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黎民百姓
第037章、再入魔境(下)

就在这次谈话后不久,一天深夜里,虎娃察觉华崽证入了魔境。

三境修为有御物之功,神识不仅可感知外物,而且就像延伸出的无形之手,可以触碰与操控外物。当神识修炼得越来越精微强大时,自然会触及到另一层境界,定境中呈现出清明的元神世界。从三境突破到四境,这是必经的过程。

华崽前几天还曾想劝说虎娃,不能纯粹去追求修为精进的速度,然而他本人修为精进之神速,却如此令人惊讶。在蛊神祭典上突破三境修为刚刚一个月,便已经到达三境九转圆满、自然证入了魔境。

据虎娃观察,华崽的根基很精纯,既速且达。虎娃曾指点他如何修炼三境御物之功,从而去修炼清明的元神,华崽很完美地做到了。

修行中层层境界的考验,情况各不相同,有的考验就算修炼到九转圆满,也迟迟无法证入,仿佛就差那么一层关障。而魔境则不同,它的到来没有任何关障,只要三境修为九转圆满,必然就会在定境中出现,无法抗拒也无法回避。

魔境,又被称为心灵的软肋。

世上的任何一个人,其实皆有心魔。这与一个人的心智是否健全无关,恰恰是因为我们有清醒的灵智。举两个最简单的例子,平日脾气很随和的人,在什么情况下会暴怒?平日很开朗乐观的人,又为何会莫名哭泣?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很多是隐藏在心灵深处不愿被触及的地方。比如一段很尴尬的往事、一段很惊恐的经历、曾经很后悔的言行、害怕让人知晓的隐秘。有些事情、有些经历、有些感觉,可能是我们永远都不会说出来、甚至不愿意再想起的。

当它被触及时,人的情绪往往就会失控,变得冲动、烦躁、愤怒、消沉,总之不再是平常的样子,失去了平和、乐观或睿智、冷静。通常谁也不知他人的心魔是什么,但无论人们怎样去掩饰或企图不再去想,本人的内心深处,心魔却是存在的。

当修为从初境突破至二境时,身体中的暗伤隐疾就会接连发作;而当三境九转修为圆满时,心灵中的隐患便会接连暴露,并在定境中放大,被称为心魔来袭,这便是魔境。而且人修士往往无法预料,自己究竟会在魔境中遭遇什么?

比如就有人曾在魔境中见到了自己死去的好友,只有他本人清楚,那位曾于关键时刻把生存的希望让给他的好友,实则死于自己的阴谋陷害,然而其人至死都不知晓内情,这世上也无他人再知晓内情。这个魔境最终未能堪破,当然,也许是此人未想去堪破。

虎娃在夜间突然感应到于屋中定坐的华崽,其神气波动处于一种失控的发散状态,感其情绪也陷入到深深的不安,而人却没有出离定境。这本是不应该出现的情况,既然它发生了,那便意味着心魔来袭,魔境看上去还很汹涌,华崽所受的冲击与震憾极大。

这令虎娃感到有些意外,并不是因为华崽的修为精进神速,想当年虎娃的修为精进也同样神速。虎娃原以为,华崽自幼生活在相对原始古朴的蛊黎村寨中,经历以及心思都相对简单,在魔境中不会遭遇过于强大的冲击,看来他显然是想错了。

这孩子的灵魂深处,究竟潜伏着怎样的心魔,难道是见到了逝去的亲人?华崽一个人住在村寨中,却从来没有主动提过自己的身世。

据虎娃私下打听,华崽的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便在狩猎中因伤去世,母亲带着他又找了一个男人,继续住在原先的家中,几年前母亲与继父也先后病故,只留下了华崽一人。黎民生存的环境险恶,平均寿命往往只有三十来岁,这种情况并不是很罕见。

若是虎娃的本尊在此,或许可以凭借仙家修为侵入其元神、窥探其魔境。但在通常情况下,这么做是很凶险的,可能会影响到一个人的神智,甚至造成修炼的关障。只有师尊察觉弟子陷入魔境之危而无法自拔、有彻底沉沦的凶险时,才会用类似的手段强行将之唤醒。

就算虎娃能做到,也不会轻易做这样的尝试。每一个人都有只属于自己的、不愿意被别人窥见的心灵角落。更何况他如今这具仙家阳神化身,也根本无法做到这一点。

虎娃此刻修为虽低,但还精通很多玄奇的手段,他并没有去惊扰华崽,而是施展了一种类似通感的法术,通过华崽的神气波动激发某种心像共鸣,虽然不能将华崽的魔境窥探真切,却也能朦胧地体会到什么。

虎娃看见了一只飞舞的蝴蝶,他愣了愣,这便象征着华崽的魔境吗?

