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黎民百姓
第026章、上古战场(下)

还真叫这孩子看出破绽来了,其实也不能怪华崽太机灵,是虎娃自己没怎么注意。他们下车后走了那么远的路,根本就没有碰道什么人,突然遭遇雷神袭击,处置这个突发状况时众人很自然地就以虎娃为首。若是村寨中的普通孩子,倒也不会想太多,但是华崽明显不同。

虎娃整理好衣服,笑着反问道:“我就是来玩的,你信吗?”

华崽点头道:“我信啊!我也喜欢到处跑着玩,越远越没去过的地方,就觉得越好玩,可惜我的本事还不够大,没法跑得太远……你跑到这里,想怎么玩啊?”

虎娃:“就是四处逛逛、看看,九黎的传说我也听过不少,但最感兴趣的还是巫术,若有机会也想学学。”

华崽的神情就像拣到宝似的,很惊喜地看着虎娃道:“你想学九黎的巫术?让我猜猜,你是不是在中华之地已得上部仙家指引,却没有成功,所以想到九黎部族来碰碰运气?”

虎娃不置可否道:“你就说我有没有机会学吧?”

华崽:“世代相传的各部族秘术,当然不可能教给你这个外人。但你要是守规矩的话,倒是有可能得到巫神的青睐、掌握巫术的力量。我可以设法帮你,只要听我安排就好,但你们也得帮我一个忙。”

虎娃:“什么忙?”

华崽叹了一口气,突然变得愁眉苦脸道:“再过不久,就是蛊黎和飞黎两部的联合大祭了。族人们祭奉蛊神祈求赐福,不仅赐予收获丰足,也赐予神奇的力量。你只要能按规矩参加仪式,就有可能掌握巫术。

但在这场仪式上,会有一男一女献祭,今年轮到飞黎部出一个男娃、蛊黎部出一个女娃。大巫公选出来的女娃,就是我们村的小香。你们能不能救小香一命,实在不行,让他们换成别人也好。小香非常害怕,她十有八九会送命的。

如果你帮了我这个忙,我便不揭穿你的身份,还会帮你掩饰。”

虎娃皱眉道:“你说的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们回去一起商量。”

在很多原始蛮荒部族中,都存在过活祭的风俗,比如巴原上原先就有。在盐兆立巴国后,则下令禁绝了这种风俗。而中华之地疆域辽阔,大大小小的部族众多,有很多偏远的部族,活祭的风俗则一直保留着。

斩杀活人的仪式,自古有之。比如两军开战,斩杀战俘或抓住的敌方奸细祭旗以鼓舞士气,这样的事情并不少见。更有人骄奢凶残,对奴仆任意打杀,比如虎娃遇到的那位少甲辰。还有人则以奴隶殉葬。但这些情况,往往与正式的祭祀关系不大。

在祭奉天神的典礼上,斩杀本部族挑选出的活人,当成一种献祭仪式,是种野蛮而凶残的习俗。颛顼帝下达政令整顿祭祀,以中华天子的名义统一制定祭祀的礼法,也等于是禁止了各部族还保留的活祭传统。

但在这中华天子鞭长莫及的偏远之地,山中黎民部族还保留了活祭传统,但与寻常的活祭又有所不同。祭典在每年夏天举行,带着祈求收获丰足的含义,飞黎部和蛊黎部共同挑出一对未成年的男女,在祭典上献给蛊神。

参加这场祭典的人很多,包括各部族挑选出来的少年,其中大部分是男孩,就和奔流杠少时的经历一样,要求都是平日看上去最健壮、最聪明的,特意在仪式中接受蛊神的赐福。这两个孩子则更是精挑细选出来的代表,处于仪式最核心的位置,他们的结局也与别的孩子不同。

他们当场就会被蛊神赐福,获得神奇的力量。在虎娃看来,也就相当于迈入初境得以修炼。可是如果未能成功,也就是说他们不能承受蛊神所赐予的力量,在仪式结束的那一刻,便会失去生命。

与参加这个仪式其他的孩子情况不同,他们只有这两种结果,要么从此能掌握巫术、要么便会当场身亡。若是他们死在仪式上,在族人们看来,这也是莫大的荣耀,将生命献给了蛊神,来将也会成为高贵的生灵。

华崽自称是村寨中的大人物,倒也不完全是吹牛。在去年的祭典上,蛊黎部挑选的是个男孩,此人就是华崽,他当场获得蛊神的赐福成功,成了部族中的勇士。

这样的人,都会被视为所属村寨族长的继承人选;而蛊黎部的大巫公,也是从这种人之中推选产生的。华崽获得蛊神的赐福后,不仅掌握了蛊神赐予的神异,在短短一年时间内,又领悟了蛊神所赐予的神力。

