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黎民百姓
第025章、绝天地通(上)

见虎娃都爬树了,侯冈和太乙对望一眼,那就也跟着爬吧,至于叽咕早就蹿上去了。加上华崽,五个人就像树干上的五只大壁虎,探着脑袋围住了藤蔓间的树洞。

这架势令雷神颇有些紧张,快速地振翅悬停在半空,鼓荡的风把几人的头发吹得乱飘,它盯着华崽看他究竟会挑哪件宝贝。

这个树洞的口要大一些,有两尺方圆,里面放的不再是石头。虎娃看见了几块黄澄澄的东西,那是天然的黄金,后世俗称狗头金,也不知是从哪儿找来的。还有几根黑乎乎枝条状的东西,虎娃仔细看才认了出来,是雷击木。

通常的雷击木,指的就是被雷劈过的树,往往千姿百态十分奇特,有的树被劈焦了半边居然还在生长。虎娃在路村时就亲眼看见后山上的一株大树被雷劈了,表面竟毫无痕迹,但随后不久便完全枯死,后来村民们将树伐倒一看,树心的木质已碳化了。

雷神特意搜集来的雷击木,当然不是普通之物,而是经天雷洗炼后的精华,拥有神奇的物用灵性,不仅是打造特殊法器的天材地宝,甚至可以直接拿来当法杖之类的东西、辅助施展某些特殊的法术。

华崽费力地将一根雷击木拿出了树洞,在阳光下看了半天,很有些爱不释手的意思。最后他恋恋不舍将这根雷击木放回了树洞,又向更高处爬去。高处还有一个藏宝的树洞,他应是打算再去找找,若没有更好的,便回头再来取这根雷击木。

太乙跟着他一起往上爬,突然开口道:“你想要雷击木吗?既然只能挑选一件宝贝,又何必浪费机会,还是选别的吧。雷击木我有的是,比你刚才看的好多了,回头送你一根。”

华崽扭身惊喜道:“真的吗?可不许骗我!”

太乙扶了他一把:“当然是真的,我骗你干什么?……小心别掉下去!”

第三个树洞的样子和第二个差不多,当藤蔓拨开、光线照入之后,虎娃却眯起了眼睛。树洞里放的东西,是各种器物的残片,更确切地说,大多是各种法器的残片,虎娃甚至发现了一块神器的碎片。

法器是很难被损毁的,若是在斗法中被毁,御器之人身心也会遭受重创。至于神器之所以被称为神器,亦因它能随形神变化,理论上所能承载的神通法力无限,就看使用者的修为有多高了,更是几乎不可能损毁。

但几乎不可能也并非完全不可能,如果对手强大到连神器的祭炼者都给斩了,或者神通手段突破了天地间某种规则的限制,倒也有可能毁掉某件神器,那是难以想象的惨烈场面。虎娃看见的神器碎片是一块巴掌大小的青铜,上面还有残存的纹饰,不知出自何种器物。

神器已毁,这种东西一般人是认不出来的,就连太乙和侯冈若不拿到手中仔细感亦也分辨不清。虎娃虽无神通法力,但他毕竟是仙家阳神化身,拥有其本尊法身的见知和眼界,更重要的是,他本人亲手祭炼过多件神器,拥有某种玄妙的感觉。

这不是通过神通感应发现的,而是自然认出来的,类似于某种直觉。这块青铜残片上应该还有祭炼者留下的仙家神魂烙印气息,但也是残损的。假如是在野外偶尔拣到了这种东西,虎娃也会带走研究一番。

但此物既然有主,而且他们与华崽有言在先,虎娃便没有伸手去拿,只是记住了此物的样子和看见它时的感觉。虎娃不缺神器,更不会贪图一块已损毁的神器残片,他只是觉得很惊讶,那雷神竟然能在荒野中拣回来这种宝贝,说不定附近还有类似的残片。

华崽伸手在树洞里扒拉了半天,在这块神器残片上停留了片刻,仔细摸了摸,却没有拿走,最终抓出了一根骨头。而侯冈和太乙的眼神,从一开始就盯着这根骨头,皆露出惊异之色,不知是感叹这孩子的运气好还是眼力好,应是挑中了最难得的宝物。

此物看上去像是人类小臂上的尺骨,从中间断开只留下了前半截。成年男子的尺骨差不多就是一尺长,但这根残骨竟然就有一尺长,说明骨头的主人要么手臂特别长、特别粗大,要么身高差不多快有两丈了,简直是个巨人。

当然了,仅仅看残骨的形状,它也有可能出自某种长臂或身形特别高大的猿类。最特别的是,它竟像最纯净的脂玉雕成,根本不似骨质。

但侯冈一眼就能认出来,这确实是骨头,而且就是尺骨,竟然是可以打造神器的天材地宝。而太乙则一眼认出,这骨头的主人生前至少突破了化境、拥有脱胎换骨修为,筋骨形骸都经过了最纯净的洗炼,几乎没有任何瑕疵。

虎娃的感觉更是震憾不已,因为这是仙家遗骸,骨头的主人生前至少也有九境修为!它不是通常的神器残片,却能给虎娃类似的感觉,说明其主人将仙身修炼得近乎于神器了。这就是神农天帝所传大器诀,用以凝炼自身时的极致境界啊!

