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黎民百姓
第027章、伯羿与重华(下)

丹朱此次南巡,从帝都平阳带了三位最重要的随行官员:其中卢张是礼官,已被派到巴原去册封巴君了;伯羿是战将,一直跟随丹朱身边,有他在,无论是任何险地,都能保证丹朱的安全;重华是一位司官,就是负责处理各项事务的。

以丹朱的身份之尊,也不能事事亲力亲为,更何况这位帝子的性情恬适,并不喜欢操心太多的繁杂琐碎之事,很多具体事务都交给重华打理。

丹朱微笑道:“你回来了?此行辛苦,事情办得怎样?”

重华答道:“您是代表天子巡视九黎的中华天使,山黎部也不敢不敬,还托我带回了不少礼物。但他们提出了很多要求,有些要求恐是别有用心。”

丹朱开口道:“什么要求,不妨一条条讲来。”

重华:“当时器黎部与木黎部的大巫公亦在场,据这三人说,九黎诸部当年获罪远徙,迁居南荒险恶之地已赎其罪,如今已有数百年。请中华天子抛弃前隙,中华百姓也勿再敌视黎民。”

丹朱:“这没有问题,我早已承诺……各部大巫公若诚心归附,更可由天子赐爵而领其封地,参照如今之四岳部。”

重华:“南黎之地有大妖横行,更有被中华之地放逐的邪修,他们占据要地残害黎民。九黎诸部请求天子派高人斩杀妖邪、救黎民之困苦。”

丹朱叹息道:“此事我早已知情,奉命离开帝都前,父皇还曾特意叮嘱过我,否则伯羿大人怎会随我至此?

所谓邪修,有些是多年前被放逐到蛮荒之地的高人或他们的后世传人,历代人皇在放逐之时曾让他们立誓,永不得再返回中华之地为祸。可是九黎南迁之后,却在南荒中遇上了他们。这些人来历复杂、行事无忌,确有诸多残害黎民之举。

至于那些作乱的大妖,有的是蛮荒中的妖修,有些却是九黎某些部族供奉的妖物,更有他们的祖先培育驱使的妖兽毒虫,最终却脱离了控制、占据要地为害。这次他们是想借我等之手,将这些祸患都给扫除,也是想试探我们有没有这个实力。”

伯羿冷笑道:“只要他们求助就好,就怕他们不提要求呢!无论什么样的大妖邪修,于我而言,不过是一箭射杀而已。若是他们所供奉或勾结的妖邪,想以之试探我等,正可趁机斩除、使其失了依仗;若并非如此,更是为民除害。

此前也不是没有高人深入南荒除害,但荒野茫茫、妖邪踪迹难寻。若仅仅斩杀那么一两个,起不到太大作用,回头又会有别的妖邪出现、占据原先的地盘。

那些大妖还好说,总有大致的领地,而那些邪修行踪诡秘,经常闻风远遁别处为祸,等风头过去还会再回。我若出手,须事先掌握他们盘踞的地点,务求一击必中,尽量将之清理干净,也免得九黎诸部总以此说事!”

重华取出一卷兽皮,上前摊开在案上道:“我已经想到了这些,所以在他们提出这个要求时,我便要求他们提供详细的情报。包括前往南荒深处除妖需走哪条道路,有什么村寨可以落脚,那些妖邪平日都在什么位置。

九黎部族既请天使大人出手,就应派族人监视这些妖邪的动静,及时提供最新消息。若找到那些妖邪未能将之斩杀,那是我等没有实力。可是按照他们提供的线索,却没能堵住那些妖邪,那就不是我们不受盟约了。

我还趁势和他们定下了盟约,若是天使大人按他们提供的情报派高人斩杀了盘踞当地的妖邪,他们则须真心归顺天子之治,不阻教化推行。而且还宣誓,是谁帮助他们斩杀了残害黎民的妖邪,便支持谁成为中华天子。”

丹朱仔细看着那张地图道:“重华大人此行大有收获啊,我要的便是这样的盟约!……这地图上标注的很多道路,我们此前并不知晓,所圈出的各种位置,可能都是九黎诸部的要地,如今却被妖邪盘踞。”

伯羿也俯身看道:“这些位置都很险要啊,九黎诸部或想继续迁徙或扩张地盘,恰恰被这些妖邪所阻。这也是要借我等之手打开路口,可扩张目前各部族所占据的疆域。”

丹朱抬头道:“重华,你亦是高阳帝颛顼后人,应明白九黎各种传说的含义,也清楚重辰、奔黎与共工的旧怨。共工与重、黎对立,而南方这几支黎民大部的态度就显得很重要。假如祟伯鲧在此,面对九黎诸部提出这些要求,又会怎么应对?”

