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黎民百姓
第023章、凡大道有争者(下)

仓颉:“就算这树下众仙修为远不如您,但他们从人间飞升至此、得享长生逍遥,已适其志,可没有您这种想法。”

太昊:“他们本未长生超脱,而是我赐予长生,当然珍惜自足。自古证八境为飞仙;修为超越八境之上为地仙;得指引飞升而成天仙;而在人间历天地大劫自证超脱,方为真仙。

若想飞升后仍可自如往来仙界与人间,当初便得留在人间历天地大劫、修成真仙。世人只知仙家飞升便一去不回,却不知真正的原因。

当初前路无人,我开辟帝乡神土便自以为得道。如今方知,无论这株建木所化的帝乡神土能化出几枝,道犹远在未尽之处,而天帝成就看似无穷无尽,却是止步于此。

你上次对我讲的,巴原上那位象煞太乙的故事,令我很有感触啊。当年的他,就很像现在的我,只是我的修为境界更高而已。”

仓颉:“青帝,如今天上地下,没有人修为比您更高、成就比您更大,您这是还不知足吗?”

太昊笑了:“并非不知足,而是犹有未知,更有大愿而已。我所证的天帝成就,其实谁也不能说是歧途,只是有所缺憾、并非我真正所求。道无穷尽,谁也不知自己能走多远,但要清楚走到了哪里、又能走向何处?仓颉,你来到这里已迈过了这建木上的九重仙界,却没有开辟帝乡神土成就天帝,不就是这个原因吗?你已清楚,若走出这一步,便到达了某种境界的尽头,所以便没有迈出这一步,而是欲求证如何再迈出更高的另一步吧?”

仓颉:“总说我干什么,我们在谈虎娃呢!”

太昊:“他有他的修行,于我等可印证,但终究需要自己去修成。”说到这里,他又突然抬头似向着无穷远处道,“诸位,经历清煞与白煞之事,我又参悟多时,欲演化另一门仙家手段,尚未得全功,想请你们一起参详补足、看看是否可行?”

……

虎娃并不清楚九重天仙界的事情,他正乘车走在路上,却没有进入前方共工部的地盘。若是为了引开追查少甲辰下落者,他们已经走得足够远了,一路经过了不少村寨,沿途却避开了大的集镇,也没有进入城廓。

虎娃等人东行百余里后便折转向西南?兜了个大圈子等于又绕到了奔流村的南边,重新回到了云梦巨泽的边缘。人烟渐渐稀少,野林荒泽密布,已行不得车马。他们在一片丘陵脚下弃车,将马放走,步行进入了荒泽。

再往南,就是器黎、山黎、飞黎、蛊黎等部生活的地界了,这些部族村落在南荒中交错分布,具体情况谁也说不太清楚,候冈只知其大概的位置。巴原有南荒,武夫丘就在南荒中,而这一带,就是相对中华之地的南荒,环境十分险恶。

就因为环境险恶,又有云梦巨泽为天然屏障,这些部族才会迁居到这一带,目的就是远离中华天子的势力范围。他们在蚩尤战败后,名义上虽臣服了历代黄帝,但内心中亦不甘,越是带着这种心态的分支部族,后来便迁居得越远、越偏僻。

渡过了大片荒沼与大大小小的河道,虎娃等人已深处大江以南了。这里虽然仍离云梦巨泽不远,但很多地方已长年露出水面,由于洪水冲淤,土壤比较肥沃。由于气候潮湿,低洼处杂草树木生长极快,也容易滋生各种毒虫,九黎族人大多生活在地势更高的丘陵或山坡上。

徒步走过一片布满碎石的浅水滩,水中也有树木低垂,很多地方抬头不见天空,终于来到阳光洒落处,岸边前方有一片很平整的土坡。叽咕皱眉道:“此地绝非天然形成,应有人在此活动,那里像是人工平整出来的。”

虎娃突然开口提醒道:“小心偷袭!”

话音未落,就听一声晴天霹雳,一道电光散出闪亮的分叉从半空劈落。虎娃的提醒对叽咕而言有点慢了,这小妖根本没反应过来,他的一只脚刚刚迈上岸,便被巨大的声响震得一屁股又坐回了水中。

真正遇到了什么意外状况,也不能指望叽咕保护大家。侯冈已祭出了一张符,虽不是珍贵的神符,但也是仓颉亲手所制强大的符纹秘宝。叶片状的秘宝爆开,上面的符纹就似化为一张网罩住了众人,霹雳电光顺着这张网都被引到了别处。

