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黎民百姓
第034章、此人不简单(上)

契俞是何来历,伯羿又为何会认识他?虎娃暗中询问了侯冈。而侯冈虽听说过契俞之名,也了解关于他的一些传说,但知之不详,这几日又私下里向重华请教。重华则做了一番详细的介绍。

契俞是黄帝之臣亦是天帝之臣,传说中并没有明确指出是哪一位黄帝,那么少昊、颛顼皆有可能,但最有可能的便是特指轩辕天帝。契俞曾参加过斩杀蚩尤的黎山之战。

这是虎娃第一次正式听说黎山之战,它并非是轩辕击败蚩尤大军的涿鹿之战,当时蚩尤的败局已定,这是他被轩辕擒斩的最后一战。此战之名,也与传说中的“蚩尤掷械于黎山”有关。而那片古战场,虎娃与侯冈等人应已涉足,就在那位雷神的领地周围。

据说后来有一个部族首领叫贰负,受身边一名叫危的臣子挑唆,谋害了契俞。黄帝获悉后惩处了贰负和危,并命巫彭、巫抵、巫阳、巫履、巫凡、巫相以不死神药救活了契俞。不料契俞死而复生后却迷失了本性,渐渐变成了一头凶兽,性情凶残暴戾。

黄帝念其有功且无辜,不忍杀之,将其流放到南荒深处,任其自生自灭,这便是凶兽猰貐的来历。重华所知,要比侯冈了解的情况详细得多。虽然重华也没有看见伯羿与凶兽猰貐交谈的场景,但也能猜到伯羿定是说了什么、却不想被九黎五部大巫公听闻。

侯冈将这些情况告诉虎娃后,虎娃也都转告了玄源。彭山幽谷中,玄源诧异道:“人死尚能复生?我可不知不死神药竟有这样的灵效,那巫彭、巫抵、巫阳之辈,又是些什么人?”

虎娃反问道:“谁说人死不能复生?我曾在此地亲手斩杀了白煞,后来却又在黑白丘洞府中见到了他。若不识仙家之妙,凡人见之,难免以为是人死复生。”

玄源:“契俞死而复生,又为何会迷失本性,沦为凶兽猰貐?”

虎娃叹道:“看来自古修习九黎巫术的修士,并不止我一人……”

贰负与危谋害契俞,究竟是怎么回事,如今已不可考。但根据虎娃的推断,契俞应也曾修习过九黎巫术。他可能与虎娃一样,对九黎诡异神奇的巫法感兴趣,想做一番印证。或者是因为他曾与九黎部族作战,见识了那诡异而强大的手段,所以自己也想掌握。

既然能与蚩尤对战,尽管不是一个人单挑蚩尤,契俞的修为应该也不低,据虎娃判断,至少已有九境地仙成就。那头怪异的凶兽,最早可能就是契俞根据九黎秘传巫术,以精血培饲的本命蛊虫。

在古时,虫也可泛指一切虫类、兽类,比如蛇称长虫、虎称大虫。猰貐是以养蛊之法催生出的怪兽,经过了独特的变异,所以虎娃根本不认识。贰负和危当时应确实杀了契俞,但契俞已拥有仙家不灭之神魂,阳神遁走夺本命蛊虫之舍。

契俞这么做的原因,如今已不得而知,虎娃只能推断有几种可能。

贰负和危既然要杀契俞,肯定不能让他轻易有夺舍的机会,就像虎娃当初在黑白丘中斩杀白煞一样。在此情况下,契俞只能重入轮回,来世已是新生之人。而身怀杀身之仇的契俞,当然是不甘心的。

契俞殒身之际并没有放本命蛊虫自由,而是利用二者之间的心神联系,夺其舍从而化身为那凶兽,而且很可能就是利用凶兽之躯逃走的。

至于黄帝命人以不死神药救活契俞,救的很可能就是这头凶兽。它当时应受伤颇重,而巫彭、巫抵、巫阳等人,不一定是指巫士,更可能是指医师。古时巫医不分,都被普通人视为掌握生命奥妙者。比如虎娃在巴原也是一位神医,号彭铿氏,完全也可能被人称为巫彭。

那么被救活的契俞,又为何渐渐迷失了本性,到最后完全沦为一头凶兽了?这就是夺舍之法的弊端以及凶险之处。

所谓夺舍,就是占据另一个生灵的身躯以取而代之,以这个生灵的面目、身份重新出现在世间。在这个过程中,要洗炼或融合被夺舍者的记忆与见知,且不能影响到自己的心神,否则就会导致认知障碍,那也是一种神魂反噬。

夺舍的过程,有点类似于后世所谓的“穿越重生”。其实对常人来说,所谓穿越、重生之事,大多是身死的一瞬,动念迷失于轮回大妄中却不自知,后世亦有修士称之为中阴境。夺舍与之又有微妙区别。

比如张三夺李四之舍,不能想当然地认为就是张三占据了李四的身体,他还拥有了李四的记忆,然后继续以李四的身份出现在世间。

为何不能是李四突然获得了一段原本属于张三的记忆,成为他本人见识的一部分,然后李四便成了另一个李四,而张三已经不复存在?