重华躬身道:“我虽是高阳帝后人,但已是旁支六世子孙,福泽早尽,于历山为平民,幸得四岳推举、受天子青睐,方获任用。我出身寒微,远不敢与祟伯鲧大人相提并论,亦不敢妄测祟伯鲧大人若在此会如何处置。”

丹朱笑道:“我相信父皇的眼光,他既然重用了你,又将我的两个妹妹都嫁给了你,就是看中你的才德过人、贤名远扬……就不谈祟伯鲧了,你本人是怎么看的?”此刻丹朱身边的两个人都是他的亲信,伯羿是其姑父,重华是其妹夫,关上门私下什么话都好说。

重华答道:“天下各部自古皆不会无故臣服于天子,乃服其恩威、从其德治。中华天子不仅推教化于天下,亦为所属各国、各部争端调停,遇事更出手相助。九黎愿求助而结盟,正是您的来意,亦求之不得。

若您带着九黎的献册以及贡物返回帝都,便是为国立有大功勋,将传扬天下各部。不论他们斩杀这些妖邪有何用意,我们出手便是完成了盟约,那么他们也将遵守承诺,这是盟友之间要做的事情。

若说九黎归附,实则早已臣服,只是远徙偏远之地、不甘受天子辖制。但这没有关系,只要有此盟约,天下各部共推天子时,他们也只能支持与之结盟者。

九黎并不参与推选天子之事,也没人去问他们。但中华各部若有冲突,比如重黎若与共工相争,只要他们站在我等的盟友一边即可。至于将来之事,再缓缓图之,若您成为了中华天子,则更好办了。

既有盟约在前,若他们再有阴违反复之事,可派大将斩其首领,再换人为各部之主便是。九黎之地险恶,又受妖邪之患,若视其为中华子民,就应该帮他们。若不愿视其为中华子民,又怎能让他们诚心结盟归附?

至于将来封各部大巫公为伯,还是他们自立属国,都不是坏事,也算得上是为中华开疆扩土了。”

丹朱连连点头,而伯羿又皱眉道:“他们要斩杀的妖邪,有一位竟是修蛇。此异兽盘踞在巫云山脉南端东坡,距九黎各部族现有的居地还远。此异兽神通广大,就连飞天经过的高人也时常被它吞食,更兼生性狡猾、擅长变化,很难对付。”

丹朱有些担忧道:“羿伯有把握将之斩杀吗?”

伯羿:“正面对敌,斩之不难,但要阻止它变化逃窜,则须费一番功夫。我只是奇怪九黎诸部为何要斩杀修蛇,难道他们想打通前往巴原的道路?”

从云梦巨泽南方进入巴原,受到崇山峻岭的阻隔,大规模迁徙艰险重重。最适合的一条路,是乌云山脉南端的一个隘口,从那里进入巴原同样很困难,但好歹比别处容易些。可偏偏有一位妖王占据了那个隘口,人称修蛇,又称巴蛇。

此妖王能腾云驾雾、神通广大,别说一般人不敢接近它的领地,就连高人飞天,也会尽量避开那一带。深山荒泽中有各种莫测的风险,飞在天上也不是很安全,修为高超的修士血肉,甚至会被某些异兽大妖视为大补灵药,弄不好就会被莫名吞食。

丹朱沉吟道:“如果他们真这么想,恐是打错了主意,巴原已不是往日之巴原,巴君少务雄才大略,已一统巴原恢复巴国。他们真要迁到那里去,也只能臣服于巴君,或可脱罪民身份、不受祖先之累,但那还不如受天子册封,我已给了同样的承诺。若是羿伯先斩杀了修蛇,倒是给那些邪修打开了一条道路,他们或许会流窜到那一带,甚至进入巴原。九黎诸部既提出了这要求,我们就按盟约斩杀修蛇,但要放在最后,防止那些邪修往那个方向逃窜。”

重华却摇头道:“斩杀妖物,可将修蛇放到最后,但不必放在斩杀那些邪修之后。只要伯羿大人出手,那些邪修闻风而避,该逃窜一定会逃窜的,只看逃往哪个方向而已。

帝子已派卢张大人乘云辇去册封巴君,但我感觉卢张此行不会太顺利,此事至少不会一次就竟全功。帝子有求于巴君,而巴君无求于帝子,这便是难处。

若是修蛇已斩,有妖邪逃窜入巴原便,难免生乱。其实他们逃到哪里情况都差不多,但帝子可携伯羿大人追入巴原除害,也算是帮巴君解决祸患,可顺势结为盟好。”

丹朱想了想,点头道:“那就要烦劳羿伯了!”

伯异淡淡道:“反正都是斩除妖邪,先斩谁、后斩谁,于我而言无所谓……只是卢张出使巴原尚未回归,我若深入南荒斩除妖邪,帝子身边没有云辇护卫,恐有不妥。”

丹朱摆手道:“羿伯不必担忧我,您深入南荒斩妖才是真正的凶险。我身为中华天使、代帝巡视,身边亦有亲卫,难道还会害怕不成?……重华,还有什么事情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