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黎民百姓
第015章、丹朱之礼(上)

众人寻声望去,只见玄源不知何时已出现在门前,手中飞出一物,悬于大殿中央。此物也呈令牌状,比巴掌稍大,银白色雕成虎头形,其纹制颇似白额氏一族的图腾,祭出后一片金光弥漫朝堂。

金光笼罩下,每个人的元神或脑海中都隐约传来虎啸之声,还伴随着一道意念:“中华天子所属各国各部、后世历代臣附,巴原乃世外修炼宝地,观之可见世间诸事演化,莫扰其清静。若有妖邪之辈祸乱巴原,赤望丘当斩之!”

瑶姬和玄源几乎是同时出发的,赤望丘和炎帝仙宫所在的神民丘,距离巴都城也差不多远。但瑶姬能化身鸾鸟,更精通飞遁之术,修为也比玄源稍稍高出一线,所以来得更快。

玄源祭出的,是少昊天帝留给历代赤望丘宗主的信物,见之如见少昊。少昊天帝在信物中留下了神念,也是这件令牌状法器唯一的神通妙用,催动它便可听见少昊天帝之命。所以这件信物只有这么一个用处,历代赤望丘宗主不能拿着它去做别的,而今日恰好用上了。

大殿中少务所在的位置,与群臣之间还有台阶,虎娃、卢张、瑶姬的座位都在台阶上。卢张此刻慌忙起身走下台阶,站在阶下正中向着那令牌状的信物跪拜,行的就是见天子之礼。少昊是轩辕之后的第二代黄帝,见此令如见少昊。

殿中其他人以少务为首,全部离座向着那金光行礼。玄源倒也讲究,直接祭出少昊信物飞入殿中,本人则站在大殿门外。瑶姬此刻也收回了炎帝信物,起身向着殿中跪拜,她可是在场唯一亲眼见过少昊天帝的人,曾受其点化之恩。

众人行礼已毕,玄源收起了信物,少务赶紧命人奉座,座位就安排在虎娃的身边。巴国朝堂上平日准备了一个特别的座位,能与国君平起平坐,是专门留给虎娃的,今日同样规格的座位却一连摆出了四个,少务两侧显得有些挤了。

卢张归座后脑门有点冒汗了,一时不知说什么才好。他驾驭轩辕云辇,以中华天使的身份飞天而来,初时还觉得威风得意、颇感尊荣光耀。可是万没想到,他首先就见到了侯冈,侯冈不仅比他更懂册封礼制,只言片语之间还问出了册封巴君的内情,搞得他这位中华天使有点名不正、言不顺了。

接着又有两位天仙般的女子到来,一人手持炎帝信物,而另一人竟然取出了少昊天帝的信物。尤其是手持少昊天帝信物的玄源,在这种场合,她才是正牌的天使啊!

若想与巴君商量接受中华之国册封之事,少昊既有命在先,卢张说了可不算,哪怕帝子丹朱说了也不算,恐怕只有天子帝尧本人才能说上话了。

殿中很多人早就认识玄源,少务又特意给玄源做了一番介绍,尤其是瑶姬和卢张都是第一次见面。玄源不看卢张,倒是很好奇地打量着瑶姬,暗中以神念问虎娃道:“这就是神民丘炎帝仙宫之主,那位瑶姬仙子?果然娇美非凡!你早就认识她?”

虎娃悄然答道:“当初星耀命众兽山弟子捕捉一只灵禽鸾鸟,据说是想送给你、欲讨你的欢心。我护送少务从武夫丘归国时恰好遇见,顺手帮了她一把,当时还中了她的神通,将她错看成了一头胭脂虎,并喂了她一枚不死神药。她离去时便邀请我到炎帝仙宫做客……”

既然瑶姬已主动现身巴原,有很多事情虎娃也不必再隐瞒,将自己结识瑶姬、拜访仙宫的经过原原本本地告诉了玄源。

玄源似笑非笑道:“这还能和我扯上关系?你当初帮她也就帮了,竟然还给了她一枚不死神药,说得却像是为了阻止星耀来烦我似的,而那时你还不知我是谁呢!

你居然把一只红鸾看成胭脂虎、记忆深处的胭脂虎,她倒是好厉害的神通!我猜她当时应正在历脱胎换骨之劫,所以遇上了点麻烦,但既有此神通,众兽山那些蠢货又怎能抓得住她,不用你帮忙亦能脱身。

她之所以主动找上你,应该就是有意结一段善缘,看中了你这个人。而你后来果然突破了大成修为找到了炎帝仙宫,也不枉她动这一番小心思。如此绝色仙子,还曾留你在炎帝仙宫中相伴修行,你当时怎么就没留下来呢,难道就一点都没动心?”