在九黎的传说中、在蛊黎部的信奉中,蝴蝶就是那只从树心中飞出、与湖面上的水泡结合、诞生出世间万类的蛊神。华崽的心魔竟会是蛊神吗?虎娃本能地感觉,这或许与自己的到来有关。可能从华崽想保住小香一命时开始,他内心中的矛盾便出现了。

华崽曾经告诉虎娃,要怀着最精诚的心愿,毫无保留地相信与祈求蛊神的赐福,才能成功掌握巫法的力量。他本人当年就是这么成为一名巫士的,小小年纪便受到族人们的尊敬,想必内心中也充满了骄傲和自信。

可是后来发生的事情,可能也极大地冲击与动摇了华崽的信念与认知。小香安然无恙地从仪式上回来了,并未成功获得蛊神的赐福,或者说这一切根本就与所谓的蛊神没什么关系。后来小香又得到了虎娃的指引迈入了初境,同样可以修习九黎巫术,更是与蛊神无关。

在这一系列事件的过程中,蛊神仿佛成了没有必要的存在。对于虎娃等外来人而言,接受这一点很正常;可对于从小在蛊黎村寨中长大、于万众注目中成功获得蛊神赐福的华崽而言,就算能够想明白什么,也很难坦然地去正视这一切。

有时候颠覆自己一直以来的认知,是令人畏惧的,它甚至相当于对既往人生的否定,而且被同时否定的,可不仅仅是华崽本人。这也许就是华崽心魔的源头吧,他可能在魔境中遇到了蛊神,但愿他能成功地化解心魔、堪破魔境。

虎娃就是这么推断的,也只能如此期盼。一念及此,虎娃本人也进入了沉寂的定境中,行走在带着九黎风貌的山川之间,面前出现了一只飞舞的蝴蝶。

心魔来得如此悄然,令人猝不及防。虎娃先前并没有告诉华崽,其实他的修为精进远超乎常人的想象,相对于他的特殊情况,如今已经显得很慢了,但也达到了三境九转圆满,而并非几天前华崽所认为的二境。

这具仙家阳神化身既然从初境开始从头修行,当然也会证入魔境。

虎娃早就经历过魔境,清楚所谓的心魔,往往是内心深处的隐秘、那些对心神冲击最大的感受。当年的心魔,很多都是山神理清水在潜移默化间给他留下的,比如他经历了凶手屠戮清水氏城寨的场面,又看见了一个女子在莲池中沐浴……

并非堪破了魔境,那所谓的心结就不存在了。比如心有仇恨,堪破魔境之后,并不意味着仇恨便会消失,而是已能冷静地去看待它,掌控自己的心境。实际上魔境只是心魔的开始,而心魔的考验往往贯穿修行始终,虎娃终究还是亲手斩杀了白煞。

对于现在的虎娃而言,情况又十分特别,因为他是一具仙家阳神化身,所谓的心魔,就与这具化身的经历有关。而实际上他的经历很简单,行走人间才几个月时间,刚现身便来到了九黎之地。

虎娃的魔境中,出现的居然也是那只蝴蝶、刚刚心像中朦胧看见的蝴蝶!虎娃自知堪破魔境之法,这对他来说本来并不算什么凶险的考验,只需任那蝴蝶飞舞便是,他根本不必为此动念,蝴蝶迟早会消失于天际。

许是艺高人胆大,许是虎娃想做另一番新的尝试,又或许是仍有困惑未解,在定境中的虎娃居然没有那么做,而是主动开口问那蝴蝶道:“你是谁?”

蝴蝶停止了飞舞,张开色彩斑斓的翅膀悬于半空,周围的山川景象皆消失不见,仿佛天地间只剩下了它与虎娃。蝴蝶答道:“我是蛊神!”

这个答案丝毫不出乎预料。堪破魔境的关键就在于要修持强大的定念,不能让浮现的心魔随意地演化,否则元神就会被心魔侵入,所思所观皆为虚幻,令人深陷其中不得解脱。

这只蝴蝶不可能是真的蛊神,只是虎娃的意识所化,他明知若想顺利堪破魔境,最好的办法就是视而不见,他也完全有这样的定念。可是虎娃偏偏主动“撩拨”了它,许是想窥探清楚,在自己的内心深处对蛊神的意念吧。

虎娃又问道:“你为何是一只蝴蝶的样子?”

蛊神答道:“蝴蝶代表着新生的希望。”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