈,与毛毛虫完全不像是同一种生物,象征着一种新生的自由与逍遥的超脱。人们内心深处也希望能经历这样的蜕变、实现生命的升华,蝴蝶便成了一种隐喻。

这是魔境中蛊神的回答,实际上也暗含了虎娃本人对九黎传说的理解,可能还有一些他未曾意识到的东西。虎娃又开口道:“那么你呢,你又为何要变成这个样子?”

这句话有些莫名其妙,但魔境中的一切都是心念所化,不需要去解释,谁都能明白谁的意思。虎娃此刻问的,已不是神话传说中的那只蝴蝶,而是潜藏在九黎族人心目中的那位蛊神。

蛊神答道:“因为在传说中,我就是这个样子。若是变成别的面目,反而会令人不安,仿佛是失去了他们的蛊神。”

虎娃追问道:“成为蛊神的人,你又是谁呢?”这句话的含义显然是追问隐伏在九黎各部大巫公之后,那位若隐若现、号称蛊神的存在。虎娃早就怀疑有这样一个人,以所谓蛊神的身份接受黎民的祭奉,并指引或操控着他们。

神话传说中的蛊神、众黎民心目中的蛊神、现实中自称蛊神的存在,应该是不同的概念,却又令人难以区别,皆化为了虎娃面前的这只蝴蝶。

魔境起了变化,蝴蝶轻轻一震翅膀,似有绚烂的光芒闪过,它的身子化为了人形,笑着答道:“我就是你呀,你既已知晓了这么多,完全可以成为蛊神。知晓人们想要什么,便可以成为他们心目中的蛊神;然后人们便宁愿相信,你就是传说中的蛊神。”

证入魔境时,切忌不要念随魔境而动,因为变化是难以预料的,就是虎娃此刻的体会。虎娃再看对面的蛊神,其背后展开美丽的蝶翅,然而身形面貌完完全全就是另一个自己。虎娃下意识地扭头看了看两侧,不知何时他已悬浮在半空,背后也展开了绚烂的蝶翅。

再抬头时,对面的蛊神消失了,或者说在魔境中,虎娃自己变成了蛊神,震翅在空中飞翔,看着重新出现在眼前的九黎大地,甚至能感受到只有蛊神才能体会的一切……

飞舞的蝴蝶突然笑了,虎娃喃喃自语道:“是的,我已知晓怎样成为蛊神,却仍没有看透你的来历。我早该想到的,差点忘了自己正在做什么,看来我们很快就会见面了,我也许会感到很惊讶。”

蝴蝶飞出了这片世界,虎娃睁开了眼睛,魔境破了。虽然他用了在他人看来很凶险的方式,但依然很顺利地破了魔境,修为突破至四境初转,正是这具仙家阳神化身的修行。

无论是宗门传承还是散修的师徒传承,弟子突破四境都是一个很重要的标志,意味着可以离山行走世间,也称之为“出师”。这不仅是因为掌握了御器神通、能使用各种法宝,更重要的原因是已堪破了魔境。

对于很多修士而言,堪破魔境往往不是一、两天的事情,而一个洗炼心境的过程,有人甚至永远也堪不破。而只要三境九转圆满,定境中遭遇心魔袭扰是必然的,不期而至又猝不及防。这会影响到人的神智和情绪,有的修士甚至会失控陷入癫狂,这对于自己、对于他人都存在凶险。

虎娃最关心的是华崽如何历劫,他很看好这个孩子,也想暗中为其护法,至少在这段时间不能让他出什么乱子。魔境既可能是瞬间堪破,更可能是个漫长的心境洗炼过程,虎娃当年堪破魔境,其实也反复经历了一段时日。

令虎娃再度感到意外的是,华崽居然也堪破了魔境。虎娃虽然猜测其心魔与蛊神有关,但并不知究竟,更不可能知道他是如何堪破魔境的,可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华崽的修为已同样突破至四境初转。

这孩子真是令人惊叹,仅仅用了一夜功夫,他的心魔袭扰来得很汹涌,但堪破得也很迅速。看来他已经悟透了很多东西,尤其是对于蛊神的认知。但华崽却并没有很得意地将此事告诉别人,他将神气收敛得极好,外人很难看出其修为已突破至四境。

虎娃还注意到另一件事,据他这段时间的暗中打探,本地很多巫士堪破魔境都配合了一种蛊药。此蛊药能激发定境中的幻像,从而辅助修炼清明的元神。但是这种蛊药的配方是九黎各部的秘传,只掌握在巫公手中。

