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黎民百姓
第017章、天子家事(下)

但还有些情况,侯冈只以神念单独告诉了虎娃。比如黄帝传位,表面上看是少昊与昌益这两支后人轮流为天子,但还有一个约定俗成的规矩,那就是尽量要选择一位大成修士。

仓颉当年能继帝俊之位为天子,不仅是因为他是昌益的后人,也因为他在这一支宗室子弟中修为最高。

这个讲究当然是有原因的,在当时的条件下,想治理庞大的中华之地,难度之大超乎想象,也要耗费超乎寻常精力,中华天子绝不是一般人能胜任的。若无大成修为,对天下各部需要了解的情况恐怕都记不住,也很难将自己掌握的知识完整地传承给下一位天子。

这个要求在别的属国宗室中可能做不到,但在黄帝宗室中,却是可能实现的。轩辕后人形成了庞大的宗族,有足够多的才俊可以挑选,在位之帝从中培养传人,总会有大成修士出现。前三代黄帝则更是夸张,轩辕、少昊、高阳皆成就天帝。

至于高辛氏帝俊,据说也飞升登天而去了,却没有像前人那样成就一代天帝。如今的天子陶唐氏帝尧,当然也有大成修为,修为境界究竟有多高,他人则不太清楚。至于帝子丹朱,亦有大成修为,有可能已突破化境,就算没有化境,至少也在七境之上。

轩辕、少昊、高阳这先后三代黄帝,不仅成仙长生,而且还能在天为帝,也使人们认为,执掌人皇印成为中华天子、在世立下大功德,便是成就天帝的根基。按照这个思路,那么已飞升登天的高辛氏帝俊,迟早会成为另一位天帝;而当今天子帝尧,迟早也会飞升登天。

历代黄帝,都是在世时禅位,可能就是因为他们已拥有天下、于人间再无所求,愿望就是飞升登天,开辟永享逍遥的帝乡神土。历代天子执掌人皇印,人皇印是太昊所留,而太昊是开天辟地的第一位天帝,并留下了登天之径。

这也使很多人相信,执掌人皇印便拥有飞升登天、甚至是成就天帝的功德,这也对宗室中的大成修士很有吸引力。就连无心于天子位的仓颉,也曾执掌了几个月的人皇印。如今丹朱等人所争,不仅是人间天子大位,恐怕更想凭此登天成仙甚至成就天帝。

至于实际上究竟是怎么回事,仓颉应该最有发言权,但他却什么都没说,所以侯冈亦不知情,应只有曾经执掌过人皇印者才能清楚。但是仓颉曾告诉侯冈,崇伯鲧早已踏过了登天之径,却没有飞升登天而去,而是自斩仙路留在人间。

幼年的侯冈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更不理解这种选择。可如今他认识了虎娃,突破大成修为后又得到了师尊仓颉早已留下的神念心印,才明白了很多事情。眼前的虎娃便是做出了同样的选择,成仙之后并未飞升,而是又向前迈出了一步,准备面对将来的天地大劫。

历代天帝都曾走过这条路,他的师尊仓颉也走过。但第四代黄帝高辛氏帝俊没有这么做,而是直接飞升登天,前往少昊天帝开辟的帝乡神土永享长生了。

按照自古以来的说法,崇伯鲧早已是一位地仙。虎娃如今的修为是九境四转,而崇伯鲧的修为,恐怕更在虎娃之上。侯冈提醒虎娃,他的修为如今在巴原已无人能及,但将来若想远游中华之地,恐怕会碰到不止一位地仙,甚至还有更厉害的人物。

不提侯冈暗中对虎娃介绍的情况,少务则叹道:“若应对不慎,则可能卷入中华天子的夺嗣之争,依诸位来,本君又该怎么做呢?”

虎娃笑道:“师兄,这种事情,难道你还要问我们吗?哪怕是大成修为、乃至仙家推演神通,用处都不大,你本人应该是最清楚的。”

在座的众人,若是谈到这种问题,没谁能比少务更有发言权。少务为君已久,习惯先听些臣属的建议然后再做最后的决断,此刻被虎娃一句话堵回去了。少务倒也不生气,嘿嘿一笑道:“师弟,在你看来,我如今是什么处境?”

虎娃却扭头问玄源道:“阿源,你看呢?”

玄源淡淡道:“巴君无求于天子,天子亦无求于巴君。但中华之地众高人,早知世外有巴原,亦知巴原有巴国。欲争帝位者,只要有办法能得巴原之助,皆有求于巴君。众人有求于你,而你无求于人,巴君又何必忧心?

