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黎民百姓
第026章、上古战场(上)

很显然,迁到这一带的各部族,并不愿意遵从颛顼帝的新政令。就像巴君插手不了山水城的事情,中华天子同样也很难管到这么偏远的地方来,只要这些部族象征性地表示臣服,不公然反叛或侵略中原即可。

离开雷神的地盘前行不远,地势渐高,前方山峦如障,两山之间有一道狭长的谷口,宛如天然的门户。谷中是一条铺满碎石的溪流,其河床是进出的道路,很多地方水仅仅没过脚面,但要注意别踩入河床中偶尔会出现的深潭。对于普通人而言,夜里是绝不能在这里赶路的。

这条河谷很长,两侧山深林密、峭崖高耸,的确是咽喉要道。华崽一边走还一边向众人介绍,这条路大部分时间都是可以通过的,在冬季时最好走,因为很多地方都已经露出干燥的河床。

但在下大雨或山洪暴发时,则绝不可通行,不仅因为浑浊的水流使人看不清河床中的危险,水流最急的时候,哪怕仅仅没过膝盖便能让健牛都站不稳。通过这句话,就知道这一带的山中有野牛,而且九黎各部也养牛。

跟着孩子涉水而行,速度当然不可能太快,一直走到天黑,前方弯弯曲曲的河谷仍然看不见尽头。黄昏时,华崽带着他们爬上了一处较缓的山坡,在一片背靠高崖的平地尽头找到了一个小型的山洞,洞中还留有生火的痕迹,显然是他来时的宿营地。

这孩子离开村寨跑得可够远的!虎娃自幼生活在蛮荒,当然清楚各部族人平日的活动范围,而巴原上绝大部分村寨民众也遵从同样的规律。

以最快的速度行走,日出时分出发,在白天能走多远算多远,以期到达下一个村寨或安全的宿营地。如果没有附近其他村寨或安全的宿营地,就得在天黑之前赶回去。除非是结队进行大规模的狩猎,平常人们的活动区域不会超出这个范围,大多数人甚至一辈子就生活在这样一片地域中。

随着农耕文明越来越发达,人们进行大规模野外狩猎的次数便越来越少,只要耕种田地、饲养家畜能够保障生存,就不必去冒山野中莫测的凶险。就算是有组织的狩猎活动,各部族村寨也有传统的固定猎场范围,是被历代族人探索熟悉的地域。

而这条河谷中显然很少有什么猎物出没,根本不适合作为各村寨传统的猎场,而且走了一个白天都不见人烟,便说明远离了附近各村寨族人平常的活动区域,平日的确不太可能有人经过。那么由此推断,恐怕只有飞黎部每个月才会专门组织人走出河谷去供奉雷神。

华崽这个孩子,并非是仅因贪玩而走得很远,因为那不是偶尔跑远了会到达的地方,他应该就是冲着雷神去的。最早的时候,他说不定就是悄悄跟随飞黎部的供奉队伍,才找到了雷神所在的位置,的确很有心机、蓄谋已久。

华崽今天得了这么多好处,非常兴奋与开心,当天晚上就将那只獐子剥皮洗净,烤熟了款待虎娃等人,就像一个大人招待远来的客人。他还大大咧咧地表示,诸位不必太担心,其实九黎各部的村寨都是非常好客的,只不过因为受到传说的影响,有些排外。

而他虽然年纪不大,但在村寨中也算是很有些地位、能说得上话的人物了,有他做担保,虎娃等人必能安然进入村寨。他们没有恶意,而且已受到雷神大人的认可,村民们也会乐意接待。

叽咕嘀咕道:“你就吹吧,有牛不吹猪!”

华崽反唇相讥道:“我是不是吹皮,你明天就知道了。”

所谓吹皮,是村寨中宰杀大型牲畜的一个步骤。放血刮毛洗净后,在四条腿上各插进去一根管子,然后再把入口扎紧。管尖的位置很重要,要准确地插在皮肉之间。然后找四条中气特别足的大汉往里吹气,使牲畜的皮肉分离,这样便于剥下完整的皮。

这种场面经常会引起族人的围观,四条大汉鼓足腮帮子吹得面红耳赤,能把一头猪吹得全身的皮都鼓胀起来,就像个圆球。嘲笑人“有牛不吹猪”,是形容他说话的口气大,又称吹牛或吹牛皮。

吃完獐子肉,华崽小心地把獐子皮收起,众人就在火堆旁背靠岩壁闭目休息。虎娃悄然以神念道:“关于那雷神所在的地界,你们发现什么了吗?”

