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六部:黎民百姓
第014章、先帝之令(下)

就算无法以普通的方式交流往来,但能搭上关系,名义上将巴国纳入自己的派系势力,进而将从巴原可能得到的各种资源掌握在自己手中,也有取之不尽的好处,这就是丹朱的想法。

假如按照正常程序,由天子下诏令、派使者出使巴原,先行接触商谈再定册封之事,说不定会有别的势力插手,不仅把功劳会抢走,少务可能也会有态度上的转向。所以丹朱在南巡途中突然来了这一出,事先就把性情憨直的礼官卢张带了身边。

卢张以丹朱的名义带给了少务不少赏赐,少务如果接受了的册封,也一定会感激丹朱的。而且巴国与中华之地从未有正式接触,并不了解情况,首先搭上的就是帝子丹朱这条线,将来与中华之地打交道时,很自然地也会倚仗丹朱。

丹朱的算计很完美,卢张也是最适合的执行此事的人选,不料卢张却遇到了侯冈。卢张性情憨直,也是真心替丹朱办事,但憨直并不意味着愚笨,听见侯冈的提醒,转念间也想明白了很多事情。

假如少务不明就理,那么卢张就能直接商谈册封之事了。可是话都挑明了,巴君肯定不能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接受册封,所以他才会问巴君想怎么办?

少务正欲答话,虎娃突然抬头望去,视线似穿过屋顶看向远处的天空,紧接着就有一个声音传来:“何人擅闯巴原?请现身一见!”

这是一个女子的声音,来人还离得很远,但话声直入大殿,就似在众人耳边响起。虎娃微微一怔,他本以为是玄源赶到了,结果来的是另一个人。此人他也认识,就是当代炎帝仙宫主人瑶姬。

大殿中众人都吓了一跳,兵正北刀大人下意识地又想命令王宫中的弩炮戒备,虎娃赶紧开口道:“来者是我的故识,亦是一位世外高人,当代炎帝仙宫之主瑶姬姑娘。”

话音中自然带着声闻神念,大致介绍了瑶姬的身份来历,还有炎帝仙宫是怎么回事,否则三言两语真不容易解释清楚。

今日令人目瞪口呆的变故是一件接着一件,震惊之余,众人都有点反应不过来了。少务还算镇定,随即起身道:“既是国中贵客,我与师弟一起出殿相迎。”

少务和虎娃都出去了,殿中群臣也赶紧跟了出去,卢张一个人坐着也没意思啊,所以也一同跑到大殿外迎接瑶姬,场面就如同众人方才迎接他一般。卢张心里直犯嘀咕,炎帝当国已是好几百年之前的事了,巴原上竟然还留有炎帝仙宫,并有得到传承的仙宫之主。

瑶姬直至王宫上空才从云端现身,红裙紫带,裙发飘飞,相容秀滟宛若凌波仙子,缓缓降于前庭。卢张不禁眼神一亮,暗中惊艳不已。

瑶姬落地时向周围扫了一眼,看见了停在庭院一角的轩辕云辇,不知为何微微一蹙眉,似是觉得眼熟、但又想不起来曾在何处见过。那两条已化为青骢马的蛟龙,却不禁打了个寒颤,下意识地把头低了下去、不敢与瑶姬对视,不知暗中彼此嘀咕了什么。

虎娃注意到了这个细节,那两条蛟龙好像认识瑶姬,而且似是很怕她的样子。再见瑶姬时感其神气,已有化境八转修为,若不是和虎娃相比,其修炼精进亦堪称神速了。但就算如此,也不过与卢张相当,那两条蛟龙也不至于怕她呀?

当初到访炎帝仙宫时,虎娃修为尚浅,对仙家境界体悟不透;而如今再见瑶姬,已能明白很多修行玄妙了。那两条蛟龙在世岁月长久,可能曾吃过她的亏,或者因什么事在她面前感到心虚。

瑶姬曾是炎帝伯陵之女,论身份应是末代炎帝榆罔的妹妹,殒落于炎黄之争。当年的瑶姬应当已有九境修为,修成了不灭之神魂,殒身后入轮回新生,却转世托生为一株居草。她被轩辕天帝亲手移植到炎帝仙宫,得机缘修成草木之精,现形后又经来到炎帝仙宫的少昊天帝点化。

其人今生大部分时间居于仙宫深处,却修为精进神速,亦因有此前缘。随着修为越来越高,瑶姬逐渐恢复了前世的见知和某些记忆,但其当年再入轮回时可能神魂受损,且目前修为亦未突破九境、对曾经那一世的经历记得不是很清晰。

她可能是认出了轩辕云辇,也看破了那两条蛟龙的幻化之形,觉得有些眼熟,但又没想起来它们究竟是谁。而那两条蛟龙应见过当年的炎女瑶姬,而如今的草木之精化形,与上一世的形容几乎一模一样。

而少务已迎上前去道:“太昊之后、少典氏族人、先君盐兆子孙、巴国之主少务,拜见瑶姬姑娘!”他所说的话,与刚才恭迎卢张时几乎一样。

瑶姬还了一礼,又浅浅一笑向虎娃点头示意,然后看着少务道:“我并不是来找巴君的,而是来找那位闯入巴原的高人。这辆云辇,是他乘来的吧?”

