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黎民百姓
第015章、丹朱之礼(下)

卢张来到巴都城,没休息就直接谈事了,以他的修为倒能挺得住,但确实是有点累了。群臣散去后,请卢张、瑶姬等人到偏殿休息,奉上茶饮果点。待少务换好平日闲居的装束,又在王宫中设宴款待贵客。

来者都是世外高人,等闲臣属是不够资格列席的,者既是国宴也算是巴君所设的私宴。少务无论如何是不会坐主座的,先推让卢张坐在正中。而卢张怎么敢,又推让玄源,玄源又推让瑶姬,到最后坐在正中的反而是虎娃。

这场面虽有些令人意外,但仔细想想,也只有虎娃坐在主座最合适了。私下饮宴的场合,少务为示恭谦绝对是要把主座让出来的,玄源持少昊的帝令而来,卢张怎么敢坐中间,而瑶姬亦持帝令,所以还是让修为最高的人来坐吧,况且虎娃还是玄源的夫君。

虎娃还没有忘了那两条九境蛟龙,可不能就这么牵到王宫的马厩里“接待”,暗中提醒了少务一声,命人专门安排一处偏殿,让那两匹“青骢马”好生休息,千万不能怠慢了。

少务还特意问卢张:“为天使大人御车的那两条蛟龙,应怎样安顿?”

卢张随口道:“为它们寻些血食便好,找几头牛来。”

瑶姬却突然瞪了卢张一眼,卢张赶紧改口道:“不必喂牛,喂几头猪就行。”

虎娃悄然以神念问道:“卢张大人,那两条蛟龙是何来历,为何被锁困,地仙修为居然还用寻常血食?”

卢张亦暗中答道:“中华之地有三辆轩辕云辇,为我驾车的这两条蛟龙,是轩辕先帝平定炎帝残部时擒获的敌方战将。它们请求先帝饶命,先帝未斩之,而是将其锁拿,命其效力五百年方得脱困。”

虎娃:“它们有名字吗?”

卢张:“就叫甲青、乙青。我看它们的样子,好像认识瑶姬仙子,彭铿氏大人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虎娃:“瑶姬姑娘再世为人,曾于当年炎黄之争中殒身,一缕不灭之精魂转世托舍为居草重生,修炼有成后,仍以瑶姬为名,其形容与当初无异。甲青、乙青应是见过她,说不定还是当年之故从,再见瑶姬姑娘心中或许有愧。”

卢张:“那就托彭铿氏大人转告巴君,另行安顿轩辕云辇,特别是甲青、乙青,就别让这两条蛟龙出现在瑶姬仙子眼前了,免得惹她不快。我既为中华之地初次来到巴原接洽商谈的使者,也希望在巴原多走走看看、了解各地详情,就不乘坐轩辕云辇了。”

虎娃笑道:“如您所愿,会给你排好的。您想了解巴原各地详情,巴君也想了解中华之地详情。侯冈大人虽来自中华之地,但已有十余年未曾回归,不知近来之事,还要请卢张大人多做介绍。”

虎娃又给玄源发了一道神念,让玄源把敖广给叫来,这几日就负责接待与陪同那两条蛟龙。在中华之地,甲青、乙青的身份是获罪的囚徒,平日不过相当于御宝车之马。但是来到巴原这边可不能轻慢它们,要当作真正的高人来接待。

敖广有机会跟着甲青、乙青混,也能得到难求的修行指点,虎娃还把自己留在步金山小世界的白香木马车以及那两匹已开启灵智的白马调来交给敖广,用于专门接待甲青、乙青,这也算是那两匹白马的机缘。

不提这些私下的安排,入席之后,少务频频举杯敬各位贵客,在座者还有太乙、侯冈、北刀、骁阳。少务首先问起了中华之地的各种情况,包括朝中官制、周边各属国和部族封地、近年来发生的重要事件,卢张一一做答,时而辅以神念。

等少务问得差不多了,侯冈又问道:“卢张大人,您说帝子丹朱有厚礼赐巴君,都带了哪些礼物啊?”

