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黎民百姓
第033章、伯弈之威(上)

落叶比石块轻得多,当然更好操控,而华崽一下子就操控了四片。这四片落叶两大两小,在空中对称排列,已半枯,呈现出桔黄的色泽,聚在一起飘飞舞动,就像一只展翅的蝴蝶。

虎娃鼓掌道:“华崽,你真是太厉害了,将四片叶子变成了一只蝴蝶!”同时心中也不得不惊叹,这孩子真是悟性极佳、一点就透啊,世上就有那么极个别天资超绝之辈,只要能领悟境界玄奇,就能凭着已有的修为法力,施展出种种令人惊叹的神通手段。

华崽很满意地一弹指,四片枯叶落地,起身道:“知道我的厉害了吧,以后就好好跟我学、听我的指点,我让你怎么修炼、你就怎么修炼……我们先回去吧,你可不能告诉别人。”

他们回到养草村族人的营地,倒也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祭典现场很热闹,大家都在四处走动交流,很多人夜里也不会回来,如今气候温暖,此处就算夜间也不冷,而且附近一带都很安全。

太乙也不见了,他是得了虎娃的吩咐,悄悄尾随伯羿而去。虎娃很想亲眼见证伯羿斩杀妖邪的场面,领略其仙家修为风采,同时也想看看那些大妖邪修究竟是什么根脚。以他这具仙家阳神化身的修为,当然不可能跟得上伯羿的脚步,所以派太乙去了。

其实太乙想追踪伯羿也很勉强,但他无需追踪伯羿本人,只需追踪那只飞蜈留下的气息。虎娃事先也叮嘱过太乙,不可追得太近,远远地观望即可。还好侯冈看过那些妖邪分布的地图,只要事先知道伯羿的目的地就好,也不必担心在中途追丢了。

借助太乙本人的神通法力,虎娃也对他施展了曾对侯冈施展过的通感巫术,凝神可见太乙所见。为了防止距离过远、超出了巫术的极限,太乙还特意给虎娃留下了很多片树叶。这些都是取自太乙原身的叶片,相当于为虎娃特制的某种秘宝。

每次使用这种叶片,虎娃都可以如身临其境般见到太乙所见的场景,主要用在每次观看伯羿斩杀妖邪使,由太乙本人施法催动。因为虎娃也不可能知道,远方的伯羿究竟会在何时动手,他的安排很妥帖,考虑得也很周详。

伯羿斩杀妖邪,可不是几天的功夫就能搞定的,各路大妖邪修,分布在南荒深处各个地点,有的相距千里,伯羿要一一找到他们还要防止他们逃走,少说也得几个月吧。到时候,卢张差不多也该从巴原回来了。

丹朱没有继续前行,他南巡至此见到了九黎五大部的众巫公,使命已圆满完成,没必要再往下走了,就留在那座山上等待卢张与伯羿返回。他留在那里,五部大巫公当然也得陪着,侯冈也仍然待在丹朱的身边。

众人当然也关心伯羿斩杀妖邪的经过,更想在第一时间得知他究竟成功了没有。飞黎赤派出自己的本命蛊虫那只飞蜈跟随伯羿而去,不仅是充当坐骑与向导,更有别的妙处。

就在伯羿离去后的第二天清晨,用过早饭之后,飞黎赤将众位贵人带到了后山中的一座水潭边。此处被密林环绕,潭水如镜倒映天光景象,岸边已经摆好了座位。丹朱在正中,有座位者还有重华、侯冈以及五部大巫公,其余护卫和随员都在周围站成一圈。

飞黎赤却没有坐下,他手持法杖站在水边介绍道:“这里就是传说中的蛊神潭,蛊神之相,是枫木中飞出的一只蝴蝶。传说蝴蝶与水面上的气泡交合,诞下了十余枚卵。而这蛊神潭,曾是蛊神显圣之地。它曾在这里的水面上飞舞,也曾在水边修炼。”

介绍了这蛊神潭的传说,飞黎赤一挥法杖,那静谧的水面忽然化为镜面一般,众人举目望去,水中显现的是远方不断移换的山野景象。似是谁飞在低空,擦着树梢前进。这是那只飞蜈的视野,巫士本人可分享其本命蛊虫的感观,宛如一种奇异的分身。

飞黎赤应是五部大巫公中修为最高的,至少已有化境,至于相当于化境几转,倒是不太容易判断。他的大半神通法术,其实都依仗于本命蛊虫,若本命蛊虫不在身边,其本人的实力就相当于被削弱了大半。

