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黎民百姓
第036章、尴尬的大巫公(上)

太乙低头道:“区区修为手段,不敢在伯羿大人您面前称神妙。”

伯羿:“不不不,你已经很强了!你这一路离得很远,应是追踪那飞蜈的气息。若换做他人,还真不容易发现。我知你没有敌意、亦非此地妖邪,所以一直未曾点破。方才是你主动出手,我才和你打声招呼。其实就算你不出手,那九婴也是逃不掉的,但毕竟是你挡住了他,我也要说声谢谢!”

太乙:“我虽想在暗中观望伯羿大人斩杀妖邪的神威,但他以身外之身冲我藏身之处来了,我又怎能眼睁睁看着他逃走。微末手段、在伯羿大人面前献丑了!”

伯羿又一指不远处那扭动着身子却被断绝了感应的飞蜈道:“它没有发现你,那你就继续别让它察觉。我现在要放开它被封印的感官,请你仍隐匿行迹,喜欢跟着就跟着吧。”

太乙的身形一阵模糊,缓缓消失在原地,以神念道:“您就不想问我为何要追踪您?”

伯羿笑着摆手道:“知此事者,皆想亲眼看见我如何斩杀妖邪,在暗中以种种手段间接窥探者又岂止一人。我斩杀妖邪还怕人看吗?若南荒黎民尽数到场围观,那反倒更好!”

斩杀妖邪乃是光明磊落的英雄功业,以伯羿的脾气,当然不在乎有人旁观。伯羿斩杀妖邪的过程,如射落了一轮轮太阳,也根本没有要瞒着谁的意思。而实际上,确实有很多人都想亲眼见证,只是没那个眼福而已。

丹朱与五位大巫公等人能够见证,那是通过伯羿身边的飞蜈,更好的方式当然是像太乙这样亲身追随。可这并不是谁想看就能看见的,首先你得追得上伯羿的踪迹,其次得有那个本事、更得有那个胆。

伯羿斩杀的都是什么样的妖邪啊,迄今为止的三位,一律有仙家修为。被斗法的余波只擦中一点,恐怕就会粉身碎骨,到现场去看这种热闹往往就跟找死一般。太乙这也是艺高人胆大,而且保持了足够远的安全距离。

彭山幽谷中,玄源笑道:“太乙果然被发现了,这是迟早的事。更有意思的是,伯羿虽然点破了他的行藏,却让他继续潜行追踪,不让那飞蜈察觉。”

虎娃:“太乙只是在伯羿面前暴露了,可并没有在其他人面前暴露。方才伯羿与他说话时,封印了那飞蜈的感官,那飞蜈并不知晓是怎么回事,九黎五部大巫公亦不知晓。”

太乙暗中出手阻截九婴逃遁,虽施法却没有现身,也没有暴露行迹。就算飞蜈有所察觉,完全有可能以为是伯羿施展的法术,只有伯羿本人才能分辨出来。通过飞蜈在远方观察的飞黎赤等人并不知情,那么伯羿就让他们继续不知。蛊神潭边的侯冈也许心中有数,但侯冈肯定也不会说出去。

玄源分析道:“很显然,伯羿并不信任那只飞蜈,更确切地说,他是不信任九黎诸部的那几位大巫公。太乙若足够聪明,应能明白伯羿的暗示,是让他在其斩杀妖邪之时,注意盯着那只飞蜈。”

且不提彭山中夫妻二人的私谈,伯羿已经解开了对飞蜈感官的封印,蛊神潭边的众人又看见了他的身影。

伯羿背手望着被自己斩断并轰塌的山峰,似是喃喃自语道:“九婴,你今日殒落于此,或许我应该叫你一声山黎婴。如今黎民不知还有谁记得,你就是山黎部迁居至此后的第一位大巫公。”

蛊神潭中刚刚恢复神通显影,众人冷不妨就突然听见伯羿说了这样一番话,闻者尽皆变色。九黎五部的大巫公,脸色简直难看得不能再难看,尤其是当代山黎部的大巫公山黎狻,已是面红耳赤。

九黎部族历史悠远,山黎部出现于何时、其第一位大巫公究竟是谁,如今已不可考,当然不可能是山黎婴。但山黎婴却是九黎诸部迁居到南荒后山黎部的第一位大巫公,族中还有熟悉往事的长者知晓这个名字。

山黎婴就是后来人人谈之色变的“凶兽”九婴,而九黎五部大巫公竟然皆不知情,这话说出去谁信啊?斩杀妖邪是异常凶险之事,最好要搞清楚其来历、掌握其擅长的种种手段,才更有把握。然而伯羿出发之前,竟没有人告诉他这些。