神魂反噬,会引起自我认知的混乱,造成神智不清。所以夺舍后洗炼或融合他人的记忆时,须有已堪破生死轮回境的修为,才能保证心境清明。这便是仙家不灭之神魂,亦称阳神不灭。

在正常情况下,就算是仙家,也几乎不可能夺大成修士之舍,对方修为越高便越困难,最好是对方的神魂已灭,只留下生机仍在运转的躯壳。可是巫士的本命蛊虫,往往灵智不高,却比培饲者本人更为强大。

契俞被贰负与危斩杀,遁出的阳神本就虚弱,他是利用与本命蛊虫之间的心神联系,才能遁出阳神夺凶兽之舍,这也留下了极大的隐患。起初之时,他还是清醒的,以本人的意识占据了凶兽的身躯,但在炼化凶兽的意识时,却出了变故、遭受了反噬。

夺舍之后,炼化这具身躯原本的意识,有两种方式。第一种就像堪破生死轮回境,毫不动念,将之堪破并洗炼纯净、完全忘却,也就意味着原先那个生灵完全不存在了。

这种方式须有九境修为才能做到,但还有一个缺点。夺舍之后往往就要以对方的身份在世间行走,则必须掌握对方的习性和记忆,不能叫他人看出破绽。

所以又有第二种方式,那就是融合夺舍对象的记忆见知,从而能完美地取代这个人,完全继承了这个人的身份。在这种情况下,需要相当强大的阳神修为,才能避免导致认知的困惑,且不会遭受反噬。

契俞夺本命蛊虫之舍,当然不会用第二种方式,应该是打算直接将原属于凶兽的意识尽数炼化抹去,却遭遇了比他更强大的凶兽神魂。结果是悲剧的,神魂反噬,他渐渐迷失了自我,真的就成了这头凶兽,或者说凶兽的意识吞噬了他。

这一切都是虎娃的推断,但根据契俞的传说,以及伯羿对猰貐所说的那些话,还有虎娃对九黎巫术的了解,这就是最有可能的情况。

说到这里,虎娃不禁叹道:“培饲本命蛊虫,终究只是神通手段,而非修行破关之道。夺舍之法虽可让地仙殒身暂保性命,但若本非机缘独特,亦不是正道。契俞所夺本命蛊虫之舍,虽然强大,却几乎必遭反噬,他终究成了猰貐。若夺常人之舍,反噬虽弱,却须重新修炼,诸多机缘难复;若反复为之,最终仍不免迷失。”

玄源追问道:“如此说来,伯羿真的是助契俞解脱了!那么中华南荒的妖邪之中,还有没有人可能与猰貐是一样的来历?比如哪位强大的巫士意外殒身,却夺本命蛊虫之舍。”

虎娃:“既有契俞在先,未尝没有别人做过这种事,但这些已不重要。不论那些妖邪是何来历,如今也将被伯羿一一斩杀。”

……

在蛊神祭典结束的五天后,巫公养草育终于率领众族人离开,虎娃也跟着他们回到了养草村。侯冈则带着叽咕仍留在丹朱那里,而太乙继续追寻着伯羿的踪迹。

原本是四个人出来的,等再回养草村时,只剩下了虎娃一人。侯冈本有些不放心,想让叽咕跟着他一起回去。

虎娃却暗中劝阻道:“以你的身份,若因为一个仆从,就把身边的护卫派回到蛊黎部的村寨,这不太合适。我在村寨中也没什么危险,而且只是一具仙家阳神化身,更损失不了什么。”

虎娃还对侯冈说了一句:“伯羿之神威,已毋须我多言。而丹朱身边的那位重华大人,也很不简单啊!”

这句话感觉没头没尾,听上去有些莫名其妙,虎娃为何有此感慨?侯冈已在巴原生活了十多年,所以他此前并没有听说过重华的名字。而重华成名并得到帝尧器重,就是这十余年间的事。最近这几天,通过丹朱身边的其他随员,侯冈也打听出不少有关重华的事迹。

其实都不用私下里暗中打听,重华的事迹,在帝都平阳一带早已被人四处宣扬。

后世有传说,重华目生双瞳,这其实是望其名附会,重华本人并非妖族。这个名字,含有赞颂其目光睿智、远超常人的含义。当时也有人说,其母感星光入梦生子,因而名曰重华。更令人玩味的是,重华的父亲人称瞽叟。

有眼无珠、有目无瞳而称“瞽”,这根本就不是一个正经名字,更像是他人对其的蔑称,显得很不尊重,意思就是瞎了眼的老头子。

这一对父子,他人对父亲的称呼是瞽叟,而儿子的名号却是重华。听上去就像是父亲所缺的瞳子,却长在了儿子的眼睛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