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黎民百姓
第019章、武落钟离山(下)

众人离开武落钟离山地界,以太乙之能,完全可以带着虎娃和叽咕在天上飞行,但为免惊世骇俗,众人还是造了一艘船。太乙露了一手神通,便是抟土为船。当年在百川城之会上,虎娃也施展过这等炼器手法,如今太乙以化境修为施展,当然更显神奇。

一大块泥土经过法力炼化,成为一艘船形,初时似陶质,渐渐表面又出现了很多木质纹路,看上去竟然就像是一艘木船。

想当年盐兆和武夫就是在武落钟离山率领族人造船渡水,如今虎娃等人也做了同样的事,前行的方向却是相反。船行水中无桨无帆,以法力催动漂行,湿地中的水系非常复杂,星罗密布的小岛分割出迷宫般的河道,而宽阔处如同大湖。

侯冈控舟倒也不担心迷路,只认准了一个方位弯弯绕绕前行,并在元神中勾勒出所经过的水系与地形图景。大约向东行了近百里,见到了大片的陆地,将船收于空间神器,几人又登岸步行。

虎娃并无修为法力,因此不再能看见、听见很远处的情形与动静,更无法展开元神查探周边天地。他却低头道:“此地有人活动,草叶被踩过,水边亦有拖拽的痕迹。不像是野兽所留,应是有人在此撒网捕鱼,最近一次大约是十几天前。”

太乙以神念道:“师尊这么厉害!无一丝修为法力在身,也能看得这么清楚?”

虎娃暗笑道:“我就是在蛮荒中长大的,若不谈修行,自幼也见人追捕猎物、耕作采集、结网捕鱼,这些都是应该学会的。”

小妖叽咕弯腰吸着鼻子在周围查看了半天,抬头道:“虎娃说的对!我也看出来了。”

侯冈亦暗笑道:“毕竟是山野妖修出身,这是天性本能。”

他们追索着痕迹而行,这一带杂草丛生、植被茂盛,林间湿气很重,枯枝败叶堆积成厚厚的腐殖层,踩一脚就会陷进去很深,散发出难闻的气味,还有诸多诡异的毒虫凶兽出没,假如不识道路,一般人行走其间是很危险的。

根据人行的痕迹,他们发现了一条蜿蜒的小路,终于走到干爽的高处,远望有一个被田园环绕的村寨。村寨四周以石块垒起圈墙,有一条河流就从低处流过,洪水淹不到的地方,开垦了一片片田地。

虎娃觉得眼前的情形,有点像他第一次到巴原后看到的白溪村。这个村寨的位置相对偏僻,环境也较为封闭,看村民的服饰大多很简朴,与巴原上有所差别。从远处的东北方向,有一条还算宽敞平整的大路通往这个村寨。

这条路应该就是自然踩出来的,后来又经过人工的平整,勉强可以通过一辆马车。此时在路的尽头、村子的寨墙外正聚着一堆人,吵吵闹闹不知在干什么。正在田地里劳作的村民也纷纷赶了过去,几乎整个村子里的人都出动了,粗略一看,这里大概生活了三百多人。

很多小孩也从村子里跑出来看热闹,却被各家的妇人拉住不让靠近,围成一圈的人群中几乎都是男子。正在说话间,只见围成一圈的村民突然都跪下了,露出中间站的四个人。

虎娃虽没有了神通法力,但他现在的视力,也几乎是普通人中最好的,依稀能看清站着的四人分别是一名青年男子、一名中年男子、一名彪悍的后生,还有一个少年。他不禁微微一怔,又转身看向了己方等四人。

那衣着华贵的青年男子,就像一位出行的贵族子弟,站在他身旁的中年男子,很像是一名管事,那彪悍的后生应该是护卫,少年应该是侍从。而虎娃等四人,不也是如此装扮吗,真是有点巧了!

虎娃也只能看清这么多了,搞不明白发生了何事,只得向太乙求助。太乙以神念将具体的情形印入了他的脑海中。

那些村民中,跪在最前面的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右臂受了伤,有一道几寸长的口子,仍然在流着血。跪在小伙子身边的是此村的族长,也是那小伙子的父亲,正在哀求道:“少甲辰大人,您就饶了阿通吧。您的车,我们一定负责修好,不会耽误大人您的事情。阿通并没有冒犯您,也绝没有一丝要伤着您的意思,实在只是没有扶住,连他自己都受了伤。您看,伤口还在流血呢!”

那位少甲辰大人模样有些狼狈,半边身子都沾着泥水,一只脚好像扭着了,单手扶着身边的中年人站着,挥舞着另一只手,气急败坏地吼道:“你们这些黎民贱种,竟然敢如此无礼,弄翻了我的车,还让我受了伤,这是不想要命了吗?”

