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黎民百姓
第018章、大财主(下)

只见侯冈伸手掏出来一摞东西,似是很不好意思地说道:“师尊留给我的神符,都在这里了。他还说了,只有这么多,用一张就少一张,往后想用就得自己去炼制,一切都要靠自己。”

而在另一侧,虎娃已经扶住了玄源的腰。以虎娃的修为之高超、身家之丰厚,巴原上恐无人能及,但此刻也不禁让侯冈给吓着了,更确切地说,他是让仓颉的手笔给震着了。

侯冈右手的拇指和食指伸出,捏了那么厚的一摞啊,竟然全是神符!每张神符大约都是巴掌大小,厚度相当于一片树叶,一眼扫过去有上百张之多。

炼制神符的材料,也必须是能炼制神器的天材地宝,虎娃已经分辨出来,其中有些神符的材质中就用到了服常树和离珠树的叶子,因为他见过也亲手祭炼过。还有很多神符所用的材质,虎娃此刻也认不出来。

侯冈转述仓颉的话,听上去是那么轻描淡写,但就是这一摞神符加起来,其价值已超过了虎娃如今所拥有的全部身家。更别提其中很多神符,以虎娃如今的修为以及所参悟的秘法,根本就炼制不出来。

虎娃还在发怔呢,玄源已悄悄在他腰间掐了一把,以神念暗语道:“看见丹朱送给巴君的礼物,手笔已是不小,如今看见侯冈,方知什么才是真正的大财主!看来中华之地有宝藏啊,夫君此行应大有收获。”

虎娃也回过神来,暗语道:“丹朱不过是如今的帝子之一,仓颉先生可是七十多年前主动退位的中华天子。以他的修为功德、神通法力、仙家见知,天下有几人能及?

侯冈不仅是仓颉先生的侄子,也是他最重视的传人,这些神符应是仓颉先生修炼符文神通时所制。他本人也用不着了,于是都留给了弟子。

至于中华之地,除了天子直接统治的中原,还有很多地方皆不如巴原繁华富庶,但毕竟幅员辽阔,所能调集的资源众多。其实巴原修士,也不必妄自菲薄。”

虎娃同时尽量平静地问道:“侯冈道友,这些都是你说的那种神符吗?”

侯冈:“当然不是,它们是师尊留给我的所有神符,各有妙处。而我方才所说的遁空符,是其中最多的,师尊竟然给我留了整整十八张,足够用了。”

所谓遁空符,是用以逃生保命最好的宝物,祭出此符,可瞬间穿行空间遁出很远。至于距离,要看符中所封印的仙家法力有多么雄厚,也要看当时的环境。同样一张遁空符,如果困于山腹想穿出去,可能只遁出几里远;若是在空旷的原野上穿行,可能会遁出千里之遥。

虎娃当初被困于啸山君洞府时,假如手中有两张遁空符,他和羊寒灵就不必凿山脱困了。虎娃当时虽无大成修为,但羊寒灵已是大成妖修,她可以先对虎娃用一张遁空符,然后自己再用一张。

但使用遁空符也须注意,如果对环境不熟悉或者方向搞错了,一不小心也可能落入险境或绝境。比如要从山腹中穿到山外,却搞错了方位,结果却进入了山脉更深处的岩层中。

侯冈手中竟然有整整十八张仓颉亲自炼制的遁空符,这就能保证他几乎不会陷入任何绝境了。而使用遁空符也不是没有任何限制,因为它必须要用御器手法催动,若正陷于激烈的斗法中,可能也无暇祭出。

遁空符更有价值的地方,是不仅能对本人施展,也可以对他人施展。比如对一个凡人使用此符,瞬间便可以将之送出很远,在危急时刻也能帮助其逃命。

以上是遁空符最主要的、最有价值的用途,得到遁空符者几乎不会把它用在别的地方。可是如同世间别的器物一样,同样的功用亦可发挥不同的效果,侯冈身为仓颉的传人,他将遁空符的妙用稍加改变,便可用在不同的场合。

比如凭之穿过空间门户,不需要激发遁空符最主要的妙用,只需将其中封印的神通法力用以护住形神,顺着门户指引的方位遁走即可,瞬间便能到达另一端。而且遁空符本就是用于穿行空间的神符,在这种情况下对其中封印的仙家法力耗费极小,简直是有点浪费了。

侯冈以神念解释了遁空符的妙用,同时说道:“师尊告诉我,这每一张遁空符,若是空旷无阻的平原,瞬间可穿行至千里之外。若有现成的空间门户,数万里之遥亦无妨啊!”