但以飞黎赤的修为,此刻将本命蛊虫所见,通过水潭显影让众人观看,也并不难做到。

虎娃和飞黎赤,各有各的窥探手段,虎娃派出了太乙,飞黎赤派出了飞蜈。而实际观看的效果,飞黎赤要比虎娃好得多。这并非是太乙的修为不如那飞蜈,因为飞蜈就跟在伯羿身边,且是飞黎赤的本命蛊虫,人家从小就是玩这个的。

但虎娃还有侯冈,侯冈坐在水潭边能看见的景象,虎娃一样也能看见,他同时掌握了两方面的讯息。

……

遥远的巴原,彭山幽谷中,虎娃隐居的院落旁的竹林间,也有一座小小的水潭。平日水流清澈见底,此刻水面却像被无形的巨手抹过,显得平滑如镜,而“镜”中显现出的竟是九黎部族所生活的山野景象。

虎娃和玄源坐在水潭边,玄源靠在他的肩上道:“九黎巫术,的确神奇诡异。这飞黎部的大巫公飞黎赤,至多只有化境修为,却相当于修炼出了一具神通法力比本人更强大的分身,竟有几分仙家阳神化身之妙。”

留在彭山中的虎娃,当然就是他本人。他此刻也看着水面沉吟道:“我刚刚突破九境修为时,亦不知仙家化身之妙,后来能自悟大道、修为更进一步,多少也是得到了白煞的启发。九黎巫士以精血培饲蛊虫之法,确实诡异,但那毕竟只是与之心神相联的蛊虫,并非仙家阳神化身,就其妙用而言,也只是相当于分身而已,毕竟不是分身。其实将众兽山的驭兽之术,修炼到极致再更进一步,也可演化出相类的手段。”

玄源:“我有一个疑问,不知夫君能否为我解惑?如果将来那飞黎赤修为突破了九境,亦成为一位地仙,他的本命蛊虫,是否就可修炼成仙家阳神化身?从而一跃数转之功,达到你如今的境界?”

虎娃缓缓摇头道:“若是他人遇到此问,恐很难答出来,或许还会认为很值得一试。毕竟那本命蛊虫以本人精血培饲多年,与之心神相联,神通法力甚至比本人更强大。若突破九境修为,怎能不想着将之彻底炼成身外化身?但蛊虫毕竟不是自己修成的化身,若仅仅是对敌斗法,确实不亚于仙家阳神化身之妙,但以此为修行之道,我可以说这条路是走不通的。”

玄源:“这是一条歧路吗?”

虎娃:“若走错了,便是分神夺舍之法,操控一无智之躯而已。若走对了,蛊虫自身亦须开启灵智突破九境修为,既堪破生死轮回修得九境,又怎会成为他人身外之身?是永远都走不通的!

若仅仅将之当成一种神通手段,倒也罢了,若是当成修行所求的根本秘法,那是永远求证不了九境修为圆满的。修炼本命蛊虫的诡异秘法,取代不了仙家阳神化身境界。

我估计可能曾有高人受到此种秘术的启发,从而悟出了仙家阳神化身之妙,从歧路上找到了正途。此秘术也能给我很多启发,我已经修到了这个境界,所以才能看得清楚。

而且培饲本命蛊虫本身就有极大的隐患,修为越高隐患便越大,到最后反而会成为突破九境圆满的障碍。”

虎娃见证九黎巫术,首先是要亲身体验如何迈入初境得以修炼,也不仅是看华崽在那里耍宝,更要见证当地修为境界已达到巅峰的大巫公的修为手段。

飞黎赤所修炼的本命蛊虫秘术,当然有很多隐患和弊端,比如心神随时处于一种被割裂的状态,生机元气也有额外的极大消耗,从他刚开始修炼时就一直在持续。

更重要的是,就算飞黎赤能度过种种凶险考验,最终突破到九境地仙修为,受已修秘法与相应的认知所限,反而更难领悟真正的仙家阳神化身之妙,若想更进一步修炼到九境圆满,那本命蛊虫的存在反倒成了障碍。弃之不舍,不弃之则更难。

但是话又说回来,相比于一般的修士,飞黎赤展现的手段确实够强大也够玄妙,简直相当于此刻的虎娃了。

虎娃如今凝炼的仙家阳神化身,行走在九黎之地虽只有初境修为,但对于虎娃本尊来说却有另一个妙处,化身所见便如同他本人所见,这是仙家大神通。

侯冈坐在水潭边,看见了潭影中飞蜈所见的南荒景象,借助通感巫术,虎娃的仙家阳神化身也看见了。那么远在巴原的虎娃本人,也等于看见了同样的场景,并将其展示给身边的玄源。

相比于九黎诡异的巫术,这夫妻二人更感兴趣的是伯羿的仙家手段。如今他们已经知晓,伯羿与仓颉先生一样,都曾飞升至帝乡神土,然后又回到了人间。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