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黎民百姓
第019章、武落钟离山(上)

所以虎娃还要再挑选一个人。此人的修为不能太高,行走蛮荒之地能自保即可,遇到实在搞不定的事情,还有太乙、侯冈呢,而侯冈有那么多神符在手,简直等于在哪儿都能横着走了,这名护卫只是起到表面上的掩饰作用。

而此人又得信得过,他也绝对信任虎娃,虎娃要他做什么他就会做什么,并且迄今为止的修行受虎娃的影响不算太深,或者说并没有完全得到虎娃的真传,其人的性子又要很淳朴,容易接受未知。所谓淳朴,有时无关善恶,就是很单纯天真而已。

这样一个人,接触中华之地可学习很多新奇事物,通过他,虎娃也能得到很多修行上的印证,证人也是证己。

既如此,正式拜入虎娃门下的几位大弟子就不太合适了,想了想,虎娃把小妖叽咕叫来道:“我与侯冈、太乙欲远游中华之地,首先到达云梦巨泽一带的九黎诸部,需要一个人扮作护卫,你是否愿意同行?”

这番话可把小妖叽咕给乐够呛,笑得嘴都合不拢了,拍着胸脯道:“彭山这么多修士,这么重要的任务,大老爷偏偏看中了我叽咕,别人一定都羡慕坏了!……您放心吧,要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虎娃给叽咕施了一道神魂法术,随后叽咕便不再认识虎娃所斩出的仙家阳神化身,甚至也忘了原先的虎娃是谁,只知和自己一同前往中华之地的众人中,有一位名叫虎娃的少年。叽咕本能地感觉这少年与自己十分亲近,而且其人并无修为在身,正需要他好好保护。

神魂法术的特点,就是需要对方完全信任施法者、自愿放开心神,如此才能不对神魂造成任何伤害,并显得天衣无缝。待到将来有一天虎娃主动收回化身,或叽咕又见到了虎娃的本尊法身,其术自解。

此番中华之行,虎娃要以一个平凡少年的身份为起点去经历,太乙与侯冈自不必过多叮嘱,但遇到什么突发情况,小妖叽咕难免会露出破绽,如此只是为了行事自然。

斩化身远游中华之地的同时,虎娃的本尊法身与玄源留在巴原,清修之余又将几件法宝炼化成了神器,金兕金角与駮马银角分别赐予了藤金和藤花。

至于虎娃所化身的少年,随身带了一个紫皮葫芦。此葫芦有塞子,就是随身储水之物,看上去已经用了很久,表面都是莹润的深色包浆。此葫芦已是神器,有虎娃炼制时留下的仙家神魂烙印,只有虎娃本人才能催动它。

虎娃还施了特别的祭炼手法,若是落在别人手中,看不出它是法宝,只是一个普通的葫芦而已。它本来就是虎娃行游巴原途中于集市上随手买的一个普通葫芦,然后采取天地间的物性精华祭炼,以印证对大器诀的感悟,如今又有返璞归真之意。

虎娃还将五色神莲的莲花、莲叶、莲蓬各一,连同琅玕枝神器,融入化身的形神中。这毕竟是仙家阳神化身,虽是平凡少年,亦有仙家神妙。这些神器不必催动,平日自会具有相应的妙用,甚至在关键时刻可以自发护身。

做好了这些准备,一行四人来到了黑白丘仙家洞府深处,那石壁上的空间门户开启,似通往混沌的未知。侯冈取出四张遁空神符,第一张拍在了太乙的后背上,看上去就像是一巴掌将太乙拍进了门户、瞬间消失不见。

尚不清楚门户那边是什么地界、什么状况,所以让一行人中修为最高的太乙先过去,可策应安全。第二个过去的是叽咕,又等了约半炷香的功夫,侯冈才把虎娃送过去,然后将一张神符拍在自己身上,也穿过了那道空间门户。

虎娃被遁空神符护住形神,瞬间就像进入了一片本不存在的空间,四面都是虚无的空间乱流,冥冥中似受到一股莫名的力量指引,紧接着就出现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虎娃觉得一阵晕眩恶心,如果不是此化身的体质与根骨极佳,换一个人恐怕会当场晕过去的。

就是这么眼前一花,他已从巴原上的百川城郊外,越过了东海、越过了巫云山脉、越过了大半个云梦巨泽。

他站在一个似是山体自然凹陷形成的岩洞中,四面都是纹路黑白交错的山岩,此岩石与黑白丘的地貌极为相似,假如不知身在何处,恍然乎会以为自己又回到了黑白丘中。太乙正站在前方似是警戒,而叽咕就守在虎娃出现的地方。

虎娃还没回过神来,叽咕便一把将他扯到旁边道:“快让开,小心别给侯冈撞着!”

