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黎民百姓
第028章、蛊神(下)

天明之后,虎娃等人跟随华崽终于走出了那条狭长的谷道。迎面的视野渐渐变得开阔,他们上了岸走在溪水边,两侧都是山。近处的山并不高,多是起伏的丘陵,不再那么陡峭险峻,而往远方望去,仍是崇山峻岭环绕。

这一带几乎与外界隔绝,气候温暖,山中物产丰富,有不少地方都适合建立村寨、开垦田园。翻过了几座丘陵,虎娃终于看见了被人踩出来的小道,路边的山林中生长着各种野果,不时还能见到野兔、獐子等野兽出没。

虎娃认出了很多种草木,其物性都可以当成药材用在不同的场合。虎娃从没有见过这些草木,但他一眼看见就能很自然地辨认出来,仿佛早已相识。凡人可能无法了解仙家的见知,虎娃这一世确实从未来过中华南荒,也从未在巴原上见过这些,但他却曾堪破生死轮回境。

生死轮回境中究竟经历了什么、虎娃还记不记得?这是一个没法回答的问题。生死轮回境中有生生世世,若动念则会沉沦其中,结果便是在定境中殒落,虎娃当然不会刻意记住这些经历。

可他当在世间又遇到曾相识的事物时,便自然会唤醒见知。这便是仙家修为境界之妙,就似天生便知道很多看似不可能了解的东西。

虎娃此具化身虽是凡人,却拥有本尊的见知。他掌握了不止一们修炼秘法,若愿意的话,随时可以迈入初境,甚至从初境至大成也只需要短短时间。

后世也有很多修士,本身并不追求神通法力,当有足够的修行积淀,亦有顿悟之说,可在一念之间连破数境,甚至直接达到神通俱足的修为。

虎娃这具仙家阳神化身,想实现这种“顿悟”式的修行其实很简单,只要选择一门自己早已精通的秘法,入门后哪怕直接突破六境大成都不难。那样的他,可能是世上神通法力最弱的大成修士,因为法力还须修炼的积淀,但修为境界却不能简单的用强弱而论。

虎娃却不想那么做,那样不过是对自己曾经修行的简单重复,或者仅仅是为了印证化身之妙。他万里迢迢来到九黎之地,就是要见识一番九黎的巫法,以一个毫无修为的寻常人身份去感受那些九黎巫公是如何迈入初境的,又是走上了怎样一条修行之道。

此路若通,那就一步步亲身将之走通;此路若有误,那就看看它误在何处。

几人登上一座山丘,华崽手指前方道:“那里就是养草村了,你们在这里等一会儿,我先回去打声招呼。”

虎娃向前望去,莫名想起了巴原龙马城外的公山村,两者在地势上很相似。养草村依山而建,位于一片能避开山洪侵袭的缓坡上,而低处则是块石垒起的层层梯田。

这个村寨的规模不小,粗略看过去,应生活了超过千名族人,在缓坡上大致形成了五片建筑区域,都环绕着一片中央地带。这个大型村落却没有块石或木桩修建的寨墙,但环绕村寨的边缘有另一道屏障。

借助太乙传来的神念,虎娃将村寨的全貌看得很清楚。那道屏障有两人多高、一丈多宽,竟是一圈绿色的植物,而且是好几种植物混生在一起,有灌木也有藤蔓。灌木上带着尖刺,而藤蔓的叶片上长满了白色的针状长毛。

太乙介绍道:“那些是灵植,以秘法培育并以法力催生,共有五种植物伴生,形成一道看似天然的藩篱。若是有猛兽闯入,会被藤蔓缠绕。那些藤蔓有毒,弄断之后汁液有麻痹之效。灌木上的尖刺扎入肌肤留下伤口,会使毒发更快。”

所谓灵植,虎娃并不陌生,他本人就曾在彭山幽谷中布下一座金铃藤大阵,后来又用得自黑白丘仙家洞府的捆仙藤,布下了另一座更厉害的缠藤大阵,就连白煞的仙家阳神化身都曾被缠住了片刻。

看来养草村中也有精通此道的修士或者说巫士,其秘法应在部族中世代相传。九黎诸部的巫术皆属同源,各种秘法大家应该都会一些,但也各有擅长。其先祖蚩尤是炎帝后人,还曾自立为炎帝,九黎族人也应该得到了神农天帝的很多传承。而神农传承,当然不仅仅是大器诀。

传说神农尝百草,教人们哪此东西可以食用、怎样食用,还有哪些东西可以入药、治疗什么样的病症,哪些东西有毒、会导致什么后果、又该怎么解救。实际上神农可远远不止尝了百草,而是辨析天下诸般物性之妙,由此才创出了大器诀。

