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黎民百姓
第016章、丹朱所求(上)

辟谷丸的玄理之一就是激发身体潜能,长龄先生是从离珠神药得到的启发,只是灵效当然远远无法与离珠神药相比。但无论如此,辟谷丸在国战中是非常珍贵与重要的战略物资,不到关键时刻不会轻易动用。

丹朱还提到了其他很多东西,比如武夫丘的剑符、孟盈丘的噬魂烟、凉风顶的符石。丹朱还委婉地表示,希望少务能派出羽民族的飞天军阵以及众兽山的灵兽骑兵,离开巴原到中华之地随他建功立业。

想从巴原到达中华之地,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对普通人来说几乎不可能,就算列阵行军也须经历千难万险。但是丹朱表示,只要少务答应,怎么让飞天军阵和灵兽骑兵安然到达中华之地,皆由他来想办法。

难怪丹朱恰在这个时候派使者来到巴原。假如在巴原内乱未平之前,这些都是最重要的战略资源,谁也不可能拿出来送人。如今巴原太平、刀枪入库,很多东西在和平年代已经没有了用处,只是作为战略储备,倒是可以拿出一部分来换取别的好处。

丹朱的这份清单上所列的事物竟如此详尽,皆是巴原特有,可见有人早就对巴原的情况做过周密的调查,而他由此掌握了各种情报。

不提少务内心如何震动,表面上却不动声色,苦笑道:“受帝子如此厚礼,当应尽量回馈。只是帝子所提到的这些东西,本君实在无法尽数满足啊。”

卢张:“您已一统五国、富有巴原,这些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吗?而且丹朱只提了所求之物,并没有提具体数目。若您有什么要求,请尽管提出,帝子定不会让您吃亏,这是互通有无、互利互惠,绝非强行征调,更不可能白要巴君的好处。”

少务解释道:“天使大人有所不知,我身为巴君并不能无所不为。就拿武夫丘所制上品兵甲而言,能否得到、谁会得到,并不是我说了算。

帝子丹朱远在中华之地,所得到的巴原消息可能有误。我曾是武夫丘弟子,拜武夫丘宗主剑煞先生为师。但武夫丘是南荒仙家修炼神山,并非我治下的城廓,不可能听从巴君号令,巴国反倒每年都要恭谨供奉。

国君想得武夫丘所制上品兵甲,也得派使供奉神山,请求仙家高人赐下,绝无可能以一道君命,就能令武夫丘为我打造兵甲。而在巴原国战中,我已有幸得赐武夫丘历代高人所珍藏的兵甲,多在大战中损耗,兵库中已无所余。

目前国中虽无战事,但仍需装备操练军阵以备不时,更要有保境安民之力。国中所余的武夫丘上品兵甲,目前都装备了国中最精锐的军阵。若是帝子丹朱需要,只能从这些将士身上脱下来了,绝没有那么多。

至于辟谷丸、噬魂烟、剑符、符石等物,亦是各大宗门秘宝,亦非我一声君命可征调,也只能派使送上供奉以请其赐。为答帝子丹朱之厚爱,本君可尽量筹集,实在不行,就将兵库中所余奉上,只是数量不敢保证,有多少算多少。

就是灵兽骑兵与飞天军阵,实在没有办法帮忙了。原帛室国灵兽骑兵已在国战中被剿灭,而来自南荒的羽民族战士,我已放之归乡并承诺不再征召,只能请帝子见谅!”

卢张并没有感到太失望,经历了侯冈、瑶姬、玄源的一连串“打击”后,他经意识到自己很难完成理想中的任务了,不是不愿尽力,而实在是丹朱不够走运,谁能想到还有这么多变故呢。少务如此回答,其实已足够给面子。

卢张亦苦笑道:“帝子并非是对巴君提出要求,只是想与巴君商量,所求之物,能得多少算多少,皆会感激巴君厚意,并另有谢礼回赠。巴君方才说,帝子远在中华之地,所听闻巴原消息可能有误。我既然来了,也想在巴原各地走走看看,多了解一些情况。为避免惊扰民众,将微服而行、不乘轩辕云辇,不知巴君是否应允?”

少务笑道:“求之不得,欢迎天使大人游览巴原各地,本君也会派专人陪同引路,并解答您所问。”

事情就这么商量定了,少务将派专人陪同卢张到巴原各地参观。虎娃想了想,取出一枚宝珠道:“帝子丹朱既赠巴君神器宝钺,那么巴君回礼也不能太薄。少务师兄,您就将这枚蜃光宝珠添进回礼之中,届时由卢张大人带回去给帝子丹朱。此物是我新炼制的神器,虽比不得那对宝钺,但也多少能表些心意。”

少务赶紧摆手道:“师弟,那是为兄以巴君身份的回礼,若要回赠神器,也应从传国器物中挑选,怎么能让师弟来出呢?”