太乙嘟囔了一句:“太浪费了,这也要用秘宝?有我呢,省着点啊!”说着话出手却一点都不慢,挥袖一片青光洒出,将一个身影从半空中击飞了。

坐在水中的叽咕终于看清了偷袭者的样子,不禁骇然叫道:“我的妈呀!这是什么鬼东西,妖怪吗?”猝然遭遇袭击,感觉本应很紧张,可众人都被叽咕给逗乐了,这小妖居然还说别人是妖怪。

那偷袭者的样子确实长得既诡异又凶恶,依稀似是人形,却背生双翅,有点像羽民,但和虎娃曾见过的羽民族人又有很大的差异。它的身体背部和两侧,包括手臂和大腿上,都生着羽状的长毛,脚也和正常人不一样,似猿猴那般可以对握。

它的脑袋有点尖,嘴也很尖,翻鼻孔,牙齿前突有点像鸟喙,左手拿着一个锤子,右手拿着一个锥子,以锤击锥发出霹雳电光。方才它藏身在空地边一株五尺多粗的大树上,茂密的树冠遮掩了身形,猝然蹿到半空发起了偷袭,既隐蔽又突然。

此刻它被太乙击飞,还显得很凶悍顽强,发出一声怪叫振翅欲逃。太乙怎能容它逃走,施法又祭起一阵狂风将其从空中卷落,砸在地上虽未送命,却也摔得七荤八素。旁边树上缠绕的几根藤蔓随即就似活了过来,将其捆了个结结实实,连一身神通法力都被封印了。

叽咕已经从水里爬了起来,冲过去瞪眼喝道:“你是什么人,不不不,你是什么东西,为何要偷袭我等?”

那怪物的双翅被缠在了背后,却凶性不减,仍然扭动着手脚在奋力挣扎,嘴里发出怪异的声音。叽咕又皱眉道:“你有翅膀,会飞也就算了,但你还会使用法宝,修为也不低啊,难道不会说话吗?”

侯冈摆手道:“它正在说话,只是口音很怪异,夹杂着九黎特有的俚语,若仔细些还是能听懂的。”

仔细一听,这怪物说的还真是人话,有可能它的喉舌结构与人不同,所以发音很怪异,而且说的是九黎部方言,很难听得懂。还好太乙等人的修为高超,所谓修为不仅是力量也意味着心智,更兼有推演神通,连蒙带猜倒也大致明白了。

这怪物无非是在反问他们是什么人,为何鬼鬼祟祟潜入其守护的领地,是受什么人的指使,又有什么不轨的图谋?

虎娃苦笑道:“被抓住了还这么横,这到底是谁审谁啊?不过说起来,确实是我等侵入了它的领地。像这样的妖族异类,多少保留了禽兽习性,有守护领地意识……将它松开吧,先问明白是怎么回事。”

这时太乙以神念暗语道:“水对面,还躲着个小孩偷偷往这边看呢。应该是附近部族村落里的人,要不要把他叫过来问问?”

虎娃:“别吓着孩子,我们先问这个怪物吧,他想现身自会过来。”

太乙上前朝那怪物道:“你别害怕,我们并非恶人,只是偶尔路过,想问问这是什么地方,你又是什么人,附近是什么情况?”

说着话他已解开了怪物身上的束缚。那怪物叫了一声,从地上蹦起来又直扑太乙。太乙面色一沉,伸手向前凌空虚握。一股无形的力量把怪物给攥住了,它身形定在那里动弹不得,周身血脉也运行不畅,连气都喘不上来了。

太乙怒道:“我若有伤人之意,你早就没命了!为何凶性不减,就不会好好说话吗?若能听懂我的话,不再这么冲动,就点点头。”

太乙缓缓松开力量,怪物感觉身子又能动了,赶紧点了点头。太乙便将法力彻底撤去,那怪物身子一软趴倒在地,此时已不敢再凶了。

虎娃正要问话,忽听不远处有个弱弱的声音传来道:“哇,你们从哪儿来的呀?……这么厉害,连雷神都给抓住了!”

随着话音,有个孩子绕过了水滩,从岸边的草丛中蹑手蹑脚地走了过来。他的头发乱糟糟的像是鸡窝,穿着麻布衣裳,上面还沾了不少泥土和草叶,但一张小脸倒是挺干净,年纪看上去约十四、五岁,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显得很是机灵。

这孩子刚才在远处偷窥,见虎娃等人拿下了怪物又把它放开了,这才走了过来,但仍站在数丈外的草丛中不敢太靠近。虎娃招了招手道:“小弟弟,你别怕。我们不是坏人,只是路过此地突然被这个怪物袭击了,请问你认识这个怪物吗?”

那孩子见虎娃语气和善,脸上的警惕之色也少了几分,走出草丛道:“你看上去比我还小呢,干嘛叫我小弟弟?”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