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黎民百姓
第037章、再入魔境(上)

当天际的那一轮太阳爆发,受惊动的众村民皆走出屋子向着北方跪拜时,小香悄悄找到了华崽。她低着头双手揪着衣角,有些害羞、又有些期盼地说道:“虎娃教我的,我已经做到了,如今和你一样,我也是一名修士了,还可以学习九黎的巫术。”

小香的天资与悟性不错,得到虎娃指点后的短短时间,便已迈入初境。她对九黎巫术的理解,可能要比其他大部分巫士更为透彻。蛊神的赐福只是一种获得机缘的方式,而无需蛊神的赐福,同样也可以求证。若不谈那世代传承的诡异巫术,巫士也是一种修士。

华崽惊讶道:“这么快!你就已经成功啦?那你是不是得正式拜虎娃为师,请他教你更多的神通法术了?”

小香点头道:“是的,今后我们就可以一起修炼了……华崽,我知道你对我的好,是你救了我的命,也是你求虎娃教会我这些。如果将来你想……我也会对你好的。”说到这里,她的声音低了下去,脸也红透了。

不满十三岁的姑娘,已经懵懂地明白了很多事,但男女交合,更多的还并不是太懂,这番话中很明显地带着朦胧的情愫。华崽的表情却有点古怪,下意识地摸了摸下巴道:“小香,你还小,有些事你可能误会了。我对你并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不想看见你白白送命。我先前也没有把握,他们真能救得了你,而且能用另一种方式让你得到蛊神的赐福。只是想尽力试一试,侥幸成功了。”

华崽这是拒绝的意思吗?小香却没有听得太明白,仍然眨着眼睛道:“这并不是蛊神的赐福,只是修炼的指引,虎娃他们和蛊神也没有关系。他们其实是你带来的,并不是蛊神带来的,给了我这一切的人是你,我永远都不会忘记。”

华崽眼中并没有男女之间的那种柔情蜜意,而是郑重道:“小香,这是一个秘密,对谁都不能说出去。族人们都亲眼看见了,你是在蛊神祭典上活着回来了,然后又获得了神奇的巫法的力量。既然大家都是这么认为的,那就让他们继续这么认为。否则,对你、对我,都不是好事。”

小香没有意识到华崽的语气中有一种与年龄并不相称的成熟,华崽不仅是她自幼的玩伴,也是她一直崇拜的对象,她赶紧点头道:“是的,我知道,你说的都是对的,我会保守这个秘密。”

华崽叹了口气道:“有些事情,你现在没必要想太多。你应该先去找虎娃,正式拜他为师,看他还能继续教你什么?”

这番谈话虎娃听见了。若是一对成年男女,很显然是小香看上了华崽,而华崽却对她没有那种意思。但是发生在两个孩子之间,感觉总有些怪怪的,谁也不好多问什么。

人和人之间的感觉就是那么奇妙,华崽愿意救小香一命,也由此试探出了虎娃等人的手段,但从男女的角度,他好像并没有看上小香。

……

虎娃正在村外的山中练功,手持一根刚刚折下的细竹枝,在石壁上刻画各种图案和纹路,其中有九黎各村寨的图腾,有不少都像模样很怪异的凶兽,还有仓颉先生所教授的文字,更有很多常人很难看懂的复杂图纹,来自对万事万物纹理的感悟。

用竹枝在石壁上刻画,多少显得有些惊世骇俗,虎娃用的可不是仙家神通,凭借的就是二境修为。他在修炼开山劲,并又一次将开山劲修至武丁功之境,借此洗练筋骨形骸,他此刻已突破了二境修为。

只要虎娃愿意,伯羿每斩杀一位妖邪的同时,他就能突破一层更高境界的修为。二境的修炼,对虎娃来说几乎没有任何关障,他这具仙家阳神化身虽只是普通人,却也是最完美的,没有任何暗伤隐疾、拥有绝佳的体魄。

但虎娃并没有刻意追求修为精进的速度,这对他来说并无多大意义,他要将每一境、每一转修为,都尽量做到最完美的印证。既然此番斩化身远赴九黎的目的已经达到,那接下来那就让这具仙家阳神化身自己去修行。

竹枝在石壁上留下的痕迹很浅,斑驳的纹路只是勉强可以辨认,但这就是武夫丘的无形剑气。虎娃练了一个多时辰,周身汗气蒸腾,终于放下竹枝拿起紫金葫芦喝了口水,转身道:“华崽,你都看了这么长时间了,出来吧。”

华崽从灌木丛中钻了出来,望着那石壁道:“哇,你太厉害了!可是这么修炼,意义不是很大啊,只要将来修为境界更高,想做到这些都很容易。”他是来找虎娃的,见虎娃正在专注地练功,方才便没有出声打扰。