虎娃却摇头道:“师兄就不必客气了,你赠我的镇国神剑,其价值可远远在这枚宝珠之上,就算兄弟之间伸手相帮,莫落了国君脸面、欠了帝子人情。况且这枚宝珠另有妙用,卢张大人能以之记录巴原各地风貌,恰可带回中华之地。”

这枚宝珠是虎娃新祭炼的神器,以得自步金山水府龙宫大宝磲中的蜃光珠打造,结合了最新的修行感悟,也借鉴了云起炼器的很多思路,堪称妙用无穷。

以此珠可幻化出分身,虽不像仙家阳神化身那样玄妙,但他人若无大成修为便看不透。幻化分身行事与常人无异,只是没有本人那么强大的神通法力,就像世间的一个普通人。若法力不散则分身不失,可以代替本人去做很多事情,一念之间也可将此幻化分身收回。

当然了,法宝的神通妙用越玄奇,就越难掌控,须有化境修为才能以蜃光宝珠幻化出分身,而且神通法力越强,此分身便能离开本人越远、存在越长时间。

此珠还可以用以布幻阵,不仅能使闯入阵中者为幻境所困,也能使人发现不了幻阵所掩藏的事物。想以之布幻阵,须有六境大成修为。

而这枚宝珠最普通的妙用,就是可以记录各种场景信息,相当于某种传承玉箴。这对卢张来说是最有用的,他可将参观巴原各地的见闻,都如实地用蜃光宝珠记录下来。将宝珠带回去后,只要以御器神通灌入法力激发,便可重现卢张所见。

卢张本是一位化境修士,所见所闻皆入元神,回头以神念转告他人,可以介绍得非常清晰。虎娃索性送个顺水人情,让他行事更方便一些。

这枚蜃光宝珠最有价值的地方,是在于它记录信息并非是高人御神之念,哪怕是刚刚掌握御器神通的四境修士都可以使用,只是以法力将见闻记录在蜃光珠中,在将来的读取者看来宛若场景重现。

至于其中记录的信息有多么复杂、详细,场景有多么清晰、广阔,则要看使用者的修为法力如何了。而将来读取它的人,也只需掌握四境御器神通即可,更可以将这些场景显现给其他人者观看。

虎娃很清楚,巴国的传国器物中有一批神器,但大多是普通的空间神器与飞天神器,远无法与丹朱所赠的那一对宝钺相比。少务手中的神器,能超过那对宝钺的原先只有两件,一是赐给虎娃的镇国神剑,二是在国祭大典上出现的那株青铜建木。

镇国神剑已送虎娃,就算没有给虎娃,也绝不可能拿来作为回礼送给丹朱,那青铜建木更是不可能送人的。丹朱所求的那些东西,虎娃也清楚,少务不可能尽数满足,如此一来,堂堂巴君竟然拿不出够份量的回礼。

虎娃也不想让少务欠丹朱人情、再有事便不好拒绝,但若退回那对宝钺,又是摆明了不给丹朱面子。所以少务收下宝钺之后,虎娃也拿出这枚蜃光宝珠让少务回赠,并以神念介绍了此物的诸般神通妙用,恰好是卢张此时所需。

卢张虽可用神念转告他人自己在巴原的见闻,但也不可能有谁想打听,他就跑过去专程介绍一番。而且参观巴原各地的见闻太庞杂琐碎,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尽数解读这样的神念,更有人可能还会担心他有所隐瞒,或者忘了介绍某些情况。

而有了这枚宝珠,实在是太方便了,谁想了解他在巴原上的见闻,就直接把宝珠拿去即可。而且激发宝珠呈现的是声影信息,宛若场景重现,不仅是激发宝珠的修士,其他的旁观者也都能看见。

比如天子帝尧或朝中其他大人想了解卢张巴原之行的情况,就可以把宝珠拿去慢慢看。更重要的是,这枚宝珠便证明了卢张为国所立之功。是否能算是代表天子册封巴君的天使且不提,但他至少是代表中华之地第一位与巴君正式接触的使臣,带回了详尽的巴原情况,也包括与巴君的商谈结果。

虎娃只要拿出来了,卢张便不可能不接受,他忙不迭地称谢收起。这么好的东西,可惜是以少务回礼的名义送给丹朱的,否则卢张自己都想留下了;而丹朱恐怕也留不住,此物必会转呈送到天子帝尧那里。

尽管在大殿上发生了很多尴尬事,但接下来的这场饮宴也算是宾主尽欢,散席后自有专人安排卢张去休息。

少务还想留瑶姬在巴都城做客,瑶姬却说既然卢张此行并非是祸乱巴原,那她也就不必再理会了,当即便返回炎帝仙宫,临行前只邀请玄源有空与虎娃一起去仙宫做客。

卢张也很想去炎帝仙宫做客啊,借机与瑶姬多多亲近,可惜瑶姬根本就没邀请他,甚至都没告诉他炎帝仙宫在什么地方,他只得暗自悻悻了。

卢张休息、瑶姬告辞之后,其他人却未散去,又来到了少务平时私密议事的那座偏殿中,虎娃布下了空间结界,显然有要事私下商谈。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