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黎民百姓
第029章、九黎风貌(下)

九黎巫公以精血培饲本命蛊虫或蛊兽,修炼秘法与之心神相联,从而达到驱使它们的目的,不禁使虎娃想起了巴原众兽山的驭兽秘术。但是九黎秘术比众兽山的驭兽术更诡异,修炼者与本命虫兽之间几乎形成了一种共生关系。

通常巫公死后,其本命虫兽也会很快夭亡,而能够留下来成为神将者极少,都是已开启了灵智且特别强大的虫兽。在其主人生前,除了心神联系外,它们其实已经能够脱离主人而独自修炼了。

九黎各种秘术,各部族中或多或少都有流传,比如这种培饲与驱使本命虫兽的秘法,山黎、蛊黎部中也有少数巫公修炼,但以飞黎部为最擅长。如今南荒中几位最强大的神将,几乎都是很久之前飞黎部中最强大的巫公留下来的。

茫茫荒野广袤无际,对九黎部的安居以及开拓家园最大的威胁,则是那些凶残的大妖与邪修。所谓大妖当然是指强大的妖物,而邪修的来历却很复杂。

虎娃在巴原上也遇到过邪修,比如古天老祖就是其中最典型的代表。这样的邪修在中华之地当然是人人得而诛之,一旦暴露,别说容身之地,恐怕连葬身之地都没有。轩辕、少昊、高阳这三代黄帝,甚至亲自出手揪出并斩杀了不少隐藏在世间的邪修,所以有不少人逃到了偏远的南荒深处。

像这种邪修,没必要再去分析他们心中还有善念货恶念,只要修炼那般歹毒的邪法,就必然作恶为祸。还有另一些修士,本身修炼的并不是歹毒的邪法,却也曾作恶为祸,因被追剿而逃到偏远之地,或因获罪而被放逐。

这些邪修能在险恶的南荒立足,本身都很强大,有人一直修炼至今,有人殒落后还留下的传承。他们也如山中的大妖那般,占据地盘建立洞府修炼,往往还三五成群聚集,时常祸害周边的黎民。

九黎各部的先人们当然不傻,南荒之地广袤,他们最早迁居至此时,建立村寨的低点当然都避开了那些大妖或邪修的地盘。虽然集合举族之力不是不可与之一战,但没必要起无谓的冲突,否则就算斩杀了妖邪,自己同样也是损失惨重。

可如今几百年过去了,九黎诸部在此繁衍生息,人口以及分支部族也越来越多,不断建立新的村寨,开垦田园、开辟猎场,分布的地域渐渐向周围延伸,触及了这些大妖邪修占据的地盘,时常会发生各种冲突,很多偏远的村寨甚至被强大的妖邪屠灭。

木黎、器黎、山黎、飞黎、蛊黎这五大部,数百年来彼此联系紧密,生活在相互邻近的地域,村落分布彼此交错。他们想要避开中华天子直接统治的势力范围,继续向南迁徙或者扩张地盘,前方的路口几乎全被这些妖邪堵住了。

对付强大的妖邪,除了各部巫公外,九黎诸部最重要的借助力量便是那些神将。

但不少神将也不会白白出手,它们开启灵智后变得越来越聪明,也懂得了趋吉避凶,已经没有主人的驱使,行事当然越来越自主。受限于当年的心神契约,它们不会伤害九黎族人,但要它们移开洞府去对付强大的妖邪,九黎族人也必须送上供奉。

离开它们的洞府越远、对付的妖邪越强大,所须的供奉之物就越多、越珍贵。到后来,有的神将渐渐就养成了习惯,或者说学得更聪明了,并不是有事时才索要供奉,而是要求各部族平日定期送上供奉,并能让它们满意,否则今后有事就不会再出手。

如此情况还算可以忍受的。但很多神将寿元也变得很长久,它也会占据地盘凿建洞府修炼,越强大的神将占据的领地便越大,且都是适合修炼的宝地,有各种珍贵的资源或物产,有的神将还拥有当年主人留下的不少珍贵遗物。

经过这么多年的繁衍生息,九黎各部人口和村寨越来越多,活动和居住的范围难以避免的也延伸到这些神将的领地附近,简直与遭遇那些妖邪的情况是一样的。众神将虽遵守契约不会伤害九黎族人,但这种契约是双方的,九黎族人也不能冒犯神将。

假如九黎族人擅自进入了神将的领地,别说是开垦田园建立村寨,哪怕是动了一草一木,都会被神将视为对其的冒犯,会被当场驱逐甚至是斩杀。这些神将身怀种种诡异的神通,远比同等修为的修士更难缠也更加凶残。