有可能九黎五部大巫公确实不知情,看他们震惊的反应也不像是作伪,可是伯羿已将事情揭穿,便让他们想解释都不好解释了。别说是丹朱等人,就连几位大巫公带来的九黎随员皆一脸惭愧之色,他们看向各位大巫公时,也带着困惑和怀疑的目光。

山黎狻不得不硬着头皮解释道:“帝子大人,我等确实不知此情啊,事先绝无隐瞒之意。山黎婴这个人我听说过,但也仅限于闻其名。他的确是我山黎部迁居至此后的第一位大巫公,但那毕竟已是三百多年前的往事了。”

丹朱就这么看着山黎狻,过了一会儿才淡淡道:“你等若真不知情,也无可怪罪之处。但既让我派人助黎民斩杀妖邪,所掌握的妖邪情况,就不应有所隐瞒。”

五位大巫公皆低头致歉,飞黎赤咳嗽一声,很惭愧地说道:“我等事先绝没有想到,那凶兽九婴,竟是当年的山黎婴,多谢帝子大人宽仁,只是,只是……”

重华开口打断吞吞吐吐的飞黎赤道:“只是此事如果传出去,恐成丑闻,作恶者虽非你们几位大巫公,但你等也绝不会因此感到脸上有光。不论那九婴是何来历,反正众人皆知他是凶兽,如今已被伯羿大人所斩,这个秘密就不必让更多人知晓了,对吧?”

飞黎赤低头道:“是的,恳请帝子大人成全!”

重华看了丹朱一眼,似在征求意见,丹朱并没有说什么。重华又扭头对五位大巫公道:“帝子大人会为你们保守秘密,在场的侍从亲卫,也不会将此事泄露出去。但你们应心中有数,不要忘了今日之恩德。”

五位大巫公当然知趣,立即起身跪拜,感谢丹朱、重华以及在场众位贵客的宽仁。水潭边几位大巫公带来的九黎诸部的随员,也一起跪拜表达感激之意。

丹朱摆手,命众人全部起身,器黎部的大巫公器黎干又吞吞吐吐地说道:“帝子大人,重华大人……伯羿大人方才道破九婴身份,我突然又想起来一件事。”

丹朱目光一闪道:“何事?”

器黎干有些战战兢兢地答道:“此番请求伯羿大人出手斩杀的妖邪中,有一只名叫凿齿的凶兽,其来历比较复杂。它曾是我器黎部迁居至此的第一位大巫公器黎吞所培饲的本命蛊虫。在器黎吞生前,凿齿已开启灵智;器黎吞辞世之时,便放它自由,使它成为了一名神将。凿齿为神将后习性若山中大妖,占据洞府修炼,禁止黎民进入其盘踞之地,渐渐已脱离掌控。但它的确没有主动进犯过黎民村落,其恶行不彰,或许不必将之斩杀。最好能将之击败并令其发誓臣服,九黎诸部自知如何处置。”说话的同时,还以神念解释了一番什么是神将。

重华皱眉道:“这种事,部首应该早说!……如今伯羿大人已深入南荒,如何再通知他呢?”他对器黎干的称呼并非大巫公,而是按中华之地的习惯称为部首,其中自有微妙的差别。

飞黎赤赶紧插话道:“有办法的,我那只飞蜈自会告诉伯羿大人。”

几位大巫公面带羞愧之色解释了一番,其实谁心里都有一个疑问,但又不好追问,伯羿怎会知道九婴便是当年的山黎部大巫公山黎婴?或许是猜测吧,毕竟九婴已经暴露了九黎巫士的身份,根据传说中的种种蛛丝马迹不难做出推断。

彭山幽谷中,玄源摇头道:“果如夫君所言,这几位大巫公还有埋伏,并未说出全部的实情,如今不得不吐露了一点。那些妖邪之中,出身与凿齿类似的神将,恐怕还不止一位。但无论如何,凡人想欺瞒仙家,多少都有些可笑了。”

虎娃:“器黎干特意提到了凿齿,请伯羿留它一命,不要杀了它而是帮助九黎诸部重新收服与控制这位神将。看来这位神将也不简单,更有大用啊。”

玄源:“夫君也对那凿齿来了兴致?”

虎娃答道:“倒没有什么特别的兴致,仔细想来,无非是那凿齿的天赋神通,对九黎诸部有特别的用处,想继续控制与驱使它。其实我更感兴趣的,是伯羿刚刚斩杀的九婴。见九婴之神通、便可窥其修行。我此番斩化身远去九黎之行,已求证圆满。”

见证伯羿斩九婴,虎娃堪破九境四转修为圆满,已突破至九境五转。

世上误入歧途的邪修很多,他们到底是哪一步走得不对,情况千差万别数不胜数,但也演化出了种种不可思议的诡异神通手段。虎娃也不可能去一一效仿他们的修行,只需领悟他们为什么会走到那一步,堪破其手段背后与大道本源谙合之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