巴君若欲受册封,也是受天子册封,只是礼法名义上的归附,那么只能是谁是天子,你便归附于谁。巴原五国之战未见分晓之前,天子不知册封何人为巴君。那么中华之地夺嗣未见分晓之前,巴君也不必参与其中。

如此简单的事情,你非要别人说出口吗?卢张代表丹朱而来,巴君以礼待之,可各取所需、互惠互利。若中华之地还有别的势力派使前来,你也同样以礼待之。不争则不败,有利而无害。”

少务起身长揖道:“多谢弟妹指点,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您说得更清楚!……既如此,我又该如何回赠丹朱之礼?”

中华之地可没有插手巴原国战,也许是因为条件的限制根本就没法插手,但实际情况毕竟是没有干涉,只在巴原一统后才来册封巴君。那么中华之地若有夺嗣之争,少务也完全不必参与。假如有五个人争位,支持其中一个,必然会得罪另外四个。

少务莫不如置身事外,谁也不要支持,在这种情况下,任何一方都会担心巴国相助自己的对手,反而会尽量笼络巴君,就算不能为己所用,也希望他能保持中立。少务能否得到最大的好处且不说,至少不会有害处。

别的部族与蜀国很难做到这一点,有时必须做出选择,可是巴原的情况特殊。巴国从来就没有正式和中华之地打过交道,不属于任何一个派系势力。而且巴原处于近乎封闭的环境中,并没有什么事情必须要求中华天子来帮忙。

巴君接受册封,只接受中华天子的直接册封,获得礼法上的正统地位,实现名义上的归附与认祖归宗。帝尧在位,便尊帝尧,若丹朱将来为天子,便尊丹朱。少务不必站在任何一方势力的对立面,都可保持礼尚往来。

既然打算这么办,如今要解决的,就是回赠丹朱什么礼物。若是将国中收藏的数百套武夫丘上品兵甲、辟谷丸、噬魂烟等物,按照丹朱的希望都送过去,就是表明了巴君全力相助丹朱的态度。

既不能满足丹朱的要求,但又不能得罪丹朱,更使所有人都能看到巴原的价值,只会尽量与巴君交好,那该怎么做呢?

虎娃笑道:“师兄,你来告诉我们,这份礼单上应该有什么?好让大家都看看,你是否是一位称职的巴君?”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少务也不好再问别人,既然仓正骁阳和兵正北刀都在场,他便当场拟定了给丹朱的回礼。除了虎娃拿出的那枚蜃光宝珠,少务又回赠了二十套宝甲。

这二十套宝甲皆是石制,为武夫丘所打造最上等的精品,用质地最好的武夫石壳磨成片,并以炼器的手法加工,穿孔编织而成。它非常轻便,不影响穿戴者的动作灵活,防护效果极佳。少务不仅要送出这二十套宝甲,而且还要当着卢张的面,从国君亲卫身上脱下来。

这些宝甲可以装备丹朱的亲卫,使他们能更好地保护帝子出行的安全,或者由丹朱赐给属下的重要将领,但却不足以大规模地装备军阵。

丹朱不是奉命出巡九黎诸部,兼有平叛与斩妖之责吗,少务还送了五架特制的弩炮,就是单独对付高人用的。另送了五十张良弓,说是为了添帝子游猎之趣。

宝甲送得少,还有东西送得多,辟谷丸足足送了两千枚,几乎是巴国所有的库藏了。因为这是一种应急甚至是救援物资,若是用于大规模战争,只在奔袭突击时有用,或者给长距离潜行的奇兵携带。两千枚辟谷丸看似很多,其实也只够五百人吃两天的。

少务曾经在兵库中囤积了不少辟谷丸,都是在国中搜集食材和药材,由长龄门上下耗时十余年才攒下来的。这种东西如今却没什么用了,它虽能长期保存,但也不是无限期的,多年之后也就无法再用,还不如现在都送人。

至于噬魂烟,巴国兵库中倒是收存了近百枚,但是少务一枚都没给。他有自己的想法,却没有说出来。若是少务表面上想获得丹朱的好感,暗地却想害丹朱一把,尽可以把这些歹毒的噬魂烟都送给丹朱,让他尽情使用好了。

可是少务现在既不想直接加入丹朱的阵营,也不想暗中算计丹朱,所以噬魂烟就干脆不送,另改送了一批孟盈丘特制的线香。此香有清心安神之效,在中华之地也应受富贵之人的喜爱,价值足够珍贵。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