华崽并没有到巫公养草育那里去求取这种所谓的灵药,却已自行突破至四境修为,这也许就是他并没有公开宣扬的原因吧,这孩子还给自己保留了几分神秘感。虎娃也同样有所保留,华崽到现在,还以为他仍在二境中修炼体魄呢。

华崽突破四境后,和虎娃打了声招呼,说自己要到附近的山野中转转,可能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回村寨。他让虎娃就留在村寨中自行修炼,并好好指点小香。

华崽年纪虽小,但在村寨中很有地位,他经常自己跑出去好几天都不回来。虎娃等人来时就是这么遇到他的,这孩子悄悄跑去找雷神了,还想暗中打雷神宝藏的主意。如今他刚刚突破四境,可能又要去山野中游历一番,同时试试新掌握的神通术法。

虎娃并没有点破什么,只告诉华崽放心地去玩吧,他这里不需要多操心,正好这几天也想去找一趟侯冈,要离开养草村一段时日。至于小香的修炼,目前的进展正常,该交代的都已经交代了。

华崽离开村寨的时候,虎娃又注意到,他悄悄取出了藏在火塘中的雷击木和那根仙人遗骨。雷击木经过简单的法力炼化,变成了一根翻山越岭时的拄杖,而仙人遗骨则镶嵌在其中,很像是九黎巫士所使用的法杖。突破四境后,这孩子也开始打造属于自己的法器了。

虎娃也离开了养草村,走的与华崽并不是一个方向,寻着当初参加蛊神祭典的旧路,他又找到了侯冈。侯冈这段时间就住在蛊神潭边的营地中,他的身份尊贵,拥有一顶独立的帐篷,而叽咕是其身边的“护卫”。

这里不仅有丹朱、重华与五位大巫公,还有他们各自的随从以及护卫,平日也有九黎族人运送各种生活物资至此,人来人往很是热闹。而蛊神潭一带被列为了禁区,寻常人不得接近。虎娃经人通报进入营地来见侯冈时,能感觉到一种诡异的气氛。

这里有不少九黎巫士,各部的高手都有,其中也有不少人培饲了本命蛊虫。这些本命蛊虫平常虽不会轻易现身,但虎娃隐约能感应到它们的气息,皆带着某种躁动情绪,只是被其主人安抚住了。等虎娃见到叽咕时,才清楚原因,竟然都是这小妖惹出来的。

叽咕并没有闹什么乱子,在这个有众多高手驻扎的营地中,这小妖其实很老实,他只是恰逢修为破关。

从三境突破至四境,会有心魔袭扰;而从四境突破至五境,会遭遇外邪侵袭。当元神强大到一定程度,内景世界展开沟通外景天地的过程中,必然会惊动周围各种有灵觉的存在。

照说这片营地中是绝对安全的,不会有野地里的各种妖邪阴物,但有很多巫士的本命蛊虫也会感应到叽咕的气息,因而会显得躁动不安。

这相当于往柴堆里扔火种,但叽咕身边有侯冈护法,周围还有这么多高人在,其实他也等于选择了一个最安全的场合。

尽管众巫士的本命蛊虫受到惊扰,但他们都得尽力安抚住。这是令人有些哭笑不得的意外状况,但谁又能责怪叽咕什么呢,人家恰好就是在此时修为精进了!虎娃恭喜了叽咕一番,这小妖也很得意,九黎之地没有白来啊。

就在这天夜里,虎娃住在侯冈的帐篷中,叽咕闹的乱子好像达到了顶点。在几位大巫公的记忆中,还从来没有谁的破关能闹出这么大的、又是常人察觉不到的动静。

凡是携带本命蛊虫来此的巫士,都感觉几乎要安抚不住了,连自己都快受到心神反噬,赶紧纷纷以自身精血喂养蛊虫,以求其暂时安稳。到最后连几位大巫公都出手相助了,还将十余位巫士远远地驱离了营地。

第二天凌晨,这无形的动静终于结束了,众人也都松了一口气,看来叽咕已经成功突破至五境,虎娃也告辞离开。

没有人知道,昨天夜里的动静其实不是叽咕弄出来的,而是虎娃弄出来的。虎娃见到叽咕之时,其实这小妖的修为已经突破至五境初转了;而当天夜里,虎娃的修为也突破至五境初转。

虎娃的修行与常人相比,可谓一日千里,但对于他而言其实已经算很慢了。他虽然讲究每一层境界的透彻领悟,不求快但也不刻意求慢,如此精进只是水到渠成。他在养草村中突破四境,走了这一路等找到侯冈时,便已是四境九转圆满,离开时更突破至五境初转。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