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黎民百姓
第016章、丹朱所求(下)

少务取出丹朱托卢张带着的那枚玉箴,众人传看一圈,这位巴君的脸色有些不好看,缓缓开口道:“帝子丹朱远在中华之地,欲求之物却巨细无遗,武夫丘的兵甲与剑符、长龄门的辟谷丸、孟盈丘的噬魂烟,这些也就罢了,居然还有凉风顶的符石!”

后廪尚在世时,凉风顶宗主圆灯先生暗中支持会良谋害少务,阴谋败露后,发誓终身不再离开凉风顶,而众凉风顶弟子这十余年来行事皆极为低调。圆灯先生擅制秘宝符石,在后来的国战中也曾炼制一批秘宝献于少务。

圆灯先生这么做倒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弟子传人以及所在部族的子民考虑,若有功于巴国,巴君将来也不至于为难他们。

圆灯先生虽然擅炼秘宝,但他手段和虎娃却不能比,奉上的符石数量与威力皆十分有限,在战场上发挥不了决定性的作用,所以少务并没有使用这批符石。

至于噬魂烟这种秘宝很是歹毒,攻击范围大而且不好控制,容易误伤无辜,所以少务也没有用在战场上。

其实高人炼制的秘宝,并不是用在战场上杀敌的,大多都是为了赐给晚辈弟子防身。丹朱竟然索要这么多种秘宝,就连凉风顶符石这么冷门的东西都提到了,显然是有人专门搜集了多年的情报,甚至掌握了很多普通民众不可能知晓的隐秘,少务的脸色能好看才怪了。

侯冈苦笑道:“这并不令人意外,普通人虽不能往来巴原与中华之地,但却挡不住世间高人。比如我师尊便能来去自如,他想打听什么情况也自有办法。

师尊既能将我带到巴原,并留在此地生活多年,那么巴原上未尝不可有与我相类的其他人,有心搜集各种消息甚至隐秘情报并不难。

中华之地的高人早知早知有巴原,帝子丹朱所得情报,说不定就来自帝都,而有些情况说不定就是我师尊带回去的,就看闻者有何居心了。”

北刀皱眉道:“武夫丘所制上品兵甲,他有多少要多少,还想要巴君派出灵兽骑兵与飞天军阵,这是想谋逆吗?他所求的这些东西,若是在巴原,大多是违禁犯忌的!”

少务却摇头道:“我多少也了解一些中华之地的情况,与巴原不同。巴原就算分裂为五国之时,各城廓各部族仍直属国君治下,私自囤积如此大批兵甲物资当然犯忌。

可是中华之地广袤,周边有诸多属国与部族只是奉天子为共主,而但是属地境内之事仍得自主,有的部族兵强马壮,有的属国却狭小贫弱,这些对他们来说都是好东西。

况且帝子丹朱未明言数量,只说越多越好,这些兵甲与物资他可以装备亲卫,也可以作为赏赐,更可以转奉天子,算不得什么违禁。听卢张说,九黎诸部迁居西南,多居荒泽之地处境艰难,彼此时有争斗,有些部族不服天子之治。

近年来,大江一带水患频繁,又有修蛇、九婴等大妖为祸。丹朱奉天子命南巡,本就肩负宣恩、示威、平叛、赈灾、斩妖诸责。九黎诸部情况不一,需要分别处理,这对他既是考验更是机会。丹朱若有心扩充本部势力,必当恩威并施,尽量收服九黎诸部为己所用。

九黎诸部之间常有争斗,天子属国之间亦如此,这样物资我若尽全力提供,哪怕再加上灵兽骑兵与飞天战阵,他想在中华之地谋逆恐怕也还远远不够。但聪明人自有更好的选择,得此之助,便足以左右各部之争,令各部有所求,他可以择强者、忠者投效。”

少务是国君,他看问题的角度当然站得很高。归附中华各部分成不同的派系,大的部族和属国之间常有争斗,而天子是居中的调停人。丹朱代表天子巡视各部,就要起到这个作用,这是他建立权威的好机会。

丹朱向巴君所求的东西,放在中华天子眼中可能也不算什么,但若掌握在丹朱本人手里,就足以改变很多属国和部族之间的态势均衡了。比如有两部相争,丹朱想支持谁,就可以让谁取胜。

在这种情况下,丹朱就可以选择某一方势力投效自己;而更好的办法,是为双方调解纷争,令双方都听他的话、感激他,皆纳入自己的派系势力中。

巴君虽不能与中华天子相比,但除了天子之外,中华之地任何一个附属的部族或属国,都不可能像巴国这样,能拥有这么多、这么重要的战略资源。若掌握了这些资源,便是在中华之地争胜的极大臂助。

