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黎民百姓
第021章、其鬼不神(上)

如今村中还清楚地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者,便只有族长父子了。施展神魂法术只是一个辅助手段,虎娃还另有安排,能让所有人追查少甲辰失踪线索时,根本想不到这会与奔流村有关。毕竟神魂法术也不是万能的,若是被人发现了疑点,还是有高人能查出破绽的。

奔流村该怎么办、虎娃等人能帮什么忙,此刻都谈完了。虎娃又说道:“我不需要你们别的报答,奔流杠族长,我只有一个要求,就是问答我所问。我今日见你所施法术,很有特点也很巧妙。你当时从怀中取出的骨杖并非通常的法器,却能借之持咒施法,化土为泥流缠住了那名护卫的脚,很轻松地就配合村民解决了此人。你这一手法术是从何处学来的,当初又是怎样迈入初境得以修炼的?”

奔流杠愕然抬头,却反问了一句很意外的话:“请问贵人,什么是初境啊?我所施展的,是巫神所赐的神力。”

这位族长虽法力低微,但论修为至少也有三境九转,弹指间化泥土为柔软的漩涡,可不是简单的诸如操控小石子飞起来之类的御物神通,而是掌控得非常精妙了。可他竟不知道什么是初境,看来各派传承的说法不同。

虎娃微微皱眉道:“不知道也没关系,算我方才问的不对。你只需一一讲述,巫神是什么来历,你又是怎样得到巫神所赐神力的,平日是否有修炼,若有修炼是怎样的方法,修炼和动用此神力时又是什么感觉?能说的都尽量告诉我!”

独有的传承秘法,通常都是修士的隐秘,谁也不会轻易说出去。但在此时此地,虎娃可以说保全了奔流村全体族人的性命,奔流杠既有言在先,要尽全力报答,那么就不能拒绝虎娃的要求。

以虎娃的眼界,当然不会觊觎奔流杠所修的秘法,假如换一个人,可能会对其独特的神通手段感兴趣,而这恰恰不是虎娃的目的。虎娃最关心的,是每一种传承的修行起始,奔流杠当初是怎样迈入修炼之道的,而这又是怎样一条道路、他对修炼又有怎样的理解?

有太多玄妙,奔流杠本人其实是说不清楚的,更有很多感受不可能用语言表达,他只能尽量转述,靠虎娃自己去理解了。

奔流杠只是一个小小的村寨的族长,而奔流村这三百多名族人,只是奔黎部一个不起眼的偏远分支。别说是其他部族,就算是奔黎大部中的很多族人,都已经淡忘了他们的存在。奔黎部有一些记事的图腾符号,但无系统的文字,族中历史依靠口口相传。

奔流杠所知的,只是代代传承的祭歌中的内容。

奔黎部是九黎诸部之一,而九黎是蚩尤的后人。传说轩辕黄帝擒获蚩尤,特意以枫木打造了枷锁以禁锢其神力,使其不得挣扎反抗。

蚩尤在传说中是天神一般的人物,甚至可以与轩辕单独斗法,什么样的枷锁能困得住他?那至少也得是专门打造的神器了,所谓枫木可能也是指“封木”。但奔流杠所知祭歌中,就是这么说的。

蚩尤却挣脱了枷锁,甚至以枷锁为武器再度大杀四方,最终被轩辕所斩。据说蚩尤被斩杀前,掷械于黎山。所谓械,就是他手中拿的枫木,他将其扔到了一个地名为黎的山中。

枫木落地生根,又重新发芽长成了一株参天枫树。后有天神剖开枫木,树心中飞出一只蝴蝶,蝴蝶又产了十二枚卵,第一枚卵中孵出了一个人,名字叫姜央,另外的卵中则孵出了飞禽走兽、妖魔鬼怪等世间诸类。

姜央收服了飞禽走兽、打败了妖魔鬼怪,成了最终的胜利者,也成了九黎部的祖先与首领,率领与指引各部族人在世间安居繁衍,并教会人们掌握种种神奇的力量,以战胜所遭遇的各种艰险与挑战。姜央就是巫神。

九黎诸部向南方迁徙的过程有上百年,在各地定居也有好几百年了,各部族都有自己的巫史,各种传说大概的脉络一致,但很多细节也有差别。比如器黎部就与奔黎部不同,他们所奉的巫神并非姜央,而就是蚩尤本人。

奔流杠所知的本族巫史中,传说就是这个样子。所谓神话,往往也是口口相传的异化加工,比如今天的巴原上,就流传着不少有关若山的神话,至于虎娃的神话则更多。

在虎娃看来,若真有那枫木打造的枷锁,也可能是一件神器,其材质特殊而生机灵性未失,或者另有神通妙用,被蚩尤挣脱后,掷于山中又化为一棵树倒有一丝可能。但它更代表着九黎族人心目中,蚩尤心中那一丝不屈之气。