那族长一脸惊惧之色,伏地道:“大人息怒,我等罪该万死!无论如何,我们奔流村都会尽全力赔偿您的,您想怎么惩罚阿通都可以,但请饶过他的性命!”

少甲辰吼道:“赔?把你们整个村子都卖了,能赔得起嘛!既然是罪该万死,你们为何不去死呢?……不仅是这个小畜生该死,你这个老东西也该死,刚才弄翻我车子的那些人,今天全部都得送命!”

他身边的中年人似乎想劝,拉住他的手臂低语了几句,他却狠狠地一挥手,不小心脚下又是一个趔趄,可能是触动了伤处觉得很痛,继续喊道:“我第一次出远门办事,就搞成了这样,如不严惩,颜面何存?今日不杀了这些贱种,他们将来还不得上天呐!”

事情的经过其实不复杂。这个村寨叫奔流村,而这一带都是少甲辰父亲的封地,奔流村的族人也算是少甲辰家的奴仆。他们在此耕作,每年都要将所收获粮食的三分之一交给主家,除此之外,还要给主家提供各种服务,比如打造器具、织布、采集特产。

少甲辰今天就是来收东西的,第一次出远门办正事,觉得意气风发,一路上非要亲自驾车。昨天刚刚下过雨,结果就在离奔流村不远的地方,车子偏出了道路,车轮陷进了淤泥中出不来,少甲辰便命护卫叫村民来帮忙。

少甲辰本人坐在车上没下来,也不愿动一动他尊贵的身子。族长的儿子阿通带着七个壮年男子去推车,最后是硬生生把马车从泥地里扛了出来。结果却非常不巧,车子刚刚落地的一瞬间,左侧的车轴突然断了,车轮也脱落了下来。

当时阿通正扶着左车轮,手臂受了伤,幸亏及时后闪才没被压着。车子翻倒了,少甲辰也摔到了路边的泥水坑中,还扭伤了一只脚,所以才有了这一幕。太乙将元神展开的范围放得更广,发现距离村寨不远处,有一辆掉了轮子的马车翻倒在路边的泥沼中。

小妖叽咕意动道:“那个少甲辰好横啊,马车坏了也不能怪别人,他居然还想杀人!我们要不要去管点闲事?”

侯冈和太乙都看了虎娃一眼,虎娃却摇头道:“不急不急,若那少甲辰只是想搜刮财物赔偿,或者拷打村民解气,应都能安然无恙。但他却如此丧心病狂,今日恐怕反而要送命于此了。看来他真是第一次出门办事,否则早就不知死多少回了!”

虎娃曾在学宫中处置庚良,而眼前这个少甲辰,比庚良更加不堪。侯冈亦摇头道:“看其服饰,应出身重辰氏。少甲辰应该不是本名而是尊称,能用这个尊称的人,可能就是重辰氏君首的诸子之一。

重辰氏是高阳天帝当年分封的附属部族,亦是南方的大族之一,君首身份尊贵,其子难免骄横。这个少甲辰生性暴戾,看来平日没少打杀奴仆。残暴是一回事,而愚蠢又是另一回事了。今日他带着三名随从,其中只有一名护卫,面对的却是整个村寨的族人,却没有看清形势。

若在自家的部族地盘中,身边护卫重重,就算残暴无忌,平日也没人能将他怎样,他便自以为封地上的奴仆无人敢反抗于他、可以任打任杀。看他的样子,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已远离部族,若将这么多人逼上绝境,反而是他的险境了。”

太乙也感叹道:“其实世上这种人不少,总要受到教训以后才能变得聪明。可惜也要看是什么样的教训,若像他这样,根本就没有以后的机会了。”

叽咕纳闷道:“你们在说什么呀,难道是那少甲辰要死了吗?”

虎娃:“你等着瞧便是。”

那边的村寨外,族长率众人苦苦叩首哀求,远处的妇孺也是哭声一片。少甲辰却怒气更盛,坚持要斩杀刚才帮忙推车的八个村民。

阿通突然抬起头道:“大人,我等只是帮忙将您的车驾扛出泥沼,车轴折断将您摔伤,实在不是我们的责任。您为何一定要杀人泄愤呢,我们对您恭敬有加,难道这也有罪吗?”

少甲辰咆哮道:“你,你,你,竟然还敢冲撞我!……还不动手,先宰了他!……还有谁敢替他求饶,我就一起都宰了!”

少甲辰方才已经下令杀人了,但是奔流村的族人当然不愿执行这样的命令,只是纷纷跪地哀求。这时少甲辰命令自己的护卫直接动手了,然而有另一人的动作却更快,就是跪在地上的阿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