虎娃:“除你之外,天下有何人可称美?我所知所思者,唯有翠真村外惊艳形容!我到了炎帝仙宫,发现一直在寻找的人并不是她,又怎会留下。莫说什么动心,我对她根本无心可动。”

玄源:“你当时是在找我吗,怎知就一定能找到,又怎知我一定就是你寻找的人?”

虎娃一脸正色道:“与生俱来,冥冥中自有感应!就知我一定会找到你,而你就在某个地方等待着与我相遇。”

玄源瞄了虎娃一眼,笑意很是温柔,仍以神念暗语道:“你可真会说话,修为越高,人也越聪明了!”然后又看着瑶姬开口道,“瑶姬妹妹,虎娃曾与我说,有机会将带我拜访一座传说中的仙宫,介绍我认识一位天仙般的女子。今日方知,原来就是你!”

她不仅直呼虎娃之名,居然还叫瑶姬妹妹,令虎娃略觉无语。但修为到了一定的境界,就不能以常人的岁月相论了,爱怎么叫就怎么叫吧。

瑶姬笑盈盈地答道:“玄源道友,我初次离开炎帝仙宫于巴原游历时,曾不慎身陷险境,幸得彭铿氏大人之助才得以脱困,便邀他到炎帝仙宫做客。数百年来,也可以说巴原有国以来,他还是第一位到访炎帝仙宫的客人。

彭铿氏大人两次见到我,都差点看错了人,我便知他另有缘法。后来才得知,他在巴原遇见了玄源道友,并与你结为爱侣。我长在仙宫深处清修,偶尔出来听说消息时已经晚了,遗憾未能亲往彭山祝贺。

我也很好奇,玄源道友究竟是怎样一位奇女子?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大殿中的群臣都有些傻眼,这两位女子坐下后怎么开始聊起天了,所谈的都是与今日之事不沾边的话题。巴君在宝座上只是赔笑,而其他人根本插不上话,反倒将天使卢张晾在了一旁。也不能怪别人不说话,因为卢张此刻自己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聊了半天,玄源好像终于想起来正事了,又望向卢张道:“天使大人,既然少昊天帝有遗命在前,您又打算怎么办呢?”

卢张赶紧答道:“玄源大人既持先帝少昊之命,在您面前,卢张不敢自居天使。我此来,绝无扰乱巴原清静之意,更不会有丝毫为祸之举。巴君是否接受天子册封,怎样接受册封,还要请教巴君本人,以及侯冈大人特别是彭铿氏大人的意见。

方才侯冈大人所说很有道理,此事急切不得,更不能草率册封让巴君受委屈。我可为传话使者,将巴国的意见转达帝子丹朱与天子帝尧,这趟便不算白来,仍是代表中华之国立下了与巴君首次接洽之功。若诸事议妥,再遵天子诏,正式派使册封巴君并公告天下。

玄源大人,天子册封巴君,其实亦符合少昊天帝之命。诏告天下赞颂盐兆于蛮荒立国、少务一统巴原之功德,令名流传千秋万世。盐兆至少务,为巴国宗室正统,天下共认之,若遇患内外敌,天下可共助共讨,亦是维护巴原清静。”

卢张毕竟是礼官,反应也很快,将事态和自己的处境想明白之后答得也很得体,摆正了自己的身份,尽最大努力去完成另外的使命。

他想直接册封巴君当然已不可能,那么此行就当成中华之地与巴原的第一次官方接触,还可以商谈很多事情,若是带着少务所提出的要求回去,能谈妥巴国归附天子的意愿,他仍算是立了大功。

玄源点了点头道:“既如此,就看巴君意下如何了,若卢张大人不在巴原为乱,不强迫巴君从命,我也不会干涉,来此只是传达少昊天帝之命,这是历代赤望丘宗主之责。”

卢张:“辛苦瑶姬仙子、辛苦玄源宗主!不慎惊动了二位高人,卢张甚感惶恐。如何更好完成使命,也请巴君以及诸位大人有以教我!”

少务笑道:“本君代表巴原臣民,欢迎卢张大人自中华之地远来,也感谢您为册封之事操劳。瑶姬仙子与玄源宗主现身于巴国朝堂,亦令本君与众臣深感荣幸。接受天子册封乃国之大事,不必着急在眼下数日。本君有很多事还要向卢张大人请教,并与群臣共商,结果必不会让卢张大人为难,也会让您带着收获而归。您驾云辇奔波万里而来,想必也有些乏累,连口水都没喝,便在朝堂中议事,先请暂且休息。”

此刻本就不是正式的朝会,是巴君紧急召集群臣赶到王宫。此刻群臣散去,巴都城也解除了戒严,少务还下令都城民众张灯结彩,发布公告庆祝中华天使的到来,同时也为了欢迎瑶姬与玄源驾临,他是谁的面子都没落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