华崽的表情却没有那么震憾,他只是感觉非常满意,将这根骨头揣进怀里,咧嘴笑道:“今天运气真好,挑到宝贝了!这骨头应该是雷神刚拣回来的,还没有被飞黎部的人拿走。等我将来成了巫公,就拿它做法杖。”

悬在空中的雷神见华崽拿走了这根骨头,不禁露出肉痛的表情,低声地吱吱叫了半天,又看了看太乙和侯冈,终究没有敢大声抗议。

众人跟着心满意足的华崽下了树。华崽还没忘了刚才在树上说的话,朝太乙伸手道:“你要送我的雷击木呢?”他的眼睛朝太乙浑身上下直打量,那神思仿佛在说——我看你怎么掏出来!

太乙的身上当然不可能藏着体积很大的东西,就算怀里揣着一小截雷击木,也不可能比那树洞里的更大。太乙的大话已经说出来了,这孩子好像在等着看他的笑话。其实就算太乙没有那么说,华崽最后也会挑那根骨头,而不是第二个树洞里的雷击木。

太乙微微一笑,凭空取出了一根东西,约有二指粗细、三尺来长,两头微尖顶端略带弯曲,像一条展开了身体的小小虬龙,递给华崽道:“看看这个,满意吗?”

雷击木这种天材地宝,太乙身上不要太多。他本人的原身就可以说是一株巨大无比的雷击木,在其已度过的八千年岁月中,不止一次挨过雷击,皆侥幸存活了下来。甚至可以开句玩笑,太乙当初开启灵智可能就是被雷劈的。天雷多次重创了他,同时也洗炼了他的原身。

后来太乙修炼有成,可以隐去原身,有那么几百年没再挨过雷劈。可是再后来他遭遇枯槁之困,无法再隐去原身,那通天巨木又不知遭遇了多么猛烈的天雷轰击,那短短几年时间内,甚至比过去几千年加起来的次数都要多。

太乙迟迟无法摆脱枯槁之困,多少也与此有关,刚刚恢复一点点,紧接着又有猛烈的天雷击落,这谁能受得了?也幸亏他修为深厚,才能硬抗那么久,直至虎娃到来。

太乙拿出的这根雷击木,可不像树洞里那两枝是黑漆漆的,仔细看通体呈深紫色,在阳光下竟隐约可见青色的电光流转。世上恐很难找到比这更好的雷击木了,它可是出自太乙原身啊,经过了天雷和太乙本人的双重洗炼。

华崽接过来双便手往下一沉,一只脚也往前迈了一步,接着才挺腰站稳。太乙暗赞一声,这孩子好大的力气,筋骨强悍已接近二境九转圆满,将武丁功修炼到极致之境也不过如此。

这根雷击木非常沉重,而且双手直接拿主的一瞬间,会感觉有微弱的电流传遍全身,一般人会当场麻痹,他居然就这么站稳了。

华崽则惊喜地叫道:“好宝贝啊,多谢你了!……咦,你刚才把它藏哪儿了?……哇,这就是上部仙家的手段吗?”

太乙笑道:“你就别管我把它藏哪儿了,等修为到了那一步自会明白,就说说满不满意吧?”

华崽头点得跟小鸡啄虫似的:“满意,太满意了!这叫我怎么感谢你们?”

虎娃:“你可为我们详细介绍一番附近各部族的情况,还有最近发生的各种事情,并把我们带到村寨中。”

华崽:“我明白了,给你们带路、做保人、介绍情况,只要你们不是来捣乱的,就没问题。”

虎娃:“我们当然不是来捣乱的,只是行游至此。”

华崽:“我知道你们没有恶意,否则也不敢带你们回村寨。”

侯冈饶有兴致的追问道:“我们当然没恶意,但你怎会这么肯定?”

华崽以雷击木为杖拄地,挺胸道:“我又不是小孩子,这还看不出来嘛!你们明明拿下了雷神,却没有伤害它,这就看出来没有恶意。雷神树洞里有那么多宝贝,你们不仅没有抢,而且一件都没拿,我就更放心了。就算我们村寨里的好东西加起来,也比不上雷神这里的宝贝,我还有什么不敢带你们回去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