少务一侧身,抬手示意道:“瑶姬姑娘,您找的应是这位中华天使卢张大人。”

卢张上前一步拱手道:“瑶姬仙子,您找我有事吗,不知卢张有何可效劳之处?”他看着瑶姬莫名有点紧张,说话也有些不利索,浑然不似刚刚现身王宫时的架势。

虎娃则暗中微笑,瑶姬此世原身为居草,有种不可思议的天赋神通,能让人看到心中最想看到的事物,而且往往出乎预料,虎娃就曾经中招。

在这种场合,瑶姬当然不太可能直接施展神通将卢张引入某种元神化境,但卢张估计也会受点影响,他眼中的瑶姬不知是什么样的,是越看越觉好看呢,还是越看越觉忐忑呢?

瑶姬上下打量着卢张,开口问道:“巴原乃世外隔绝之地,从未与中华之国有正式往来,你就直接跑来要册封巴君吗?炎帝仙宫世代守护巴原,就是不想有人扰乱此地清静!”

虎娃已暗中向瑶姬介绍了卢张此行的大致内情,而少务赶紧开口道:“不要在这里说话了,请入殿中就座!”

众人再度进入大殿,少务命人又搬来一个座位,与卢张并列,规格是一样的。坐下之后,少务又动介绍了殿中群臣,瑶姬只是微微点首。卢张则小心翼翼地问道:“瑶姬仙子,炎帝仙宫是怎么回事?历代仙宫之主守护巴原,又是什么情况,我为何从未听说过?”

瑶姬答道:“当年神农天帝辨天下草木之灵效,也曾进入巴原,以此处为世外淳朴宝地,不应受中华纷乱之扰。后世炎帝立仙宫于乌云山中,亦为行游清修驻足之行宫,历代仙宫主人,有守护巴原清静之责。”

听到这些,再结合虎娃刚才的介绍,少务也反应过来了。当年神农天帝可能将巴原当成了与中华之地隔绝的一片淳朴人间,也是一片天成药园与修炼福地,后人立仙宫守护此地清静。但炎帝世系衰落后,这座仙宫也就被废弃了。

在盐兆进入巴原时,炎帝仙宫处于废弃无主的状态,而瑶姬得到传承重新成为仙宫之主,那还是近年的事情。

卢张讶然道:“哦?原来还有这一段上古秘史!”

瑶姬突然亮出一物,悬于身前道:“历代炎帝有令,所属各国各部不得扰乱巴原清静,不得介入巴原内争,不得强行征调巴原诸民、不得于此争斗为祸。你一来就要册封巴君,难道想强令巴国听命吗?”

此物是一块深色的木质雕牌,刻成带角的牛首之形,祭出时周围被火焰包裹,能感应到一种特别的威压气息。在场其他人都不认识,只有卢张和侯冈还算有点见识,知道这是古时炎帝信物,向臣属各部传令时所用。

卢张身子赶紧起身,双手连摆道:“不不不,瑶姬仙子您误会了,册封巴君,并非强令巴国听命,亦非征调巴国子民、干涉巴原内事。巴君乃少典氏后人,这也是认其宗族身份,天子与天下各部共认其为巴国之主。如此而已!如此而已!”

对面的虎娃主动站了起来,率先向着那悬于半空的令牌长揖及地,见虎娃如此,少务也起身行礼。殿中众人见他们两个都行礼了,则纷纷行跪拜大礼。巴君非炎帝之臣,这么做是向历代炎帝表示敬意,瑶姬坐在那里坦然受之,因为众人拜的并不是她。

卢张见状也上前两步,转身向令牌行礼。众人都行礼完毕,瑶姬却没有收回炎帝信物,而是盯着卢张道:“历代炎帝有命,后世臣民勿扰巴原,你不遵炎帝之令?”

卢张有些为难地答道:“炎帝已古,历代黄帝掌中华之国将近五百年。瑶姬仙子,您怎能以炎帝之命,令黄帝之臣?这,这,这不太合适吧?”

卢张身为黄帝臣属,当然不能遵从古时炎帝之命,但又不敢不敬。需知当年轩辕是在末代炎帝手中接过了人皇印,号称受禅于天,然后统一了少典氏后裔各支余部。炎黄之间,从礼法上可不是敌对的关系,而是继承与融合的关系。

巴国的国祭之神有两位,太昊与盐兆,最近又添了一位圣后青盐。而中华之地的国祭之神有五位,就是太昊、神农、轩辕、少昊、高阳这五位天帝。为何将太昊和神农也列为国祭之神,这一方面是为了表示继承中华天子的正统身份,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更好地团结天下各部。

这时又有一个女子的声音道:“黄帝之臣,不能遵炎帝之命。那么卢张大人,少昊天帝的之令又如何呢?”


阅读www.yuedu.info