当年的炎黄之争,末代炎帝所属的四岳部、烈山部皆归附轩辕,只有蚩尤所率的九黎部再度反叛,最终获罪远徙,蚩尤后人当然亦有不甘之心。神话既承载了历史,也代表了某种期望,但经过久远的年代后,绝大部分后人也只知传唱祭歌而已。

对神灵的祭奉,也是重要精神的寄托与历史记忆,在极端艰苦的环境下,不仅能增强族群的凝聚力,还能提供人们所必须的内在精神动力。

一个人或一个族群,所失去了内在的精神动力与诉求,是不可能克服艰险而生存延续的。所以它必须要有,所区别的只是哪一种,对神灵的祭奉也许不是最好的方式,但至少也是其中的一种方式。

奔黎各部的族长也称巫公,不仅是率领族人的主主持祭祀者,同时遵从神灵的旨意指导族人的生产与生活。他们所祭奉的神灵就是巫神,可以说巫神的意志便是族人一切行为所依照的准则,而巫公负责传达与执行它。

奔黎大部的族长,也是所有分支部族的总首领,则被称为大巫公,号称能沟通天神。不知为何,大约从一百多年前起,这种情况却被中华天子明令禁止了。

奔流杠不清楚那么久远的事情,但侯冈却暗中向虎娃解释了原因,那是高阳天帝年代的事情。高阳帝颛顼并没有禁止天下诸部信奉神灵,实际上想禁也禁不了,但对巫蛊盛行的风气却极为不满。而奉行巫蛊者,以九黎为最盛。

各部族的情况混杂,几乎每一个小小的分支部落,都拥有自己的巫史,编造了各自的神话传说,首领通过祭祀号称能沟通天神。而所谓神灵的意志又成为对外发动掠夺战争、对内收取各种供奉财货的借口,诸事失去了法度规范。

世人如何去裁决与分辨天神的意志?本应是所谓神灵之间的事情,却极大干扰了世俗的生活,这种情况也容易导致各部族之间产生隔阂,甚至形成对立,不利于天下安定。

颛顼帝下令整顿祭祀之事,禁止各部首领以天神的名义干涉民事,各部可以祭奉神灵,但没有权力代表天神传达旨意,中华之国设置了统一的国祭,有其礼法规范,由历正宫掌管。

也就是说,天子治下各部族人信什么神无所谓,但不能再有人自称负责沟通天神,特别是以神灵的名义驱使族人,大肆搜刮财物举行祭祀,或者对外发动战争进行掠夺。再有这样的人,颛顼帝抓住一个便杀一个。

在颛顼帝下这个命令之前,中华之国的很多地方,尤其是偏远部族此等情况是相当混乱与严重的。

很多部族首领号称能沟通天神,以向神灵献祭的名义役使族人,建造了大量宏伟的殿堂、搜刮了巨额的财富,消耗了极大的人力、物力与财力,导致部族生活困苦、田地荒芜、民不聊生。

混乱的巫蛊之风盛行,仿佛对天神的祭祀活动越盛大,就是越显虔诚、越能代表神灵的旨意,还导致了大量的部族冲突与互相的攻伐掠夺。各部民众承受了大肆祭祀活动所带来沉重负担乃至灾祸,实际上却不可能得到所谓天神的福报。

而颛顼帝的政令,就是从礼法上解决此事,并形成传统。祭祀与沟通天神只是国事象征,凡人与鬼神的事务不得混淆,无论谁信奉什么神,都无权去代表神。

政令颁行后,也有一些部族在大巫公或大祭司的挑动下反对,甚至发起了反叛,最后都被颛顼帝给镇压了,而九黎诸部受到的打压最狠、与颛顼帝发生的冲突也最为激烈。

颛顼帝不仅以镇压反叛者的方式强制推行了政令,也恩威并施,采取了很多安抚与怀柔的手段,包括对待那些被镇压后的部族亦是如此。

有了颛顼帝打下的基础,到了高辛氏帝俊、陶唐氏帝尧的年代,政令畅通、祭祀的负担大减,各地可以调集更多的人力、物力去开垦田园、疏浚河流、修筑道路,中华之国又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强盛。

小小的奔流村族长杠爷,当然不可能像侯冈那样了解中华国事,他只听说大概从一百多年前开始,发生了这样的变化,而巫公渐渐只是部族内部私下的称呼。各部的大巫公也不再能沟通天神,更不能不通过城主、君首、天子的政令,直接以天神的名义命令族人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