在这种情况下,个别神将已经等于渐渐失去了控制,令九黎各部都感到很头疼,恐怕将之视为妖邪一属了。

当然了,这个结论只是虎娃推测和判断,华崽只是介绍了那些神将的来历,并没有多讲别的。虎娃得出结论的依据,更多的来自各村寨民众平日私下里的只言片语。

生活在这一带的部族会供奉不同的神将,但更重要的是每年祭奉蛊神,令虎娃更感兴趣的也是那位蛊神。

令虎娃感到意外的是,近几年的蛊神祭典发生了变化,蛊神仿佛不再出现了,因为它不再收取献于祭坛上的祭品,也不再赐下宝物。但其他的一切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掌管祭典的飞黎部大巫公,仍能接受蛊神的谕示。

据说就是在三年前的祭典上,飞黎部大巫公宣布蛊神的谕示,各部族不必再献上特意搜集的宝物,换成了其他普通的祭品。

如此一来,像每年从雷神树洞里得来的那些宝物,就不再献祭给蛊神了,而成了飞黎部大巫公可自行支配的私物,所以华崽才会打雷神藏宝的主意。

华崽很聪明,将那根宝贝骨头和太乙送的雷击木都藏在了火灶的灰烬中。那雷击木就像一根烧过的木材,而火堆上经常会烤东西、偶尔有骨头掉落,这两样宝物埋在灰烬下面根本不起眼,就算有人看见了都不会留意。

祭奉巫神单纯的黎民可能不会想太多,只需遵从蛊神的谕示即可,但虎娃对此却有各种猜测。难道那位蛊神闭关了?或者像当年的山神理清水一样遭遇了什么意外,不得不陷入沉眠?

至于飞黎部大巫公还能得到蛊神的谕示,这并不奇怪。只要那位所谓的蛊神修为足够高,完全能以特定的方式留下御神之念,只要符合某种情况,就可以被飞黎部的大巫公接受,但实际上与之交流的并非蛊神本人,只是很特别的神念心印。

如此一来,虎娃就更难搞清楚蛊神如今究竟是怎样的状况了,也更难找到蛊神本人了,至少在祭典上恐怕不太可能。

虎娃等人跟着华崽在这一带游玩了半个多月,明里暗里倒也打探到很多情况,并成为各村寨族人最受欢迎的贵客。这时帝子丹朱巡视九黎诸部的消息,也在各村寨普通民众间渐渐传开了,伴随着流言四起。

有人担忧帝子丹朱是来镇压九黎诸部的,将强行收服九黎为奴仆,听其命为其效力。还有人说丹朱已与山黎部结盟,将帮助山黎部来攻占飞黎与蛊黎部的地盘,这些传言在飞黎部的各村寨中尤为盛行。

有意思的是,在蛊黎部的不少村寨中,很多人却不相信这种传言,甚至对帝子丹朱抱有好感和期待。原因很简单,他们以前根本没有接触过来自中华之地的贵人,唯一见过的就是最近到访的侯冈等人。

侯冈等人既然这么友好,那么同样来自中华之地的丹朱当然也不至于招人反感。侯冈事先大概也没有到,他无意间反而为帝子丹朱南巡至此提供了的铺垫与帮助。至于五部大巫公私下密谋之事,普通的族人当然不可能清楚。

半个月后,养草育终于告诉侯冈,大巫公答应了他的要求,允许虎娃参与祭典中的祈福仪式。至于能不能获得蛊神的赐福、并成功掌握巫法的力量,则谁也帮不上忙,首先要看蛊神的意志,其次要看虎娃自己。而且这个过程是有凶险的,弄不好会大病一场甚至因此送命。

虎娃当然不会被吓着,他已隐约明白是怎么回事,但还需要通过事实去印证。而华崽则很为虎娃担忧,经常以“过来人”的经验,向他介绍怎样才能获得蛊神的赐福、并成功掌握巫法的力量。

虎娃也见到了华崽的邻家姑娘小香,他今年只有十二、三岁,模样在这蛮荒部族中倒还算清秀,平日总是怯生生的,身形有些瘦弱,人还没长开呢。

太乙告诉华崽,不必和小香多说什么,届时他自会尽力在祭典上保住小香的性命。太乙为此还私下与虎娃商讨,推演了各种可能的情况以及应对的办法。

但随着举行祭典的日期越来越临近,小香也越来越不安,她不敢在别人面前流露,却多次在华崽面前诉说了自己的惊惧。

单纯劝她不要害怕、应该怎么做,好像并没什么用处,华崽最终还是没有听太乙的话,他私下告诉小香:侯冈等人是蛊神带来的贵客,小香若相信蛊神,就应该相信这些贵客必有办法能保她在祭典上的平安。

就在蛊神祭典正式举行的前三天,虎娃终于见到了蛊黎部的大巫公蛊黎钟。蛊黎钟是一位身材瘦小、皮肤黝黑的老者,这般形容在黎民中很常见,他看上去显得非常苍老,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寿尽辞世的样子。

但在苍老的形容下、瘦弱的身体中,隐约却能感受到一股强悍的力量,深陷的眼窝中偶尔闪过的目光也很锐利。据虎娃判断,这位大巫公恐怕至少有七境修为,但又不好简单的与巴原上常见的七境修士类比。总之蛊黎钟给人的感觉,透着一股不太好形容的妖异。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