太乙第一个过来后,下意识地站在原地未动,查看周围的环境,结果小妖叽咕第二个过来的时候,就撞在了太乙的身上,反而把自己给撞了一个跟头。他这名护卫倒是非常称职,赶紧守在旁边,不让后面两个人再撞到一起。

虎娃刚刚让开,侯冈便过来了,他打量着周围道:“我们直接出现在此处,却没有发现空间门户的痕迹。”

虎娃以神念答道:“我们现身之处就是一个空间节点。我随身带的兽牙,便是重新开启这个空间门户的枢键。如今我无法以兽牙开启门户,但你和太乙却可以,有必要的话,我们能再借助遁空神符从原路回去。”

能够以神念暗中对话,是虎娃化身所保留的神通,就像当初羊寒灵身处真人返璞之劫,法力尽失被打回原身,但仍可在耳闻可及的范围内使用神念交流,就像一种本能的心语,但所表达的只是简单的意思,与平常交谈相似,难以承载复杂的心印。

叽咕好奇地问道:“太乙,你望了这么久,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太乙:“我们在一座洲上,四面环水,周围河泽密布,附近还有很多小岛,但并无人烟。”

众人走出了岩洞,外面是一个较大的岛屿,此岛是一座布满了黑白交错纹路岩石的山丘,地貌酷似巴原上的黑白丘。他们刚才置身的岩洞离水面不远,就像一个怪兽张开的巨口。

登上山顶望去,可见远处河泽密布,还分布着很多星星点点的小岛,所看见的不仅是水面,四野密树低垂,有很多树就是直接生长在水中的。

所谓云梦巨泽,不是像东海那样一个巨大的湖泊,而是大江自巫云山脉的坳口中倾泻而下,在平原上形成的巨大的网状河道,方圆有逾千里之广。洪水季节这一带则是一片泽国,只有少数较高的岛屿露出水面,而枯水季节则有大量的岛屿、滩涂出现。

这是一片巨大的湿地,其中不仅分布有大大小小的湖泊、交错纵横的河道,也有不少陆地。穿行其间很不方便,时而双脚会陷入淤泥,时而需要造筏渡水。如果不是朝着一个方向走直线,在复杂的河道中划船也很容易迷路。

侯冈在岛上转了一圈道:“我们所处的位置,已经是云梦巨泽东部的边缘,接近重辰氏与奔黎部的交界地带。此时水位有点高,假如是在枯水季,这座山可以直接连通云梦巨泽外的陆地,它的名字应该叫武落钟离山。”

虎娃惊讶道:“武落钟离山?这是盐兆和武夫所命名的地界,就是五百多年前,他们带着族人西渡云梦巨泽的起点,你怎么认出的这个地方?”

侯冈笑道:“我也是猜的。我在巴国学宫时,曾为巴国编史,搜集过有关巴国先人的各种传说,还特意让少务讲述巴国宗室中流传的祖先往事。武落钟离山,就是盐兆和武夫比试投茅刺壁、造筏渡水之处,从而决出了部族的首领。

其地貌酷似巴原上的黑白丘,山下临水处有一个很大的岩洞,当年那一支族人就在岩洞中居住和修整了一段时日。巴原五国宗室的百川城之会选择在黑白丘举行,也应有此渊源。

既然此地的位置在云梦巨泽东部边缘,此处的地貌又如此特别,应当就是盐兆和武夫曾驻足的武落钟离山。山下的那个岩洞,亦与传说相符。”

叽咕叫到:“还有这样的传说吗?那么当年盐兆和武夫,有没有可能就是通过空间门户,率领族人直接到达了巴原?”

众人都扭头看着他,眼神仿佛在说——你认为这有可能吗?叽咕也反应过来,有些不好意思地小声嘀咕道:“他们不可能有这么多遁空神符,否则又何必像传说中那样制造船筏渡过云梦巨泽。空间门户是太昊所留,而他们是太昊后人,可能族中自古就有传说,此地有路可通巴原,所以他们就找来了。虽没有找到太昊所留空间门户,但从这里出发,终究还是渡过云梦巨泽、翻越巫云山脉,到达他们所寻找的巴原、走通了另一条路。”

虎娃不禁点头赞道:“叽咕,你越来越聪明了。”

叽咕很得意地挺胸道:“我本来就很机灵!”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