八百年都没拥有过神器更别提拥有神符的太乙,口水都快流下来了:“这么珍贵的遁空符,用来穿过空间门户,是不是太可惜了?侯冈道友自用也就罢了,若是我也用一张,那实在太不好意思了!”

侯冈却摇头道:“所谓珍,罕见难得;所谓贵,物有大用。师尊曾告诉我,天下宝物,得之以俭,用之亦以俭,不费不吝,不奢其欲,不贵难得。师尊赐我遁空神符,今日恰要用到遁空神符,若惜之不用,非俭物之道,而是为人悭吝了。”

虎娃笑道:“俭者简矣!知俭之道,若得一宝……既如此,我们先去彭山,正有事要与侯冈道友商量,此行可能要用去四张神符。”

侯冈惊喜道:“这么多?太好了,彭铿氏大人尽管取用。”

虎娃:“莫要叫我彭铿氏大人,从今日起,叫我一声虎娃即可。”

两人方才很简单的几句对话,谈的是对“俭”的认识。仓颉曾告诉候冈,所谓俭,就是得到东西时不能浪费,使用东西时不能吝啬。积攒了一堆财物舍不得用,那不叫俭,而是吝;不贵难得,该怎么用就怎么用。

而虎娃则补充了自己的理解,所谓俭只是一种相对的概念。天下之物各有用处,并不是都给自己准备的,而是它们本身的物用。在既有的条件下,以更简单的方式满足愿望、做成事情,就是持俭之道。俭者,既是简、亦是减。

虎娃说此行要用到四张遁空神符,侯冈感到惊讶也就罢了,为何还会高兴呢?因为他很了解虎娃。

虎娃既开口求了这么珍贵的神符,那么此番中华之行,是肯定不会让侯冈吃亏的。有的人贪得无厌,给他再多好处也是白费;而有的人比如虎娃,侯冈巴不得他欠自己的人情更多。

而虎娃为何要侯冈从今天起就直呼自己为虎娃呢?众人回到彭山幽谷中,才听明白了他的想法。虎娃要斩一道化身前往中华之地,有了侯冈的遁空神符,虎娃此次斩出的仙家阳神化身十分特殊,就是一个没有修为的普通人。

哪怕是以仙家眼力,也不会发现他有丝毫修为在身,真真切切就是一个普通的凡人,因为虎娃斩出化身时的心境如此。此化身的形容面目,便是虎娃刚刚离开北荒来到巴原时的少年模样。

那时虎娃十四岁,离开北荒来到了陌生的巴原,而如今远游中华之地,那是更广袤无际的陌生世界,既陌生仿佛又已熟悉。虎娃未至巴原前,山神已对他介绍了很多巴原的情况;而如今通过侯冈和卢张,虎娃也了解了很多中华之地的事情。

虎娃以九境四转修为斩出的化身,是一种很玄妙的存在状态,没有丝毫的神通法力,就像是尚未迈入初境得以修炼的普通凡人。但另一方面,这的确是九境四转化身,具有最纯净的修炼根基,也拥有虎娃所有的见知、与他本人无异。

虎娃这么做,就是要以凡人少年的身份远游中华之地,而不是一位仙家高人。他在巴原上的修炼已到达极致、得到了各般机缘,而此番化身游中华,就是要印证可能截然不同的另一条修行道路,以合大道之本源。

据说迁居到中华之地南方的九黎诸部,大多奉行巫蛊,修炼种种看似极为诡异的神通秘法,有很多手段在巴原上甚至闻所未闻。那么虎娃就打算以化身去修炼他根本就没有尝试过的秘法,去印证登天之径上截然不同的另一条道路。

若是从另一条道路也能踏过登天之径,这是印证大道本源最好的方式。若是九黎诸部的巫蛊秘术有缺陷,那么从另一个角度,虎娃也可尝试着如何修正与避免这些缺陷,根据自己的见知,找到这条道路上踏过登天之径的方法。

若是虎娃的本尊前去,当然也没有什么不可以,但那只是居高临下的分析和借鉴,斩此化身则是自下而上切实的修证,意义不同。若此化身也能修至九境四转,便相当于这段修行求证的圆满,也是虎娃的修为突破九境五转的契机。

他们三人出现在九黎诸部的地盘,侯冈不用装扮,一眼看上去就是来自中华之地的贵人,而太乙的模样,便像这位贵人身边的幕僚和管家。虎娃化身为凡人少年,看上去就是侯冈身边的仆从。但这一行人中好像还缺一个角色,就是贵人身边的护卫。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