丹朱在争什么呢?帝尧今年已经九十二岁了,登天子位亦有七十多年了,中华各部都在考虑天子的继承人问题。帝尧的儿子很多,但下一位天子未必就是帝尧之子,中华之地与巴原一样,推行的是禅位制。

禅位制名义上是各部共同推选出一个首领,是大家共同认可的、德才兼备的贤君,先君在世时便禅位,并非是等到先君死后再继位。但实际上继位者必须符合几个条件,其一就是必须出身宗室,比如中华天子,有资格受禅者当是轩辕后人。

另外一个条件不必明言,是自古约定俗成。在蛮荒部落时代,推选族长或首领,当然要选择最聪明最强大的那一位,比如当年的若山,就是这么成了路村的族长。在小型的部族中,个人的智慧和武力很重要,但在大型的部落联盟中,就演化成了所拥有的势力。

各国受禅者未必就是国君之子,比如巴原上曾有过的樊翀代樊康、紫沫代宫羊、泓竹代整蛊,新君都获得了国中最大势力的支持,这也有利于政权交接的稳定。

但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一个部族联盟的首领本人,就代表了联盟中最大的部族势力,他会亲自指定与培养继承人,比如少务继承后廪之位。

所以在上古禅位制度下,父传子仍是最常见的情况。国君或部落首领的儿子往往很多,并不是要传位给最年长的那一位,而是传给其中最聪明、最健壮、能获得最多势力支持与拥护的那一位。这一方面要靠继位者自己的能力和才华,另一方面也要靠父辈的栽培。

丹朱据说是帝尧诸子中最出色的一位,年纪刚刚三十出头,亦有大成修为,在直属天子帝尧本人的派系势力中,他获得了很多支持。但仅仅如此还是不够的,丹朱在归附中华之地的各国各部之间声名不显,并未有什么太值得称道的功业。

而在炎帝归附黄帝之后,炎帝后裔所属的四岳、列山、九黎诸部,成为了国中派系争夺重要力量,因为他们分布的地域很广、人口和物产加起来也非常多。以此为背景,便能很清楚地看出丹朱的图谋。

玄源突然开口道:“想当年巴君继位时,国中其实无人能争,妄想争位者如仲览、会良之辈,也只能勾连外敌、使暗害手段。丹朱既为帝子,又能代天子出巡,可见其地位稳固,只要自己谨慎无错即可,为何有如此急切图谋?”

侯冈仍然苦笑道:“玄源宗主有所不知,黄帝世系传承特殊,按惯例并非父传子。少昊传位于高阳,高阳非少昊之子;而高阳传位于高辛,高辛亦非高阳之子。

但如今天子帝尧,却是高辛氏帝俊之子,这已经算乱了规矩,但毕竟是事出有因,中间还有我师尊暂掌人皇印。可是到了帝尧本人传位之时,恐不好公然再乱规矩了。

而帝子丹朱,恰恰就因看到其父帝尧继承了其祖帝俊之位,所以心中有了希望,便也想争一争。”

少务很感兴趣地追问道:“这些情况,你以前没有提到,能否细说?”

侯冈:“本是天子家事,不想在外妄言。但今日既然巴君想问,那我就多说一些吧……玄源宗主,听说您出身于白额氏宜郎一支,那么可知当年的高阳天帝,出生在何处?”

玄源摇头道:“不知!为何有此问?”

侯冈叹了口气道:“高阳天帝颛顼,就出生在巴原宜郎城境内,曾随其父隐居于箬水岸边。”

众人皆吃了一惊,纷纷追问道:“这怎么可能!竟有此事吗?”

少务更是诧异道:“高阳天帝在位时,先君盐兆已入巴原、巴原上已有巴国。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他竟出生在巴国?”

侯冈摆手道:“巴君莫急,听我慢慢解释。高阳天帝虽出生在如今的宜郎城辖境,但那时的巴原上尚无宜郎城……”

巴国不是一天建立的。当年盐兆率族人入巴原,在白驹城歇马,最后来到了巴原中央的平原定居,建造了最初的巴都城,然后一步步平定与收服尚在蛮荒中的巴原各部,经过父子两代近百年的时间,巴国才渐成规模,将统治范围延伸到整片巴原。

巴原上如今有七十多座城廓,都是在后来渐渐形成的。居于东海岸边的白额氏一族,号称少昊后人,而他们聚居的宜郎城在三百年前还是个渔村,后来发展为集镇,在二百多年前才渐渐形成了城廓。

而在高阳天帝出生时,巴原上根本就没有宜郎城,巴国的统治范围还没有延伸到那个角落。此事的源头,还要追溯到轩辕天帝的诸子争位。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