太乙暗中答道:“那里是一处古战场,在上古时,应爆发过激烈的大战。”

侯冈补充道:“轩辕击溃蚩尤,最重要的一场战役是涿鹿之战,并非发生在此地。但九黎又有传说,蚩尤掷械于黎山。这说明蚩尤被轩辕擒获后可能又脱困了,在这一带爆发了一场激战,最终被轩辕所斩。”

虎娃:“我们所走的这条裂谷,大致是天然形成,但是入口处那一段,却像是被外力硬生生地将山脉给轰断了。”

侯冈又补充道:“蚩尤是不是最终被斩杀于此,如今已难考究。但我可以肯定,想当年所谓的绝地天通之战,奔黎部与重辰氏大战共工部,最主要的战场就在这一带,附近的村寨全部被毁。我们所走过的这一路上,至今尚不见人烟。”

虎娃:“北有大江阻隔,又靠近云梦巨泽的边缘地带,历年洪水泛滥,确实不适人居。奔黎部后来北迁到江淮之间,脱离其他九黎各部,这一带就更没有人了。据华崽说,他从来就没有见过外人从哪个方向到来,我们是第一批。”

侯冈:“奔黎部北迁,从高阳天帝颛顼时代就开始了,至少也是一百多年快二百年前的事。这也就是说,雷神所在的那片地方,的确极少再有人经过,只有飞黎部的人每月都会去供奉。”

太乙忽恍然大悟道:“他们在找什么东西,一直在找!”

雷神怎会出现在那个地方,如果不是它自己跑过去的,一定是被人“放养”在那里的。有人利用其习性和天赋,搜集这片古战场中所遗落的各种器物,这个过程至少持续了一百多年,甚至接近两百年。

在那片野树丛生、沼泽密布,到处都有瘴气和毒虫,更兼每年洪水周期性泛滥,根本不适合人们居住和通行的地域,利用雷神搜集古战场上的各种遗物,是非常聪明的选择,也可称得上是处心积虑。

雷神可没有什么别的想法,搜集宝贝就是它的爱好,它不仅会飞,而且目力极佳,有一身法力可以用神识感应器物,更有某种亲近宝物的天性或直觉,每日乐此不疲。

白天在它的树洞中,虎娃就见到一块神器的残片和一根仙家的遗骨,而且此遗骨的主人据虎娃判断,已将大器诀洗炼炉鼎的境界修到了极致。

假如虎娃等人再晚来两个月,恐怕就没有机会再见到这两件宝物了,因为它们很可能已经被飞黎部的人给拿走了。他们在树洞里所见到的绝大部分宝贝,其实都是飞黎部每个月挑剩下来的东西。

在近两百年的时间内,飞黎部又利用雷神搜集了多少这样的东西!如果说这是搜集古战场上各种遗物的手段,那么最早又是谁安排的呢,目的又是什么?

飞黎部族人肯定不会莫名其妙这么做,他们信奉蛊神,也自称是遵从蛊神的意志迁入此地定居。看似远离了中华天子的统治范围、尽量避开了冲突,但暗中恐怕有所图谋啊,至少已经悄悄进行了一百多年了。

这些本不关虎娃的事,但侯冈却不得不关心。虎娃暗中道:“待进入村寨之后,我们且暗中打探一番,搞清楚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又过了一会儿,虎娃起身到外面去撒尿。他这具仙家阳神化身,拥有绝佳的资质,但如今仍是一个并无修为的普通人,该干啥还是得干啥。华崽从火堆里抽出一根燃烧的树枝,当火把拿着跟出来道:“我跟你一起去,小心虫蛇!”

华崽并不是将火把高举在手中,而是贴近地面呈扇形向前挥动,很小心地避免点着草木,却使浓烟飘了出去,往山崖旁边走了几丈远。两人并排放水时,华崽压低声音,有些神神秘秘地问道:“虎娃,你才是这些人的头吧?你们四人当中,以你的身份最尊贵。”

虎娃有些诧异的反问道:“他们都皆修为不俗,而我只是个普通人,怎么可能身份最尊贵呢?那位侯冈大人,才是来自中华之地大贵人。你看我的样子,难道不像是他的仆从吗?”

华崽摇头道:“若是都站着不动也不说话,你倒是有点像候冈大人的仆从,可是遇上点什么事,感觉就不同了。在北边的那些人看来,我们这个地方是穷山恶水、凶险重重。他们三个人既然都那么大本事,为何要带你这个没有修为的普通人来呢,不是给自己添麻烦吗?依我看,你才是首领,不是他们带你来的,而是你带他们来的。有什么事情,好像都由你出面问话、做决定,而他们都听你的,有意无意间也都在保护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究竟是出自什么部族的大人物,来干什么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