此等资质甚为惊人,在部族中当然会受到重视,其地位远远高于普通的族人。尽管华崽现在年纪还小,但人们都相信他将来会成为村寨的族长,甚至可能会成为蛊黎部的大巫公。华崽很少受到约束,平日能到处乱跑,甚至还远远地跑到了雷神那里,好几天不回村寨。

所谓神异,是指超越常人的那敏锐的感觉,比如耳聪目明,察觉各种细微的痕迹,甚至感应到常人发现不了的东西。所谓神力,是指超越常人的力量,拥有格外健壮的身体。这两者都是非常重要的,仅仅凭蛮力解决不了所有的问题。

华崽介绍到这里,叽咕在心里暗道:“不就是先入初境,又突破了二境嘛,有什么好得意的,我如今都四境九转圆满了,也没吹啊!”但这话也就在心里嘀咕,并没有说出口,还算是给华崽留了几分面子。

其实就连叽咕都不得不承认,以华崽的年纪能有这样的成就,不论放在哪里都是非常罕见的,堪称修炼奇才。

每一个少年,心中都有着各种梦想,而梦想来源于见知。华崽一直生活在蛊黎部的村寨中,从小听的就是部族中的各种神话传说,他也渴望成为被蛊神赐福的勇士,成为能呼风唤雨的大巫公,甚至是传说中无所不能的英雄。

他相信自己若得到蛊神赐福,就一定能够成功。其实很多人都有这种毫无理由的自信,它来源于对生活以及生命的期翼,认为自己是与众不同的,只要能得到一个机会。去年蛊黎部挑选男孩时,是华崽主动找到了族长,百般央求他选自己为那特别的“祭品”。

可是历年祭典中最特别的那一男一女,并非都能像华崽这么好运,死亡率是非常高的,超过九成的人活不下来。去年与华崽一同参加祭典的那个飞黎部的女孩,便当场送命了。

若是谁家的孩子被挑中了,父母的心态也会很纠结的。部族中自古以来根深蒂固的传统观念,认为这是一种荣耀,他们就应该将生命献祭给蛊神、获得蛊神的赐福,但是另一方面,内心深处也会感到担忧与不舍。

华崽所生活的村寨叫养草村。由于去年养草村出了一个华崽,所以今年蛊黎部的那个女孩,仍然在养草村挑选。人们或许认为华崽得到蛊神的赐福成功,他周围的人也可能会跟着沾光,所以挑中的女孩名字叫小香,就是华崽的邻居。

村民们都对小香一家表示羡慕和尊重,这是传统。至于小香本人,在公开的场合,也表示这是她的荣耀。一个小小的孩子,也不知是自己真的这么想,还是大人教的。但是华崽却知道,如果小香参加了祭典,将必死无疑。

所以华崽请虎娃等人帮个忙,设法阻止小香参加这个仪式,实在不行就让蛊黎部换个人,或者想别的办法保住小香的性命。他们是来自中华之地、身份尊贵的上部仙家,应该比华崽更有办法。

听到这里,太乙皱眉问道:“我们倒是可以帮忙,但你怎么能肯定,小香将必死无疑呢?”

华崽像个大人般地叹了口气道:“我是过来人,当然很清楚。原先部族中挑选的孩子,都要求是身体最健壮、心思最纯净的,以确保蛊神能赐福成功。但小香不是,据我所知,她小时候生过好几场病,身体并不算太好。

她纯粹是因为我的原因才被挑中的,我在村寨里的好朋友不多,经常只和她在一起玩,小时候,她还经常从家里偷好吃的给我,我们的关系最亲近。族人们认为我得到了蛊神的赐福,她也能跟着沾染福气,反正十有八九不能成功,不如就选她试试。

去年我参加祭典之前,大巫公曾有叮嘱,一定要放开心神不能胡思乱想,信念不能有丝毫的犹豫和动摇,要做到完全地专注和精诚,才有可能成功。而历年那些祭典上死去的孩子,就是因为他们心中有犹豫和怀疑,担忧自己无法承受蛊神的赐福。越是这样,就越不可能成功。

大巫公说的都是真的,因为我做到了。可是就算听别人说了是怎么回事,想真正做到也很难。假如不是那样的人,就很难控制住自己的心,无法很平静、很纯净地融入仪式之中,就一定会失败。

前几天,小香悄悄来找过我。她的心很乱,自己也想不明白,既希望能够获得蛊神的赐福成功,又担忧自己无法承受、像其他人那样死去。尽管所有人都说那是一种荣耀,可她仍然很害怕,甚至夜里会做噩梦。

这些话,她只私下里对我说过,并没有告诉别人。我一听她这么说,就知道坏了,她只要参加仪式就必死无疑。就算告诉她怎样才能成功,也是没用的,她做不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