大器诀对于虎娃来说并不难,别说得到传承后修炼,他本人就曾自悟。但对于很多修士,尤其是这些蛮荒族人而言,想修成大器诀却颇不容易,更别提将它代代传承下去。

这里的村民恐没有得到大器诀传承,但同样继承了神农所传的很多秘法,而且还结合了历代人的摸索实践,所以才拥有了这样一道奇异的寨墙。

虎娃正在观望间,华崽已经领着一群人走出了村寨。养草村的族长养草育,竟亲自带着村中最地位的一群人特意跑出来迎接。

也不知华崽具体是怎么对村民们介绍的,总之他告诉了族长以及其他人,侯冈等人是来自中华之地的贵客,而且已被雷神放行,甚至还得到了雷神的好感,来到这里并无敌意。

“养草育”是个约定俗成的称呼,比如华崽,在正式的场合也会被人称为养草华,甚至是养草华大人,因为他是成功获得蛊神赐福的勇士。有朝一日华崽若能成为蛊黎部的大巫公,还会被称为蛊黎华大人。

养草育身为族长,当然比普通的族人更有见识,清楚来自中华之地的贵客能到达这里,必然很不简单,无论如何不能怠慢。

华崽也果然守信,并没有告诉别人虎娃才是这一行人的“首领”。养草育直接来到了侯冈面前,躬身行礼道:“来自中华之地的贵客,我是这里的族长养草育……听闻帝子丹朱为中华天使,如今正巡视九黎诸部,请问你们是丹朱大人派来的吗?”

仅听这句话,便知养草村虽然不是大巫公所在的中枢村落,但也是蛊黎部中非常重要的一个村寨,就连帝子丹朱南巡之事都听说了。虎娃等人恰好在此时出现,养草育很自然的就认为他们与丹朱有关。

侯冈笑着还礼道:“我们只是对自古九黎的传说很好奇,特意来此游历,与帝子丹朱并无关系,这三人是我的随从……”

侯冈做了一番自我介绍,倒也没撒谎,他本人的身份在中华之地也足够尊贵,哪怕出现在帝都平阳城,也算是很有背景的权贵子弟了。但侯冈并没有说自己来自巴原、已有十余年没回中华之地了,这些情况没有必要介绍得太详细。

侯冈最后又指着虎娃道:“我的这名随从,对九黎神奇的巫术很感兴趣,很希望有机会能够修习,不知族长大人能否相助?……若你们肯帮忙,我会尽力答谢!”

他说话倒是不绕弯子,一见面便提出了这种请求。养草育愣了愣,苦笑道:“我已经听华崽说了,有个孩子想得到蛊神的赐福、修习九黎的巫术。但这样的事情我不能做主,得禀报蛊黎部的大巫公知晓……贵客远来,请先到村寨中休息,你们还有什么要求,我也会尽量安排。”

虎娃等人被迎进了村寨,养草村的族人们皆以好奇的眼光从四处看来。虎娃如今的形容,就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同样以好奇的眼光打量着周围,现在的他,就是一位来自中华之地却想修习九黎巫术的孩子。

虎娃的感觉,也很像回到了小时候,因为这里的生活场景,太像当年北荒中的路村了。如今的巴原北荒已立山水城,路村也不再是当年的蛮荒村落,可以说短短十几年的时间,就经历了从原始蛮荒到文明社会的飞跃。而眼前的养草村,却更像仍停留在蛮荒部族时代。

九黎诸部是从中华之地远徙至此,他们的祖先也曾在平原上建立城廓村寨,今日的情景看上去仿佛是一种时光倒流。世人的生活不仅只有向着更文明的前进,也可能有向着更原始落后的倒退,这既是际遇造就,也可能是一种有意无意的集体选择。

别看华崽的年纪不大,却在村寨的中央区域拥有一座独立的院落。前院有专门做饭的偏厦,后院还有堆放各种杂物的仓房,正屋隔成了并排的三间,最中间是会客的厅堂,虎娃他们就被安置在华崽家里。

虎娃既扮作侯冈的仆从,便负责留下来打扫和收拾屋子。而侯冈领着管事太乙、护卫叽咕到族长那里去说话了。

侯冈命太乙取出了很多东西,堆放在族长家院门前的空地上,有各种食物、布匹、农具、生活器皿,都是九黎部族中没有的或者很少见的,这是送给养草村众族人的礼物,以答谢他们的招待。

养草育以及村中的几位长者,刚开始是连连摆手,叫侯冈赶紧把东西收回去,难得有贵客到来,好好招待是应有之义,怎么还能收东西呢?传出去只怕被别的村寨笑话!

可是随着太乙的东西越拿越多,在空地上几乎堆成了一座小山,养草育等人的眼睛也越瞪越圆,推辞的话再也说不下去了,只得连连表示感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