卢张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看了四周道:“如果全拿出来,这里堆不下。”

私下的饮宴,当然不会设在大殿中,地方够坐就行,众人也显亲近。看来丹朱派卢张为使册封巴君,虽然事情很急,但也非常重视,礼物还送了不少。众人都很感兴趣,少务当即下令移席,换了一处更大的空旷殿堂。

卢张取出随身携带的空间神器,一件件往外掏东西,首先是一对长钺。这是国君出行的仪仗礼器,由亲卫持钺开道。众高人拿去鉴赏一番,赫然发现这是一对成套的神器。

此器的妙用,可斩开空间困锁,当然也能在重围中杀开一条路;若双钺对挥,还可以在瞬间形成一道空间屏障,抵御突然出现的攻击。若是国君在出巡途中遭遇埋伏,不论是突围还是防备刺杀偷袭,这对长钺都大有用处。

如果有两位大成修士分别持钺,当然能够发挥这对神器最大的神通妙用,就算持钺者不是大成修士,这对长钺也可以当成非常厉害的上品法器,堪称传国重宝了。仪仗用的礼器往往只是起到装饰作用,但这一对长钺可不仅是装饰。

丹朱为了笼络少务,真是下了血本啊。对于很多边远属国之君,这样的长钺,是他们连见都没有见过的重宝,就算放到巴国,也是难得的传国重器。

有了这对长钺垫底,礼物和心意都够重了。丹朱还命卢张带来了不少其他东西,可能入不得当世顶尖高人之眼,但对于普通民众而言,也皆是珍稀贵重之物。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中华之地特产的各种绸缎,以蚕丝制成,有华贵的锦缎、也有轻柔的绸料,皆是巴原所未曾见。

这么多华美绸缎,一匹匹放在殿中,不太可能是丹朱在出巡途中临时收集的,应该早就准备好的。

还有中华各地的珍奇特产,很多是少务从未见过的,不论贵重与否,对于巴原民众而言都是难得之货。其中不少可能是丹朱在巡视途中、各部送给帝子的礼物,丹朱都转手送给少务了。

少务惊叹连连,表情多少有夸张的成份,是为了表达感激之意,又问道:“这些是天使为册封所赐之礼,还是帝子丹朱的私礼?”

卢张解释道:“其实这些礼物,都是帝子丹朱私人准备的。按他的意思,若是此番册封成功,就算是天子赐给巴君的礼物。若是册封未能成功,我也要将好意带到,并将巴君的意愿带回,这些仍是帝子丹朱送给巴君您的礼物。”

少务:“本君怎好受帝子如此厚礼?”

侯冈笑道:“巴君就收下吧,这也是接受好意,再回丹朱一份厚礼便是。”

侯冈既然如此说,少务倒也没矫情,便称谢收下了这些礼物,命人都搬进了库房中,然后又笑着问卢张道:“天使大人,帝子丹朱派您远赴巴原,送来如此厚礼,除了册封属国之事,还有什么嘱咐吗?”

卢张又取出一枚玉箴,双手奉上道:“他托我转达对巴君您的敬意。”

丹朱早有吩咐,假如少务收下了他的礼物,就转交这枚玉箴,且最好是在私下的场合,所以刚才卢张在大典中并没有拿出来。少务取过玉箴观读其中神念,首先是丹朱的恭维之辞,赞其先祖盐兆立巴国的功业,祝贺少务一统巴原,褒扬其为万民立下大功德。

除了自我介绍和问候之语,丹朱最后以商量的语气向巴君提出了请求,希望能够得到巴原的某些物资与帮助。这当然不是无偿的征调,他已奉上重礼在先,同时还表示会满足少务的提出的条件,总之不会让巴国吃亏。

丹朱首先想得到的,是由历代武夫丘高人所打造的、可装备精锐军阵的上品兵甲,至于数量是越多越好,有多少要多少。

武夫丘擅长制造各种器具,其中最重要的是兵甲,在其主峰后山专门有库藏。武夫丘弟子所制兵甲也会通过各种方式流入巴原,如与商队交换各种物资,但历代都会将所制上品兵甲收藏一部分,积累至今也有不少。

当年第一场国战中,巴室国大军击破郑室国后,虎娃特意去了武夫丘,命大军将这批兵甲运到巴室国了。除去大战中的损耗,再加上于巴原各国另行搜集,这样的兵甲完好者如今数量也不算太多,少务手中还有不到三百套,大约能装备五、六支精锐军阵。

除了武夫丘所制的上品兵甲,丹朱还想要长龄门特制的辟谷丸。所谓辟谷丸也叫行军辟谷丸,是长龄先生创制的东西,与其说是灵药还不如说是一种特殊的食物。每枚都有李子大小,可长期保存,以清水服之,每日早晚各一枚,可保腹中不饥、体力不失。

行军作战,最重要的就是保证后勤补给。有时长途奔袭或陷入交错战线,物资便很难及时供应,那么将士随身携带的辟谷丸就能发挥极为重要的作用。

此丹以多种珍贵的食材和药材炼制,普通人不可多服,且连续服用不能超过十天,事后也需调养休息,否则会对身体造成潜在的伤害。但是大战之时,生死一线,这些代价倒也是可以承受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