他的疑问也很有道理,比如修为若突破了四境、拥有御器神通,用法宝在石壁上刻画纹路是简单而轻松。虎娃所展示的技艺虽然神奇,可并没有脱离常人“武”的范畴,只是到达了一种武艺的极致、修成了无形剑气。

世上绝大部分二境修士,都不可能有这等本事,他们所追求的也不是这等本事,而是更高的修为境界和更强大的神通手段。

很多九黎巫士,在二境时并不过于注重自身体魄的修炼,只要能够达到继续突破的要求即可,若培饲本命蛊虫成功,更能立时拥有诡异难防的神通手段。

只有那些修为迟迟无法突破三境的巫士,才会去锻炼体魄的力量,从而成为部族中的勇士,虽然也受普通族人的尊敬,却很难成为真正强大的巫士。虎娃的目的应该不是成为部族中强悍的勇士,却要下这样的苦功,因而华崽有此疑问。

可是虎娃的目的不同,他就是在印证每一层境界的修为,而且他身为武夫丘弟子,很清楚剑神通大成之日,其威力可以击破绝大多数法宝的攻击。五百年前,巴原上谁不知武夫大将军的神威?武亦可入道。

有些话没法跟华崽说得太清楚,虎娃只能尽量解释了一番。凡人的修为境界不论有多高,自身的体魄仍是根本。一个孩子的力量无论怎么锻炼,都很难超过一个成年人,但当这个孩子成年之后呢?

法宝也有不趁手甚至遗失的时候,神气法力更有耗尽之时,修士最终的依仗仍是自身。这并不仅是一种神通手段,对体魄的修炼更是心志、心境的养成。

哪怕是修炼九黎巫术,比如培饲本命蛊虫,强壮的体魄也更能承担精血与心神的消耗,使过程更完美。但虎娃并不建议华崽去培饲本命蛊虫,也是基于同样的原因。虎娃并没有告诉华崽,他已见证了最强大的九黎巫术,却也强不过伯羿。

华崽听得直眨眼,凑到近前道:“听说小香已经正式拜你为师了,你也要这么教小香吗?”

虎娃点头道:“是的,但小香未必需要习练我现在练的功夫。这是武丁功,追求的意境过于刚直锋锐,更适合男子习练。若她突破二境,自有更适合她的法门。”

华崽突然开口道:“我能不能也拜你为师?”

虎娃微微一愣:“你前几天不是说,要我今后就跟着你混、听从你的指点吗?你的修为境界已在我之上,为何还要拜我为师呢?”这感觉确实有点怪怪的,也许只有孩子的心性才能说出这种话,令虎娃不禁想起了当年的太乙。

华崽挠了挠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今天来找你,本来就是想指点你的。你在祭典上得到了蛊神的赐福,从初境修炼到二境都是可以的。但像我这样突破三境时可能有些麻烦,还需要另外的灵药辅助,突破四境时更是如此。我本来想告诉你,不要着急求快,也不要轻易去培饲本命蛊虫。现在看来,我的担心都是多余的。能不能告诉我,你怎能这么快就修炼到这种境界了呢?”

虎娃:“原因嘛,其实很简单。我原先就知道很多修炼的秘法,只是无法去修炼而已,一旦迈出了这一步,感觉就豁然开朗了。”

华崽:“你能指引小香迈入初境,那么也可以指引自己啊,照说完全不必参加蛊神祭典,难道仅仅是对九黎的巫术感兴趣?”

虎娃笑道:“事实还真就是这样,我懂怎么修炼,也了解很多秘法传承,却对九黎的巫术很感兴趣,以此为印证,并不耽误我修炼别的。”

华崽眼神一亮:“对对对,我就是这个意思!我虽是九黎巫士,但并不影响我跟你学习别的秘法啊。你虽境界不如我,但懂的也很多。我拜你为师,学习你所知,还可以指点你修习九黎巫术。”

虎娃指着那石壁道:“你是不是想学这武丁功?我可以教你,但一般的修士可吃不了这种苦。如果你感兴趣,我还可以教你别的,并非一定是神通秘法,比如一位仓颉先生所创的文字。至于拜师之事,暂且不必提,等以后你明白了更多再说。”

华崽开心道:“太好了!你教我,我也教你,你是我师父,我也是你师父。你知道很多东西,而九黎巫术的神奇,也是远远超出你的想象。”

对于华崽的话,虎娃未置可否。来此地之前,他确实没有见过那么诡异的巫术神通,世上应还有很多难以想象的手段,虎娃将来可能还会遇见。他想搞明白的就是,这些神通手段为何会出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